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1781章-生逢乱世,为自己而活

第1781章-生逢乱世,为自己而活

萧山燕睥睨着轻歌,等待着轻歌的回答。

他与轻歌之间已经有了仇恨,若不能一笑泯恩仇,便只能永绝祸患。

他留下夜轻歌的命,也不过是希望夜轻歌能成为他的属下。

轻歌掌心冒汗,手里提着一坛酒。

她转头看向柳烟儿。

“若下跪求生,那所有的战斗都失去了意义。”柳烟儿道。

轻歌眸中寒光闪。

她一跃而起,将酒坛摔在萧山燕跟前,酒坛摔碎,砰地一声,吓到了诸多人。

轻歌双眼通红,她赤手空拳,冲向萧山燕准备肉搏。

同时,她将精神力灌入朱雀阵法的中枢中,岩浆狂奔而出,将西楼众人围住,保护着他们。

一朵朵血魔花出现在众人眼前,轻歌回头怒视他们,“站上血魔花,滚出去,否则,谁也别想活。”

他们目瞪口呆,惊愣过后,想要爬上血魔花。

突然,有一人拔出长剑,指向萧山燕,望着夜轻歌,喊道:“夜轻歌,我不是孬种,我们是战友,生死一战,怎能丢下你和柳爷而走?不过就是一死,我们能活这么久,是得到了柳爷的庇护,既然必须战斗,那这颗脑袋就交给你们。”

其他人爬上血魔花的动作停顿了下来。

事实往往如此,只要有一人出声,便能激起旁人的热血。

接下来,一个个修炼者,将兵器拔出,双眼赤红。

他们豪迈云天,不惧生死,哪怕遍体鳞伤,哪怕身上散发着臭味。

来到诸神天域后,他们窝囊的很,缩在西楼瑟瑟发抖,谨慎小心,贪生怕死。

以前的铁血傲骨,全都丢了。

此刻,血液沸腾。

有人高声喊:“夜姑娘,柳爷,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夜姑娘,此前是我们错怪你,但这一刻,我们是战友,我们不离不弃,不就是死,你小姑娘都不怕,我们这些大老爷们怕什么?”

“虎爷说的对,开什么玩笑,就算活下来了,让一个小姑娘用生命躯体为我们掩护,日后说出去也是丢人,倒不如在这里痛快的战,甘心的死。”

“在座的各位都是兄弟,兄弟是什么?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萧山燕,风护法,你们中等位面的了不起吗?看看我们低等位面的人,夜轻歌,才来半个月,直接突破到二阶巅峰,连丹田灵气的过渡期都不用,你们呢?我呸,就你们。”

“再了不起,还不是要乖乖留在风云镇,连海贼们都不敢对付。”

“……”

众人一声接一声,越说越激动,往日屈辱,全都一吐为快。

轻歌脸上扬起笑。

此前,她听到了他们的怨言。

现在她也听到了他们的维护,至少,没有枉费她的一番苦心。

轻歌咬紧牙关,冲向萧山燕。

那么多次的生死战斗都挺过来了,她怎会死在这里。

轻歌侧头看向天边,烟花绚丽,火树银花般灿烂整个天穹,点缀了这片苍茫海域。

深海倒映出烟火的光。

轻歌敛眸,红唇勾起妖孽的笑。

烟火方向,来自风云镇正北门外的海域,那片海域乃是何西楼所有。

此烟火名为流光舞,乃是海域之间互相通信的一种方式,同时,也是海域主人和朋友达成合作的庆祝。

流光一舞烟火天,浩瀚星辰与君随。

若轻歌所想不错,这是三天时间的最后一刻,何西楼在此时放出流光舞,兴许是告知她,何西楼愿与她合作。

她只要坚持到何西楼来到紫菱苑就行。

陡然之间,轻歌有了战斗力,而非同归于尽的狠劲。

她暂时只能召唤出朱雀召唤里的部分岩浆,若是用力过猛,朱雀阵法失控,岩浆会爆破她的身体。

玉石俱焚,不是一个好办法。

轻歌只能孤注一掷。

她扑向萧山燕,尚未近萧山燕的身,萧山燕甚至没有动手,仅仅只是灵气的迸射,将将轻歌砸回地面。

轻歌重重摔在地上,五脏六腑仿佛都要碎裂,她伸出手摸了把后脑勺,纤细的手上全都是血。

后脑勺撞地,疼的她脑子里一阵嗡鸣。

萧山燕步伐沉重走向她,站在她面前,一脚踩在她的脸颊,“夜轻歌,我不配成为你的王吗?”

轻歌皱起眉头,脑子一片混沌。

柳烟儿举起残月刀冲来,一刀砍在萧山燕臂膀。

萧山燕身体用灵气包裹起来,残月刀碰触他的手臂,发出一道声响,却是安然无恙,没有一丝伤口。

萧山燕转头看向柳烟儿,甩手一巴掌打在柳烟儿脸颊,柳烟儿身体翻飞,残月刀落地。

萧山燕放过轻歌,把脚移开,斜睨柳烟儿。

柳烟儿剧烈咳嗽了几声,她趴在地上,朝残月刀爬去。

萧山燕踩在残月刀上,柳烟儿抽不走残月刀。

轻歌艰难地爬起来,她闭上眼,雷巢里的精神力离开天灵盖,袭向萧山燕。

萧山燕回头看去,眼神一凝,所有精神力顿时瓦解。

轻歌身体发颤,片刻后,她捂着胸口,吐出一口血。

那侧,西楼众人冲过来,想要保护轻歌和柳烟儿,却被风护法带人擒住。

风护法手持雷鸣剑,来一个,他杀一个。

雷电元素,暗青色的光闪耀,一个个生命成了亡灵。

倒下前,他们全都看向轻歌和柳烟儿,眼中没有怨怪。

“畜生也想翻身做主人?真是今年最大的笑话。”风护法说罢,一脚踹去,将扑来的一人,踢飞出去。

那人摔在轻歌面前,他仰起头,脸上中了雷鸣剑一刀,皮开肉绽。

他是方才第一个为轻歌说话的虎爷。

虎爷颤抖地伸出手,抓住轻歌的脚踝,“夜姑娘,你很好,不必愧疚,生逢乱世,都为自己而活,没有几个是大公无私的。”

风护法走来,一剑插向虎爷脊背。

轻歌身子颤抖,白发由头顶开始变得猩红,一双眼瞳好似血玉宝石般。

虎爷看着那样一双眼,不由自主松开了手。

轻歌单手抓住雷鸣剑,剑刃划破了她掌心的手。

虎爷仰起脸,轻歌手中的血,滴在虎爷脸颊。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