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未命名 > 二 Angel

二 Angel

那种生物是在一座位于南太平洋的小岛上发现的,发现者是一位美国生物学家。他从几年前就在这一带调查核试验的影响,看到那形貌令人惊讶的生物时,难免联想到核辐射的作用,其他生物学家也同样如此。美国政府当即将这一重大发现列为绝密事项,要求研究小组尽快查明这种不可思议的生物的真面目。

从调查结论来看,经过诸多检查与实验,并未发现该生物与核试验的联系,也未发现对人类的有害因子。美国政府逐选择适宜的时机,准许学者将发现新生物的事实公之于世。

这条重磅新闻通过媒体传遍全世界的同时,新生物的名字已经取好了,命名者是研究小组的负责人。对他所取的名字,小组成员几乎毫无异议,因为确实再贴切不过了。

这种新生物的名称是——Angel(天使)。

Angel初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是被发现后一年多的事了。自然,只是在电视荧幕上亮相。看到这种不可思议的生物时,人们无不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进而怀疑起媒体,以为若非有人恶作剧,就是电视台也与当事者串通一气开玩笑。以前就有英国报社煞有介事的刊出报道,声称捕获了尼斯湖水怪。但报道发现Angel的那天并非愚人节,消息传开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况且报道媒体的负责人也没有面带惭色地发表更正声明。事实上,电视台的新闻主播也善解人意地预计到了观众的疑虑,播出Angel影像的同时,作了如下解说:

“各位观众朋友,以上新闻绝非玩笑,这种生物的确生活在我们不了解的地域,它的发现堪称一个奇迹。”

既然主播如此言之凿凿,观众也只能相信画面上的生物确实存在,转而惊叹不已。

Angel通体洁白,表面如果冻般光滑柔软,大者体可长五十厘米,但大部分为十余厘米。有四肢,但通常只使用后肢行动,前肢形容为“手腕”更加确切。无尾。

从外形来看,Angel毫无疑问属于脊椎动物,但具体属于脊椎动物中的哪一类,学者之间也意见不一。

“Angel的繁衍方式是卵生,受精卵的形状酷似蛙卵,担忧乒乓球大小,内核不是黑色,而是纯白色。从上述特征来看,它很像两栖类动物,然而幼体又不同于蝌蚪,而是一出生形态就与成体一样,更重要的是它生长于海中,这足以说明它并非两栖类,因为两栖类无法在海水中生存。但若说它属于爬行类或者哺乳类,同样也很牵强,总之,目前唯一可以断言的,就是它不论丛身体结构还是从各器官看,它都是前所未有的生物。”

以上为在某新闻节目中担任嘉宾的学者的见解。

“部分人有一种意见,它可能是受核辐射污染,基因突变而产生的畸形生物。”主持人提到的这个观点很有市场。

对此,学者出语谨慎。

“目前我们尚未发现它与核辐射的关联,从它身上也未散发出任何放射线。”

主持人继续发问,这次是个普通观众喜闻乐见的问题。

“依您之见,它是否可能是来自宇宙的生物?”

听到这个问题,学者依然表现的十分理性,既没哑然失笑,也没当场发作,而是以平静的口吻回答;

“我认为这种可能性同样微乎其微。对于构成Angel身体的物质,我们已经分割到分子进行检验,但没有发现地球外的物质。”

“既然如此,”主持人摆出一本正经的表情,单刀直入地问,“它究竟是何方神圣?”

“现在学界正对其遗传因子展开分析,其中比较权威的观点认为,它是某种深海鱼类进化而来。”

“深海鱼类?”

“没错。但为何会进化成这种形态,迄今仍是不解之谜。”学者边说边将目光投向屏幕上的Angel的身影。

Angel拥有五官,但依学者的看法,那并非五官,而是头部的突起。实际上它没有眼睛和鼻子,只有一张嘴巴,但嘴巴上方凹凸不平,凹处很像眼睛,凸起则俨如鼻子,头顶还长有头发。所有这一切组成的面孔,同传说中的天使别无二致,而它那雪白柔软的躯体也极像人类的婴儿。它还有一个显著的特征,或许是深海鱼时代的痕迹:拥有小巧的鳍。一对鱼鳍并列在背部,就像天使的羽翼。

Angel在日本的首次成功演出,是由大阪某百货公司运作的。此前纽约和伦敦都已经公开展出过,大阪排在世界第三。当时只有美国成功捕获了Angel,所有Angel都集中在专门的研究所严格管理。想要举办展览,就必须向其租借,不仅要付出昂贵的惊人的契约金,手续也复杂得令人却步。大阪的百货公司之所以顺利搞定,无非是砸下比契约金更多的钱打通了关节。事实上出借的Angel原本已预订给巴黎展览,却被大阪商人硬夺了过来。

但以Angel的价值,或许得罪法国政府也是值得的。为一睹这不可思议的生物,人们竞相涌向这家百货公司,连ri来人满为患。

“请不要停步,请不要停步,各位前来参观的朋友,请紧跟着队伍往里走。好,请保持队形,排成两列进场。”

工作人员拿着喇叭不停嘶吼,此外还有警卫的严密监控,防止有人偷带相机进去拍照,一旦发现,立即夺过相机,没收胶卷。

被当场夺包的人难免嘟嘟囔囔地抱怨一番,但当他们来到展出Angel的水族箱前,满腹牢骚立刻消失无踪。Angel就有如此诱人的魅力。

水族箱中有两只Angel,一只体长约三十厘米,另一只则小上一半。箱中注有海水,较小的那只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水中,游泳之际,背上类似羽翼的双鳍轻盈扇动,飘逸的有如天使在飞翔。较大的那只则时常爬上岩石模型,两手攀着箱壁,望着观众露出奇异的表情。它们没有眼睛,应该只是无意识的动作。

看到Angel后,最如痴如狂的当属年轻女性,她们面对水族箱时,只会反反复复说两句话:一句是“好可爱”,另一句则是“我也想要”。

一段时间后,全国各地都展出了Angel。这主要是因为捕获已变得想对容易,虽然其生活习性依然扑朔成谜,但大致的人工饲养技术则已经掌握。

“街谈巷议的Angel到来了!”

全国到处都有游乐园和动物园打出这种海报来吸引游客。以常理而论,如此一来,人们对Angel的热情将不复当初,它招揽游客的威力也会逐渐减弱。

然而Angel并没有重蹈澳洲伞蜥的覆辙,原因在于它们那独特的外貌。无论怎样科学解释,一般人们总觉得它们的五官看上去就像人的脸孔,而且酷似人类的婴儿。不,准确来说,是酷似天使的面庞。而它们的身体手足也与绘本中经常出现的天使一模一样。因为实在太像了,反而使一些人感到不适,但大多数都觉得着实讨人喜欢。

总之这种生物具有如此奇异的特征,自然不可能掀起一阵热潮之后就被迅速遗忘。它们从人人可以参观的展示品,很快升级为极少数人才能拥有的爱宠——它们开始成为宠物。率先养Angel当宠物的是某好莱坞女星,她还是美国某参议员的情人。

起初Angel颇为珍贵,只有演艺圈明星才有能力饲养,但后来逐渐进入普通家庭,因为随着人工繁殖的实现,得到它已不再像以前那般困难。Angel之所以如此深受欢迎,追根究底,一开始自然源于它那惹人怜爱的外貌。但没过多久,人们就发现这种宠物不仅赏心悦目,更有一个大大的好处,即学者早已知晓的Angel的食性。Angel吃的东西与以前的动植物全然不同,它们以人类一直苦于难以处理的东西——塑料制品为食。

不知什么缘故,这白色天使吃的竟是塑料和树脂,泡沫塑料和保鲜膜也来者不拒。

一下是狛江市一个小学四年级男生的暑假日记节选,文中的“塔芭蒂”是他养的Angel的名字。

八月二日 晴

在宠物店买的食粮已经喂完了,我想做个实验,就把我的旧三角尺放进水槽,看塔芭蒂吃不吃。一开始它没有动静,但很快就用两手拿起三角尺,接着分泌出黏滑的油状液体,三角尺一沾到这种液体,马上变得软绵绵的,塔芭蒂就想吃煎饼一样,大口大口的一扫而光。接着我来到厨房,从垃圾箱中拣出一个杯面盒,丢进水槽。塔芭蒂把它捧起来,这次没有分泌出黏滑的油液,而是像吃脆饼干似的,直接咯咯吱吱的啃开了。我还把塑料袋也丢了进去,它也一转眼就吃光了。

这如这篇日记所隐含的信息所示,人们发现这种新宠物可以用来处理不可燃垃圾。不断猛增的垃圾不仅对日本,对世界各国都是头痛的难题,而Angel简直可说是解决这个难题的救世主。事实上,各地都在着手研究利用Angel处理垃圾的方法。

就这样,Angel迅速融入人类生活,再也不是珍稀动物了。

到这个时候,必然会有以下这种人出现。

“嘿,有什么吃的吗?我饿了。”

“什么都没。哪里有钱买吃的?你在壁橱里东翻西找也白搭。”

“嘁,还真是啥都没有。啊啊,好饿。我说你呀,都穷成这样了,还有闲钱养Angel?”

“不是我养的,是邻居寄放在这里,他要出去旅行一周。”

“自己都没的吃了,还帮人养这玩意儿,亏你干得出。”

“可它只要喂点垃圾就行了。”

“好像还真是。啧啧,长得倒挺可爱的,像个女孩子。”

“Angel是雌雄合体,既不是雄性,也不是雌性。”

“这么说,它既不是男天使,也不是女天使?”

“是啊,它是由深海鱼类进化来的,和传说中的天使不相干的。”

“呦,它展开翅膀了!”

“那是背鳍好不好。”

“说到底它就是条鱼喽?嘿嘿,呵呵呵。”

“你鬼笑什么?”

“喂,这个可以吃的吧?”

“别说这么恶心的事。”

“为什么?这不是鱼吗?应该可以填肚子才对。”

“说不定是可以,但看到它这个模样,一般都不会去吃吧?喂,你干什么!别把手伸进水槽!哎呀——”

“哦,原来Angel是这种手感,和魔芋差不多,也有点像青蛙。你看,这大腿附近一定很美味,还有这肥厚的腹部,看起来很有油水。嗷嗷,我忍不住了!”

“喂,别乱来!这是别人寄养的,万一有个好歹,上哪儿弄钱赔人家?”

“就对他说被野猫吃了呗。我都快饿死了,干脆试试拿它做菜!”

“住手,快住手!呜哇,你居然拿出菜刀!你是来真的吗?真的要吃掉?你把它放在砧板上干嘛?什么,马上就要砍它的头?住手,别做这么残酷的......哇!你真干了!到底还是干出来了!你杀了人,不,你杀了天使!咦,你在找什么?头不知道掉哪儿去了?妈呀,在这儿,掉在这里!要我捡起来?这种事我怎么做得到!天哪,它一脸怨恨的表情,还在瞪着我,啊不,我是说看起来好像在瞪人似的。南无南无。不过它是天使,我应该念阿门吧?不管了,反正都一样。总之你快停手。哇!你剖开它肚子了!冒出来什么没有?都是黏糊糊的东西?嗬,那是内脏。哎呀,你又剁腿了!啊啊啊......已经大卸八块了。噢!居然就这么生着放进嘴里!你说什么?很好吃?瞎说!这玩意儿怎么可能好吃!叫我尝尝看?免了,我实在吃不下肚。真的很好吃?不是蒙我?要是说了假话我可要发火啊。那我嚼嚼看......嗯,再来一片我尝尝。啊呀,想不到果然可口。嗯嗯,确实够味。你用平底煎锅?要煎吗?我看倒不如串起来稍微一烤......对对,就这样。好香的味道。沾上酱油尝一下,啊呜啊呜......哇,太鲜嫩了!这味道不像普通的鱼类和肉类,有适度的脂肪,但又一点都不肥腻,刚一进嘴,美妙的滋味就弥漫开来,味觉冲击到达顶点的同时,Angel的肉也融化在舌头上。喂,你这家伙,居然背着我吃起屁股上的肉!我也要吃一口......哦,太棒了,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终极美味!伤脑筋啊,怎么跟它的主人交代?你说什么?头也很好吃?那我也再来一小口......”

将Angel捕来当做美食享用的主要是东方人,尤其是以日本人最为积极。他们迅速发现Angel菜肴利润丰厚,起初还只有猎奇的饭馆剔红这道菜,没多久一般餐厅也纷纷推出,最后甚至出现了专营Angel菜肴的店。这种食材最出色的地方在于,无论做日餐、西餐、中餐、都可以烹制成宴席上的主菜。

“今晚我们要招待客户去吃天使火锅。”

“啊,好羡慕。我最爱吃Angel的头部了。”

“你是说那个长着卷发的地方?看来你内行得很。”

“那里口感特别爽脆。一边欣赏天使的可爱容颜,一边大口吃它的头部,这种感觉实在棒得不得了。”

就连办公室走廊上也不时会传出这样的对话。

但随之而来的也不全是好事。日本人食用Angel的消息在全世界传开的第二天,抗丅议的声浪就从四面八方涌向日本政丅府。

“竟然做出如此残酷的事情,你们还是人吗?”

“食用天使是对神明的亵渎,简直是恶魔行径!”

“那么可爱的孩子,居然有人忍心剁碎了当成美餐,太难以置信了。我们对此深表悲叹。”

终于,就此事召开了国际会议,会议的议题一言以蔽之,就是“Angel是否可以食用”。

“目前已知食用Angel对人类并无危害,调查结果也表明,Angel的数量并未减少,因此食用Angel应该不存在问题。”这是日本政丅府的意见。

“这不是问题所在。人类身为万物之长,却可以心安理得地吃下酷似自己的动物,这种行为显然很不正常。”这是反对派的代表性意见。很明显,他们的反对理由主要是基于宗教因素。

“虽然Angel外表酷似人,但那只是偶然的相似罢了,实际上和我们人类没有任何瓜葛。”日本代表不甘示弱地反驳,“Angel毫无智力,就算有,也只相当于青蛙的程度,难道贵国也不吃青蛙?”

“青蛙和Angel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

“看到时产生的感受不同。Angel的姿态令我们有种神圣之感。”

“那恐怕只是你们在想入非非。日本人看到Angel,只会想到同名的点心。”

“所以日本人才常被批评缺少国际视野!就算是你们,看到酷似佛祖的生物时,也不至于想美餐一顿吧?”

“那可未必,如果好吃自然就吃啰。”

“真是走火入魔!”

就这样唇枪舌剑地吵了好几年,终于到了投票表决的时刻。食用Angel究竟是对是错,即将揭开分晓。

结果是反对派占了多数,从此Angel被指定为特别保护动物,严禁食用。

给事态带来意想不到的变化的,是一起发生在休斯顿的事件。

事件主角是某电子零件制造商的老板。说是制造商,其实只是个从外包业者那里承揽IC基板制造工作的街道工厂而已。

这位老板习惯每天第一个到工厂上班,事发当天,他也一大早就在工厂里四处巡视,检查各方面情况,一边思索是否还有可以进一步合理化的环节。

随后他迈向仓库。那里堆放着装满IC基板的纸箱,预订当天向发包的公司交货。这份订单期限紧迫,是他夸下海口一定比其他厂家早交货才揽到的。让他安心的,是总算顺利赶上了交货时间。如果这次迟了,只怕就没有下笔生意了。

走进仓库时,他发现脚边有动静,定睛一看,竟是一只Angel。他不禁有些诧异,到底是从哪儿跑来的?他想起从报纸上看来的消息,Angel最近已野生化,踪迹随处可见。

紧接着他又听到奇怪的声音,咔嚓咔嚓响个不停。他打开仓库的灯,惊得当场呆立十秒,然后才反应过来,发出尖叫。

堆得与天花板等高的纸箱上聚集了几十上百只Angel,它们打开纸箱,咯嘣咯嘣大嚼里面的IC基板,基板上的电子零件的金属碎片散落一地。

那天第二个来上班的是一位女经理,她正走在去办公室的路上,蓦然听到一声不知是怒吼还是悲鸣的叫喊。声音是从仓库传来的,她提心吊胆地赶到,一看到现场情景,立刻大叫出声,这回可真是不折不扣的悲鸣了。

老板正挥舞着球棒把Angel打得稀烂,而且还不是一只两只,他把几十只Angel一起扔进纸箱,然后拼尽全力挥棒猛击,只听一声闷响,Angel半透明的白色肉块和体液四下飞散,他的身上、脸上溅满了滑溜溜的污物。他把眼前的Angel全部打死,又进入仓库,再次用拖车拖出一个装了几十只Angel的纸箱,像刚才一样大开杀戒,Angel的头、手、脚飞得到处都是。

最后,他把Angel的尸骸点火烧掉。这时其他员工也都已来到工厂,他们呆呆地盯着老板的行动,谁也没去阻止。

“总之,当时我什么都忘了,一心只想保护自己的生活和工厂。它们把我宝贵的商品吃掉一大半,我心想这下生意全完了。一想到这里,我就再也忍耐不住。嗯,我知道它们是特别保护动物。但那又怎样?我也要过日子。你说它们是天使?开什么玩笑,根本就是恶魔。杀掉它们我一点都不后悔。要是下次再敢来吃我的产品,我照杀不误,把他们全部烧死。”以上是他恢复理智后的表示。

事后查明,他杀的Angel总数约有三百只。工厂往南三公里处有一座加油站,Angel应该就是在这里繁殖的。证据就是,加油站还剩有两百只Angel,附近的居民也曾遭过火灾,电视、电脑全被Angel吃进肚里。

Angel以塑料、树脂等石油化学制品为食,对石油更是情有独钟,这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摄取石油后,Angel的繁殖能力会比正常情况暴增近十倍,这在学界也已成为常识。此前一直没有发生类似休斯顿事件的情况,是因为它们通常栖息于水中,从未长时间在陆地上移动。但有关学者详细调查过这起事件后,发现Angel中已进化出适应陆地生活的种类。一般认为,野生的Angel都属于陆生种类。

不到一个月,同样的受害事件再次发生,全美各地频频爆发塑料制品被大量吃光的事件,而无一例外,在附近的加油站都发现了Angel的巨大巢穴。

深受其害的不止是美洲大陆,凡盛产石油化学制品的国家无一幸免。例如日本就发生过这样一件事,一家承揽不可燃物处理业务的公司使用Angel进行作业,结果一夜之间所有办公器材都被它们风卷残云吃个精光。Angel还啃食电线的塑料外膜,导致漏电、停电事故频发。那些装修时用了塑料材料的家庭,连墙壁都被啃得一干二净。

最后美国政府调查发现,这群惹是生非的天使已经开始在一个至关重要的地方异常繁殖——油田。

各国首脑立即共聚一堂,紧急召开会议研讨对策,认定Angel为人类历史上危害最严重的生物,此时距指定它为特别保护动物还不足十年。

世界各地随之展开大规模的消灭Angel的行动,有时使用火焰喷射器,有时连激光都赫然登场。更有国家出台奖励政策,国民可凭Angel的脑袋领取奖金。到了这个地步,把Angel拿来吃吃喝喝自然也毫无问题。但日本人还没高兴多久就发现,异常繁殖的陆生Angel不仅肉质坚硬,而且有股浓烈的汽油味,根本无法入口。美味的只有现今已很稀少的水生Angel,而这种Angel只生活在南太平洋极有限的区域内,由于动物保护组织和环境保护团体的压力,目前依然禁止捕获。

尽管各国兴师动众,陆生Angel的数量却全无减少的迹象,原因是尚未发现对付Angel的有效药剂,只能用打死、烧死等原始手段。人们不禁窃窃私语,照这样发展下去,地球上的石油化学制品迟早要被他们洗劫殆尽。

就在这时,事态忽然峰回路转。

找到解决之道的是法国一个辐射能研究小组。这个小组原本致力于研发辐射能清除剂。如何清除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存在地球各处的辐射能,在当时也是科学界研究的课题之一。

辐射能清除剂试制成功后,以小型炸弹的形式投放在世界若干地点,结果不仅辐射能急剧减少,还发现了一个惊人的效果——生活在当地的Angel也随之灭绝。

不仅能清除辐射能,还能消灭有害生物,真可谓梦幻般的发明。对被Angel搅得焦头烂额的各国来说,这种命名为“Blue Earth”的辐射能清除剂无疑是天降救星。不久,曾经疯狂繁殖的陆生Angel彻底销声匿迹,存留于世的只有栖息在南太平洋的水生Angel。

环境保护团体主张:“南太平洋也应该投下Blue Earth,如此才能完全清除辐射能,还我们一个美丽的地球。”

动物保护组织则声称:“我们坚决反对在Angel栖息区域投放Blue Earth。水生Angel原本就已频临灭绝,此举势将导致该物种就此灭绝。”

“但Angel栖息区域残留大量的辐射能,将会给环境带来无穷隐患。”

“如此珍贵的生物,人类绝不能随随便便就将其消灭。”

从研究结果来看,Angel的生存离不开辐射能。由于二十世纪频繁进行核试验,辐射能浓度不断增强,它们才得以繁衍生息。而它们的诞生是受海底核试验的影响,由深海生物突变而来,这一事实同样无法否认。

“地球必须清除多余的辐射能。”

“人类有责任保护其他生物。”

环境保护团体和动物保护组织之间的争论永无尽头。

距离地球七八十万光年的某行星上,一场对话正在进行。

“听说那颗星球的生态系统又有了些许变化。”

“哦?什么样的变化?”

“放射性物质的数量骤减,似乎是地球上占统治地位的生物清除掉的。”

“果然不出模拟实验的结果所料。”

“是啊,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包括统治生物对新生物的反应。”

“只要对那颗星球上的统治生物此前的行为模式稍加分析,很容易就可以料想到。他们表面上摆出重视其它生物的姿态,骨子里却极端反复无常,任性妄为。是否允许一种生物存续,全视对自己的利弊而定。”

“他们对待环境的态度也如出一辙。”

“没错。他们在环境方面的最大追求,就是尽量让自己居住得舒适,也因此才会去清除放射性物质。”

“愚不可及!辐射能本来就是他们自己制造出来的。”

“像他们这种把星球糟蹋得遍地都是辐射能的情况,从宇宙范围来看,其实再常见不过了。对了,那种被他们成为塑料的合成物质泛滥成灾的情况也一样。”

“已有生物就是这样创造出一千不存在的物质,为新生物准备好一个适宜生存的理想环境。在广阔无垠的宇宙中,不断上演着这种统治生物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戏码,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罢了。”

“现在他们正在拼命苟延残喘,清除辐射能是最后的挣扎了。”

“按照模拟实验的推演,之后将如何发展?”

“进入某个时期后,将会再度爆发肆意滥用辐射能的大战,这次连清除的余地都没有,将直接导致他们灭绝。”

“之后新生物的时代就会到来?”

“届时的环境会变得适应新生物生存。”

“到那个时候,那颗星球会变成什么颜色呢?”

“估计是红色。”

“新生物相比会认为这就是星球本来的颜色,而在现在的统治生物来看,星球应该充满绿色才正常。”

“其实对那颗星球自身来说,绿色也罢,红色也罢,都无关紧要。”

“的确如此。”

(完)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