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533章-青云尽在掌中心

第2533章-青云尽在掌中心

夜青天双手垂在身体两侧,覆于棉被之上。

轻歌以为,至少还有两个月,却没想到如此之快。

怪她,全然怪她。

从北月帝都到南冥城,一路舟车劳顿那么辛苦,秋日寒风戚戚,加速了夜青天的病症。

夜青天艰难地睁开眼睛,哪怕用尽毕生之力,好似就只能睁开两条细小朦胧的缝。

在一双眼缝之中,模糊的,虚化的,夜青天看见了一直挂念的孙女。

“小歌儿,不要难过,爷爷是去见你奶奶了。”夜青天低声说。

他说的很慢,而且咬字非常地用力,说完一句就要咳嗽许久。

夜青天的呼吸特别困难,头晕眼花,若非意志力撑着,只怕最后一丝力气都要散走。

轻歌坐在夜青天的床边,紧握着夜青天的手:“爷爷,没事的,什么事都没。”

“傻子,爷爷知道自己的身体……爷爷啊……这一生,足矣……”只是,有些不舍。

那些坏人又来欺负他的歌儿可怎么办?

夜青天想要反握住轻歌的手,却只能不住地颤抖,再也使不出半分力了,最终还是垂下。

夜青天的身体格外消瘦,只剩下一层皮包骨了。

看见轻歌时哪怕再忧伤再不舍,夜青天也在努力地堆着笑容。

“爷爷最骄傲的事,就是有你这个孙女。”夜青天说。

“葬礼不要太奢华了,爷爷从小就怕火,不要火葬,爷爷怕。还是入土为安吧……”夜青天开始交代后事。

咳咳咳——

夜青天又剧烈地咳嗽着。良久,夜青天喘了口大气,说:“姬月那个兔崽子怎么没来?虽然爷爷不喜欢他,但是,既然选择了一个人,就要坚持到底,彼此努力地接近对方,这才是爱情最好的模样

。”夜青天每说一段话,就要喘一口气,好半天才能缓过神来:“爷爷听说啊,人死了,就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以后歌儿想爷爷了,就抬头看看天上的星星,爷爷一直都在,会

一直陪着你的……”

轻歌撇过脸去,不再看夜青天。

轻歌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随后转头望着夜青天,严肃认真地说:“爷爷,我是一名医师,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傻子——”

夜青天还想说话,奈何身体无力,四肢软而疲惫。

听说,人之将死,回光返照。

夜青天似是记起了年少的事,成亲的那一日还历历在目,儿子夜惊风出生时的心情,他兴高采烈手舞足蹈,最后还憋着嘴说了一句,要是个女儿就更好了。

他老夜家世代单传,全都是男儿,都是一夫一妻。

老夜家想出个女儿啊,可惜百年来从不得人愿。

终于,夜轻歌出生了,夜青天高兴啊,然而,他的儿子死了,儿媳没了。

早年丧妻,中年丧子……他痛啊,恨不得一死了之,但他走了,谁能照顾襁褓中的小歌儿?

在许多年前,有人路过夜府,说夜府乃天阳根基。

天阳根基的世家,只出男子,但——若是出了女儿,必是人中龙凤。

夜青天原是不信的,在看到轻歌种种出色的成绩后,夜青天信了。

歌儿啊,以后爷爷不能陪着你了,那些厨子不知你的口味,爷爷做了许多的菜放在冰窖里。

还有你喜爱的梅子酒,爷爷一直都在酿,也不知够你喝多久。

还有啊,那个姬月,爷爷多看几眼,倒也喜欢了。

若人在临死前,可以像佛祖许个愿望,那么他希望,他的歌儿永远健康幸福。

夜青天嘴角含笑,眼中的神采渐渐消失。

轻歌忽然惊恐,想到了先祖宝典的话。

轻歌闭上眼,自断雷巢,再以幻灵之气灌入雷巢之中。

轻歌紧握住夜青天的手,所谓的寿元正源源不断涌进夜青天的身体之中。

一年,两年,三年——

随着寿元之息的奔涌,轻歌的面色愈发难看。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不,远远不够。

夜青天的身体像是个无底洞,但轻歌没有感到寿元流逝的恐惧,甚至没有一丝犹豫,继续疯狂地传输寿元,递至夜青天单薄虚弱的身体之中。

四十年,六十年,七十年……

七十九年……

终于,寿元的传输,戛然而止。

寿元流逝,修为退化,雷巢一断,再无精神力!

幻灵光黯,耀我星辰,三星灵师,不再为王!

轻歌眼尾一滴泪,干涸泛白的唇掀起了笑。

爷爷——

她倒在了床榻,趴在了夜青天的身体上。

一宗幻灵师百年寿元,递送七十九年寿元才保住夜青天一条命。

寿元并不是对等的,便是说,轻歌这七十九寿元,到了夜青天那里,只能是二十年寿元。

但——足够了。

屋内爷孙俩皆是昏睡,屋外诸人心情沉重。

没人知道,寻无泪和冰翎天早早出现。

“青莲一族如此废物吗?”冰翎天不屑一笑。

“我们到底小看了她。”寻无泪没有失望,反而愈发的狂热。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永远不会这么简单的倒下。

“鳄鲨骨灰,当真有用?”冰翎天问:“千方百计求夜青天一死,能影响夜轻歌?”

寻无泪轻声道:“夜轻歌是重情重义之人,母亲走了,爷爷死了,她定会万分痛苦。”

“痛苦绝望又如何?”冰翎天冷嗤,唇角那淡淡的弧度里蕴藏着不屑和轻蔑。

“你说,若夜轻歌与九辞得知鳄鲨骨灰是被魔族下,该当如何?九辞只要犯错,九界不饶她。夜轻歌若对魔族动手,岂不是自找死路?”寻无泪阴冷的道。

“无趣……”冰翎天不屑一顾,转头便走。

寻无泪坐在轮椅上,低头俯瞰着院落的场景,阴郁森寒的一笑。

夜青天必死无疑。

若夜轻歌最后再得知姬月已死,定会彻底崩溃。

如此一来,xiū liàn之路便到此为止了。

xiū liàn之人,最怕心结。

正在寻无泪身影逐渐地消失时,轻歌一瘸一拐走至门前,打开了紧闭的双门。

“爷爷,好了……”她似拈花一笑。

不过三个昼夜而已。

怎么可能!

寻无泪瞪大双眸,但他的身体已经完全消失离开这里,再也听不到他想知的一切。

院内的人面面相觑,尤其是凌天大皇子,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他亲自看了夜青天的身体状况,百死无生,便是先祖再世都不一定能救活着。

这三个昼夜里,这个在寒风中摇摇欲坠的屋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爷爷好了?”九辞问。

轻歌微笑点头。

没人发现轻歌的不对劲,全都冲进了屋内。

夜青天虽然还在昏睡,但身体气色给人的感觉与之前完全的不相同了。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夜爷爷。”凌天大皇子挤上前,九辞确有不满,想到大皇子是个医师便后退数步。凌天大皇子认真仔细地查看了一番夜青天的身体情况后,双眼大亮:“夜爷爷身体健朗,就是消瘦了些,只要补养补养就能好起来。等等……夜爷爷的情况非常之好,再活

个几十年完全没有问题。”

听完,屋内人再度震撼。

三个昼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能让一个垂死的老人,再有几十年的活头?

凌天再度检查夜青天的身体,与众人一样,他很是震惊。

突然,凌天大皇子似是想起了什么,眼中的光骤然暗淡。

夜青天缓缓睁开双眼,所有人都围了上来,祖爷等人更是含着热泪。

凌天大皇子被挤了出去,他看了眼众人,随后走出屋门,看见轻歌独自一人坐在桌前饮酒。

“大师姐?”凌天大皇子有些拘束和小心翼翼。

“喝一口?”轻歌摇了摇酒壶,是爷爷酿的梅子酒。

“我……可以吗?”凌天大皇子不自信地问。

轻歌大笑:“自是可以,来,坐下喝。”

轻歌从空间宝物中取出一壶梅子酒果断地丢给了凌天大皇子。凌天大皇子再次回头看了看热闹的屋内,又看向落寞的轻歌:“大师姐,我曾得过一本《古医大典》,里面记载了渡寿元救命之法,我本以为,那是传说中的存在……大师

姐,弟子想问一句,过去的三个昼夜里,师姐递了多少寿元?”

轻歌仰头一壶酒,低头梅子香。

闻言,轻歌淡漠脱俗的笑了笑:“不多,恰好七十九年。”

她开心啊,爷爷活了。

她难过啊,一年时间,如何去往长生?

凌天大皇子拿着酒壶的手猛地一颤,“师姐,你疯了?”

如此说来,师姐只剩下不到一年的寿元了。

轻歌挑眉,“何为疯?今朝酒来今朝疯……”轻歌蓦地起身,将剩下的梅子酒尽数饮去,“世人皆庸,耻我出身,骂我狠毒,笑我卑微,那又如何?我始终是他们仰望的存在,唯有蝼蚁,唯有井中蛙,才会耻我笑我骂

我欺我……”

“可是……只有一年了啊……”凌天大皇子伤心难过。

“一年又如何?我能用六年时间把低等大陆升华至高等,我能用一年,创造出更多的寿元。”轻歌回头一笑,眉间是自信的光彩。

那一眼,叫凌天大皇子沦陷了。

他知,不是男女之情的爱慕青睐,而是对一个由内至外强者的敬佩崇拜。

过去的三个昼夜,丢失七十九年,真的值得吗?

不,她心甘情愿。

轻歌浅笑,丢下酒壶,顶着明月,走进屋内。

轻歌站在门旁,眯起眼睛咧开嘴笑:“爷爷,你醒了……”

凌天大皇子呼吸急促,双眼大亮。

他的炼药一道,隐隐之间,似有种莫名其妙升华的感觉。

见识过强者的灵魂心法,才能悟出自己的xiū liàn之道。若得高人指点,假以时日,扶摇直上九万里,青云尽在掌中心!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