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读心追凶 > 第三章 盒子:黑色的线索

第三章 盒子:黑色的线索

精神分析学的鼻祖弗洛伊德曾经提醒过后辈:“不要去尝试了解女-人,因为女-人都是疯子。”

这虽然只是一句玩笑,但起码也是这位大师在面对女咨询者中所吃到的苦头的一种体现。相比男性而言,女性有着更为敏感而宽广的内心世界,探索起来的难度也是成倍的增加,但是同时的,真正的理解一个女-人所带来的乐趣和成就感也是无可比拟的。

一个晚上我都在思考曾青璇的个案,第二天一早,我匆匆忙忙的赶回办公室,研究一下她的个案记录。

打开抽屉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有什么不对:

曾青璇的个案记录被人翻动过!

昨晚我最后把个案记录本放进抽屉的时候,最后是把钢笔放在上面的。这是我的一个习惯,表明这份记录还没完成(一般是还没有写上最后一栏的下一步计划)。而现在我打开抽屉,看到的却是钢笔被人放在了旁边。

如果不是我的记忆出了问题的话,那就一定是有人进来看了记录。那会是谁呢?

“怎么?在找东西?”

这时候,周彤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我办公室门口。她今天穿的比上次休闲,蓝色的衬衫配咖啡色的外套,深蓝色的牛仔裤,但是依旧英姿飒风。

“催眠进行得怎么样?”她若无其事的问道。

“还算顺利,只是曾青璇的潜意识对我的问题有抗拒,没有打听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不过我发现她对于一个盒子的反应很强烈。”

“盒子?”

“我不知道,也许只是普通的盒子,也许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迟一点我会弄清楚的。凶手有下落了吗?”

“没有,他就好像隐形了一样,”周彤没有表现出失望的神色,“不过我一直想不明白的是,丁赫逃走之前为什么不把曾青璇灭口。他根本不可能预先知道曾青璇会失忆,留下这个女-人就等于暴露自己。除非他是一个愚蠢的凶手。但是我们都知道他不蠢,他有能力躲过警方的追踪,又能警方找到他藏身之处未卜先知先行逃离,那他为什么要把曾青璇留下来呢。不合常理。”

“不会吧,你是在怀疑曾青璇?”我吃了一惊,我怎么也无法把怀疑放到那个纤弱而可怜的女-子身上。

“也许她知道些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线索,比如,她之前就和凶手认识。”周彤的语气冷冰冰的,仿佛任何情感的存在都会对她的推理造成影响。

“这怎么可能呢?”我摇摇头,反正我是不信曾青璇跟凶手有什么联系。

“我这么说是有根据的,”周彤胸有成竹的掏出两张工作履历表,“曾青璇曾经在一家叫淡水的物流公司当会计,而那段时间,丁赫也在那间公司的物流部当仓管员,所以,两个人很可能因为某些事情而产生了交集。”

我看了一下两人的履历表,确实两个人都有过在淡水物流公司的工作经验。

“你是怀疑曾青璇参与了杀人案?”我把履历表还给周彤,注视着她,我想给她一点点压力。

“没有,这只是我的一种推测。”周彤耸了耸肩。

“这个淡水物流公司有上千号人,两个人同在一家公司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再说你看,丁赫在这家公司工作了两个月就离职了,而曾青璇只工作了一年。我想即使是见过面,也不会是很深的关系。”

“好了,我们不争这个,今天来是带你去见一个人。”

“是谁啊?”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一边走一边走。”她不由分说。

下电梯的时候,我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各有所思。到了停车场,周彤突然开口:

“今天就坐我的车去吧,方便一点。”

我没有推辞。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坐上警车,感觉也是威风凛凛的。

周彤一边开车,一边介绍了一下我们要去见那个人的身份:“她叫徐璐,是本市一间艺术学校的老师,算是曾青璇的闺蜜。在曾青璇被绑架的前几天,她们两个人曾经去过一家江边餐厅吃过饭,聊了很久,关于曾青璇的事,我觉得她应该知道得不少。你有什么疑问也可以顺便一起问。”

我心想,这件事对我也有好处,也许可以打听一下关于盒子的事情。

“你跟她约好时间了吗?”

“嗯,昨晚约好了,她让我到学校去找她,说是自己前三节没课,有充足的时间可以聊天。”

“为什么要去学校见面呢?”

“说是自己出租屋太乱,而且学校里有个小咖啡厅很适合说话。”

谈话间,周彤的警车已经开到了Z市文化艺术学校的门口。这是一家公办艺术类中等专业学校。周彤停下了车,拨打了一下徐璐的手机,可是连续打了十分钟都没人接听。

“怎么回事?”我发现了异样。

“没人接。”周彤奇怪的摇摇手机。

“会不会是手机忘带在家里了?”

“也有可能。”

“现在怎么办?”

“她上午有课,一定会在学校,我们上去找她吧。”

在门口保安那里我们问清楚了学校老师办公室的位置,是在教学楼对面那栋楼的三楼。

办公室里有四五个人,看起来都在忙碌着什么,有的在备课,有的在写文档。

“请问徐璐老师在这里吗?”

周彤清脆的声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都抬起头来。这时候,有一个看起来像是教务人员的四十多岁的短发胖女-人朝我们走了过来,语气不怎么友好问道:“你找她有什么事?”

“我是警察,想了解一点情况。”周彤面无表情的说。

胖女-人一听到是警察,态度明显的重视起来,说:“你等一下,我查查课表。”片刻之后她走回来说,“徐璐老师今天上午有排课,是最后两节,还有一个小时吧,这个时候她应该在办公室备课的,奇怪啊。”

正说着,有个打扮入时,长卷发,穿着韩式紧身套裙和黑丝\_袜的年轻女老师走了进来,胖女-人见到她马上扯着大嗓门问她:“冬晴,有没有看到徐璐老师?你们俩不是经常在一起的吗?”

那个时尚老师一边走路一边玩着手机,突然被胖女-人的大嗓门打断了一下有点懵,不过她马上回过神来回答道:“今早没见到她啊。”

“去哪了知道吗?警察正找她呢。”

“什么?她犯事了?”时尚老师音量变得很大。

“别瞎说。”胖女-人紧张望了我们一眼,差点就想捂住她嘴巴了。

“如果你们很急的话,打她的手机不是更直接。”时尚女老师满不在乎的说。

周彤正想说“我已经打过了没人接”,那个胖女-人已经自告奋勇的说:“没问题,我来打。”她自告奋勇的戴上老花眼镜,从抽屉里掏出一本教员电话簿,查找了一下就用固定电话拨打了起来。

嘟~~嘟~~嘟~~

但是拨打了好几次都没人接。

“接啊,怎么不接呢。”胖女-人焦急的说。

挂掉电话,她有点沮丧的对我们说:“她应该是忘带手机了,怎么打也不接。不过一会有课,她是会先来办公室的。”

“我们就在这里等她,她的课还有多久开始?”

“十点二十分开始,现在是九点三十五分,还有四十五分钟左右。”

就这样,我们在办公室百无聊赖的坐了一会。眼看着时间已经到了十点十五分,这下

“别瞎说。”胖女-人紧张望了我们一眼,差点就想捂住她嘴巴了。

“如果你们很急的话,打她的手机不是更直接。”时尚女老师满不在乎的说。

周彤正想说“我已经打过了没人接”,那个胖女-人已经自告奋勇的说:“没问题,我来打。”她自告奋勇的戴上老花眼镜,从抽屉里掏出一本教员电话簿,查找了一下就用固定电话拨打了起来。

嘟~~嘟~~嘟~~

但是拨打了好几次都没人接。

“接啊,怎么不接呢。”胖女-人焦急的说。

挂掉电话,她有点沮丧的对我们说:“她应该是忘带手机了,怎么打也不接。不过一会有课,她是会先来办公室的。”

“我们就在这里等她,她的课还有多久开始?”

“十点二十分开始,现在是九点三十五分,还有四十五分钟左右。”

就这样,我们在办公室百无聊赖的坐了一会。眼看着时间已经到了十点十五分,这下

我的心里不由得泛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也许是我犯罪悬疑片看多了吧。

这时候,楼梯那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我以为今天的主角徐璐就要登场了,然而出现的是教务处那个胖女-人。

“警察同志,呼呼,”一口气跑上五楼让她气喘吁吁,说完上半句,好不容易才接上来下半句,“我刚刚从保安那里打听到,徐璐老师今天没来学校,保安认得她那辆车。”

“她家住址你有吗?”

“有,有,在这里。”

没想到这胖女-人倒也醒目,知道我们要找徐璐,直接把她的地址也带了过来。

“京华园1号楼2单元305室”

从学校到徐璐的家大概是十五分钟的车程,没过多久,就看到一大片密集的老房子。周彤的车子缓缓开进了一条巷子里,眼前的这片小区便是徐璐的住处。

“这一带都是国营企业和机关的老宿舍,原住户大部分都搬走了,剩下的都是租客,我以前刚毕业的时候也在这边租过房子。”我介绍说。

周彤没接我的话,从刚才到现在她一直都是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许这就是她办案的风格。

在1号楼楼下我们看到一辆黄色的小绵羊,周彤看了一眼车牌,说:“这车牌号码是徐璐的,她在家。”

我皱了皱眉头,如果在家的话还不接电话,那可能就真的是有问题。

到了305室门前,周彤敲了好多下门,里面都静悄悄的,没人应。

“有人在吗?开门。”

周彤的喊声应该整栋楼都听见了,偏偏徐璐的房间一点反应都没有。虽然面向走廊的地方有一扇窗户,可是窗户锁上了,窗帘拉上了,周彤耳朵附在门上倾听,屋内安静的可怕,按理说徐璐应该在里面的。

“一定是出事了。”周彤的侧脸如同大理石一样冰冷,我也意识到肯定不对劲,心里七上八下的。

“你的力气怎么样?”周彤冷不防问我,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还可以吧。”我平时没有个案的时候也会去健健身什么的,大学时候也是班级足球

队的主力。

“那你和我一起,我们踹开这道门。这没有装铁门,这种老式的门锁,稍微使点力就可以踹开了。”

“这个,会不会太鲁莽了?”我没-干-过这种事,心里还是有点发毛。

“你做,还是不做?”关键时刻,周彤不由分说。

“做。”我也清楚这是当下最正确的选择。

“来,一、二、三”

“再来一次,一、二、三”

砰的一声,不堪重负的门果然被我们踹开了。

门一打开,我就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

一个只穿着内\_衣的女-人头朝门,脚朝里,倒在茶几旁边的地板上。她的下半身赤luo,双手被一条红丝绸反绑着。

红丝绸!红丝绸又出现了,我顿时想起了那个变态的凶手,他又回来了。他会不会就在附近,这种强烈的恐惧感不由得让我倒退了两步。

这时候,周彤也反应极其迅速的掏出手枪,搜索了一下出租屋内的其他地方,卧室、洗手间,甚至衣柜。

幸好,屋内并没有其他人。

她确定袭击者不在屋内之后,又回到女-人躺下的地方,探了一探她的鼻息,又摸了摸她的皮肤,回过头来对我说道:“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她,她是徐璐吗?”毕竟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杀人现场,丝毫无法表现得像周彤那样镇定自若。当我的警戒感解除之后,随之而来的是真真切切感受到死亡就在眼前的不安,我的脸色已经吓成成铁青色的了,说话也变得结巴了起来。

“是她。”周彤站起身,脸色阴沉的拿出手机来报警。

然而,这个时候,徐璐尸体旁边的一件物体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是一个黑色的铁盒子。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