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低欲望社会 > “放宽限制”只是徒有其表

“放宽限制”只是徒有其表

另外,在2015年4月,日本政府还创设了“结婚育儿资金的赠予及免除赠予税”的规定。这项规定是针对结婚、怀孕、生育、育儿、从父母或祖父母那里接受每人最高为1000万日元(结婚费用最高3000万日元)赠予时,可视为免课税的赠予额。在运用这项规定时,其方法与教育资金相同。必须向金融机构开设信托账户,然后就支出的费用部分开具书面证明(如结婚费用、生育费用、保姆费用等的发票),再提交给金融机构备案。受赠人的年纪达50岁时,账户里若还有存额,就必须课征赠予税。

虽然教育资金和结婚育子资金的免课税金额,合起来上限为2500万日元,但原本作为教育资金等的生活所需费用,就算是父母或祖父母出钱,也是免征赠予税的。在过去,即便是生前赠予,每年就有最高110万日元的免税额,若合并使用“继承时精算课税特例之免税范围”的2500万日元,以及“购买住宅资金赠予之特例的免税范围”最高为1500万日元的话,两者加起来就有最高4000万日元的免课税额。

说起来,如果高龄者拥有的资产用于扩大消费为目的,并为此还颁布特殊条例,将赠予税或遗产继承税纳入免税对象,那么,我认为子女或孙辈在使用父母或祖父母赠予的资金时,政府在旁指手画脚,这种做法岂不奇怪吗?用父母或祖父母给的钱,无论是用来购买游戏软件,还是用来观看体育比赛或是去旅游,不都是个人的自由吗?如果“不问用途如何,反正最高3000万日元为免税额”的话,那么以高龄者为主所持有的1700万亿日元的个人金融资产,一下子转移给子女,孙辈世代,当然是有助于促进消费的。

政府将这些资金限定其使用用途并加以“捆绑”的做法,换句话说,中央政府的官员们只是在做放宽限制的表面文章,实则是在收紧拉马的缰绳。安倍政权在所有领域事无巨细地插手干预,并强化管理,用一种“施恩于民”的“居高临下”对付国民、地方或企业。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