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低欲望社会 > 打出“地方创生”,表明招数用尽

打出“地方创生”,表明招数用尽

回顾来看,提出所得倍增计划的池田勇人政权,在1962年制订第一次的“全国综合开发计划”以后,“国土均衡发展”就成为既定口号。到1998年为止,一共持续推行了五次(从2005年开始,以“国土形成计划”取代“全国综合开发计划”)。

不过,中央向地方注入资金还能见效,只发生在日本还属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高度增长期。过了高度增长期后,大部分的地方政府就变得依赖于中央政府的补助金,不再自力更生,呈现衰退状。但这是因为中央完全没有放权于地方,让地方行使权限自行努力。出现这样的状态,要说理所当然,当然也是理所当然的一个结果。从这点看,我不得不认为,比起其他国家,日本的地方创生要来得更困难。

在日本,其实早已完成了“国土均衡发展”。我在2014年曾租车环绕九州两圈,并纵贯北海道800公里。也曾骑摩托沿四国行走1500公里,并在长野—富山之间绕行640公里。所到之处,看到以道路为主的基础设施建设,即便是只有熊和狐狸出没的深山野林,也都已十分完善。问题是这些地方政府并没有“创造靠山傍海的驱动力带动地方经济”的构想,而是习惯于伸手向上面要钱吃饭。

如果安倍首相真的想搞活地方经济,就不应该总是高高在上,而是要让地方在真正意义上能够自食其力,同时有必要从根本上改革中央集权的统治机构。不过,安倍首相完全无法理解这个结构性问题。

自民党在“再来一个”的欢呼声中,打着一会儿是“日本列岛改造论”啦,一会儿是”故乡创生”啦,一会儿是“地方振兴”啦等换汤不换药的旗号,并借着这些旗号向地方乱撒钱。历史已经证明这些做法完全没有效果。尽管如此,安倍政权还是将“地方创生”作为国策,大张旗鼓地加以推行,此举无非是增长战略构想招数已经用尽的一个佐证。照这样下去,日本经济由于无法应对结构性变化,剩下的只有崩盘一条路吧。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