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第三类秘密 > 十四 十天“百万计划”

十四 十天“百万计划”

陈忡和黎芳在别墅里住了两天,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其间没有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罗曼教授、齐薇和莫雷都很亲切,让他们俩感到身心愉悦。

这两天,陈忡用手机跟母亲视频通话。母亲得知他现在住在这么好的地方,过着上等人的生活,备感欣慰,知道罗曼教授当初所言不虚。

第三天的早餐结束后,罗曼在餐桌上说道:“陈忡,还有黎芳,记得三天前我跟你们说过的话吧?从今天开始,我会给你们安排一个任务。”

陈忡和黎芳连连点头,他们一直想着这事,十分好奇。陈忡问道:“什么任务呀,罗教授(到这里的第二天,他们俩就跟着齐薇等人称呼罗曼为教授了)?”

罗曼冲莫雷使了个眼色。莫雷心领神会,到一楼的某个房间去,拿了一个沉甸甸的皮箱出来,摆在餐桌上面。罗曼对齐薇说:“你把崔平叫过来一下。”

片刻,齐薇把司机崔平一个三十岁左右、看起来十分沉稳的男人带来了。崔平跟教授点头问好。罗曼说:“你坐下来吧,我们要说的事情跟你有关。”

司机落座后,罗曼对莫雷说:“把箱子打开。”

莫雷打开这个皮箱,然后将皮箱推到陈忡和黎芳面前,面向他们。

陈忡和黎芳的目光接触到箱子里的东西,同时睁大了眼睛,露出惊愕的表情。

整整一箱子的钱,并且一叠一叠

码得整整齐齐。他们俩在梦里都没见过这么多钱。陈忡记得母亲曾经跟自己说过,家里有一张八千块钱的存折,是母亲辛辛苦苦积攒下来,准备给他交高中学费的。

“这是一百万现金。”罗曼说,“我给你们的任务就是——今天之内,你们俩把这笔钱全部花完。”

“什么?”陈忡张口结舌,黎芳也惊呆了。

“你们没有听错,”罗曼逐字逐句地强调道,“现在是上午八点半,今天晚上九点之前,你们必须把这一百万全部花出去。”

“为什么?”陈忡问道。

“不为什么。”罗曼说,“这就是我给你们安排的任务。陈忡,你一直想知道关于自己的秘密,对吧?那么,你必须完成这个任务,我才会告诉你这个秘密。不然的话,我是不会说的。”

陈忡和黎芳表情复杂地对视在一起:“但是,我……”

“我知道,你从来没花过这么多钱,也没见过这么多钱,自然不知道怎样才能在一天之内把这些钱花掉。但你很聪明,我相信你能办到的靠你的摸索和领悟。”罗曼说。

陈忡面有难色地说:“罗教授,我觉得,这也太奢侈浪费了。天哪,一百万,我妈妈起早贪黑一天,才赚百十块。而我要在一天内花掉这么多钱……如果把这些钱寄给我妈妈,她就不用这么辛苦了,可以过上好日子了。”

罗曼伸出手,握住陈忡的手,说道:“陈忡,我知

道你是个孝顺的孩子,处处为母亲着想。你的品质令我感动。我跟你保证,只要你完成这个任务,我绝对会让你妈妈过上好日子。我之前也跟她保证过的,你记得吗?”

陈忡轻轻点了点头。

“所以,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就把这当成是我给你出的一道考题,你只需要全力去完成就行了。而且,你只有完成了这道考题,才能在未来的日子里真正地帮上你妈妈。”

陈忡和罗曼对视了半分钟,点头道:“好吧。”

罗曼满意地笑了一下,说:“那好,现在我来说一下这个考试的规则,你们听好了,不要犯规,不能作弊。

“第一,这笔钱只能用于个人消费,仅限你们两个人。也就是说,你们可以用这笔钱买任何自己喜欢的东西:衣服、食品等等,但是不能把钱送给别人,或者让其他人帮你们花钱。还有,买的东西必须是跟你们自己有关的。比如说,你们不能买一堆东西回来送给我或者齐薇、莫雷,这算犯规。

“第二,不能刻意浪费。比如说到某家餐厅点一百道菜看着玩儿,这也不行。得根据你们自身的需求来进行消费。

“第三,这笔钱不能用来买房子、车子之类的‘大东西’。当然你们也买不了,你们没有北京市的户口。但是有些大件物品是不需要户口就能买的,比如家具家电什么的,这就属于我说的‘大东西’。你们买了也

不知道该堆在哪儿,我们这套房子里更不需要这些。”

陈忡和黎芳点头,表示明白了。

罗曼说:“简单地说你们不能买任何需要商家送货上门的东西。你们买的东西,你俩自己就能拿回来,懂了吗?”

“知道了。”陈忡说。

罗曼点了下头,继续道:“第四,这笔钱只能用于消费,不能用作投资。比如股票、基金、期货、比特币、贵金属之类的,都不能买。”

陈忡苦笑道:“我本来就不懂,也不会买这些东西。”

齐薇和莫雷笑了一下。罗曼接着说:“最后一条,以下一些特殊商品不能买:古董、字画、珠宝玉器之类的。首先,这些东西你们不懂行情,极有可能被骗;第二,买了你们也用不着。”

陈忡和黎芳颔首表示明白了。罗曼说:“好了,就是这几条规则,你们记好。一会儿,司机崔平会开车全程陪同你们。但是去北京城的什么地方、买什么东西、去哪儿消费,全部由你们决定,他不能给出任何意见和提示。”

罗曼对司机说:“小崔,你听明白了吧?如果你提醒了他们,哪怕是不小心的,你就会失去这份工作了。”

崔平点头道:“我知道了,教授。”

罗曼看了下手表:“那就开始吧,现在刚过上午九点,晚上九点之前必须到家。你们有接近十二个小时的时间,我相信你们能办到的。记得把每样消费的收据带回来,让我

检查一下。”

“好的。”陈忡和黎芳站起来,准备“挑战任务”了。黎芳有些担忧地说:“教授,我们就这样拎着一百万现金在大街上走?”

罗曼说:“小崔帮你们提箱子吧,他跟在后面,跟你们保持一段距离。你们要用钱的时候,示意他过来付钱就行了。”

崔平和陈忡两人一起点头。齐薇在一旁双手托着下巴,羡慕地说:“这种好事怎么没落在我身上?我也好想挑战这个任务。”

罗曼笑了一下:“你用得着‘挑战’吗?不到一个小时,你就能把这一百万给我花出去。”

齐薇吐了下舌-头,她本来就是开玩笑的。陈忡不敢再浪费时间,对罗曼说道:“教授,那我们出去了。”

“好的。”罗曼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事先跟你们说一下。这个任务的周期是十天,不是只有今天一天。”

陈忡惊呆了:“十天?您是说,每天我们都要花掉一百万?”

“对,而且有个要求,每天消费的场所,购买的物品不能重复。”

陈忡和黎芳张口结舌,面面相觑。一千万。他们的父母工作一辈子,甚至两辈子,都不可能赚到这么多钱,而他们要在十天之内把这些钱全部挥霍掉。这个任务,简直是在挑战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

崔平把奔驰车从车库里开了出来,陈忡和黎芳上了车,坐在汽车后排。装着一百万现金的箱子,放在副驾驶的位置

罗曼看着车子驶出别墅区,齐薇在一旁说道:“教授,我大概猜到您的用意了。您这招儿可真狠呀。”

罗曼瞄了齐薇一眼,眼神凌厉。齐薇缩了下脖子,说道:“我回房间去了。”

罗曼伫立在原地,一只手轻轻捏着下巴,显得若有所思。

良久,他从裤包里摸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说道:“‘琉璃’,你还没有找到‘她’吗?”

对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罗曼面有愠色地说道:“好吧,我再给你一些时间,你继续找。一旦有什么消息,立即向我汇报。”

挂了电话,他凝视远方,眼神深不可测。

车子开到了大道上,崔平把车停在路边,问道:“我们去哪儿?”

陈忡和黎芳都是第一次到北京,完全没有概念。陈忡脱口而出:“北京什么地方最热闹?”

崔平面露难色:“陈忡,你可别为难我呀。”

陈忡这才想起罗曼教授跟司机嘱咐过的话。但是在他的印象中,罗老师应该不是这么严厉和较真的人,所以说道:“你就带我们去一个热闹点的商业区,应该没问题吧。这辆车上就只有我们三个人,只要咱们不说出去,谁又知道你有没有帮过我呢?”

本来他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听了这话,崔平竟然脸色大变,有几分紧张地说道:“算了吧,我可不敢违背罗教授的意思,他的手段……”

他猛然打住,意识到失言了,迅速

岔开话题:“好了,你们快决定吧,到底去哪儿?”

陈忡和黎芳对视了一下。他们都听到崔平说的那半句话了,但是不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也不便询问。想了一会儿,陈忡说:“要不,去天安门广场吧。北京我就只知道天安门了。”

黎芳补充了一句:“还有故宫和颐和园。”

陈忡说:“但那是景区,应该花不出去这么多钱吧?”

黎芳说:“天安门广场又有什么好花钱的?”

陈忡思忖着说:“虽然我没来过北京,但在课文上学过,天安门广场应该在整个北京市的中心。广场上当然没什么可以花钱的地方,但只要到了市中心,应该会有很多商场吧?”

崔平在心里暗忖,这小子虽然是个土包子,但确实聪明。他的思考方向,是完全正确的。但他并未展露出任何表情,只是问道:“你们商量好了吗?是不是去天安门?”

“对,去天安门。”陈忡决定了。

奔驰车朝天安门的方向开去。

陈忡和黎芳对北京市严重缺乏了解和认识。他们虽然知道北京很大,但也没想到大到了这种程度。从郊外的别墅区开到位于市中心的天安门,加上路上有点儿堵,竟然用了两个多小时。

一路上,陈忡和黎芳贪婪地看着车窗外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造型独特的现代建筑,感叹着大都市的高端和繁华。车子开到天安门广场的时候,他们俩更是被雄伟壮观

的天安门震撼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十二点了,一百万还一分钱都没花出去,他俩有些急了,又没法儿询问司机。陈忡只有对崔平说:“麻烦你朝前面开吧。”

车子沿着东长安街行驶,一路上,陈忡观察着街道两旁的建筑。皇城墙遗址、中国公安部总部大楼、长安大厦、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这些地方都没法进行消费呀。陈忡额头上开始出汗了。

终于,一个购物广场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内。陈忡说道:“去这儿吧。”

“好的。”崔平应了一声,把车开进了购物广场的地下停车场。

乘坐电梯来到商场的一楼,提着一箱子现金的崔平便刻意跟他们保持了一段距离,按照罗曼教授交代的那样,默默地跟在陈忡和黎芳后面,不做任何表态和提示。现在是中午,商场里的人纷纷进入各家餐厅。这层楼起码有三十多家餐饮店,北京菜、川菜、粤菜、西餐、日料、泰国菜……看得他们眼花缭乱,不知道该做何选择。

这时黎芳用手肘碰了下陈忡,指着一家店说:“你看,这儿有家肯德基。”

陈忡说:“你吃过肯德基吗?”

“没有,”黎芳说,“但我以前班上有同学吃过。她说肯德基挺贵的。”

“有多贵?”

“这我就不知道了,她没说这么详细。”

陈忡说:“管他呢,只要贵

就好。走,咱们就吃肯德基!”

于是,两人走进肯德基餐厅。崔平也跟着进去了。

陈忡一眼就看到了餐厅正前方的餐牌和价格。汉堡是二十多块钱一个,炸鸡、烤翅什么的基本上就是十几块,饮料也是十几元一杯如果跟懋县的消费水平相比,确实是不便宜了,但今天的任务是花掉一百万。肯德基的人均消费顶天了也就一百块钱,距离他们的目标,实在是差得太远了。

其实闻着店内的炸鸡香味,两人都很想吃。但是鉴于要完成任务,他们只有忍了,走出了肯德基。

在商场内又寻觅了一阵,陈忡发现了一家看上去挺高档的,以北京烤鸭为特色的店。他对黎芳说:“北京烤鸭驰名中外,估计价格也不便宜,要不吃这个吧。”

“行。”

他们走进了这家烤鸭店。服务员迎上前来招呼道:“您好,两位吗?”

陈忡正要说“三位”,崔平走了上来,对他们说:“不,我不跟你们一起吃。教授交代过的,我不能参与你们的任何消费。”

陈忡说:“就吃顿饭,不至于吧。你一个人又能帮我们吃多少钱?”

“不行,一分钱都不行。”崔平连连摆手,“你们吃,我在旁边随便吃点儿东西,一会儿过来帮你们买单就行了。”

服务员纳闷地看着他们,显然没弄懂这番对话是什么意思。

陈忡叹了口气,说:“好吧。”然后对服务员说,“就我们两位

。”

服务员领他们到一张两人位的小餐桌坐下,递上菜单。陈忡和黎芳共同看菜单,他们关心的根本不是菜品本身,而是每道菜后面的那个数字。

黎芳指给陈忡看:“你看,葱烧辽参,486一份;松露佛跳墙,398;椰汁炖官燕,528;原只南非干鲍,878这么贵呀。”

服务员说:“您别光看这最贵的菜呀,咱们这儿也有不贵的。比如这个,清汤狮子头,38一份。”

陈忡说:“不,我们就是要贵的。就上刚才那四样菜吧。”

服务员愣了一下:“您确定吗?”

“是的。”

这服务员显然有点儿懵了。这俩小孩看起来就十四五岁,穿得也有点儿寒碜,可点起菜来比有些大老板还阔气。刚才那四样菜,几乎是他们这家店最贵的菜了。要不是听到刚才那个拎着皮箱的男人说“我一会儿来买单”,他可能会怀疑这两人是不是来吃霸王餐的了。

服务员例行惯例地询问道:“咱们家最出名的是烤鸭,两位不来一只吗?”

陈忡问:“烤鸭多少钱一只?”

“198。”

陈忡说:“行吧,那来一只。”

黎芳提醒道:“罗教授说了,不能刻意浪费,咱们两个人吃得下五道菜吗?”

陈忡说:“管他呢,我饿了。咱们俩敞开肚-皮吃!”

服务员又问:“两位需要什么酒水吗?”

陈忡看了一下菜单上的酒水价格,有些失望地说:“最贵的无糖

蓝莓汁,才55块钱呀……”

服务员说:“咱们这儿也有红酒,一千多一瓶……不过,两位应该是未成年人吧?”

陈忡“嗯”了一声,说:“那算了吧,不要红酒,就要两杯蓝莓汁吧。”

“好的,那我下单了,两位请稍等。”

不一会儿,几道美食呈现在了他们眼前。鲍鱼、燕窝、海参这些名贵食材加上顶级厨师的烹饪,是陈忡和黎芳从来没吃过的极品美味。他们大快朵颐,吃得酣畅淋漓。周围的食客们纷纷侧目,今儿他们也算是长见识了,两个十多岁的小孩,吃了一桌价值两千多的菜。关键是这两人的穿着打扮又不像是富二代,这就让人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了。

陈忡和黎芳吃得撑肠拄腹,可还是没能把一桌菜吃完,但是也剩得不多了。黎芳说:“这应该不算刻意浪费吧?”

“肯定不算,走吧。”陈忡说。

崔平已经等候在一旁了,他叫来服务员买单。这顿饭一共吃了两千六百元。

走出餐厅,陈忡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有几分焦急地说:“已经一点半了,咱们才用出去两千多块钱,这简直是九牛一毛呀!距离晚上九点钟,只有七个半小时了。”

黎芳提醒道:“你忘了回去还要两个小时吗?只剩五个半小时了!”

“哎呀,对呀!”陈忡一拍脑袋,“那得抓紧-了!”

他们俩快步朝商场的二楼走去,加快了逛街购物的节奏。

二楼主要是一些名牌服装店。走进几家店看了一下,价格倒是不菲,但服装风格不太符合他们的年龄和身份,过于成熟了,也就只能作罢。

商场的三楼有一家苹果体验店。陈忡被最新款的iPad Pro吸引了。抛开任务不说,这算是他逛商场看到的最喜欢的一样东西了,毫不犹豫就买了两台12.9英寸、256G版的,一台11488元。在这儿一共花掉了两万多。

随后,他们又来到了商场的四楼和五楼。陈忡毕竟还是一个十五岁都不到的孩子,心理年龄也比较小,对什么高档时装呀、精品摆件呀、高级洋酒呀,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他感兴趣的还是小孩儿喜欢的玩具。在五楼的一家玩具城选了一辆高级玩具车和一架遥控飞机。不过再高级始终是玩具,又能贵到哪儿去呢?只花掉了两千多块钱。

至于黎芳,她真没找到什么既适合自己又很喜欢的东西。逛了一大圈,买的东西只有两盒马卡龙和一盒手工巧克力,五百多块钱。

下午四点的时候,陈忡和黎芳发现,他们用出去的钱只有不到三万元。只有三个小时了,他们还要用掉九十七万元。这时,他们才真着急了,意识到要在一天之内把这么多钱花出去,对他们来说,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这家商场已经逛完了。陈忡对崔平说:“我们马上离开这里,去下一个地方

!”

车子从地下停车场开到地面的街道上。刚开了一小会儿,一栋高耸入云、磅礴大气的高楼出现在眼前。陈忡喊道:“等一下,我们去那里吧。”

崔平心中微微一震。陈忡说的这栋楼国贸大厦,是,这是全北京消费最高的地方之一。他在心中暗忖,这小子是运气好,还是有眼光呢?居然能在对北京城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凭感觉找到了国贸这样的地方。

黎芳则完全不知道这栋大厦是干吗的。她有些担心地说道:“这里面是做什么的,你知道吗?”

陈忡说:“我不知道,但是你看,它的对面还有一个银泰中心。这两栋建筑物的门口,都有一些人提着购物袋从里面出来,这说明里面肯定是可以购物的。而且这栋楼(国贸大厦)是这条街上最高的一栋楼,外表看上去也很高端,里面卖的东西一定不便宜。”

听到陈忡的分析,崔平心中暗暗有些佩服。罗曼教授不远千里、费尽心思把这小子从一个小县城找来,看来这小子果然不是池中之物。

车子在国贸大厦旁边的一条街停下。然后,崔平陪同陈忡和黎芳走进了大厦。

国贸大厦比刚才那家商城更奢华,人气却反而要差一点儿。陈忡猜想是这里卖的东西更贵的缘故。他和黎芳两人对所谓的“奢侈品品牌”没有丝毫了解,只是凭本能觉得,这些拼不出来读音的外国品牌,必然价格不

菲,但这正是他们需要的。

陈忡观察了一阵,跟黎芳走进了Hermegrave;s专卖店内。之所以选择这家,是因为店内除了店员几乎一个人都没有。想必是店内的东西,不是一般人消费得起的吧。

崔平没有跟着进去,提着皮箱在店门口等候。

Hermegrave;s的店员们看到两个十几岁的小孩进店来了,没有一个上前招呼。作为顶级奢侈品牌店的店员,他们太清楚目标客户群是哪些人了。只是略微瞄了一眼,他们就能精准地判断出,这两个小孩的衣服、鞋子加起来不会超过300块钱,脸上茫然的神情更是暴露了他们连这家店的店名都读不出来。一进店他俩身上的乡土气息就扑面而来,给他们介绍店里的商品简直是浪费时间。对他们而言,这里面摆着的商品跟故宫博物院里陈列的古董没有任何区别反正都不可能带回家。只要看到第一件商品的价格,他们就会吓得目瞪口呆,然后落荒而逃。这不奇怪,每家奢侈品店都会时不时迎来这种完全不在状况的客人。

陈忡和黎芳看到了玻璃柜上的一款女士皮包,他们关心的只有价格。黎芳数着标牌上的数字:“个、十、百、千、万、十万……天哪,一个包包,要二十万?”

店员们听到她的话,了然地笑笑,把头扭过去,聊起天来。

陈忡想了想,说:“这个包我买了送给你吧。”

黎芳吓了一跳

,连连摆手:“不行,不行,我哪儿配得上这么贵的包?”

陈忡说:“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我们这不是完成任务吗?这是个女包,我总不可能买给自己吧。”

黎芳说:“那你选个男士包吧。我真的不要,这么贵的包背在身上,我走路都得小心翼翼的了。要是搞丢了弄坏了,我不得心疼死呀?”

陈忡叹息道:“你忘了吗,罗教授早上跟我们说的,从今天开始,连续十天,我们每天都要花掉一百万呢。你要是连二十万的包都接受不了,我们怎么花掉这一千万呀?”

黎芳有些不安地说:“你说罗教授为什么要让我们这么做呀?”

陈忡说:“我哪儿知道呀?”

黎芳迟疑地说:“陈忡,我们……真的要完成这么奇怪的任务吗?花掉这么多钱,我心里真是不安到了极点……你说,教授以后不会要我们还这笔钱吧?”

陈忡吓了一跳,说:“不可能吧?你信不过罗教授?”

黎芳为难地说:“也不是信不过……就是觉得,这事儿太奇怪了。天底下哪有这种任务?”

陈忡想了想,说:“我还是相信罗老师……不,罗教授的。我觉得他不会害我。再说了,他又不是不了解我们家的情况。就算把我卖了,也不值一千万呀。”

黎芳说:“反正我心里就是不踏实。陈忡,我们非得完成这个任务吗?要不算了吧,我们就跟罗教授说,我们尽力了,还

是花不完……”

“不行,我必须完成这个任务。罗教授说了,只有这样,他才会告诉我,关于我背后长藓的秘密。”

黎芳不说话了。陈忡说:“好了,咱们别聊下去了,只有两个多小时了,我们还得花掉九十七万呢!”

说着,他朝收银台那边的几个店员喊道:“你好,这个包能拿给我看看吗?”

几个店员都不想伺候这种摆明了不会真买的主,互相有些推诿。最后,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店员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指着陈忡看中的那款女包问道:“您好,您说的是这款包吗?”

“是的,麻烦你拿给我看看吧。”陈忡说。

店员说:“不好意思,这款包是全球限量版的,中国地区只有三个。要买这款包,必须先在咱们店消费二十万以上才行,而且仅限皮具。”

陈忡先是怔了一下,然后问道:“你的意思是,要买这款包,必须先消费二十万?也就是说,一共要花四十万,才能买到这款包?”

“是的。”店员不咸不淡地回答。心里说:快走吧,小弟弟,妈妈叫你回家吃饭了。

“太好了!”陈忡高兴地说。一次就能花掉四十万,这家店真是帮大忙了。

店员愣住了,问道:“您……决定买这款包了吗?”

“对,我买了。”陈忡说,“那二十万的东西,你就帮我推荐一下吧。男士包或者别的什么东西都行,反正凑成二十万就行了。”

店员舌

头都有点儿捋不直了,也没有刚才的走秀男模气质了,结结巴巴地说:“好的,那……那麻烦您看看这两款包好吗?我觉得应该跟您挺搭的……”

陈忡只想快点儿完成任务,对什么包适合自己之类的一点儿不在乎。男店员给他推荐的两款男士单肩包,一款七万多元,一款九万多元,他只是看了一眼,都没有背在身上试一下,就说道:“可以,我觉得不错,就这两款吧。但是还是没达到二十万呀。”

男店员说:“那我再帮您选一款皮夹好吗,这样就有二十万了。”

陈忡豪爽地说:“行。皮夹你就看着办吧,帮我随便挑一个,凑够二十万就行了。我主要是想要那款限量的包。”

“好……好的,请您稍等,我这就去跟您选皮夹。”男店员匆匆去了。

不一会儿,男店员拿着两款男包、一个皮夹和那个全球限量版的鳄鱼皮女包走到收银台,告诉负责收银的女同事,这几样价值四十万的东西,这位先生全买了。这家店的所有店员眼神全都凌乱了。他们并不是没有见过这种一掷千金的款爷。但是这两位,真是让他们集体走眼了。

男店员问道:“先生,您是刷卡、支付宝还是微信?”

崔平见陈忡他们选好了东西,已经走过来了,说道:“付现。”然后打开皮箱,拿出四十万现金摆在收银台上,“你们清点一下吧。”

陈忡、黎芳和他们的

“保镖”走出这家店的时候,Hermegrave;s的店员们在心里发誓,以后就算走进来一个穿拖鞋背心的农民工,他们也一定当爷伺候着。

有了这家店的经验,陈忡心里也不急了。他知道,自己选对地方了,这儿果然是个高消费的场所。一下就用出去了四十万,那剩下的五十多万,想来也不成问题。他们闲庭信步地逛了一会儿,走进了Patek Philippe的店内。并不是因为喜欢腕表,而是陈忡在国贸商城里选不出更适合他们的东西了。

Patek Philippe的店员跟Hermegrave;s的店员一样的毛病,有点儿以貌取人。但这次不同的是,眼尖的店员很快就注意到了挎在黎芳肩上那款Hermegrave;s限量版的包包,以及陈忡背着的同样价值不菲的单肩包。店员用接近瞬移的速度靠了过来,热情地跟他们介绍Patek Philippe的各款名表。

最后,陈忡给自己买了一款价值26万多一点儿的18K白金自动机械表,给黎芳买了一款价值29万的18K玫瑰金女士腕表。这两款名表戴在他们手腕上熠熠生辉,跟Hermegrave;s包包相得益彰。更令人高兴的是,他们的“任务”基本算是完成了。最后还剩一万多块钱,随便怎么都能用出去了。

走出Patek Philippe,黎芳自嘲道:“我身上这

件衣服是在懋县的夜市上买的,29块钱。这块表能买一万件这样的衣服你说这叫什么事呀?”

戴着名表,背着名包,陈忡也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寒酸了。这就是心理学中的“配套效应”人在拥有了一件新物品后,便会不断配置与其相适应的物品来达到心理上的平衡。陈忡说道:“不是还有一万多块钱吗,我们去买两件像样点的衣服。”

这次,他们不敢专挑最贵的奢侈品店了。好在国贸商城很大,并非只有奢侈品店,也有低一个档次和价位的品牌店。陈忡和黎芳走进一家风格比较适合年轻人的服装店。他们身上的名表、名包犹如在脸上写着“有钱人出没,请注意”这句话。服装店的店员们热情地跟他们推荐各种当季新款服装……

陈忡和黎芳各买了两套新衣服,换下来的旧衣服他们都不想带回去了,扔进了商城的垃圾桶里。

衣服买完之后,只剩下两百多块钱了。距离七点钟还有一个小时。他们开心极了,晚饭不用找高档餐厅吃了,可以去吃他们从没吃过的、盼望已久的肯德基了。

八点五十分,奔驰车开回了位于京城郊外的别墅。罗曼教授在客厅内看书,当他看到身穿名牌服装、背着Hermegrave;s包包、戴着Patek Philippe名表的陈忡和黎芳回到家里的时候,几乎都不用问,便知道结果了,哈哈大笑道:

“陈忡,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办到的。”

陈忡把今天消费的所有票据全部交给罗曼,说道:“教授,任务完成了。”

罗曼微笑道:“很好,但是记住我早上跟你说过的,明天,包括后面的几天,你们不能在同样的地方,买同样的东西。”

有了今天的经验,陈忡不认为这是什么难事。他说:“好的,我肯定能完成任务。”

“那我会在十天之后,把你的秘密告诉你。”

“一言为定,教授。”

“一言为定。”

罗曼说:“好了,今天你们肯定也累了。回到你们各自的房间,洗漱休息了吧。”

“好的,教授。”陈忡和黎芳跟罗曼道了晚安,从楼梯走上二楼。

罗曼望着他们的背影,脸上露出难以捉摸的笑意。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