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低欲望社会 > 应该改变的“国家构造”

应该改变的“国家构造”

重新整理日本的问题点,就会发现个人金融资产或企业内部保留金并未流向市场,处于一种“腌制”状态,也并未带动任何的消费和设备投资。日本央行便出损招,持续从金融机构等处买入国债,目前已持有360万亿日元以上的国债,相当于GDP的60%。

将国债卖给日本央行后,银行过剩的现金却没有贷款人,于是只能用现金购买股票。在政府维持股价政策下,就连养老公积金管理运用独立行政法人(GPIF),也向日本央行卖出国债增持股票。而且还专门瞄准日经225等指定股,股价指数因此上扬。不过,这并非真实地反映了企业业绩或经营状况,只是股市的虚假繁荣。

另一方面,政府在2016年度的预算一般会计岁出总额,达到了史上最高的96.7218万亿日元。由于“三支箭”的总和也难以承担这个重任,安倍经济学便乘机打出第二弹——“新三支箭”,但这些都是远离现实的经济政策。即便再如何追加预算和反复出台经济对策,经济增长率持续下滑,乃是日本的实情。

若要摆脱这个窘状,看来要么发起战争,要么削减四成的年度预算,或者要么就将消费税提至20%。至于折中方案,如能否暂时先将消费税提至15%,削减两成左右的年度预算等,对政治家们来说也是难以办到的。因为必须要将官员从五人中削减一人,这恐怕会招致强烈的反抗吧。

就根本的解决方策而言,诚如我在25年之前就建议,只有导入道州制,将这个国家的构造(统治机构)由中央集权改为地方分权。但问题在于,只要目前的中央官僚体制存在一天,这一改革就无法实施。除非有强有力的领导人振臂亮相,打破这个局面。日本人的特性在于,就每个个人而言,虽不乏相应的问题意识,但一旦聚合形成集团,就喜欢“避难就易”。如此类推,要想改变这个国家的构造,似乎只有先暂时放弃(就什么才是统治机构改革的理想状态,请参照拙著《你读过宪法第八章了吗?》)。

如是这样,从逻辑面来看,安倍经济学的前行之路,必然是“国债暴跌”与“恶性通胀”。假使一旦出现恶性通胀,超过1000万亿日元的国家借款,也会一笔勾销。比照安倍首相最擅长的话来说,“只有恶性通胀一途,别无他途”。但是,恶性通胀会使得靠养老金生活的国民破产(也即老后破产),生活陷入大混乱。届时,国民又将如何生存下去?

总之,2014年年底的国会大选和2016年夏季参议院选举,到最后却不得不为悲惨结局做好准备。但,这也是国民所选择的不归之路。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