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759章-轮回大境,八十一劫

第1759章-轮回大境,八十一劫

他萧如风就是一个贪图安逸的人。

偶尔也会热血,但收拾起行囊看着前路茫茫又退缩了。

人各有志。

看吧,三年前,他最开始接触夜轻歌,但能陪夜轻歌走到最后的绝不是他。

他不会拿命去守护夜轻歌,但夜轻歌在他心里是不可替代的存在,那个像神一样的女人,就是信仰。

也不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只能说志趣没那么相融罢了。

若要长久的情谊,俩人必须长时间站在同一高度,一高一低,始终是要分道扬镳的。

“你想好了?”萧如风继而问道。

墨邪点头,“我这样的实力,在诸神天域不值一提,盲目过去只会让轻歌担忧,我想一个人去闯闯,听说,实力至高无上的人,会看到一种花儿的盛放,我也想看看,那是怎样的奇景。轻歌是大灵师,她已经不需要我了,但,我不愿留在四星大陆,我的梦在诸神天域”

闻言,萧如风非常的赞同,“这样才是我们认识的老邪,若是要去,就孑然一身的去,纵使结局是死也不要怨怪任何人,自己选择的路,在选择时就该想到前路艰辛。”他怕前路艰辛,所以他不走这条路。

萧如风郑重地拍了拍墨邪的肩膀,“墨兄,我们之间的实力日渐悬殊,放在四星大陆我也就这样,更别提去诸神天域了,我不能陪你征战下去,但精神上我是鼓励你的,若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会为你找北月帝国土地最贵的一块坟墓,咱就算成了鬼魂,也不该输给别的小鬼是不?”

墨邪无力的笑着。

萧如风拱手抱拳,“墨兄,山高水远,来日再见。”

话落,萧如风走了出去。

小山坡上只剩下墨邪一个人,还有浓烈的酒水味在潮湿的空气漂浮。

墨邪躺在山坡,仰头喝酒,因是躺着的,被酒水呛的剧烈咳嗽。

他就这么躺到了傍晚,直到一抹绿焰的出现。

一道颀长的身影从幽暗绿焰之中走出,是许久未见的熙子言!

熙子言居高临下俯瞰着墨邪,“轮回大境,八十一劫难,劫劫魂飞魄散,你确定?”

“容我跟双亲告个别,来日也不知何时能相见,甚至不知以后能不能回来为他们养老送终了。”墨邪站起身子,夕阳西下,暗红余晖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无比的落寞。

熙子言复杂的望着墨邪。

他本以为墨邪会犹豫,会考虑,对于各个位面修炼者来说闻风丧胆的轮回大境,在墨邪这里却是如此的轻描淡写,仅仅只需跟双亲告个别罢了。

低等位面想要进入高等位面,除了要达到所需的阶级段位之外,还有一条捷径可以走,那就是轮回大境。

轮回大境便是人间地狱,境内有九九八十一道劫,每一劫都要遭受苦痛,一旦走进轮回大境,就没有回头路可言,要么闯过轮回大境八十一劫,要么死在境内尸骨无存,血洒轮回路。

数千年前还有些修炼者敢闯轮回大境,但万年来,闯过轮回八十一劫的只有一人,其他人,全都身死境内!

久而久之,再也没人进轮回大境了。

“可惜,天启洞进去了也没用。”熙子言道。

想进诸神天域,只有两条路,过九界阵,烫星辰烙印,要么闯轮回大境,受皮肉之苦,否则就算去到了诸神天域,也会被诸神天域排斥,招来九界守护者。

须知,私闯上等位面者,罪不可恕。

死罪一条,绝不从轻。

“墨公子,你再考虑考虑,万年来,只有一人闯过轮回大境,稍有不慎粉身碎骨,轻歌若是得知,必然伤心。”熙子言劝慰道。

他必须得让墨邪知道,低等位面者,没有那个意志力,能独闯轮回大境。

墨邪走下小山坡,停下脚步,回头看向熙子言,眸光一闪,轻笑了笑,道:“那便不要让她知道,若是死了,就说我不小心摔进茅厕被熏死了。”

墨邪洒脱地摆了摆手,走进墨府内。

他是一个自私的人,不会陪伴双亲。

他的梦在远方,注定停不下来。

墨府大厅,墨云天一家三口都在,墨云天夫妻坐着主位,墨邪跪在双亲面前,却不耷拉着脑袋,反而神采奕奕,精神焕发。

墨云天二人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的墨邪了,可看到墨邪的笑,他们反而高兴不起来。

他们隐隐约约,似乎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苏雅心疼的看着墨邪,她红着眼看向别处,哽咽的道:“邪儿,那东陵国的将军小姐不错,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十岁便上过战场,英姿飒爽,脸也长得美,就是手不够普通闺秀的白嫩,有些粗糙,还有些老茧,那姑娘似乎很中意你,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该给老墨家来个孙子了。”

苏雅太了解墨邪了,正因为不舍,才顾左右而言他。

“爹,娘,孩儿不孝。”墨邪双手撑地,额头重重磕在地上,转瞬便青紫了起来。

苏雅若有所思,“你们郎才女貌,日后生出来的小孩儿,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至少不会比无痕和妖儿的孩子差,可岁数就比他们小了,让他们占尽先机,转念一想,那也可以,小年纪的鲜嫩。”

墨邪看着始终不愿接受事实的苏雅,心口发疼。

“孩儿想去诸神天域。”墨邪又一脑袋狠狠撞在地上,眼睛都撞的有些花了。

苏雅愣了愣,而后继续道:“若是可以,年底就把婚事成了吧,墨家就这么一个儿子,要办,就得办个风风光光,我去选个黄辰吉日。”

苏雅眼睛瞪的发红,硬是不让泪水流出,她咬紧了下嘴唇摇摇晃晃想要走出去,墨邪一言不发,却是疯狂的磕头,直到头破血流,鲜血染红地面,每一下,都犹如雷声一般轰隆。

墨云天坐在椅上巍然不动,眼神深沉。

苏雅听见那磕头声,回头半跪在墨邪面前,紧紧抱着墨邪,隐忍许久的眼泪源源不断的流出,泪流满面,声音愈发哽咽,“娘孙子都没抱一个呢,那姑娘也不错的,跟轻歌很像很像的,你去看看好不好,跟轻歌真的像,不论是哪方面,都跟轻歌像。”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