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414章-小人之心

第2414章-小人之心

凤栖感叹:这丫头命儿怎么就这么好呢,不论走在何方,都有天助,机缘气运,更为上上等。

过了一会儿,凤栖又百感交集:其实,命也没那么好,是熬出来的机缘气运,不能说天助,而是己助。

让凤栖疑『惑』的是,夜轻歌区区凡人之躯,如何能够吞噬流云灵女凤的血脉。

流云灵女凤,曾经都是神的坐骑,也算是半神,竟被夜轻歌给吞噬了。

凤栖思前想后许久,始终想不出个所以来。

此刻,轻歌享受着火焰的炙热,感受身体每一寸肌肤的燃烧,反而有一种浴火之感。

岩浆炙热的火焰,在打磨她脆弱的身体,又好似与她的脏腑血『液』融为一体。

数十万的围观者,皆以为夜轻歌该离开剑阵了,毕竟只剩下她一个人,她的表现无异于是最好的。

只是,这一等,就等到了天黑,轻歌动也不动,还在剑阵岩浆之中。

一开始还有人为轻歌提心吊胆,又一日过去,已经有修炼者看得打瞌睡了。

议论声四起。

“夜轻歌该不会『迷』恋上岩浆焚烧之痛了吧?”有人弱弱的问。

“还真有这种疯子,若非如此,又怎能抵得住舍利子佛光之痛。”

“真是个可怕的女人。”

“……”

王轻鸿、碧玉青以及王三公子,见夜轻歌还在剑阵,甚至没有要出来的迹象,三人的面『色』已然差到了极致。

“夜兄,你这个女儿,神了啊……”南君主轻叹。

萧日臣笑道:“东帝,的确是个奇女子。”

江淮山复杂的望着轻歌,她一路走来,一路芬芳,所过之处,是以她之名书写的传说。这个年轻美貌的女子,不似娇花柔嫩,却如刀剑一样铿锵有力,她的身上有一种魔力,光芒四『射』,叫人仰望,叫人热血又忠心。

夜惊风抱着小包子,满面春风,自豪又骄傲,“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女儿。”

南君主翻了翻白眼,“也不知你这样的人,怎么生出了如此优秀的女儿。”

“因为优秀。”夜惊风淡淡的笑。

南君主:“……”

三日后……

众人梗着脖子瞧着祭坛光幕之影,颈椎都要出问题了,个个昏昏欲睡,却还不见夜轻歌出来。

王轻鸿率领诸多朝比者,站在祭坛,朝着林鹤山行礼,义正言辞的指责轻歌:“林长老,历来的朝比,从未出现过这样的事情,若任由夜轻歌继续下去,这朝比也没法进行了。夜轻歌自私自利,因一人行为,阻碍我等朝比路程,该剔除朝比资格。”

林鹤山捋了捋雪白的胡须,认真听着王轻鸿的话,点了点头。

林鹤山回身看向三宗之人,诚恳的道:“三位,夜轻歌此举,于情于理于规矩方圆皆不合,应当剔除朝比资格。”

段芸冷笑,手掌朝椅把上一拍,“姓林的,只怕你是老糊涂了,宗府设立朝比,为得是什么?是为了找出真正的天才,而非一群半吊子水的人,现在这个世道,个个蠢笨如牛还自以为是天才?老身竟是不知,现在天才二字已这般不值钱了?”

段芸不论是在兽宗还是在五洲四部,都有着崇高的威望,听着她的滔天怒喝,四洲的朝比者们纷纷羞愧地低下了头。

段芸起身,枯老的手指向光幕,“试问,在座的诸位,有几个人敢在里面呆三天,能呆三个时辰,已是奇迹,更别提三天了。”段芸看向林鹤山,丝毫不留情面的训责,“面对这样一个天才,你竟要剔除她的朝比资格?林鹤山,你与东帝之间的那点儿破事人人知晓,你是把我们大家当成瞎子吗?”

『药』宗大宗师亦黑着脸开口:“林长老,若你继续这样,看来,这朝比也不如以往,我『药』宗亦没必要来选什么榜首者了。”

风青阳则是望向了王轻鸿,“你自诩五洲第一人,东帝的出现,让你的第一人成了笑话。而在这之后,你所想的不是去反省,去苦练,去超越夜轻歌,而是想着如何让夜轻歌消失于人世间,你就能高枕无忧保住自己的地位。”

风青阳轻笑,“王家少主,实在是让人失望。”

包括王轻鸿在内的众人万分错愕,他们没有想到,就连风青阳都在为夜轻歌说话。

三宗,如此喜爱夜轻歌?

至于王轻鸿,被风青阳毫不客气一针见血说中了心底不堪,面『色』黑如锅底,又青紫交加,可谓精彩纷呈。

风青阳说完,继续闭上眼睛休息。

有三宗人执意保夜轻歌,给林鹤山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剔除了夜轻歌朝比的资格。

林鹤山面容微僵,氛围严肃尴尬,林鹤山掩去阴鸷之意,心内万分震惊骇然。

三宗执意护人之事,在此之前,闻所未闻。

林鹤山讪讪笑了几声,“的确是我考虑的不够周全,只想着夜轻歌影响朝比进程,却没想到能够在剑阵呆三天之人是个人才。”

“小人之心。”段芸闷哼一声,极为厌恶林鹤山。

林鹤山皱了皱眉,却也不敢触段芸的霉头。

“啊啊啊……”

火雀鸟从轻歌的衣襟里飞了出来,扑闪着翅膀,痛苦的看着轻歌,哀嚎:“老大,好烫好烫,烫死了,要被烤熟了。”

轻歌:“……”这真的是尊兽吗?

火系尊兽,把自己被烤熟了?

轻歌动了动眼皮,惊喜的发觉,自己可以睁开双眼了。

看来,她的身体内外,都已被熔浆烈焰打磨完毕。

轻歌玉手一捞火雀鸟,抓着火雀鸟小小的身体,用火雀鸟尖锐的嘴儿,在指腹上轻轻划一道痕子。

血迹溢出,蓝光闪烁,一股虚无之力,将轻歌传送回祭坛。

万众目光,落于她身,红衣如火,绝『色』潋滟。

“夜轻歌,你可算是知道出来了?”王三公子阴测测的说。

轻歌放下火雀鸟,慵懒淡然伸了个懒腰,曲线毕『露』,气息清雅。

而后,轻歌才淡淡望了眼王三公子,“真是抱歉,没想到时间过得如此之快,一时忘了时间,是我的疏忽。”

此一番话,真是叫人吐血十斤。

旁人在里面度妙如年,她竟沉醉到忘了时间?

这也……太夸张了吧?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