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低欲望社会 > “田园调布”沦为普通街区的理由

“田园调布”沦为普通街区的理由

总而言之,作为全球现象的贫富差距问题,我认为皮凯蒂教授所进行的分析和观察是准确的。但是我不同意他主张的对资产实施累进课税作为解决贫富差的方策。关于这个问题,只要看看日本的情况就会明白。

从全球范围看,日本确实是财富再分配做得最好的国家之一。由于推进累进课税制度,日本和英国一样,不断地将社会主义国家化。依据前面提及的信贷瑞士的报告显示,财富再分配推进最好的国家是比利时(47%),第二位就是日本(49%)。在被调查的国家中,财富垄断率在50%以下的只有这两个国家。

在过去,曾经有过这样的时期,包含居民税在内的所得税,最高超过了80%(参见图表2)。虽然现在最高已经下降至55%,还是比江户时代的“五公五民”(一种租税征收的比例:农民收获的一半作为年贡交付于江户幕府,剩余的一半归属自己)来得高。但就其结果而言,日本成了世界上财富集中程度较低的国家。

与其他各国相比较,日本的遗产继承税偏高,其最高税率甚至超过了50%。为此,我有一位在东京田园调布拥有房地产的朋友,听信了财产继承顾问的建议,为应对遗产继承税,以贷款的方式在自己的用地上建造出租公寓。然而,不久泡沫破灭后地价下跌。这位朋友死后,遗产继承税确实变零了,但贷款额超过了继承的财产。结果造成留下债务给子女的悲剧。由于同样的事例还很多,因此即便是曾经的高级住宅区田园调布,如今也是格局变小,遂成普通的街区了。

自2015年1月1日开始,遗产继承税的最高税率上扬至55%。与此同时,基础控除额也从原本的5000万日元+(1000万日元×法定遗产继承人数),减至3000万日元+(600万日元×法定遗产继承人数)。这样一来,有更多的人被纳入了遗产继承税的课税对象范围。有了这项苛酷的税制,原本还算能获得收入和资产的人群想要获取更多收益的刺激,则荡然无存。

resource00003.jpg

图表2 所得税+居民税的最高税率曾经高达88% 

这就是皮凯蒂教授主张的财富再分配的一个形式。不过,为了解决拥有财富之人与未拥有财富之人之间的不平等,导入类似日本的累进课税制,向容易收取税金的富人下手,我认为这是悲伤的物语。因为在日本,纳税负担并不平等。在税制方面给予了医生或农民极大优惠。而所得税起征收入金额,单身者是114.4万日元,一对夫妇是156.6万日元,夫妇与两名小孩(大学生与中学生)是261.6万日元。从所定起征收入金额看,无需缴纳税金的人可谓众多。

在我看来,依据职业的不同而在税制方面给予优惠,或是由于收入少而免缴所得税的做法是奇怪的。因为这种做法脱离了共同负担、共享利好的民主主义原则。为了维系有活力的社会,应该是这样一种制度:按照所得负担税金,享受国家和地方自治体的公共服务。如今,应该有很多日本人对“人人均贫”的现状感到郁闷。果真是这样好吗?我们要反躬自问。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