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758章-守护了她什么?

第1758章-守护了她什么?

现在轻歌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突破三阶大灵师。

而且,她才突破二阶大灵师,实力尚未巩固。

轻歌自然清楚,她一旦离开紫菱苑,柳烟儿等人必然遭到灭顶打击,可她也清楚,如此,是万不得已的最下策。

柳烟儿信任她,说到底,两人之间也不过是一碗酒的交情,切磋之后,好似就成了生死之交。

真是个傻子。

轻歌抿紧了唇瓣,犹如老僧入定般盘腿而坐,一动不动。

她现在在稳固二阶大灵师的灵气,而且,诸神天域的灵气特别精纯,丹火能够接受诸神天域的灵气,可身体各个部位,譬如筋脉脏腑,就难以适应。

故此,有许多低等位面的修炼者来到诸神天域后,没有做到循环渐进,因为过于着急修炼,反而脏腑破裂,筋脉断开,血液逆流,落得个七窍流血的下场。

在轻歌修炼之时,四星大陆,北月王朝。

墨家。

墨邪终日无所事事,修炼之事全都忘在脑后,他时常坐在墨府后山,躺在草地之上,落叶偶尔拂过脸颊,他双手枕着后脑勺,一双狭长星眸仰望着日夜的变幻。

对此,苏雅和墨云天也不好说什么,墨邪的一颗心,早已丢在夜轻歌那里了,而今夜轻歌去了诸神天域,他怎能独自一人在四星大陆睡得安稳?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墨府大门被推开,萧如风提着两壶酒走至后山,看见躺在小山坡上的墨邪,皱皱眉,摇摇头,满眼的无奈。

“已经有门路了?”萧如风问。

墨邪双眼之中终于有了一丝神采,他坐起身子来,解下腰上的酒葫芦,仰头喝了一口,“知我者,莫若如风也。”

萧如风无奈至极,“几年前我们三还在夜府喝酒,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我知你,但我不懂你,你知道诸神天域是什么地方吗?生杀予夺,妖魔鬼怪全都有,与其拿命去赌,倒不如留在北月王朝,坐镇一方,也逍遥自在似神仙。你看我,已经是萧家家主了,地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已经去往诸神天域的四国王与我情同手足,这件事我吹了整整三年,现在还没有收手的打算。可我乐得自在。拼什么?赌什么?”

墨邪专心饮酒,不言。

他曾与萧如风是同道中人,二人对于权力地位金钱美人没有那么重的心思,故此,他们十几年的感情从未变过。

萧如风顿了顿,道:“我也知道,每个人的追求不同,有人自在安逸赛过活神仙,有人抛头颅洒热血生死一线,都很快活,很享受,我只是希望,你不要那么累。你去落花城是为了夜轻歌,你想着为她好,去守护她,可你真正守护了她什么?”

墨邪喝酒的动作完全凝固住,时间和画面仿佛都已定格,唯有那幽风掀起一地枯黄的落叶。

守护了她什么?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墨邪竟回答不上来。

仔细算起,好似也没守护什么。

墨邪嘴角溢出苦涩的笑,眼眸里泛着晶莹的光,那酸痛之感犹如猛鬼一口咬断他的脖颈,浓浓的窒息溢满胸腔,呼吸是如此的困难。

泛黄的酒葫芦壶嘴倾斜,浓烈之味扑鼻而来,酒水喷洒了他一脸。

墨邪微微张着嘴,如鲠在喉,欲言又止。

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犹如万千蝼蚁啃噬他的四肢百骸,以及心脏。

萧如风顿了顿,直言不讳的道:“你美名其曰为她踏入落花城,可你不知,你这样做对她来说有多大的心理负担,你若在落花城出了事,她会有多么的愧疚,看吧,其实你进落花城,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针对轻歌的局,不过是请君入瓮罢了,你还乐此不疲,结果可想而知,轻歌为了你,耗费了十粒真元,为了你,踏入炼丹府受人侮辱,在那样艰难的环境下,几个月就成为了耀眼的炼丹师,她救活了你,可她上了龙凤山。”

萧如风的每一个字,犹如锋锐的利刃,贯穿墨邪的身体,眨眼间,墨邪一颗摇摇欲坠的心,已经千疮百孔。

墨邪苦笑着。

他不如姬月,能让夜轻歌深爱。

他也不是东陵鳕,能用命去让轻歌死而复生。

他把头低了下来。

“墨兄,我说这么多话,不是为了埋汰你,而是想让你知道,你若决定要去诸神天域,就不要打着夜轻歌的名号,你该知道,想要去往诸神天域的人,都是为了寻找修炼的真谛,想看看卧虎藏龙的世界,有什么不一样。你若要去,便为了武学和修炼而去,路上,不要提及夜轻歌,因为夜轻歌不需要任何人的守护,她自己就是奇迹,哪怕生死徘徊,她也能一夫当关化险为夷,扭转乾坤柳暗花明。你不需要去守护,你只要成为她的战友即可。”萧如风双眼认真的道。

夜轻歌本是一个潇洒恣意爱憎分明的人,却因为感情的包袱,压得她完全喘不过气来。

萧如风算是最早接触轻歌的一批人,他当然清楚夜轻歌的极端偏执,别人对她一分好,她必百倍还之。

他只希望,夜轻歌可以为自己而活,为修炼而战,而不是那些感情负担。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如风,你也有这么能耐的时候了?”墨邪释怀了,仰头喝酒,笑道。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旦决定好,不要打着夜轻歌的旗号,而是为了修炼,为了自己。”萧如风淡漠的道。

他就是个庸俗的人,修炼之事已经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也算是个守财奴,天天算着账本,有花有酒有大宅子,偶尔对着镜子也会惊呼,此人如此之俊,难得几回有。他还想等一个姑娘,随缘而来的姑娘,美人也罢,庸人也行,只要看对眼,偶尔争吵,也甚是温馨。

看吧,他就是这样的人。

不像夜轻歌,拿命去修炼,三年时间从废柴成为大灵师,统治疆土广袤的四星大陆。

他也不是墨邪,心里头有个人比命还重要。

他更不是北凰,要江山不要美人,夜夜笙歌试图麻痹自己。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