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第三类秘密 > 二十三 逃离之旅

二十三 逃离之旅

从昏迷中醒来的韩敏,发现自己躺在富豪家的地板上,而富豪的尸体就在一旁,离她只有两米的距离。

地上富豪的尸体没有丝毫血迹。韩敏略一思忖,意识到她的特殊能力在刚才昏倒的时候再次启动了地上的血污被清理得一干二净。但逝去的生命,却再也救不回来了。

她从地上站起来,紧张、焦虑、恐惧、难过的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她有点儿想吐。她拼命抑-制住生理和心理的双重不适,思考着目前的处境。

夏嬴呢?他不可能放弃,之所以没有在这栋房子里,是因为他对我的能力有所忌惮。韩敏清醒地意识到了这一点。那么,他现在身在何处呢?

也许就在门外。韩敏猜想。他惧怕的是我处于无意识状态的时候。但我一旦恢复清醒,便没有任何攻击力和自我保护的能力了。一旦走到屋外,又会落入他的手中。

但是,我也不能一直待在这栋房子里不出去呀……

她矛盾到了极点,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冷静下来,她对自己说,起码夏嬴现在是不敢踏进这栋房子的,我有充分的时间来思考对策。

首先是富豪的尸体。难道就这样摆在地上不管吗?但报警也是不可能的,毫无疑问,她又会成为最大的嫌疑人。

韩敏回想着之前进入别墅区的过程。是夏嬴带着她进来的,在门口的保安亭进行了来访登记。好在所有登

记都是夏嬴填写的,一旦出了事,承担责任的应该是他吧。

可是进入这栋房子打扫卫生的,毕竟是她。发生了命案,显然跟她也脱不了干系。而且糟糕的是,这项“新型清洁业务”已经开展过多次了,很多客户都见过她的面。意味着警方一旦将她确定为嫌疑犯,会在全国范围进行通缉。如此一来,就算她逃到异地,也会被抓捕归案。

糟透了。韩敏在心里想,眉头也不自觉地拧成一道麻绳。有没有什么办法,能不让警察怀疑到我呢?

几分钟后,她想到了一个方法,可以最大限度地拖延尸体被发现的时间。

如果能让尸体在半个月,甚至一两个月后才被发现,那警察把这起枪杀案跟“新型清洁业务”联系起来的可能性,就比较小了。

也许这不是个好主意,但她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人不是她杀的,但她却是嫌疑最大的人。她必须有所举措,进行自保。

现在是夏季,如果放着尸体不管的话,大概一两天就会发出腐臭。所以她首先做的,就是把客厅的空调开到最低温度。这样起码能让尸体延迟几天腐烂。

接着,她检查并关闭了这套房子的每一道门窗,把每一扇窗户都关紧-了。这样的话,就算尸体开始腐烂,臭味也不会轻易传到外面去。这里是别墅区,每栋房子相对独立,加上窗帘全都是拉拢了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很难

被人发现这套房子里有人死亡了吧。

韩敏想起富豪告诉过她,这栋别墅并不是他的,他甚至都不是本地人。租下这栋别墅,就是为了跟她见面。

租房的话,只租几天或者半个月,应该是不可能的。最短也是三个月起租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尸体被发现的时间,也许能延迟到更久也说不定。

一个外地富豪,到关山市来租下一套豪宅,然后在房子里被枪击身亡警方遇到这样扑朔迷离的案件,应该十分头疼吧。不过,韩敏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所有一切都处理妥当后,她扯下餐桌的桌布,盖在富豪的尸体上,然后对着富豪的尸体深深鞠了一躬,在心里说道:对不起了,前辈,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迟疑了一下,她蹲到尸体旁,从富豪的裤包里掏出手机,然后抓住尸体的右手食指,进行指纹解锁。打开手机后,她进入设置界面,修改了这部手机的开机密码,把指纹解锁也换成了自己的指纹。如此一来,这部手机就完全为她所用了。

接着,韩敏走到厨房,把夏嬴给她的那部手机浸到水里,毁坏了。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她不想再跟夏嬴有任何联系和瓜葛。她甚至怀疑这部手机被安装了跟踪器,当然不能再继续使用下去了。

而使用富豪的手机,一方面是为了便于掌握各种动向;更重要的是,她希望通过这部手机,找到隐藏在茶庄

市的“蒹葭”。

投靠联合会的其他成员,大概是她唯一的出路了。

韩敏悄悄掀开窗帘,窥视屋外的状况。她从几个角度观察,都没有看到夏嬴。她不认为夏嬴会放弃,最大的可能是,他此刻正躲藏在某处,等她一出门,就再次上前胁迫。

怎么办呢?韩敏思忖着。就这样冲出去吗,会不会太冒险了?

就在这时,她看到几个人从步道的一侧走过来。这是个机会,光天化日之下,又有人的情况下,夏嬴总不敢掏出枪来威胁她吧?只要她迅速冲到大街上,夏嬴便不敢肆意妄为了。

主意拿定,韩敏一咬牙,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将门带拢。

她埋着头,迅速地朝别墅区的大门口走去,心怦怦乱跳。为了不让路过的这几个人看出端倪,她表面上装出沉静的样子。同时,她小心地左右张望着,想看看夏嬴有没有从某个地方追出来。

事实是,并没有任何人尾随而至。韩敏无法判断这是怎么回事,她也没心思细想。快步走到大门口,正好有一辆空的士驶过来。她赶紧招手,的士在她面前停了下来。她钻进车,对的士司机说道:“师傅,快走!”

“去哪儿?”的士司机问。

“随便,先离开这儿吧!”

司机有些狐疑地通过后视镜瞄了她两眼,没有再多问下去,汽车发动,朝前面的道路开去。

车子行驶了一两分钟,司机问道:“姑娘,你到底去哪

儿呀?”

韩敏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茶庄市,因为“蒹葭”在那个城市。她脱口而出:“去茶庄市。”

“什么?”司机一脚急刹车,把车停在路边,瞪着眼睛说道,“去哪儿?茶庄市?”

“啊……怎么了?”

“你不是开玩笑吧?茶庄市离我们这儿有一千多公里车程呢,你打算打的去呀?”

韩敏这才知道茶庄市距离关山市竟然这么远。她问道:“那我该怎么去呢?”

“你没去过?”

“对。”

司机说:“两种途径汽车和火车。但是一般人都不会开车去茶庄市,因为太远了。坐火车的话,要近一些,也要快一些。”

又要去火车站吗……韩敏对火车站的心理阴影还没有散去。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她对司机说:“那就麻烦你带我去火车站吧。”

“好的。”司机重新发动汽车,朝火车站的方向开去。

的士司机大概是对这个年轻女孩产生了兴趣,行驶的途中,试探着问道:“姑娘,你行色匆匆,赶到茶庄市去干吗呀?”

韩敏本来觉得自己没有回答的义务,但转念一想,如果不找个合适的理由,恐怕会被这个的士司机怀疑,对自己不利。所以她编造道:“我的一个朋友在茶庄市,得了急病,所以我得马上赶过去。”

司机“哦”了一声,随即又问道:“那你刚上我车的时候,怎么不直接说要去汽车站或者火车站呢?只是说‘先离开这儿

’。”

韩敏觉得这个司机有点儿烦,问得事无巨细。她若是不回答,又令人生疑,只有说道:“我刚才心烦意乱,又跟家里人吵了架,所以只想快点儿离开家。师傅,您能专心开车吗?”

“啊,好的……”司机没有再继续询问下去了,韩敏松了口气。

二十多分钟后,的士开到了火车站门口。韩敏付了车费,硬着头皮走进了关山市火车站这个曾有不快记忆的地方。她一边走,一边回头观望,看夏嬴有没有跟踪而至。

她现在身上有四千多块钱,是夏嬴给她的零花钱。自从他们确立男女朋友关系之后,就没有提工资待遇的事了。按夏嬴的话说“我的就是你的,咱们是一家人了”。

现在想起来,真是莫大的讽刺。韩敏的心也感到阵阵抽痛。夏嬴,她几乎认为是值得托付一辈子的男人,结果只是一个满嘴谎言、演技高超的伪君子吗?

不过,有件事她始终很在意。那就是,如果夏嬴接近她是居心叵测,一开始就应该是夏嬴来找到她才对呀,怎么会是她主动找上门呢?夏嬴又不是神仙,难道能未卜先知?这不可能。

不,他是集合会的人。韩敏想起了这件重要的事。听“木槿”说,集合会的人神通广大,有各种异能,他们能做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想到这里,她意识到自己也许并没有摆脱危险,天知道夏嬴有没有暗中跟来。虽然刚才

一路上,她都不断回望,并没有发现被人跟踪的痕迹,但集合会的手段岂会如此简单?说不定自己仍在他们的掌控中。

一分钟都不能再耽搁了,必须立刻乘坐火车前往茶庄市。

韩敏快步朝火车站的售票大厅走去。突然,她立住脚步,想起了一件无比沮丧的事情。

她没有身份证,怎么买得到火车票呢?

同样的问题,在汽车站也存在。现在不管飞机、火车、汽车,都采取实名制售票。没有身份证,无法到达任何异地。

如果距离近的话,坐一些非法运营的私车,或许还能实现。但刚才韩敏已经知道了,茶庄市距离关山市有上千公里车程。恐怕没有哪辆车会跑这么远的地方吧。

怎么办呢?韩敏心中焦急,小-腹也一阵坠胀。她这才想起,从进入富豪的家到现在,好几个小时了,她都没有上过厕所。不管怎样,先去火车站的卫生间方便一下再说吧。

韩敏通过安检,进入车站大厅。找到公共卫生间之后,她朝女厕所走去。火车站任何时候都是人满为患,特别是女厕所,需要排队如厕。韩敏排在八九个人后面,等了二十多分钟,小-腹几乎濒临极限。

好不容易轮到她了。她冲进其中一个单间,把门闩好,尽情释放,一股难以言喻的舒爽感觉遍布全身,整个人随之轻松了许多。

解决了生理问题,韩敏才有暇顾及周围的其他事物。她在单间的

木门上,看到了用圆珠笔写在门板上的一小行字

办证:137times;times;times;times;times;times;times;times;

“……”

办证,什么证?身份证吗?这种地方的小广告,显然不会是公安机关打的。那么,答案很明显了,这是办假证件的人提供给“有需求的人”的秘密联系方式。

这是不合法的,韩敏心里很清楚,但她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为今之计,只有一试。

她掏出手机(富豪的手机),进入拨打电话的界面,输入这串手机号码,并没有立即拨号,而是提上裤子,走出了女厕所。

韩敏选择了火车站一个最不被人注意的角落,按下了拨号键。

电话在响了十多声之后被接通了,是一个沙哑的女声:“喂?”

“嗯……你好,我想……办证。”

“办什么证?”

“身份证。”

对方沉吟片刻,说道:“你有没有什么方式证明你不是警察?”

韩敏愣了一下,说:“你需要我怎么证明呢?”

电话那头的女-人说:“你按照我说的来做。首先走出火车站你现在是在火车站吧?”

“是的。”

“那好,你先出站。站在火车站的门口,告诉我你身上穿什么样式和颜色的衣服裤子。”

韩敏按照她说的去做了,站在熙来攘往的火车站门口,把自己的衣着特征告诉了对方。

“往前走,走到人少一点儿的地方,看到火车站对面的一家副食店了吗,你就站在副食店的门口别动。”

韩敏一边

朝副食店走去,一边观察着周围的人群。她知道这个女-人此刻就在附近,某个能看到她的地方。但周围拿着手机在打电话的人有好几十个,她根本无法分辨此人是谁。

韩敏站在副食店的门口,不安地左顾右盼。她担心站在这里,会被夏嬴发现。如果这个女-人迟迟不出现,她就打算离开了。

然而,一分钟后,一个四十多岁、衣着和长相都很普通的中年女-人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说道:“走吧,到这边来说。”

韩敏跟着她走到一个垃圾桶旁边,这个女-人一边嗑瓜子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就是你要办证,对吧?”

韩敏“嗯”了一声。

中年女-人问道:“你什么情况?要‘跑路’吗?”

韩敏听不懂这种黑话:“什么叫‘跑路’?”

“就是你犯事了,没法使用自己的身份证出行。所以要办假的身份证出逃,我说得够清楚了吧?”

“哦,不是,”韩敏赶紧解释道,“我没有犯什么事,我只是……”

中年女-人伸出一只手,示意她不用进行说明:“你不用跟我解释,我又不是警察,也不用关心这么多。简单一句话你是想坐火车到外地去,但是没有身份证,对吧?”

“对。”

“那我跟你说明一下情况。首先,我可以帮你办假身份证,但是假身份证是买不了车票的,输入全国公安系统联网的电脑一查就会露馅儿。”

“啊?那我办它做什么?”


中年女-人眉头一皱:“听我说完呀。你的目的只是想坐火车,对吧?”

韩敏点头。

“那就好办了。听好,办法是这样的首先,我用我的身份证帮你买一张票。然后呢,我帮你办一张假的临时身份证。这张临时身份证上的照片是你的,但名字是我的,也就是说,你要冒充我才能上车懂了吗?”

韩敏听得似懂非懂,问道:“这样能行吗?假的临时身份证不会被查出来?”

中年女-人摇头:“不会。因为你的车票是真的。而临时身份证,在检票的时候只是让检票员看一眼罢了。只要照片跟本人能对上,你就可以上车了。”

韩敏点着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但是有两点,我要提醒你。第一,如果你身上携带了什么违禁物品,仍然是上不了车的;第二,不管临时身份证是真是假,它的作用都只有一个,就是让你坐上这趟火车。除此之外,它没有任何作用。住店呀什么的都不行。”

“好的,我知道了。”先到达茶庄市再说。韩敏在心里盘算着。

“你要去哪儿?”

“茶庄市。”

“到茶庄市的车票是86元,加上办证的费用,一共500元,可以吧?”

韩敏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可以。”

“那你跟我来,先在自助照相机这儿照一张2寸的证件照……”

韩敏按照中年女-人的指示来做。取得自己的照片后,交给了她。中年女-人说:“好了,

把500块钱给我吧,我去帮你买车票和办证。”

韩敏迟疑道:“嗯……我怎么能保证你不会一去不回呢?”

中年女-人笑了一下,指着对面的一家小吃店说道:“你就坐在那里面等我。如果半个小时后,我都没有来找你,你就把我的手机号提供给警察,怎么样?”

韩敏想了想,说:“好吧。”付了500元。

中年女-人朝车站里面走去。韩敏则进入她说的那家小吃店,现在是下午三点过,她并不饿,点了碗冰镇绿豆汤,边喝边等。

二十多分钟后,中年女-人回来了,递给韩敏一张四点二十分的从关山到茶庄的火车票,同时给了她一张假的临时身份证。车票和身份证上显示的名字都是“涂春华”显然就是这个中年女-人的名字。而临时身份证上的照片,是韩敏的居然就这样巧妙地移花接木了。

韩敏说:“一会儿检票的时候,我就说我叫‘涂春华’?”

真正的涂春华笑道:“没人会问你叫什么名字。你把车票和临时身份证递给检票的人看就行了!”

韩敏说道:“好的,谢谢。”

“没事,以后有这种需求再找我。”涂春华站起来,准备离开了。

出于好奇,韩敏问道:“你刚才怎么判断出我不是警察的呢?”

涂春华望了她一眼,说道:“我跟警察打过太多交道了,你是不是警察,我用鼻子都闻得出来。”说完嫣然一笑,走出了小吃店

韩敏出了会儿神,揣好车票和临时身份证,朝火车站内走去。

距离检票的时间还有四十分钟。韩敏买了瓶矿泉水,坐在候车大厅等待。是不是真的能上车,她并无十足的把握,内心忐忑不安。

火车站里的人纷纭繁杂,各色人等充斥在偌大的候车大厅内。韩敏全然没有注意到,一个背着深色旅行包,戴着黑色遮阳帽和墨镜的中年男人,此刻就坐在她后面几排的长椅上,距离她只有不到五米远的距离。

这个人,正是之前开车送韩敏到火车站的那个的士司机。

韩敏坐在前排椅子上,不时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同时注意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的车次信息,听候检票通知。的士司机观察了她一阵,心里有数了。他默默地在手机应用上买了四点二十分,从关山市到茶庄市的火车票,然后到自助取票机面前,兑换了车票。

接着,他走进男厕所,在洗手池面前等候了一会儿。等到某个空当,洗手池面前一个人都没有的时候,他做出了令人费解的举动。

他打开水龙头,双手合拢捧起水,往自己的头上、脸上和身上浇去, 直到浑身都--湿--透了,才进入了某个单间,把门闩好。

接下来,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他双手按住腹部,把腹部和腰部的肉朝胸口推移,竟然塑造出了女性胸部的形状,而腰身也因此变得苗条了。随后,他双手按在脸颊上,往

斜后方提拉,一张圆脸立刻变成了锥形状脸。两根手指轻轻按在眼角,往两侧一拉,双眼便变得细长而妩媚了。他又捏住鼻子,改变了鼻翼的大小和鼻梁的高度。嘴巴也是如此,经过精心的捏造,由之前宽厚的嘴唇变成了一张樱桃小嘴……

手臂部分的肉,也被他“赶”到了胸前。胸部增大的同时,手臂变得纤细了。接着,他脱下外裤,从背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把腿部全部淋--湿--,再次像捏橡皮泥一样,把腿的形状塑造成女性腿部的样子。

经过这样一番重塑,他彻底变成了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眉目清雅、亭亭玉立的美\_女。他不,应该是“她”从背包里掏出一面镜子,满意地看着自己的脸,宛如欣赏一件艺术品。然后拿出一个化妆包,开始描眉、涂唇,最后戴上假发,换上女装……

厕所里,一个老者等候在这个单间前多时,实在是忍不住了,用手中的拐杖轻轻敲了敲门,问道:“还有多久呀?”

他并未得到回答。然而半分钟后,单间的门打开了,一个明艳动人的年轻女孩从里面走出来。老者惊诧不已,目瞪口呆地看着她走出了男厕所,一瞬间连肚子胀痛都忘了。

女孩戴上墨镜,坐回刚才的椅子上。“目标”还在原地。她歪着嘴笑了一下,从背包里摸出钱包,里面有三四张身份证。她选择了跟目前的容貌完全一样的一张,揣

进裤兜里。

不一会儿,候车大厅的广播通知:乘坐前往茶庄市的K19X号列车的乘客,开始检票了。

韩敏和另外一些乘客一起站了起来,走到了检票口。她的心怦怦乱跳,不知道能不能凭着张冠李戴的假身份证,蒙混过关。

检票的队伍逐渐向前推进,轮到韩敏的时候,她几乎屏住了呼吸,表面上却要装出波澜不惊的样子。

火车票是机器检票的,没有问题。主要是那张假身份证。

韩敏递给了检票员。

检票员看了一眼身份证上的照片,比对韩敏的长相,大概有一两秒的时间。对于韩敏来说,这两秒钟简直无限漫长。

检票员把临时身份证还给了韩敏,示意她可以通过了。她的一颗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从检票口走到站台之前,韩敏回过头,仿佛在跟关山市告别。

她来到这个城市的时间并不长,对这座城谈不上有什么感情。但是,她对这里的一个人,却是有感情的不,是曾经有过感情。

同一时间。

别墅区商业街的冷饮店内,趴在桌子上的夏嬴终于醒了过来,他脑子仍然有些昏昏沉沉,不太想得起之前发生过的事了,只是依稀记得,自己喝了这杯冷饮后,就疲倦得眼皮都抬不起来,趴在桌上睡着了。

他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四点十分。

夏嬴大吃一惊:什么?我趴在这家冷饮店的桌子上睡了三个小时?

对于这个事实,他感到难以置信

。昨天晚上没喝酒,也没熬夜呀,怎么会疲惫成这个样子?

当然,对毫不知情的他而言,即便想象力再丰富,也不可能猜到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不可能想到,这家冷饮店的一个女服务员,被人用两万元买通了,在端给他的柠檬水里,下了安眠药。

现在他突然惊醒过来,首先想到的,自然是韩敏。一个小时的清洁时间早就过了。以往都是他踩着时间去客户家接韩敏,今天竟出现如此疏漏。单纯的他,根本没想到自己是遭人算计,只是不断自责,怪自己瞌睡太大,因此误事。

夏嬴冲出冷饮店。店内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店员,怀着歉疚的心情望着这位客人的背影。虽然她完全不知道那个给她两万元的人,为什么要委托她下药。但使用这种卑鄙手段的人,自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其目的也是不可告人的。而她自己,当然也是卑劣的。但两万元的诱惑太大,她无法拒绝,只是因此付出的代价,便是受到良心的谴责。

夏嬴一口气跑到富豪的别墅,看到这里门窗紧闭,猜想里面肯定是没人了。也许是韩敏打扫完卫生,富豪也回家了,检查的结果自然是十分满意。韩敏没有等到他,也没有在客户家久留的道理,大概是自己回公司了吧。而那个富豪,可能也离开了别墅。

虽然这样想,夏嬴还是上前按下了门铃,等了许久,不见回应。看

来房子里确实是没人了。

他不可能知道,屋主其实是在里面的。只不过,已经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夏嬴摸出手机,拨打韩敏的电话,语音提示该电话暂时无法接通。难道是手机没电了?夏嬴一边这样想,一边朝别墅区的外面走去。

路过门口保安亭的时候,保安看到了夏嬴,“咦”了一声,纳闷道:“你刚才不是出去了吗?什么时候又进来了?”

夏嬴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说道:“我什么时候出去过?”

保安挠了挠头,自忖是不是自己记错了,这种事也不值得深究,便说道:“没什么。”夏嬴懒得理他,走了出去。

汽车还停在附近的停车场。夏嬴开着车回到公司,却没有见着韩敏。他又驾车回家,家里也没人。第十次拨打手机,还是那句“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这个时候,夏嬴开始感觉有点儿不对劲了。他想起了保安说的那句话“你刚才不是出去了吗?”

他在冷饮店睡了三个小时、韩敏不知所终、保安那句不明所以的话虽然想象力不足以支撑他把这一系列事件串联在一起,组成完整的推理,但直觉告诉他,这不是巧合。在他离奇睡着的三个小时内,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心头,夏嬴顿时心慌意乱起来。他在心里呼喊道:韩敏,你在哪儿?

同时,站在火车站台上的韩敏,最后一次留恋地

回顾这座城市,在心里说道:夏嬴,永别了。

一滴眼泪无声地滑落。她拭干泪水,踏上火车。

现在并不是出行的旺季,前往茶庄市的乘客不算多。很多车厢都没有坐满。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必非得按座号来坐的。但韩敏“第一次”坐火车,还是老实地依照车票信息找到了自己的座位。这是一个靠窗的位置,能看到窗外的风景。

刚坐下不一会儿,一个跟她年纪相仿的漂亮姑娘从另一头走过来,指着韩敏对面的座位说道:“对不起,请问这儿有人坐吗?”

“没有。”韩敏说道。

“那我就坐这儿吧。”年轻姑娘把深色的背包放在行李架上,坐在了韩敏的对面,冲韩敏甜甜地笑了一下,韩敏报以礼节性的微笑。

乘客陆续找到座位,火车马上就要开动了。这时,一个大概是误了点的胖男人背着一个大包急匆匆地从站台朝火车狂奔而来,在火车开动前的最后几秒上了车。

这个男人走进了韩敏所在的车厢,满身大汗。不过总算是坐上了车,他明显地松了口气。随意地找到一个座位后,他把背在背上的大牛仔包费力地塞-到行李架上,全车的乘客都望着他,包括韩敏在内。

突然,脑子里的某根神经被牵动了起来——就在看到这个大牛仔包的时候——韩敏感到一阵撕扯般的头痛。她“啊”地叫了一声,双手捂着头,露出痛苦的神情。坐在对

面的女孩诧异地望着她,问道:“你怎么了?”

缓了一会儿,头痛的感觉渐渐减轻了,仍是什么都没想起来。她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

女孩“哦”了一声,没有再问了。她摸出手机,玩了起来。

这台手机之前就开启了静音模式,照相机的闪关灯也关了。所以,女孩假装是在发信息,实际上给对面的韩敏照了一张相。

她打开微信,把这张照片发送给了某个人。

这个人的微信名是“白银”。

而她自己的微信名是“琉璃”。

琉璃:教授,我现在跟她在一辆列车上,就坐在她的对面。

“白银”很快就回复了:很好。

琉璃:刚才她突然头痛。我怀疑她是想起什么了。

白银:继续跟踪,见机行事。有什么情况随时向我汇报。

琉璃:明白。

回完这条信息,她退出微信,把手机揣进裤兜。火车已经开动了,四周的景物由慢而快地向后退。

火车逐渐驶出城市,开往田野、村庄,以及不确定的未来。

韩敏一只手托着腮帮,望着窗外的景色出神。但她无暇欣赏风景,思绪像疾驰而过的景致一样掠过脑海,令她久久不能平静。

到了茶庄市,我能找到“蒹葭”吗?

他(她)是个什么样的特异人呢?

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些不可思议的特异人?

我,又是谁呢?

此刻的韩敏,自然不可能想到:这趟列车,只是把她带向了人生的下一站。她人生

的奇妙之旅,才刚刚开始呢。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