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未命名 > 三 手工贵妇

三 手工贵妇

直到午后一点零五分,安西静子才走出家门。毕竟距目的地只有五分钟路程,而且那地方她也实在不想早早过去。

就当是一月一次的差事吧,静子想着。只有这样想,才能熬过那段郁闷的时间。

走在横贯社区东西的路上,静子的脚步远称不上轻快。

这座新兴住宅区里住着三百多户人家,大部分家庭的男人都在家电制造商“ABC电器”上班。这家公司距社区只有十来分钟车程,不夸张地说,这片土地简直是专为公司员工开发的。

静子的丈夫自然也供职于ABC电器,隶属研究开发部,最近好不容易升上管理职位。

他们是一年前在这里买房的。刚买到盼望已久的独栋洋房时,静子每天都乐得心花怒放。

搬到新居约一个月后,静子知道了富冈夫人的茶会。这是鸟饲文惠告诉她的,文惠也住在同一个社区,丈夫在ABC电器担任IC设计科长。

富冈夫人芳名贞子,是ABC电器富冈董事的太太,而富冈董事正好分管研究开发部和IC设计部。换言之,对静子和文惠来说,富冈夫人就是“丈夫顶头上司的太太”。

鸟饲文惠告诉她,这位富冈夫人每月举办一次茶会,与会的都是“丈夫部下的太太”,你也来参加吧。

刚听说此事时,静子觉得很麻烦,甚至不无抵触情绪,心想若要应酬上司,在公司里就够了,凭什么连私生活也得搭进去?丈夫也表示那种地方不去也罢。

但最后静子还是决定参加下一次的聚会。她认为在提升丈夫的印象分上,这样做多少可以有所贡献。

然而时至今日,静子万分后悔当初的决定。倘若从一开始就不参加,虽不会令富冈夫人对丈夫的印象加分,却也无须担心减分,如今冒冒失失地参加了,就很难再中途退出。

今后许多年里,恐怕都得一直参加那个聚会。一想到这里,她的心情就沉重起来。倘若用漫画来描绘,自己额头上一定全是黑线,静子如此想象着。

富冈府的会客室里已经来了四位太太,其中鸟饲文惠、町田淳子、古川芳枝都是老面孔了,另外还有个静子没见过的年轻女子。鸟饲文惠介绍说,她是田中弘美,上个月刚搬过来,今天第一次参加这个聚会。

“请多关照。”田中弘美行了一礼。

“你太客气了。”静子回以微笑,心想又多了一个牺牲者。

富冈贞子来了。她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又看了看在场的所有人。

“山田太太和佐藤太太好像还没光临呢。”她那无框眼镜下的双眼似乎目光灼灼。

鸟饲文惠紧张地挺直腰杆,转向董事夫人。

“噢,山田太太啊,听说她有亲戚过世,所以请假了。那个,真是很遗憾。”

“哎呀,是吗?那的确是件大事。”富冈夫人立刻同情地蹙起眉头,“那位过世的亲戚,不知是她什么人?外子知道这件事吗?等我请他视情况发个唁电了。”

“不不,那只是个远房亲戚……啊,不过葬礼还是得参加一下……所以说,您无须费心发唁电了。”鸟饲文惠语无伦次,好不容易才挤出这些话。

“这样啊。既然如此,那还是暂时不发唁电为宜。那么,佐藤太太呢?”

“佐藤太太的孩子发烧,所以请假了。”这次换町田淳子回答,她就住在佐藤家隔壁。

“哦,感冒了?”

“我想是。”

“听说今年的感冒不是一般的厉害,稍候我去看看她,顺便带上点心。”

夫人这么一说,町田淳子顿时慌了手脚。

“不过佐藤太太说,病情不是很严重,请您不必挂念……”

“是吗?可是感冒也不能掉以轻心。”

夫人沉思着。看到她这个样子,静子心想,这位肯定还是要去看望,还要带上“手制”的点心。

富冈夫人点完名后,茶会终于开始了。静子等人帮忙端过红茶和点心。

今天的点心是戚风蛋糕。

“我觉得考得很不错,孩子们也都夸好吃好吃。”

夫人骄傲地挺起胸膛说,静子一面报以微笑,一面用叉子切下一块。才一下手,她就忍不住想,这是什么呀?戚风蛋糕的特色是质地如海绵般轻盈,这块蛋糕却硬邦邦的。静子立刻得出结论,不仅调制得差劲,还烤过头了。送进嘴里一尝,口感果然很糟。

“嗯,很可口。”鸟饲文惠发表的感想却和静子全然不同,“松软丰润,简直入口即化。”

夫人笑得眯起了眼睛:“是吧?古川太太你觉得呢?”她问众人中特别热爱点心的古川芳枝。

“嗯……是啊,是很美味。”古川芳枝吞吞吐吐地说完,转而寻求静子声援,“你说对吧?”

“对,好吃极了。”静子别无选择,只能这样说。

获得预期的反应后,富冈夫人心满意足地喝着红茶。

就在这时,一直表情复杂地吃着蛋糕的田中弘美忽然开口了:“啊,差点忘了。”她拿起放在一旁的小纸包,递了出来,“我今天烤了曲奇饼带过来,不嫌弃的话,请尝尝吧。”

会客室里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每个人都沉默不语,彼此察言观色,最后窥探起夫人的表情。夫人依然嘴角含笑,眼睛后面的双眼却隐现怒意。静子低着头,心里暗自埋怨这个新来的田中弘美,怎么做出这么不知趣的举动……

最后还是富冈夫人打破了这难堪的沉默。

“啊呀,是吗?这是你的手艺?烤得挺好啊。既然特意带来了,大家就尝尝吧。”

“请,别客气。”田中弘美对紧张的气氛浑然不觉,把纸包推到餐桌中央。

“那我尝一块。”町田淳子诚惶诚恐地说着,伸出手去。

“我也来一块。”

“我也……”

“我尝尝。”静子也拈了一块。

好吃,这是她的第一感想。口感爽脆,伴着柠檬的香气,恰到好处的甘甜在嘴里弥漫开来。但她却不能将这份赞美告诉田中弘美,至少在这里不能。

“嗯,大家觉得怎么样?”或许是见众人都闷不吭声,田中弘美担心地问。

“我看嘛,还可以。”鸟饲文惠说,“也算得上好吃了。”

“烤得不错。”田中淳子说。

“还过得去吧。”古川芳枝说。

一说起感想,个个都有些含糊其辞,田中弘美见状颇为不安,自己也尝了尝,旋即露出怏怏不乐的表情,仿佛在说,本来还觉得是我的得意之作咧。静子见状不禁微生怜悯。

“说到曲奇饼,”鸟饲文惠说,“还是前几天夫人招待的那款最棒了!”

她口中的夫人,自然就是富冈夫人了。自从尝过田中弘美的曲奇饼,夫人一直板着脸不说话,直到听到这句,才又展颜一笑。

“噢,那个啊。那个曲奇饼我还有哦。要尝尝吗?”

“要啊,当然要啊!”鸟饲文惠说完,又寻找其他人的赞同,“你们说是吧?”

众人没吭声,但都点了点头。

富冈夫人从会客室弹了出去,余下诸人依然保持着沉默。田中弘美干巴巴地吃着自己的曲奇饼。

夫人拿着个藤制的小筐回来了。

“来,请用吧。”

藤筐里满满地装着焦茶色的曲奇饼。静子不禁感到不可思议:这人到底在想什么,居然一口气烤了这么多?

到了这个地步,想不吃也不行了。静子拿起一块放入口中,曲奇饼咬起来嘎吱嘎吱的,活像在嚼火山石,味道也甜腻死人。那不是曲奇饼的香甜,纯粹就是砂糖的甜味。静子忍不住伸手端起红茶,把嘴里的曲奇饼冲下去。再看四周,田中弘美和古川芳枝也都端起茶杯往嘴边送。

“我说得没错吧,”鸟饲文惠掩口说道,“夫人的曲奇饼最棒了!对不对?”

她在征求町田淳子的意见,町田淳子慌忙点头:“是啊,一点没错。味道非常高雅。”

“品味确实不凡。”古川芳枝也说。

静子心想,要是这种味道也能算风味出众,那街头小吃也算得上高级大餐了。但想归想,她还是默默点头。再稍稍瞥一眼田中弘美,只见她一脸不满。静子心里捏了把汗,暗想她可别又脱口说出不该说的话来。幸好田中毕竟不是不谙世故的小姑娘,虽然脸绷得紧紧的,终究闭着嘴没做声。

“这个藤筐也是夫人自己做的吗?”町田淳子将盛有曲奇饼的小筐托在掌心问道。她大概是想把话题从曲奇饼引开。

富冈夫人顿时容光焕发。

“是啊。呵呵,做得不太好,见笑了。”

“没有的事,做工这么精致,我还以为是从店里买的呢。”

“是吗?听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夫人重新戴上眼镜,望向町田淳子,“不过,店里的商品未必就质量上佳,总会有地方偷工减料,还是自己亲手制作最好。”

“是啊,您说得是,确实是这样。”町田淳子连声附和,看起来有点急着弥补。

“啊,对了对了,差点忘记一件要紧事。”富冈夫人两手合在胸前,胖得圆滚滚的身体扭来扭去,“我有礼物要送给各位。”

“啊呀,是什么?”鸟饲文惠马上接口,声音显得满心欢喜。

静子心里颇感腻烦,她偷瞟了眼町田淳子和古川芳枝的表情,两人脸上笑逐颜开,眼里却浮现出不安的神色。

夫人转身走出会客室,旋又抱着一捆布回来,摊到桌上。是一叠长约三十厘米、宽约二十厘米,由布片缝缀而成的手工作品。许多花布拼接在一起,看样子她是打算做拼布。

就算这样,静子暗想,就算这样,这恶俗的颜色搭配,毫无美感的排列组合,还有这拙劣的缝制方式……

“哟,很华丽的抹……”

坐在静子旁边的田中弘美说到这里,急忙打住。静子心想,幸亏她及时刹车。刚才她肯定是想说“抹布”,但这怎么可能是抹布?就算像到十足,夫人也不至于分送抹布给大家。

幸运的是,田中弘美的这句话似乎没吹到夫人耳朵里。夫人得意得鼻孔都鼓起来,拿起一块怎么看都是抹布的布片说道:“餐垫这东西很好用,对吧?所以我就自己做做看。”

众人霎时瞠目结舌,静子也哑口无言。这居然是餐垫?这么说,要把这品味庸俗的布片垫在餐具下吃饭?餐桌上要摆一排这种抹布……

“好漂亮!”鸟饲文惠蓦得狂叫起来,声音大得像要把大家的腹诽一扫而空,“太精美了,夫人。我老早就想买餐垫,只是一直找不到好的,着实很头疼。像这种品质精良的餐垫,打着灯笼也找不着。”

“是吧?我就想你们一定会喜欢的,所以昨晚一直忙到深夜。”

“您何苦为我们这样劳神啊。”静子说。这是她的真心话。

“我这是乐在其中,你千万不要觉得过意不去。好了,大家来挑选自己喜欢的吧。町田太太家里有五口人,那就要用五块,你看这块,这块,还有这块怎么样?”

夫人把自己的手工作品依次硬塞出去,静子也不得不收下四块压根就不想要的餐垫。

或许夫人人并不坏,但这样真叫人伤脑筋,静子暗想。说穿了,这个所谓的茶会,无非就是为了恭维富冈夫人的手工作品。倘若她确实心灵手巧,做客人的也很愉快,称赞起来也有意义。可偏偏不知为什么,夫人做任何东西都在正常水准以下,而且她本人对此还毫不自知,这就令人很难应付。静子觉得夫人不光味觉不灵敏,说不定神经也出奇的迟钝。

茶会结束后,静子带着夫人送的四块怪里怪气的餐垫,外加火山石般坚硬的曲奇饼离开了富冈府。

“喂,怎么搞的,别把抹布放在餐桌上!”史明下班回来,换过衣服,一走进餐厅就这样说。

“那不是抹布,是餐垫。”静子说,“至少人家是打算做成餐垫的。”

“富冈夫人的大作?”史明皱起眉头,“你还带了什么回来?”

“还有曲奇饼,装在那个袋子里。噢,你还是别吃为妙。”

“你不说我也不会碰。上次的香肠我已经吃够苦头了。”

“那个香肠啊,”静子叹了口气,“简直糟透了。”

“连蒲太都不吃。”

上次聚会后,静子带回了一大堆夫人自制的香肠。这香肠无论煎炒烹炸都没法入口。肉类腐败的臭味,加上调料的刺鼻香气,混合成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一夹到嘴边,马上胃口大坏,直犯恶心。总之,这香肠只能用可怕来形容。两人说什么都吃不下去,便拿去喂家里养的狗蒲太,但对嗅觉比人类灵敏几千倍的狗来说,这股臭味只会更强烈。蒲太刚朝碟子迈了一步,立刻汪了一声惊叫,飞快往后直躲,夹着尾巴逃走了。就是这种人憎狗厌的魔鬼食物,富冈夫人分送给众人时居然还自夸“果然只要吃过一次亲手做的香肠,就再也看不上店里的成品”。她的味觉到底是怎么样的啊,静子实在觉得不可思议。

“还有那个意大利面,也一样没法吃。”

“哦,那个啊。”

在富冈府看到端出的那份面食时,静子还以为是炒乌冬面,等发现旁边附有叉子,才惊觉这烂糟糟的面条原来是自制的意大利面,最后少不得又当成礼物带回去许多。她本想凑合着做给家人吃,于是煞费苦心地烹饪了一番,但丈夫史明和孩子都抱怨说软绵绵没嚼劲,几乎没动筷子。

“怎么处理,这曲奇饼?”史明扬起下巴指指装曲奇饼的袋子。

“扔了吧,没办法。”

“小心别给邻居发现了。”

“我知道,我已经轻车熟路了。”

之前的香肠和意大利面最后都沦为厨房垃圾。但到了扔垃圾的日子,静子格外提心吊胆,生怕万一被人看到,特别是被茶会的同伴看到,就麻烦了。尤其这一带乌鸦又多,赶上垃圾回收车来得迟了,垃圾袋或许就会被乌鸦啄得一片狼藉。为防患未然,每次处理富冈夫人的手工作品时,静子都至少套上三层垃圾袋。

“这几块抹布,哦,不,餐垫,该怎么办?”

“是啊,怎么办呢?”静子思索着,这正是她头疼的地方。

“干脆当抹布使得了。”

“可我听古川太太说,富冈夫人偶尔会忽然登门,不露声色地察看自己送的礼物有没有被好好使用,然后才告辞回去。”

“咦?真的假的啊?”

“所以还是先放杂物房里吧。”

“真要命。”史明搔搔头,“喂,还有那幅画又怎么处置?就是挂在玄关,画着诡异食虫植物的那幅。”

“那个啊,也只能再挂一阵子吧。”

“唉,真要命。”史明又念叨了一遍。

挂在玄关的那幅画,是静子初次参加茶会的次日,富冈夫人亲自送过来的,说是恭喜乔迁新居的贺礼。不用说,自然是夫人自己画的。当时马上当着夫人的面装饰到玄关,一直挂到现在。每个人第一眼看到那幅画,一定会惊呼:“哇!这是什么花呀?真恶心!”虽然富冈夫人自称她画的是兰花,但横看竖看都像是猪笼草、捕蝇草这类食虫植物。

“照这样看来,不管味道多可怕,也还是宁愿收到食物。虽然有点过意不去,至少可以一丢了之,不留痕迹。”

“收到这种得一直供着的东西才叫麻烦哩。本来要是还过得去,将就将就也就算了。”

“我听别人说,町田太太生小女儿的时候,富冈董事的夫人送了她一个自制的洋娃娃。那洋娃娃张得太恐怖了,她女儿一看就哇哇大哭。”

“呜哇,好悲惨!”静子想象着那情景,不由得对町田淳子深表同情。

其他几位太太对这种情况究竟作何感想,静子最近对此一直很好奇。收到不想吃的食物、不愿挂出来的手工艺品时,应该不会很高兴才对。只是,到目前为止,谁都没有公开表示不满。静子从没在垃圾场看到富冈夫人的手工作品,也没听说过这样的事。依静子的猜测,她们肯定是和自己一样,严密包裹后再丢弃,但她没有证据。

史明建议她和大家商量商量,静子则回答,要是行得通,也不用烦恼到现在了。万一有人偷偷跑去告密,岂不是得不偿失?

就这样过了好一阵郁闷日子,静子又接到鸟饲打来的电话,心情愈发沉重。鸟饲通知她,夫人有礼物要送给茶会的全体成员,请大家明天务必光临。如果谁有事去不了,以后夫人会亲自送来。

非去不可了,静子想。要是夫人亲自送上门,不管东西多糟糕,数量多离谱,也只能捏着鼻子收下。

“你对她强调一下,我们家人饭量小。”史明提议。静子说,自己都不知强调过多少次了。

第二天,静子愁肠百结地前往富冈府,按响门铃后,喇叭里没有回应,门侧却传出招呼声。

“安西太太,这儿,在这儿。”富冈夫人从庭院里探出头。她难得地摘了眼镜,衬衫袖子也挽了起来。

静子穿过门走向庭院。就在这时,一股异样的臭味直冲鼻孔。这该不会是……她立时想到某样食物。

来到院子里,只见茶会的常客都到齐了。她们看到静子时,也都露出百味杂陈的笑容。那已经不是苦笑可以形容,毋宁说透着几分痛苦。

庭院中央放着四个巨大的塑料水桶,富冈夫人伸手探进其中一个,楸出一棵足有儿童脑袋大小的白菜。

“这泡白菜看起来很诱人吧?我还是第一次腌菜,不过相信肯定会顺利成功。”

“这些全都是夫人腌的吗?”稳妥起见,静子问了一句。

“是啊,全都是我腌的,到现在正好两周。”

“这分量真是可观。”

“我想着既然腌了,就请大家都来尝尝。白菜约有五十公斤……哦,好像是六十公斤,光蒜就用了将近一公斤,呵呵呵呵。”

听到这番话,静子只觉一阵晕眩。这么说来,今天要分送给大家的就是这泡白菜了?怎么会这样!她顿时感到绝望。

夫人却全然无视静子的心境,径自从塑料水桶里拿出泡白菜,扑通扑通倒进准备好的大号塑料袋,依次分发给一旁的众人,还叮嘱说“回头别忘了反馈感想”。静子回过神时,两手也各拎着两个塑料袋。

这回谁也打不起精神捧场了,干劲十足的就只有富冈夫人,她还说下次要挑战泡萝卜。

趁着她泡萝卜还没做好,赶快搬走吧——静子认真地考虑着。

正如静子所料,带回的泡白菜立刻给家里惹来麻烦。她原想试着尝尝,就和史明挑战了一下,谁知才吃一口,两人就全吐了出来。

“快扔掉!”史明带着几分恼怒地命令。

从把泡菜带回家的那一刻起,静子就已决心要早早处理掉。搁得久了,只怕整个家都会臭不可闻。

问题在于怎样扔掉。垃圾袋根本挡不住这股强烈的臭味,就这样扔到垃圾场是行不通的。

两天后的上午,静子透过窗子张望垃圾场。九点过后,一看到垃圾回收车开过来,她马上拎起放在玄关的垃圾袋飞奔出门。

只要争取垃圾第一个被回收,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处理掉了,她盘算着。

但打这个算盘的不止她一个。

几乎同一时间,好几个家庭主妇拎着垃圾袋从不同方向出现了。一看面孔,都是茶会上的同伴。

她们难掩诧异,面面相觑,旋即望向别人拎着的垃圾袋,同时把自己的垃圾袋藏到身后。

垃圾回收车逐渐开近,但不知为何,感觉却格外漫长,众人尴尬地沉默着。静子心想,几个主妇拎着垃圾袋,一言不发地呆站在这里,旁人看到一定觉得很奇怪。但她也没有勇气放下垃圾袋就走。

或许是心理作用,静子觉得有泡白菜的臭味飘散出来。她明知自己已经用保鲜膜包得够严实了,应该不会是自己的袋子出了问题,但想是这么想,心里终究忐忑不安。其他人也都神色慌张。

垃圾回收车终于开了过来,开始收集垃圾。静子把垃圾袋放到回收口旁边,以便尽早被收进去。随后她也没有走开,继续盯着清洁工作业。再看四周,其他主妇也都待在原地。

清洁工将几个垃圾袋放进回收口,小声嘟囔了一句:“这是泡白菜的臭味。”

那一瞬间,静子看到所有人的表情都僵住了。自己多半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想。挤出一个暧昧的笑容后,她回到家里。

就在这个周六,富冈夫人举行茶会。这一天人来得很齐,可能正因如此,夫人心情大好。

“看到你们都来了,我真是高兴。坦白说,我最近正在研究一个新玩意儿,和烹饪、缝纫完全两样,所以相当有难度,不过做起来很有意思,不知不觉就迷上了。”

“这回夫人是要挑战什么新项目?”照例又是鸟饲文惠凑趣。

“我很快就会展示给各位看。还需要稍等片刻,这段时间大家就先喝喝茶,聊聊天吧。”说完,夫人离开了会客室。

好一阵子,谁也没有开口。人们都沉默着窥探别人的态度。

坐在静子身旁的古川芳枝终于凑近她问:“那个,有点棘手吧?”

“什么?”

“我是说,”古川芳枝一边留意周围动静,一边说,“泡白菜。”

众人霎时屏住呼吸。

静子佯装平静地点点头:“是很棘手。”

“是吧。”芳枝看来松了口气。

“而且,”静子继续说,“量也太多了。”

“就是啊,”町田淳子也加入谈话,“我家有点吃不完。家里孩子还小,不太喜欢那种味道。不过,好吃还是蛮好吃的。”

“要是大人的话,那种味道就正合适了。”一个姓佐藤的主妇插嘴。

“可是我家也吃不惯,终究剩了下来。”

“味道太特别了,”田中弘美也说,“我家那口子一尝就说,这什么啊,味道真怪。”

众人顿时噤声。谁也没想到她会大剌剌地说出“味道真怪”,这也太直截了当了。但沉默并没有持续多久。

“说起来,味道有些特别的食物还真不少。”町田淳子说,“不光泡白菜,之前的香肠也是。”

“噢,那个啊。”

“没错没错。”

“臭烘烘的。”

“是有那么点。”

众人扑哧偷笑。

“上次的曲奇饼你们觉得怎么样?”古川芳枝问。

“活像在啃墙土。”回答的是平时专以奉承夫人为能事的鸟饲文惠。大家哄堂大笑。

“太甜腻了。”

“那哪是饼干该有的甜呀。”

“要说曲奇饼,还是田中太太烤的香甜可口。”

“对对,烤得真好,我们全都比不上。”

“咦?这样吗?听你们这样夸奖,我也很开心。”

“果然年纪轻悟性就是好,而这位夫人就……”町田淳子特有所指地笑了。

“毫无悟性可言。”鸟饲文惠替她把话说完,“怎么会这样啊?”

“不管做什么都一塌糊涂。”静子说。不知不觉间,她们的语气越来越没了拘束,但似乎谁也没有察觉。

“不光烹饪,缝纫也是。”

“可不是嘛。前一阵做的那个餐垫,简直是悲剧。”

“那玩意儿,早成我们家的抹布了。”

“我们家也是。”田中弘美笑得肆无忌惮。

就像解开了诅咒一般,众人都眉飞色舞起来。静子很久没体会这种充实感了,她心想,如果茶会都像今天这样,就是天天开也乐意。

“对了,今天她要献什么宝啊?”町田淳子撇着嘴说。

“刚才她说了,既不是烹饪,也不是缝纫。”

“不会是做烤菜吧?要是弄什么难以下咽的饮料给我们喝,可怎么办?”

“你放心,只要假装手一滑摔了就没事。”

“哇!高智商犯罪!”

“嘻嘻嘻。”

就在这时,古川芳枝从桌下拿出一本杂志。“咦,这里有本奇怪的杂志,是董事看的吧?”

静子从旁凑过去一看,那本杂志是《电子工作》。古川芳枝哗啦哗啦地翻着,蓦地发现其中一页夹了书签。

一看那一页的标题,静子顿觉脸上血色尽褪。那标题是“你也可以制造窃听器”。

众人无言地站起身,四散寻找起来。不消片刻,田中弘美啊地叫了一声,从花瓶背后拿起一个东西。

那是个小方盒,和杂志上刊登的成品一模一样。

鸟饲文惠推开会客室的门,动作僵硬得像机器人,脸色也苍白得可怕。静子心想,自己的脸色肯定也差不多。

她们先后来到走廊上。

富冈夫人就在洗衣机前面。一看到她,静子等人顿时惊慌失措。

“不得了了!”

“白沫……夫人口吐白沫了……”

“得把夫人头部放低!”

“夫人,振作一点!”

(完)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