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好险这个世界还有文学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好险这个世界还有文学

去年春末夏初,我们都为这个美丽的女孩心碎过——年仅26岁的台湾作家林奕含,在家中自缢身亡。而她身后,则留下了这部残酷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如今,这部作品迎来了简体版,终于要跟更多读者见面。


这是个令人心碎却无能为力的真实故事。痛苦的际遇是如此难以分享,好险这个世界还有文学......如果你也曾被生活触痛过,你或许也会想读读我们这一期读者们诚意满满的感受。

  

欢迎大家持续关注“评审团”,我们将不间断地为大家送上最新鲜的阅读体验。书评君期待,在这个新栏目下,向所有人提供关于阅读的优质评价,也同新的优秀“书评人”共同成长。

The Jury of Books

评审团


本期书目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作者:林奕含 

版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8年1月



林奕含(1991——2017),台湾作家。出生于台南,曾居台北。梦想是一面写小说,一面像大江健三郎所说的:从书呆子变成读书人,再从读书人变成知识分子。



评审员

001

郑秋晨(大学生)


“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这本书讲了一个女生房思琪从初一到高三被老师李国华诱奸的真实事件。老师一直在寻找不同的小女孩,性侵女孩。

      

 房思琪的记忆在初一的教师节就失去了。

  

  “这是老师爱你的方式,你懂吗?你不要生我的气,你是读过书的人,应该知道美丽是不属于它自己的。你那么美,但总也不可能属于全部的人,那只好属于我了。但是你能责备我的爱吗,”

        

而房思琪只能让自己去爱老师,因为你爱的人要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你爱的人可以插进你的身体,可以对你说情话,可以对你说:你现在是曹衣带水,那我就是吴带当风。美丽的话语下面掩盖的是丑恶的阴谋,是为了一次一次达到目的。

        

思琪对妈妈说:我们家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妈妈诧异地说,“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子吗?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有开学。”

         

在中国,我们谈性色变。正如柴静所说:在我们的性文化里,把生育当做性的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 ”。而让我们的孩子一次一次受到伤害。

      

书中的李国华说 “他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会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都觉得她自己错。罪恶感又会把他赶回到他身边。”强暴是社会性的,没有一次性暴力是施害者独立完成的。而施害者这样一次一次地利用这种社会给受害者的罪恶感去诱奸小女孩。

       

 在思琪精神奔溃后,伊纹对怡婷说,:我们无法假装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以强暴小女孩为乐,无法假装这个世界上只有马卡龙和手冲咖啡。你要替思琪上大学,念研究所,谈恋爱,结婚,生小孩,也许会被退学,也许会离婚,也许会死胎。但是思琪连那种最庸俗、呆钝、刻板的人生都没有办法经历。”我们总是以为性暴力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或者我们孩子身上。可是我们做不到假装,因为此时此刻就在发生。

       

 林奕含用生命在书写这本书,这个故事既残忍又真实。书里面的文字既美丽又让人痛苦,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看到这本书,与恶对抗,保护我们的儿童远离性侵害。


阅读评分:10分



评审员

002

军军赵

( 成为伍尔夫眼中的普通读者)


“ 

世界的背面


在过去的一年里,“性骚扰”、“性侵”成为新闻中的高频词汇。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从西海岸的好莱坞、硅谷到东海岸的媒体之都、国会山,性丑闻呈火山喷发般趋势在美国社会中蔓延爆发。

 

在中国,从台湾作家林奕含自杀到“北影阿廖沙”事件再到今年年初罗茜茜微博实名举报北航教授、长江学者陈小武,大众谈性色变。但这些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丑恶隐藏在阴影中,林奕含在生前最后的访谈中说道:“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让人们看到世界的背面。

 

林奕含的自杀让这部半自传体小说受到社会广泛且高度的关注,而阅读过程令所有人卡在虚构与非虚构之间。即使抛开对真实性的探究,这也是一部优秀且值得反复被阅读的小说:梦幻美好的书名、惊艳准确的文字、压抑残暴的情节以及深入现实的思考。林奕含用最优美的文字讲述了最残暴的故事,小说如同罪恶中开出的绮丽之花,让人望而却步却不禁深陷其中。

 

翻开书扉页写着的“改编自真人真事”却无法让人抛开房思琪就是林奕含的想法,林奕含用自己的生命书写发声。在书中,她将自己分裂成受害者——房思琪和她的灵魂双胞胎——刘怡婷以及长大后的“房思琪”——许伊纹,林奕含将女性一生中要面对的两大社会问题——性侵与家庭暴力展现在小说中,她在情绪的深渊中再次回望自身经历,面对血淋淋的自己,直面恶魔般的李国华。

 

本是“灵魂工程师”的李国华在教育与文学的伪装掩饰下成为一名“灵魂刽子手”。李国华和同事们在猫空小酌,狩猎者们分享自己的狩猎经验,在诗酒之间咀嚼着少女们的贞节与骨头,读来让人不寒而栗。李国华瞅准了房思琪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一是因为女孩儿的自尊心作祟,性太脏了,她们说不出口;另外是社会对这种事的看法会更多归因于女孩,书中郭晓琪在网络上曝光李国华性侵,引来潮水般回复的却是“第三者去死”“所以你拿了他多少钱”“当补习班老师真爽”等等,郭晓琪的父母还为此去找李国华向她妻子道歉,社会对女性的恶意,让受害者的声音被湮没。

 

房思琪在13岁停止了生长,林奕含的生命终结在26岁,而李国华们还在教书,太阳照常升起。林奕含在访谈中平静地说道:“可是在书写的时候,我很确定,不要说世界,台湾,这样的事情仍然会继续发生,现在,此刻,也正在发生”,每个女孩都有可能是房思琪,这冰山一角让我们看到了世界的背面,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希望阳光能够驱散世界背面的黑暗,让悲剧不再重演。


阅读评分:9分


评审员

003

高烨(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 

 

1.美的毁灭


四年前,在南京大学的教室里,勒·克莱齐奥向在座的学生们展示了一幅画:美丽的女人侧脸凝视着镜中的自己,双手按住膝上的骷髅头,镜前烛光摇曳,屋内黑暗游移。那天晚上从教室里走出来,月亮像是吸水膨胀了一样大得出奇,美丽的女人、骷髅、镜子、烛光,在我脑海中萦绕、盘旋,然后生产出一句诗:Beauty is close to death。尽管我造出了这个句子,但它仍然令我迷惑不解,当时我只是隐约感到美和死亡之间存在亲缘关系,直到我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读到“讲话的时候,思琪闲散地把太阳穴磕在镜子上,也并不望镜子研究自己的容貌,多么坦荡······也或者是她还不知道美的毁灭性”,我才找到那个句子的最好注解。


为什么美会造成这样的毁灭性,毁灭自身同时也会毁灭他人?美的事物令人愉悦,并钩起人的占有欲。与其说是美,不如说是美所钩起的占有欲招致毁灭。一方面,占有者意图通过占有行为让自己分享被占有者的属性,变美的最廉价方式就是拥有或占有美好的事物,女孩子的美丽不只是她的容貌和身段,她身上穿的漂亮衣服、颈项上戴的精美首饰,也会为她增色不少;另一方面,占有的目的是为了长期而稳定地享受被占有者带来的愉悦,人们看到园圃里盛放的鲜花,总忍不住将它折下,或别在发间,或插进花瓶,好让这易逝的美持续地取悦自己。然而,占有的行为毁灭它所意欲的对象,将其消解、同化,后者的生命内核被抽掉,而被占有者的意志注满。


小说涉及的三个人物——思琪、伊纹、怡婷——互成镜像或是同一个人的不同面相,伊纹和思琪是“一大一小的俄罗斯套娃”,怡婷和思琪是“精神上的双胞胎”。不同人物的命运相互参照:思琪美丽、聪颖,怡婷聪颖但不美丽,“思琪知道,一个搪瓷娃娃小女孩卖弄聪明,只会让容貌显得张牙舞爪。而怡婷知道,一个丑女孩耍聪明,别人只觉得疯癫。”思琪羡慕怡婷,人们能真正看到她的聪慧,而思琪内在的一切被她的长相遮蔽了,令怡婷悲愤的是,尽管自己知道很多,但永远无法知道貌美女子低眉敛首的心情。同样是受教于李国华,思琪被性侵,作文再也无人批阅,怡婷则正常地上着作文课,成了房思琪式的屠杀中幸存下来的那一个。


另一对命运相互参照的人物是伊纹和张太太的女儿,张太太的女儿其貌不扬,在婚姻里自己做主,伊纹是经张太太介绍嫁给一维的,婚后惨遭家庭暴力。思琪和伊纹都生得美,林奕含形容她们的脸像犊羊的脸,这隐喻暗示她们更可能成为别人的狩猎的对象,也更容易受到侵害。


李国华就曾别有用心地对伊纹说,“我是美的东西都一定要拥有的”。小说中的李国华是个十分自恋的人,听到女学生因为他自杀,内心竟升起了清平调,第一次性侵思琪时说的第一句话是“听怡婷说你们很喜欢我啊”;他有特权意识,漠视道德,常把自己想象成帝王,想象着龙袍、嫔妃和皇后;他对自己无限宽容,缺乏反省,把自己的过错归咎于受害者的美丽,从而将罪移植到受害者身上。他身为补习班教师,熟练操作着升学的机器,利用职务之便诱奸数名女学生。“邪恶是如此平庸,而平庸是如此容易。”这种恶平庸到作恶者对自己的恶行毫无意识。《理想国》中有一则古格斯戒指的故事,原本忠厚老实的牧羊人古格斯偶然得到一枚可以隐身的戒指,当他把戒指上的宝石朝手心方向转,别人就看不见他,有了这枚戒指,他就可以做他想做的事,而不用担心受罚,他隐身后勾引了王后,杀害国王,篡夺王位。这是格劳孔向苏格拉底发出的质疑:一个人一旦不受外在惩罚和约束,就会选择做他意欲做的而不是做他应该做的事情。人性之复杂、多变、经不住考验,也许是房思琪所未料及的。


与李国华的自恋和无道德对应的是房思琪的自欺和罪恶感。自欺其实是掩盖、忽视或粉饰自己所不愿接受的事实,以抵御痛苦的侵袭。思琪被老师强暴后,感到非常痛苦,她企图改变对这一事实看法来缓解自己的痛苦:“不只是他戳破我的童年,我也可以戳破自己的童年。不只是他要,我也可以要。如果我先把自己丢弃了,那他就不能再丢弃一次。”在日记中她写道,“想了这几天,我想出唯一的解决之道了,我不能只喜欢老师,我要爱上他。你爱的人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思想是一种多么伟大的东西!我是从前的我的赝品。我要爱老师,否则我太痛苦了。”她的内心充满了罪责,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不道德的人,她是受害者,却要为自己的受害负疚、道歉,罪恶感像牧羊犬一样驱逐她,她嗔怪李国华“以为自己有能力使一个循规蹈矩的人变成悖德的人,是很邪恶的一种自信。”她从此有了不可言说的秘密,这秘密在她和世界之间划了一道口子,将她和其他人隔开。后来,她渐渐让自己相信李国华是真的爱她,因为这份“爱”,她顺从了、认命了,原来觉得污秽的东西也被这爱镀上了一层金边。


李国华曾对思琪说,“你是读过书的人,应该知道美丽是不属于它自己的。你那么美,但总也不可能属于全部的人,那只好属于我了。”通过占有美丽的思琪们的身体,李国华似乎要证明他空洞、贫乏的生命曾丰饶、美丽过。对思琪而言,她和李国华的这段关系根本上是不平等的,她感到多重胁迫,不得不违背自己的意愿,屈从李国华的意志,在这一过程中,她的自尊瓦解了,自我亦消融了,成了以前的自己的“赝品”,最后因“不听话”而被李国华性虐待致疯。

 

2.世界的背面


“世界的背面”一词在小说中出现多次。伊纹打电话给思琪,告诉她自己流产的事,思琪也向伊纹哭诉她对世界的失望,对小说赏善罚恶的好结局和大团圆的抒情传统的抵触,她希望人们承认有一些痛苦是毁灭性的、不能和解的,“正面思考是多么媚俗!”尽管如此,她还是宁愿成为一个媚俗的人,宁愿保持某种程度的无知,不愿察观“世界的背面”。思琪疯了之后,伊纹对怡婷说,你可以“假装从没有小女孩被强暴”,“假装世界上没有精神上的癌”,“但是你也可以选择经历思琪曾经感受过的痛苦”,甚至可以写一本愤怒的书,让读者们不用接触就能看到“世界的背面”。


世界的背面是什么?翻开我们从小到大的课本,其中的内容都是近乎一色的真、善、美,世界的背面——假、恶、丑——被屏蔽了。真、善、美在我们的认知活动中出现的步调如此一致、频次如此之高,以至于我们很轻易地在这三者之间划上等号,并将它们覆盖我们所认知的世界。在我们大多数人看来,真、善、美是统一的,甚至是同一的。如果我们画三个圆分别代表真、善、美,在这种简化的图式中,这三个圆是重叠的。然而,事实也许是,这三个圆只有很小很小部分相交叠,它们各自有很大一部分袒露着:真的不一定是善且美的,善的不一定是真且美的,当然,美的也不一定是真且善的。


世界的正面是经过言语(或思想意识)雕琢和净化了的真实世界,那里有理想国和乌托邦,小说中的思琪和现实中的林奕含都曾努力活在世界的正面,直到一股歪斜又强劲的外力把她们拖拽到世界的背面,但她们对世界的正面总有些念念不忘,害着剪不断的乡愁。林奕含生前在采访中提到李国华和胡兰成畸形的思想体系,这些思想体系本来很多的裂缝,但他们用言语去弥补,最后变得无所不包又坚不可摧。而思琪和林奕含的思想体系是周正的,也是封闭的、脆弱的,她们抵斥与自己思想体系不相协调的事物,因而她们很难接受崇尚美、追求美的文人会做出恶的事,也不能接受被侵害的自我。李国华和胡兰成没有被罪恶感淹没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们思想体系的开放性,他们知道自己过去的行为无法改变,但可以改变的是对自己行为的认知,通过自我辩解很轻松地让自己心安理得了。但是身为女性的思琪和林奕含更多地专注于自身的体验和感受,这些体验和感受有强化了原有认知的倾向。我无意分析这两种思想体系的好坏,我只是想指出,她们的思想体系可能像温室一样积压了这些痛苦。思琪和林奕含受到的伤害和感到的痛苦是实实在在的,另外,社会、文化等因素都对施害者有利,受害者只能沉默、忍耐,将痛苦封锁。


再进一步延伸,李国华和胡兰成的思想体系是否代表了一种较为普遍的男性处世之道?与此相应而房思琪和林奕含的思想体系是否代表了较为普遍的女性世界观?当然,作这样的延伸是很危险的,我仅谈谈自己粗浅的看法。人类历史上,男性长期以来作为社会规则的制定者,也同时扮演着另一角色——社会规则的破坏者。他们似乎能游离于规则之外,很清楚地瞥见规则的缝隙,熟稔地利用它们。而女性从一开始就比男性受到更多地“驯化”,也更频繁地与社会规则捆绑,女性因而变得愈来愈“文明”,相比而言,男性就显得有点“野蛮”了。歌德说“永恒之女性,引领我们上升”,为什么是女性而不是男性呢?女性已升腾到半空中,而男性还在地面上匍匐。艺术作品中充斥着经过修饰和美化的女性形象,生活中女性也比男性更注重修饰、美化,女性被裹在一个半透明的、被提炼过的世界中,而男性所看到的世界是透明的、未经雕琢的。当看到一坨粪便,男人可能觉得没什么,但这不雅的东西会令女人感到不适。

 

3.不雅的书写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讲的是一个悲剧故事,林奕含用很细的工笔刻画,让读者从中感受到一种审美上的痛快。小说中有很多精美的譬喻,语言文字的美似乎就在于那种婉转、迂回,直白生硬的文字往往缺乏美感,需运用各种修辞术对之润饰,润饰后的文字能激发阅读者的想象和联想,就好比一个个漩涡,拽着读者在其中心内容周围绕上几圈再不经意地掉进去。而直白的文字很难激发读者这样的感受和思维活动。


因此,当我读到“整个高雄港就像是用熨斗来回烫一件蓝衣衫的样子”,“被时间熬煮透了”,“字句如鱼沉,修辞如雁落”,“寒鸟啼霜,路树哭叶”,“忧郁是镜子,愤怒是窗”,“爱情是喻衣,死亡是喻体”,我被作者清透、雅致的文字所编织的美感笼罩,体会到她所说的那种“痛快”。但同时,这些雅致的文字中也穿插着一些不那么雅致的措辞,比如屎尿、排泄、便秘。小说开头就提到,怡婷和家人聚餐的时候看到躺在白瓷大碗里的海参,觉得像“一条屎在阿娜擦得发光的马桶底”,后记部分的最后一句是“自尊?自尊是什么?自尊不过是护理师把围帘拉起来,便盆塞到底下,我可以准确无误地拉在里面。”在小说中间部分,伊纹给思琪和怡婷讲排泄在马尔克斯作品中的象征意义,“屎在马尔克斯的作品里,常常可以象征生活中每天都要面对的荒芜感,也就是说,排泄排遗让角色从生活的荒芜见识到生命的荒芜。”


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第六章“伟大的进军”中以斯大林之子为粪便而死开头,在讨论了斯大林的儿子为粪便而死的意义之后,昆德拉接着说,“我”翻阅《旧约圣经》,想象上帝的样子,想到如果上帝有嘴巴,他就得吃东西,如果他吃东西,他就得有肠子,关于上帝有肠子的想法让“我”觉得是在亵渎神明,而这些散布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的不那么雅致的措辞就像上帝的肠子。屎尿在这部小说中的象征意义,也许像马尔克斯小说那样,旨在揭示生命的荒芜和无意义,但在我看来,这可能是作者有意识地向那个透明的、未经雕琢的世界瞥上几眼,有点赌气似的撕开譬喻的衣服,露出里面的败絮。

 

阅读评分:8.6分



评审员

004


于渚

(愿读无用之书,钟无用之情,终成一无用之人。)


“ 


翻开这本书,走进乐园、失乐园,再到复乐园,就像一步步走进了一个浓得化不开的黑夜。尽管很早之前就知道了大致的内容,却没有料想到这个故事是这样复杂又沉重。

    

文中思琪和怡婷的出场是轻快的。在纯白的乐园中,她们用生僻的词句、深奥的书本,装成小大人的模样。看着婚礼上的伊纹姐姐,就像是对未来幸福生活的预演,好像两个小女孩就这样顺顺利利地长大了,好像所有的伤害都不曾存在。


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直到思琪哭了:“怡婷,如果我告诉你,我跟李老师在一起,你会生气吗?”小心翼翼的问句,就像一阵风吹过。你不愿相信平如镜的湖面一下子就可以碎成那个样子,所有的倒影都残破不堪。直到思琪疯了,才知道故事必须重新讲过。


我看到了思琪的无助和努力,看见她一次又一次剖析自己催眠自己只是为了活下去。她不断地思考,不断地叩问,却像一只纤弱的飞蛾撞在了网中,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出。那个所谓“状如愁胡”的国文老师用她所爱的文学欺骗她、绞杀她,自我陶醉于所谓的恋爱的谎言之中。文中不断出现的“温良恭俭让”刺痛了我的双眼,李国华口中的话语越是美丽,其伪装下的内心越是丑恶到无以复加。然而这样一个罪行累累的人,帮凶却是整个社会。


为什么老师可以利用职权对学生为所欲为?为什么一个女生受到了侵犯,整个世界都觉得是她的错?以至于为了逃避这种“错”,受害者要逼自己爱上施暴人,抓住这根的稻草才能不被沉没。房思琪是一个缩影,光是被李国华诱奸过的女孩又岂止她一个,而这些女孩居然无一例外地被“罪恶感”赶回了恶心的“老师”身边。这是怎样的悲哀啊!精神崩溃的思琪们和堕落恍惚的晓奇们,没有一个能够找到出路,她们被永远留在了黑暗之中,光明和正义,不幸缺席。


作者把生的力量留在了这本书中,血泪斑斑的故事中还涉及了对家暴、婚姻等多个问题的探讨。在故事的末尾,作者借伊纹的口呢喃着:“你想想,能看到你的书的人是多么幸运,他们不用接触,就可以看到世界的背面。”


阅读评分:10分



评审员

005

白开水(喜欢读书,希望读到更多更好的书来充实自己的人生。)


“ 

不能说的秘密

——愿世上的女孩都能平安健康的长大

1

在未读到《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这本书之前,先听到的是作者林奕含不幸离世的消息,先看到的是她生前最后的采访视频,视频里林奕含美丽大方,温柔娴静,出口成章,口吐莲花,一看就知道是个受过良好教育、文学造诣很深的女孩子。如此美好的女孩子,却经受了少女成长路上最残酷、最耻辱的遭遇,从13岁到18岁,被熟悉的老师性侵长达五年而未被发现,身心俱创,以至于罹患忧郁症,无法再继续自己的人生,选择在26岁人生最美好的年纪戛然而止。林奕含的香消玉殒,正应了鲁迅先生说的那句话: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还未读书,看到林奕含的人生故事,便觉得内心堵得慌,而经历这一切的林奕含,把这发生的悲惨的故事用文字还原出来,把自己的伤口再次撕裂给人看,过程有多痛苦,可想而知。做错事的是别人,而受惩罚的确是无辜的受害之人,不仅内心倍受煎熬,精神上抑郁沉重,再加上外界的不解、横加指责,再想起加害之人依然逍遥法外,悠哉游哉的活着,还可能再去加害别的女孩,林奕含和其家人估计想持刀杀人的心情都有吧。

2

在这个世上,女孩、少女是最美好的事物代表,她们美好、纯洁、懵懂,如天使般让人喜爱,挪不开眼睛,于是那些内心龌龊之人将罪恶肮脏的黑手伸向了她们,她们毫无抵抗能力,只能任人宰割。对那些罪恶的禽兽不如的来说,他们满足了自己的心理猎奇,满足了自己的下半身需要,可是对这些女孩子呢,她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便经历了如集中营般的摧残,人生便好像永远停在耻辱之中,致使停滞不前。《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写到:童年遭遇这种经历,致使一个人不再长大,一个人被自己的人生留在原地,一个人是自己的赝品,而身在地狱,却能看到希望,那希望就是死亡。


为什么做错事的不是这些女孩和少女,而最终承受后果的确实是她们,她们有什么错?错的是罪犯和这个世界。从《素媛》、《熔炉》到《嘉年华》,从林奕含的悲剧到三色幼儿园的轩然大波,幼女被性侵事件越来越提上日程,被世人重视起来,然而这些还远远不够。

 

即使到了现在这个时代,中国在家庭教育上依然是谈性色变,性教育缺失。在生物课上,关于性教育这一部分,老师都是让学生自己看。在书中林奕含写到,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麽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妈妈诧异地看著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房思琪也曾想和父母求助,试探地提起“听说学校有个同学跟老师在一起”,却只换来一句:“这么小年纪就这么骚”。父母的态度,让房思琪彻底沉默了,她将一切痛苦收在心底,反复折磨自己、成了2000个无法入睡的夜晚,房思琪最后渴望的是灵魂脱离肉体,这样她就能睡个好觉了。最终她发疯住进精神病院,大小便都无法自理,对着香蕉说谢谢,吃水果吃得汁液都从嘴角流下。

3

房思琪在13岁到18岁这几年里,无人倾诉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日日舔舐自己的伤口,在房间里在半夜时分哭泣。她本想和自己的青梅竹马最好得到朋友,刘怡婷倾诉,但是她自己的教养、矜持和羞涩让其无法说出事实真相,只能打擦边球,结果刚说出“……我和李老师在一起……”,因为没提强暴,刘怡婷误以为思琪介入别人家庭,报之以“你好恶心”,从此思琪连这个最好的朋友都失去了,形同陌路;想告诉亦师亦友的伊纹这件事,但因为伊纹遭受家暴生活也不幸福,因此迟迟没有开口;父母更无法开口了,所以最后思琪疯掉之后,怡婷和伊纹是通过思琪的日记本才知道她这五年是如何痛苦地度过的,幸好有日记,不然连最关心的两人对思琪的遭遇都无从知晓。


可能很多人都对思琪的不说感到诧异,道之有什么不能说的。我想说不经历类似的事情不足以感同身受。想起自己读高中的时候,那时候差不多15岁吧,坐公共汽车回家,当时车上还有一个同级不同班的女孩,其余人都不认识。坐车的时候旁边坐了看起来有点猥琐得到男人,因为车上都坐满了人,加上自己也比较累,就没有换座位。结果后来坐着坐着不小心睡着了,等到睁开眼醒来的时候,已快到站了,旁边的男人已不知去向。急忙叫司机师傅停车下车,下了车之后听到车上的人都在笑,声音还很大的。开始还不是很在意,后来越来越疑惑:他们在笑什么,出了什么事情?笑我吗?我被怎么样了?是被旁边那个猥琐的男人怎么了吗?


后来回到学校,整天除了学校,脑子里都在想着这件事,但是车里的人都不认识,唯一认识的女孩还不太熟悉,她也是提前下车,也不敢向她求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后来又怀疑她是不是把车上发生的事情已经在学校传播开了?是不是大家都知道我在车上被怎么样的事情了?如果学校里的人不知道的话,我感觉自己还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但一旦学校里有人知晓,这种事情就是一传十十传百了,到时候以讹传讹,事态就更不可控制了。那时的我天真脆弱,敏感自尊,内向矜持,最重要的是无知和懦弱,在十几年后的自己看来,当时可采取的方法很多,比如直接去找那个女孩问清楚,或是让父母找到当天那个司机去打听一下,事情就豁然开朗了。可是那个时候的自己,什么都不敢做,也不敢向别人说起,闷在自己的心里闷成了一个疙瘩,觉得自己的人生永远沾上了污点,变得自卑、敏感,惶惶不可终日,晚上也睡不好。如惊弓之鸟般,听到别人的议论和指指点点,就觉得是说自己,看到学校宣传栏提到性侵、强暴字眼,就远远地避开,甚至和好朋友经过时,她们说起这些事,都感觉再说自己。


我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何是那个样子,其实找自己最好的朋友问一下知不知道自己的事情就一切清楚了,自己就不用战战兢兢的活着,可我连这些也不敢问,连房思琪的勇气也没有。最可笑的是,由于这些莫须有的猜测,时间久了,我几乎都把它事实化了,感觉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了,开始是怀疑,存有侥幸心理,后来越来越觉得是真的。就像房思琪开始觉得这件事很糟糕,在与自己不断对话的过程中,让自己去爱上李国华,这样自己就活得不至于那么痛苦。我感觉当时的自己也是如此,与其怀疑侥幸,还不如就当真实发生过了自己心理踏实,不然老是悬着,不过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根本毫不清楚,反正就是不好的事情。加上自己的无知, 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怀孕了,每年一次的体检让我惊恐不已。后来回想起来,在坐车事件发生半个月后,我就来例假了,说什么怀孕?生理知识的缺失生生折磨了我大半年,到后来体检结束之后我才放下心来。再后来想着反正没怀孕,这估计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反正已经高三了,我只要对周围的一切视而不见,好好读书,考上好大学,离开这里,一切就结束了,从此心无旁骛,努力学习,高考时也考了不错的分数,考上了一所985高校。上了大学之后,因为离开原来的环境,就慢慢淡忘了这件事,慢慢地正常生活和学习起来。


虽然现在我已记不太清楚当时这种状况持续了多长时间,不过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差不多有了,在如此长的时间里,我被一件根本不知道到底发没发生的事情折磨了长达数月,心理上萎靡不振,自卑的抬不起头来,整日畏畏缩缩,避开人走路,学习成绩大幅度下滑。现在想来真是可笑,可是那时的自己完全是无计可施,只能选择逃避和忍耐,但凡告诉家长、老师或年长一些的朋友,事情可能都不是这个样子。现在回想起来,一切可能只是我的臆想和胡乱猜测,从后来朋友们的反应来看,什么事情都没有。只是当时的我身在局里,当局者迷,看不透罢了。


虽然最终我的人生没有被这件事情影响太深,但还是影响了,对自己的自信心,以及恋爱之路,都影响比较大。因为到现在为止,这件事情除了我,我的家人和朋友依然是不知晓,我也打算让其成为秘密,随风而逝吧。


4


我这点经历肯可能和房思琪的放在一起,是小巫见大巫,但这种事情对我造成的伤害感觉已经是我人生当中最痛苦的经历和阶段了,感觉自己都快坚持不下去了,活着什么意思都没有。房思琪心中的痛苦可以想象,要痛上千倍万倍,绝非年幼的女孩子可以承担,还好她还有文学,可以在文学的世界里寻到少许的慰藉,可以为自己疗疗伤,但是依然是杯水车薪,最后只能是走向疯狂,忘记所有的痛苦的过往,唯有这样,才能继续活下去,忽然想起要是世上真有失忆该有多好,可以忘记过去,重新开始。


现在看来,性教育不容缺失,周围人的看法必须改变,不然类似不幸的事情还会再发生,加害者还是会有恃无恐。要让孩子从小知道,发生性侵强暴类似的事情,不是受害者的错,是加害者的错,不要逃避忍受,要大胆的说出来,要有警惕心,要学会拒绝,要保护好自己。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生命更重要,什么“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已经是过去的老黄历了,可以不予理会,生命才重要。在周围人发生了类似的事情,要见义勇为,要宽容对待受害者,不要和别人一起指指点点。


性教育和对性侵者的指正和惩处的道路,艰辛而漫长,但是依然要坚决走下去,需要更多人的重视和加入,为了每个孩子都能健康平安的长大,不仅是女孩子,还有男孩子。韩国可以因为《素媛》、《熔炉》而修订法律,我们国家同样要加大对诱奸、性侵者的惩罚,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因为性侵诱奸很多时候毁掉的是一个生命,同杀人放火也没有质的区别了。     


阅读评分:9分                                                                              


终审意见

综合几位评审员的打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得分为——9.3分(满分10分),几乎是我们评审员们给出的最高分。综合来看,分数不低的同时,每位读者都有喜欢这本书的理由。在读此书前,每一位读者都出于各式各样的原因对书里的故事充满了心痛与惋惜,而读罢此书,由于视角和关注点的不同,他们又从中获得了角度不同的思考。从文学角度而言,对情感铺陈的沉浸、对情节推动的满意、对笔调想象的盛赞……都令读者们在思考之外感受到了文学的力量。


你们如何看待这本书呢?觉得评审团的意见如何?欢迎在留言区留下你的鼓励与批评!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