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低欲望社会 > 难以阻止的日本企业海外出走

难以阻止的日本企业海外出走

安倍政权还认为,如果下调法人税,就能阻止日本企业出走海外。其实这也是误解。

企业出走海外只有两个理由。一个是“设立生产基地”。其必要条件是:当地拥有一定技能的人才,且人工费便宜,产业基础设施还算完整,当地政府能理解外国企业的进出。

企业会千方百计地寻找满足这些条件的地方。比如,在英国的约克夏郡和兰开夏郡开花结果的纤维产业,在19世纪前半期移至美国的新英格兰,接着再移至南阿帕拉契亚,之后又远渡太平洋,移至日本、韩国、中国台湾,最后又来到中国大陆。不过目前中国的人工费上涨厉害,最尖端的服饰企业又移至孟加拉国,甚至还移到埃塞俄比亚。现在中国的人工费月额超过了5万日元,而孟加拉国月额是4000日元,埃塞俄比亚月额是2000日元。像纤维这种劳动密集型产业,人工费一旦生出20倍的差距,一个国家移转至另一个国家的做法,就会不断反复。

企业外移的另一个理由是为了“打入新兴市场”。现在日本企业之所以接连不断地进入印度或印度尼西亚,就是因为比起在当地设置生产基地,更具魅力的是增加或扩大中产阶级市场。可以这样说,企业外移与法人税税率几乎没有关系。而且企业一旦在海外设置基地,就不会再迁回。这也是被各国历史所证明的事实。

在日本,像欧美企业那样依据“双重爱尔兰/荷兰三明治”或“全球最佳课税方案”,想方设法降低法人税的大型企业,极为少数。大多数经营者为了不被税务当局盯上、不被媒体敲打,不得不缴纳高额法人税。这些经营者不是属于不得已的“忍耐派”,就是属于为了国家缴纳再多的税金也无所谓的“名誉派”。另外,与美国的股东不同,日本的股东一般不说“把企业移至爱尔兰节税吧”之类的抱怨话。

总之,将法人税下调至20%多一些,高兴的只是属于经团连的没有节税能力的大企业。但对吸引海外企业进驻日本不起作用,也不能阻止放眼世界经营的日本企业的外移。

我认为,目前在永田町(以国会议事堂为代表的日本政治中枢)议论这种无意义之事的,都是一些“外行人”。这里的“外行人”并不是指“税金外行人”,而是指“不了解企业决策现场的外行人”。安倍首相不知听信了哪一位不了解企业决策现场的智囊的灌输,只单纯地相信“增长战略的关键是下调法人税税率”,就推进其政策。

而且,财务省或与大藏省有关联的议员们又提出主张:“如下调法人税,就必须填上该部分的财政缺口”。这样一来,其他税金项目受到该政策的影响是明摆着的事。或者是所得税、消费税,要不然就是已固定的烟税或酒税。到最后由于国民总负担并没有任何改变,这回下调法人税的讨论,也越发变得无意义了。

那么,为了防止产业空洞化或国民失去工作,我们真正应该直面的增长战略究竟是什么?

或许给人有绕远路的感觉,但我还是要说只有大幅改革“教育”才行。我认为,要防止产业空洞化,除了改革教育,别无他法。关于包括教育改革在内的今后增长战略,将会在第三章详述。但这里还想再强调的是,下调法人税只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