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780章-你我二人的天下

第1780章-你我二人的天下

能让轻歌心甘情愿下跪的人,没几个,其中自然不包括萧山燕。

她始终记得朝寻无泪的那一跪,有九界守护者的助纣为虐。

她也无法忘掉彼时的耻辱,愤恨犹如火焰吞噬她的心脏,烧毁四肢百骸。

她终于明白。

有生之年,屠遍九界狗。

她不为无辜众生,也不为天地,单纯想要泄愤,一雪前耻罢了。

卵石阶梯前,萧山燕负手而立,听到轻歌的话,那双深邃眼眸里迅速划过可怕之色,氤氲着暗黑的雾气,犹如九幽地府的毒障,可怕,疯狂,怒意逐渐蔓延。

轰!

卵石阶梯,青钢地面,全都碎裂了许多缝隙,缝隙扩大之时,风出现,雷声响。

萧山燕双手伸出,灵气涌动时,柳烟儿和轻歌被灵气往前推,出现在萧山燕的双手。

萧山燕攥着她们脆弱的脖颈,高高举起,而后狠狠摔在地上,毫不留情。

“不听话的畜生,没有存活的价值。”萧山燕淡淡的道。

灵气如龙卷风而过,空中响起呜咽之声,地上院墙全都是裂缝。

火雀鸟本站在院墙之上,砰地一声,裂缝出现,火雀鸟吓得捂住脑袋,小心翼翼睁开双眼。

“真可怕,老大,快站起来,打死他。”

火雀鸟愤怒的说完,自个儿却是躲到了一棵树的枝桠间偷偷观战,只希望这战斗不要殃及无辜,它只是一直无害又善良的鸟儿罢了。

轻歌摔在地上的刹那,骨头好似都要断裂,听着火雀鸟叽叽喳喳的声音,若是可以,她想先把这鸟儿烤了吃了。

轻歌坐起来,抬起手擦掉嘴角的血迹,抬眸费力望向萧山燕。

日光在萧山燕背后,导致男人的身影融入光芒,甚是刺眼,模模糊糊,看的很不真切。

但轻歌能够感受到强大的气场和末世风暴般的灵气。

五阶大灵师。

真强大啊。

轻歌眯起眼睛,二阶巅峰的她,渺小似蝼蚁,在萧山燕面前不堪一击。

她能战胜风护法,也能有跟四阶大灵师一战的资格,可在五阶前期大灵师面前,疲倦了。

她几乎没有反抗的能力。

“有酒吗?”耳边响起清冽的声音。

轻歌转头看去,柳烟儿挪动着身子,坐在轻歌身旁,她修长雪白的一条腿,猩红血液不断往下流。

方才摔在地上时,腿部被尖锐石头勾破,在大腿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她浑然不觉疼痛之感,擦拭着残月刀上的血迹,漫不经心的问。

她珍藏的魔灵酒酿,和轻歌拼酒元气大伤,惆怅喝了半个月后已经见底了。

像她这种人,可以无花,没酒却是要命的事。

轻歌抿紧了唇,她能清晰看见柳烟儿侧脸处狰狞的疤痕,延伸至锁骨。

轻歌毫不犹豫的把断肠酒拿出,丢了一坛给柳烟儿,“珍藏美酒,喝一坛便少一坛,说起来,让你喝还有些舍不得呢。”

“魔灵酒酿不珍贵,跟你拼酒,我不也肉痛?”柳烟儿拆开封口,笑道。

轻歌扯了扯唇,冷笑,“一酒断肠,你那魔灵酒酿,搬不上台面的。”

柳烟儿皱眉,愠怒,“什么断肠酒,听都没听过,瞧瞧,我这小妹妹多可怜,小地方来的人,一坛断肠酒就当成宝了。我便委屈一下嗓子,喝一喝这酒,看看我腹中肠子会不会断掉,若不能断掉,便改名了得了。”

轻歌:“……”她以为自己偶尔会蛮不讲理,不曾想到柳烟儿也能强词夺理。

轻歌嘴角疯狂抽搐。

说是断肠酒,就一定要把人的肠子喝断?

那美人醉,不是要喝出个美人来?

轻歌额上落下一排黑线。

“像这样的酒,喝一坛解解渴我就不会再喝。”话落,柳烟儿仰起头,将酒坛举起,一条晶莹的细线落入嘴中,一坛断肠酒,转瞬便成空。

喝完之后,柳烟儿双眼一亮,眸光闪动,“还有吗?”

她喝遍天下美酒,浓烈烧心,香醇可口,皆有之,偏偏没喝过这样的酒,话不多说,一切都在酒里,肺腑像是燃烧了火焰,骨髓都是酥麻之意。

柳烟儿眼眶湿润,想起从前种种。

轻歌挑眉,“不是不会再喝吗?”

“好酒,自然要多喝。”柳烟儿道。

周围的修炼者们面面相觑,他们剑拔弩张,手持锋锐冰冷的兵器站在一旁,围剿她们。

陷入危险生死一线局面中的二人,浑然不知般,把酒临风,对酒当歌,喝的那叫个痛快淋漓。

有一些爱酒的修炼者,见轻歌二人喝的这般香,不由咽了咽口水。

究竟是怎样的美酒,才能称得上断肠二字?

萧山燕眼眸暗沉下去,杀气氤氲,周身气场展现。

他的视线落在轻歌身上。

夜轻歌是个有才之人,可惜骨头太傲。

这样的人,就算走出了天启海,也没有好下场。

诸神天域最不缺的就是天才和强者,没有背景孤身一人的天才,过于心高气傲,只会死得太早。

狠劲,傲气,容貌,实力,夜轻歌样样都有。

若能识时务者为俊杰,能屈能伸,那是再好不过了。

“夜轻歌,你要懂得,活着,便有希望,死了,那就什么都没了。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否则,杀无赦。”萧山燕道:“只要一跪,尊我为王,跟着我,翻过天启海,人往上走,日后在诸神天域,将会是你我二人的天下。”

萧山燕虚眯起眼睛。

夜轻歌太傲了,唯有折断她的傲骨,萧山燕才能相信她。

如今这个地步,夜轻歌若执迷不悟下去,萧山燕必须让她死!

萧山燕放不下自己的颜面。

他曾被夜轻歌羞辱过,必须找回场子。

可他不懂夜轻歌,夜轻歌曾经对寻无泪的那一跪,是她心头的劫。

所有不公不正的九界守护者,都将是她的仇敌。

她心底的种子,已经在生根发芽。

想要她跪,除非折断她的双腿,将她压在这冰冷地面。

轻歌哈哈大笑着,整个空旷的紫菱苑,只响起她清寒的笑声。

她往后倒,躺在地上,身下有几道裂缝。

她右手提着一坛酒,浇在脸上,洗了一把脸。

酒的浓香,刺激着她的鼻腔。

没人清楚,下跪的代价,于她而言,意味着什么。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