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760章-找死第一人

第1760章-找死第一人

“再像,也不是她。”墨邪道,“孩儿并未为了轻歌,而是想去闯荡天涯。”

苏雅一改雍容,嚎啕大哭,“三年前你说你要去落花城,即便再不舍,娘拦过你吗?至少一年半载能见个面,也能知道你的安危,就算死了,也有娘为你收尸,你若是死在诸神天域,谁给你收尸?就算是死,你的尸体也要进墨家坟。”

苏雅眼眶里布满血丝,泪流不止,她紧攥着墨邪的双肩,沙哑的喊着:“邪儿,你随为娘去看一眼好不好,东陵将军家的女儿,和轻歌一样的气质,眉眼也有几分相似,娘找了四大国,才找出这么一个人来。”

苏雅浑身都在颤抖。

于苏雅等人来说,墨邪实力还没达到大灵师,去诸神天域无非是死路一条。

甚至,连收尸都是不可能的事。

苏雅双眼通红,泪水模糊了眼前的视线。

墨邪闭上眼,伸出双手抱住苏雅,凑在苏雅耳边,轻声道:“孩儿是个不孝子。”

他于夜轻歌的那份心,路人皆知。

啪——

苏雅一巴掌甩在墨邪脸颊,顿时,深红的掌印出现,墨邪脸甩至一旁,束发的玉冠震碎,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苏雅咬牙切齿,声音仿佛是从牙缝里迸出来,“墨邪,清醒一点,你的实力天赋去了诸神天域,也不过是蝼蚁一只,你若想保护夜轻歌,可你有那个能力吗?难道落花城的事还要再出现一遍吗,你还想看到夜轻歌为了你耗费十粒真元吗?不,她已经没有真元了,下一次,可能耗费的是生命。”

墨邪耷拉着脑袋,眼皮微微垂着,没人看懂他的眼神。

十粒真元的事,一直是他的心头刺。

他决不允许这样的事再度出现。

那样,不如直接要了他的命。

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疼,唇齿间皆是血腥的味道,墨邪轻蹙眉,这一掌,可见苏雅用足了力道。

在他的记忆深处,这是苏雅第二次打他。

第一次在什么时候呢。

哦,记起来了。

在他八岁那年,苏雅带他去皇宫,他偷溜进国库,把喜爱的东海宝珠偷出来。

他有很高的技巧。

难以想象,才八岁的他,在诸多护卫之下,能在北月国库里进出自如。

宝珠被盗之事惊动全城,苏雅得知后,质问过她,墨邪点头承认宝珠是自己所盗,苏雅气急败坏,顺手抄起一根铁棍,打的他皮开肉绽,脊背上一片血肉模糊,那样的疼,墨邪到现在为止还记忆犹新。

苏雅让他十步一叩首,捧着东海宝珠去往皇宫,跟北月皇磕头认错。

流了一地的血。

北月皇看着伤势严重的他,也没有责怪。

不过,从此往后,墨邪再也不敢作奸犯科。

苏雅说过,不求他出人头地名扬四海,但杀人放火谋财害命的事一旦做了,不等官府,苏雅会亲自打死他。

苏雅说话时的语气,那么的认真,直到现在,墨邪依旧惊出一身冷汗。

时隔多年,苏雅又一巴掌打向了他。

“母亲,四星大陆的最高修炼者是大灵师,而诸神天域不是,那里,才是修炼者的归宿。”墨邪道。

“不,那是修炼者的坟墓。”苏雅忽然冷静下来。

她太了解自家儿子了。

一根筋,不撞南墙不回头,哪怕撞个头破血流,也绝不退缩停下。

“若你是为了修炼,就该在四星大陆好好修炼至大灵师,再通过九界守护者去往诸神天域,你之所以现在急不可耐的去,便是因为轻歌。”苏雅拭去眼尾泪痕,泪水却是不断从眼眶里冒出来。

墨邪垂眸,拔出长剑,“母亲若是担心孩儿落叶不能归根,孩儿可以自断左臂,左臂烧成骨灰放在灵堂,就当不孝子已经死了,浪迹天涯的人,与其担忧,倒不如当他已经死了。”

苏雅双眸瞪大,不可置信的看着墨邪。

墨邪找不出完美的办法,才出此下策。

他对夜轻歌的心思,天地可鉴。

苏雅震愕着。

哪怕夜轻歌已经有未婚夫了,这份感情,也不会随着时间而变质。

自断一臂,烧成骨灰。

苏雅极力的睁大眼,泪水一眼眶,眼前像是笼罩了一层雾,墨邪的眉眼她已经看不清了,脑海里不断回响着墨邪方才的话。

于夜轻歌来说,墨邪是生死之交,可以互述衷肠,互洒热血的战友知己,兴许,也会是很好的爱人。

但对于墨云天夫妇而言,墨邪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不孝子。

闻言,墨云天拍桌而起,上等的檀木桌在其手下碎裂,他迈动步子走至墨邪面前,冷眼瞥着墨邪,“自断一臂?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问过我们了吗?”

“孩儿不孝。”除此之外,墨邪不会说其他的话了。

他的确不孝,毋庸置疑。

墨云天看着墨邪固执的样子,怒不可遏,许久过去却是深深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墨家注定无后,注定断子绝孙,雅儿,趁着年轻体力还行,咱俩还是赶紧活动活动,为墨家留个后吧。”墨云天一脸严肃的看向苏雅,听到这话,苏雅却是破涕为笑,墨邪嘴角抽了两下,抬头看向墨云天,一脸的感谢。

知子莫若父。

墨云天懂他,亦会帮他。

墨云天把苏雅扶起,“孩子已经不是奶娃娃了,未来什么路,生路还是死路,他自己都会选择。再说了,谁有我们老墨家的孩子强,我们家邪儿明知是死路还去找死,你看看其他家年轻的小伙子敢去找死吗?那萧家的萧如风,平平庸庸,说好听点温文尔雅,说难听点那就是没出息,邪儿可强了,古往今来,四星大陆找死第一人,为父必须为你竖个大拇指。”

墨云天认真的说。

苏雅笑了。

墨邪无奈,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找死第一人。

墨云天还真是会说,不过,也形容的恰当。

苏雅擦了擦眼泪,扶起墨邪,“邪儿,酒窖里的酒,你都带上吧,你喜爱的糕酿饼,我做了很多,你口味重,放了很多盐和一些辣椒籽,你也一并带上。”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