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低欲望社会 > 20世纪的处方已经不适用

20世纪的处方已经不适用

我反复强调的一点是,日本经济的根本问题在于“低欲望社会”。明明个人拥有1700万亿日元的金融资产,企业拥有380万亿日元的内部保留金,但就不想使用这些钱。这样的国家,世上绝无仅有。即使贷款利息连1%都不到,却无人借款;就算是史上最低、不满2%的35年固定利息,申请房贷的人,也未见增加。这是世界上从未经历过的经济状态。因此,若还是用金融政策或财政政策刺激市场景气这个20世纪宏观经济学的处方,对当今日本,已经变得不再适用。这是克鲁格曼教授,或是美国经济学的“进口学者”浜田宏一等人,完全无法理解的。

目前欧美各国再兴凯恩斯热。比如,2014年11月3日发行的《彭博商业周刊》,凯恩斯上了封面照,并推出“当今世界期盼凯恩斯”的专辑。另一方面,克鲁格曼教授则在批判过于拘泥财政规律、对财政政策犹豫不决的欧美政府,并同时批判欧洲央行过早上扬利率,支持日本异次元货币宽松和财政政策。

此外,2014年11月,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召开的G20(20个主要国家和地区首脑人会议)会议上被采纳的首脑宣言中,更是加进了“在2018年之前,G20全体GDP上扬2%以上”这个最新目标。总之,“大家都将投入公共投资,以经济增长2%以上为目标”。

但就目前的日本经济而言,就算在货币宽松和公共投资上再撒更多的钱,但如无法提升消费者信心,经济就难以提升。这也就是说,日本迈入了迄今为止世界上从未经历过的阶段。换言之,日本要借由中央政府的金融政策或财政政策,让国民欲望复活,从而扩大消费,已是永无可能了。

在这么一个特殊的国度里,至今还在乱用只适合于欲望和野心时代的20世纪凯恩斯经济政策的,正是安倍经济学。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