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低欲望社会 > 草食化的年轻人与活力满满的老年人

草食化的年轻人与活力满满的老年人

一方面是年轻人的欲望在不断萎缩,另一方面则是活力满满的老年人引人注目。在日本,领导者或企业高层的高龄化,已是家常便饭,见怪不怪。

举例而言,就任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疾人奥运会组织委员会会长,同时也是前首相的森喜朗是77岁;经团连(全称为经济团体连合会)会长榊原定征是72岁;担任安倍首相战后谈话专家学者会议主席,同时也是日本邮政社长的西室泰三是79岁;就任特定秘密保护法情报保全咨询会议主席,同时也是读卖新闻集团总公司会长兼主笔的渡边恒雄竟然是88岁;特地访问韩国,就慰安妇问题发表演讲的前首相、社民党的村山富市更是90岁的高龄(年龄均为本书执笔时点为止)。

人的能力或领导能力不单纯是年龄的问题。我已经72岁,还在第一线工作。自己这样说可能有点可笑(我无公职在身,反而能直言),日本到处是老人管理高层或老人领导者,可以说这种“老人公害综合群”,才是今日日本所面临问题的症结所在。

日本是个长寿国。据2013年的统计,女性平均寿命达86.1岁,世界第一;男性平均寿命达80.2岁,世界第五位。高龄者健康且充满活力是日本社会一个趋势。我曾经参与运营过的活力银发村“智能社区稻毛”,入住者其实既健康又充满活力。他们乐于享受各种活动,诸如陶艺、茶道、插花、书法、社交舞、夏威夷草裙舞、高尔夫、网球、慢跑、钓鱼、围棋、将棋、卡拉OK、家庭菜园等。他们虽然已退休,却完全没有给人“老年痴呆或老态龙钟”的印象。

长寿的日本人,65岁退休,平均还有15—20年的第二人生。为了能在这段时期朝气不衰地生活,必须要有某些目标或刺激,以及要有朋友。但工作时代生活圈在郊外的人们,则很难取得这些资源,因此,今后类似活力银发村的设施,会越发变得有需求。

高龄者的问题,其实就是一个有时间而生出闲暇的问题。特别是以前只专注工作而少有闲趣之人,一旦退休,就会有大量充裕时间,很多人想再回归职场。而像过去那样逍遥自在,一心想沉浸于幽静的晴耕雨读生活的,则成了少数派。至于有钱人,即使投资也是为了赚钱。故与其视他们为天使,还不如称呼“恶魔”来得更到位。说到底,今日日本人的国民性,无非就是趁还有活力时,像小白鼠一样,来回忙碌个不停。如不这样做,就有不爽之感。

与此相反的是,从年轻人到中生代的“草食化”现象,却在不断地扩大之中。正因为如此,一些有空闲且尚有活力的老年人,总是有求必应,立马接受担任某些组织或委员会等的高层职位。毫无疑问,这种非正常模式,今后将会越来越多。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