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低欲望社会 > 新版前言 “28万亿日元经济对策”反而搅动了不安

新版前言 “28万亿日元经济对策”反而搅动了不安

安倍经济学的悖论

安倍政权在参议院选举(1)中取得了压倒性胜利,并为此决定出台规模为28.1万亿日元的经济对策。但我认为这绝非是精神正常者所为。虽然政府估算这个对策能提升1.3%的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不过,毫不夸张地说,这一经济对策最终会以“如意算盘打得响”而告终!

这是因为日本的失业率目前仅为3%(2016年7月为止),几乎达到充分就业的状态。而之所以能达到充分就业,则是因为包括建筑业在内的饮食、零售、酒店、旅馆、护理、保育等多数业界,都曾遭遇严重的人手不足的困扰。而在这样的时刻,诡称是经济对策而乱撒钱,据我所知是历史上的首创。而且这种做法违反了所有的经济理论。自凯恩斯以来,所谓乱撒钱的经济对策,一般是在失业率居高不下、不得不增加雇佣的情况下才采用的。而日本经济无法增长的原因,则在于设备投资及个人消费没有得到改善。

设备投资难以增加的一个原因,则是今后少子化、高龄化趋势将越发加速,人口越发减少,从而导致日本失去将来性。因为并不存在有将来性而不愿投资的经营者。据我的判断,如若投资者现在投资,首选并不是日本,而是印度、越南、泰国、缅甸等海外国家。

而个人消费难以增加的一个原因,不是因为没有钱,而是因为如今的日本,人人丧失了欲望不说,还对将来抱有不安。为此,即便是微涨薪金,也与消费无关,而是转向了储蓄。因此,为了刺激消费,就必须消除人们对将来的不安。

不过,如果安倍政权越是为自己做不着边际的宣传,国民就越对日本经济的未来,抱有灰心丧气的想法。诸如“让安倍经济学这台发动机最大限度地转动起来”,或是“没有瑕疵的经济对策”,以及“28万亿日元,属第二次安倍政权以来最大规模”等。这恰恰才是即使实施了安倍经济学,也无法使得景气有丝毫回升的悖论,同时也是我倡导“心理经济学”的最佳时点。

“最后有国家来照料”的安心

无论是安倍晋三首相,还是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或者还是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罗宾·克鲁格曼(Paul Robin Krugman)教授以及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RB)的前主席本·伯南克(Ben Shalom Bernanke),他们都信奉“20世纪经济学”:如果下调利率,增加货币供应量,GDP就会大增。

但是,这个经济理论在日本已不再有效。这只要看“马歇尔K值”(Marshall K)的推移,就能明白。所谓“马歇尔K值”就是指:对表示一国经济活动总量的GDP来说,用指标判断货币供应量是否在一个适当程度的常数。不过,这个K值在日本则是不断上升。这也就是说,即便政府投入再多的资金,对处于少子化、高龄化的日本来说,若仍用过去一样的效率,就无法被市场吸收(等于GDP无增长)。但是安倍首相和黑田总裁们则对此不能理解,他们提出了28万亿日元的经济对策,大量买入国债向城市增发货币量,并实施导入负利率金融政策等。这分明是人人“欲望”满满的“20世纪经济学”。如今的日本,即便向市场抛出再多的资金,都无法被“低欲望社会”所吸收。这个根本的原因在于“对将来的不安”。对这个现实必须要充分理解。

安倍首相认为,只要上涨工资,国民的钱就能花在消费上,因此要求企业上调薪资。但问题在于,如今口袋里有钱的并不是领薪水的上班族,而是退了休的高龄者们。这些高龄者的子女那一代,如前所述,即使工资略有所涨,但在房贷及教育经费等方面却有过多的花费。这些人由于对将来抱有非常大的不安,也就绝无可能掏钱滋润消费市场。而高龄者自身也有莫名的不安,为此也在控制消费。换言之,日本现在是不分男女老幼,都在抑制欲望拼命存钱,以此想把对将来的不安降至最小化。

反观而论,如果能消解面向将来的不安,国民就会自然而然地掏钱推动消费。为此,政府当务之急要做的事情就是制订计划。要让持有个人金融资产1 700万亿日元的一大半高龄者,吃好喝好玩好,对于一些尚属健康的高龄者,要打造让他们继续工作的环境,或者为他们致力于义工及社会活动等创造条件。如果由于患病或受伤等原因无法参与这些活动,政府要给予国民这样的信心:“国家会照料到你们最后,因此请安心。”

“改变生存方式”将成为经济政策

这并不是说想单纯地优待老人。由于超过了平均寿命,因此如果患上难以治愈的疾病,只有干脆从容地接受死这一事实。为此,我们需要准备些什么呢?我认为,需要制订属于自己的明确的人生计划。

这也就是说,将漫长的人生分为四个时期:“学习期”、“工作期”、“退休后享乐的夕阳期”和“迎接往生的准备期”。清晰地掌握各个不同时期的节律,制订好不同的人生计划,那么,在告别这个世界之前,你就能说“我的人生是最棒的”。虽然根据人生计划必须制订相应的财政金融计划,但是许多不同年龄层的日本人,都是为了“一旦有事”而一味储蓄,他们并不设定使用这些储蓄的明确基准和计划。

财务大臣麻生太郎曾针对只顾存储金融资产的高龄者有个发言。他在发言中要他们更多地花钱,并称:“在电视上看到一位90岁的老人,还表示担心自己的未来,我想知道的是,你打算活多久啊?”虽然这个发言引发热议并招致了批评,但我认为大体意向没有错。退休后还一直抱有“不安”,还维持“低欲望”的生活,这怎么能行?显然,只有改变日本人这种活法的改革,才是当前最为必要的经济增长政策。

但是,第三次登场的安倍内阁,却提出了所谓的“劳动方式改革”,真是糊涂透顶。这种以缩短长时间劳动和上调最低薪资为目标的改革,想做一个事无巨细的微管理者,恰恰显现了安倍政权的恶习。绝不是这种“高高在上”的事无巨细,而是借由废除一些根本性的规则,得以诞生一种自由的学习方式、自由的劳动方式、自由的赚钱方式和自由的生存方式,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这种投入巨额税金的经济对策,不可避免的一个结果就是,下一代人向国家贷款会越来越多,国民也就越发显现不安的态势——我的这本拙著《低欲望社会》,论述的就是如何摆脱这种“安倍经济学的悖论”,如何才能让日本经济迅速反转掉头。这本书,在2015年出版了单行本,2016年10月又出版了经过扩充修改的文库本。

让我们通过阅读这本书,对基于古典经济理论的安倍经济学,大声说个“不”字。我衷心期待着,纵然只多出一名读者,也难能可贵。

2016年10月

大前研一


(1) 指2016年7月的大选。也是安倍政权2012年年底执政以来的第二次参议院选择。——译者注(以下不再标明)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