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520章-病来如山倒

第2520章-病来如山倒

夜青天似是还没明白,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

九辞的相貌,属于邪肆妖孽,意气风发的那种。

如祖爷所感,初见只知是个美男,可是越往下看,便会惊人的发现,九辞与阎碧瞳尤其的神似。

再继续看着那张脸,那举手投足间的风姿,就会愈发的诧异,几乎能够与记忆中的阎碧瞳合为一体。

夜青天一生只有夜惊风一个儿子,人生几大苦事莫过于早年丧妻,中年丧子,晚年又要笑着把孙女送到那个群雄荟萃卧虎藏龙的大陆,两年难得一见。

夜青天从未想过,自己除却轻歌之外,还会有一个亲孙子。

难怪,难怪……

难怪初见时那般亲切。

可夜青天活了大半辈子,不怕生死,不怕苦痛,不畏强权,此时此刻面对九辞,夜青天却是不知所措。

轻歌见此,倒也在意料之中,她快步走上前,一手握着九辞修长的手,一手握着夜青天枯老的手,将代表两个年代的手,叠合在一起。

轻歌拍了拍他们的手背,“爷爷,这些年,哥哥过得并不好。”

一句话戳中了夜青天的心窝,让夜青天老泪纵横。

是啊,轻歌一直被他护着宠着,这些年还不是吃尽苦头,这个孩子没有人依靠,没有人仰仗,无人问他饭饱温暖……

九辞是个拘束的人,唯有见轻歌时扭捏了许久才骚包地惊艳登场。

他看着老人灰浊眼眸内汇聚的热泪,心脏猛地一抽,伸出双手拥抱夜青天“爷爷,孙儿回来了。”

“好……好……”夜青天激动的语无伦次,他直拉着九辞的手,说“可惜如今四星没落,夜府再不如当年鼎盛,否则老夫一定要宣告天下,一定要天下英雄与老夫同喜。”夜青天一手抓着九辞的手,一手与轻歌相握,夜青天看着窗外的黄昏余晖,温声说道“儿孙福气过人,老夫有生之年还能见到歌儿,还能见到老夫的亲孙子,无憾了,真的无憾了,便是就此死去,老夫也是高兴的。定要去找阎王喝几杯,去了黄泉还要把你们那不争气的爹给痛揍一顿,是他的无能无用害苦了你们啊,也害苦了碧瞳那孩子

。”“臭老头,别嘚瑟了,歌儿和小九,不仅仅是你的孙儿,也是老身的外孙和外孙女。你要是进了棺材,老身就日日在夜府院子里喝着小酒,跟歌儿小九说你的糟话。”祖爷

闷哼一声,如是说道,嘴角却是不由自主地上扬。夜青天闻言,两眼犹似雷霆暗光闪烁,猛地一瞪“就知道你这遭老婆子没安好心,赶紧滚你的落花城去,天天在我夜府白吃白喝不说,还想说老夫的坏话?果真是最毒妇

人心。”

说至此,夜青天诡异地看了眼轻歌,急忙解释道“歌儿,爷爷不是说你,你还是个小姑娘,不是妇人。”

轻歌咧开嘴笑了,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她家中有两个活宝,倒是一笔财富。

这俩老人,还一如既往的爱吵架,倒让她想起了大宗师与兽宗客卿段芸。

虽然一见面就争吵不休,但是若有事情发生,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为对方付出性命的。

后来,轻歌与九辞被祖爷、夜青天赶了出去,俩老人开始烧菜做饭。

这两年里,祖爷在夜府几乎没有下过厨,今儿个定是太高兴了。

轻歌脚步沉重地走出厨房,背对着厨房,听见厨房内传出的欢声笑语,轻歌红着眼望了望天,笑容绽放的那一刻,一行清泪划出,没入了鬓间。

“哥。”

“嗯?”

“我想娘亲了……”哽咽着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泪流不止。

九辞一愣,茫然地转头望向轻歌,怔了许久,眉间染上哀愁。

轻歌吐出一口气,走进风月阁。

风月阁一直由她当年的侍女银澜守着,夜府的总管还是阿努,都是故人。

轻歌坐在院子里,拿着素帕擦拭着明王刀。

她紧皱着眉,眼中却时常有泪。

她怎么越来越脆弱了?

这些年的苦难,流血不流泪,而今倒是愈发的多愁伤感了。

“爷爷的情况不好?”九辞似是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

轻歌低头垂眸,使劲擦拭着明王刀,“哥,我说过,你很聪明。”

“爷爷是什么情况?”九辞问。

“多则半年,少则三月。”轻歌颤声说。

她以为她可以回来力挽狂澜,毕竟,她当年得到了四星赫如是的传承,后在天域药宗又得先祖宝典,她以为,她能够扭转乾坤,一如当年。

可她到底低估了病来如山倒。“两年前,爷爷就患过老年痴,病情虽有所好转,但一直是个定时zhà dàn。更别说这两年里爷爷郁结于心,经常性的痴呆,没有一个晚上能够睡好。他都已经瘦成了这个样子

,体内没有多少生机了,不是特大的病,只是身体被掏空了,诸神天域的灵丹妙药都救不回来。”轻歌把明王刀放下插在地底,清澈如水的双眸,无奈地看着深浓的夜色。

“哥,是不是要下雨了?这天,怎的如此压抑?”

为什么?

她的心脏怎么喘不过气来了?

她起身跌跌撞撞犹如行尸走肉般走进屋内,轻歌把门关上,随着身体沿着门滑下来,坐在地上,紧咬着下嘴唇,任由泪水流出。

头疼剧烈,她已不能思考,只剩下无边的痛苦犹如洪水猛兽折磨着她。

轻歌双手紧抱着双膝,把脸埋在双膝之间。

“小月月,你说,世间有佛吗?都说佛渡苦厄,渡众生,佛会渡爷爷吗?”

“小狐狸,长生界好远啊,我好难啊,我真的能……去到长生界吗?我还要xiū liàn多久才能见到你?”

“如若爷爷走了,我一定会疯了,我怕我控制不住我体内的血魔花,我控制不住妖魔异骨的邪气入侵,我怕……我会变坏。”

“……”

轻歌靠着门昏睡了过去。

九辞在院内站了许久,从窗户翻身走进来。他心疼苦涩地望着轻歌,将轻歌抱起,放在床榻上。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