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519章-亲孙子

第2519章-亲孙子

若映月楼的杀手们看见如此乖巧洗菜的九辞,只怕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九辞天生有洁癖,讨厌厨房油烟之地,而今在夜青天面前竟如此的乖巧。

夜青天看九辞,更是越看越喜欢,不由感叹“让小歌儿纳了你好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九辞停下洗菜的动作,蓦地看向夜青天,与之大眼瞪小眼,良久,九辞打了个寒颤,以免尴尬朝着夜青天傻兮兮的干笑。

开什么玩笑。

他真要是跟歌儿有一腿,只怕夜青天是第一个揍他的。

夜青天热锅下油“我这糟老头子,也不知道有多久活头,能活一天是一天,下了黄泉也不亏。你喜欢我家小歌儿吧,小歌儿貌美如花,比起闺秀女子更多了些傲骨,可惜,老夫跟你说,你没机会了,我这孙女太倔了,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因此放弃整片森林,你说可气不可气?”

九辞“……”

夜青天往锅里加入作料“年轻真好,想当年老夫年轻时,也是俊俏的美男,无数闺阁少女的梦中情郎,可惜岁月是把杀猪刀,诶……”说至最后,夜青天发出长吁一声的感叹。

“你叫什么名字?”夜青天问。

“九辞。”

“九辞?姓呢?姓什么?”

“夜,夜九辞。”九辞不假思索的道。

救他一命捡他回家之人姓莫,便赐予他姓,如今找到亲人,自是要认祖归宗。

夜青天诧异的看了一眼九辞,“哪个夜?口十叶还是?”

“白天黑夜的夜。”九辞回答道。

“与老夫同一个姓氏,也算是我们有缘。”

两人一直在进行着枯燥的聊天,九辞倒也不烦,有一搭没一搭的与夜青天交谈。

后来,夜青天摸了把泪,“老夫一生育有一个孩子,唤作夜惊风,可惜天妒英才,二十年前老夫白发人送黑发人”

九辞颇为动容,见老人伛偻着背,头发花白,心中一阵酸楚,随后快步过去,拥抱住夜青天。

夜青天愣住,奇迹般瞬间收回眼泪,推开九辞,看似矫健地退去数步“使不得使不得,没想到你这小伙子还有这样的爱好,竟饥不择食到连老夫都不放过,老夫一世英名可不能到了晚年之时毁在了你的身上。”小歌儿带的什么狐朋狗友回来?

九辞僵在原地,眼睛猛然眨了几下,似是没有反应过来夜青天什么意思,等九辞想明白的时候,脸庞一瞬就黑如锅底,额上落下数排黑线,无语地看着瞪着眼睛的夜青天。

这尤其坏的糟老头子真是他外公吗?

九辞开始怀疑人生了。

夜青天随手抄起一把扫帚就要打向九辞,“连我这老头子的臀部都敢动,看老夫不把你打趴下。”

九辞被打的四处乱跳,怕伤到了夜青天不敢使力,只得抱头鼠窜好是狼狈。

惊慌之余,九辞大声喊“老头,我是你孙子啊。”

夜青天冷笑一声,略微停顿喘了口气后,再度抄起扫帚打向九辞,“看老夫不打死你个龟孙,还敢冒充老夫孙子。”

九辞那叫个冤枉,想从厨房敞开的双门空隙蹿出去逃出生天,回头却见夜青天动作凶猛导致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剧烈咳嗽,煞白的脸都被涨红了。

九辞无奈地停下脚步,任由夜青天几扫帚打下去,“你这个小兔崽子,还敢觊觎小歌儿是不是,老夫告诉你,只要老夫还活着一日,你就休想进夜家的门。”

九辞“……”九辞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这叫个什么事?现在夜青天对他偏见如此之大,要他如何认亲?

九辞硬生生抗下了叶青天几扫帚的猛烈殴打,见夜青天用力过猛险些摔跤立马扶住夜青天,夜青天高举起扫帚就要打向九辞的面门,厨房内可谓是一派的鸡飞狗跳。

眼见扫帚就要打在九辞面门,一道乳白色的雪灵珠之力以温柔春风的状态阻止并且化解了夜青天的扫帚攻击。

轻歌望着满地鸡毛,黛眉微蹙“怎么回事?”

夜青天看见轻歌,变戏法似得丢掉了手中的扫帚,乖乖地站着,老泪纵横,指着九辞说“歌儿,你这个朋友不是什么好人,觊觎你,骚扰老夫,甚至还说是老夫孙子。这年头的江湖骗子,出门都不带脑子的吗?”

九辞看着夜青天,嘴角抽了抽。

夜青天面对他和看见轻歌时完全是两个模样性格。

轻歌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本想俩人先接触一下再说出真相,如此夜青天也有个接受心里过程,但是她好像有些低估这俩火爆了。

轻歌转头望着九辞,九辞一身扫帚上的鸡毛,梳得整整齐齐高高束起的青丝已非常的紊乱,哪里还有平时高大威猛号令杀手的楼主风采了?

祖爷随后亦走进了厨房内,进来后祖爷第一件事就是看了看四周把门关上,“臭老头子,你在发什么神经,什么冒充你家孙子,这孩子本就是你孙子,我的外孙。”

夜青天有些懵。

祖爷继而解释道“当年碧瞳怀轻歌那一胎,是龙凤胎,只不过被北月皇算计了,你孙子一出生就被北月皇险些害死,要不是九辞命大,只怕你再也见不到你孙子了。”

夜青天听着祖爷的解释,仿佛恍如隔世,想起当年阎碧瞳怀孕时,阎碧瞳的孕肚,的确比寻常孕妇要大许多,说是龙凤胎也说的过去。

夜青天再看向九辞时,愣了许久。

原来,他还有个亲孙子?

夜青天一时之间没了方寸,只看着九辞,不知双手该如何摆放,也不知要说些什么。

九辞则走至祖爷与夜青天二人面前,单膝跪下,低头抱拳“爷爷,外婆,九辞不孝,现在才能唤你们一声,尽一些笑道。”

祖爷立马把九辞扶起来,“在外面那些年你受苦了,但是以后不要担心,你是有家的人,你有外婆和爷爷,还有你的妹妹。”

九辞深深复杂地仰头看着祖爷,张了张嘴,终是缄默。

原来,这就是有家的感觉。

很微妙。

像是一瞬之间,心被填满,有了温暖,就算在外漂泊,亦有归属。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