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534章-一顾倾人城,再顾此生误

第2534章-一顾倾人城,再顾此生误

轻歌越过人群,走至床榻坐下,紧握住夜青天的手。

生老病死是人生常态,但……她不愿。

很多年前,最开始护她的那个人便是夜青天。

她不知人生有多长的路漫漫,但她只愿眼前人如愿。

看着夜青天愈发健硕的身体,轻歌咧开嘴笑了。

旁人都道不值,唯有她知,当她打算做这件事的时候就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兴许,在得知寿元只剩下一年的那一瞬,轻歌有些彷徨,但看见夜青天安然无恙,那一丝的彷徨也全然的消失不见。

轻歌紧握着夜青天的手,咧开嘴笑个没停。

接下来的日子,九辞与轻歌都在陪着夜青天,夜青天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

有一日,是夜时分,轻歌单膝跪在夜青天身边:“爷爷,孙女有一事相告。”

夜青天诧然,急忙把轻歌扶起,“你这孩子……”

“父亲没死,父亲还活着,他就在诸神天域。”轻歌道。

惊喜亦是一种惊吓,若非夜青天身体彻底健硕,轻歌不敢贸然告知。

“活着……还活着……”夜青天彻彻底底的震惊,老眼里蓄满了泪。

“那个小兔崽子,死了二十年,今儿个告诉老夫他还活着?他在哪里?为何不与你们一同来见我?”夜青天问。

“我与哥哥前来四星之时,恰逢父亲闭关xiū liàn,但爷爷放心,日后只要有机会,孙女一定把他带到爷爷面前磕头认错。”轻歌说。

“好啊,好啊,我的好儿子啊,等他过来,我一定要把他抽的屁滚尿流。”

夜青天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情,激动大过于愤怒。

良久,夜青天心情安抚下来,轻歌扶着夜青天坐在了旁侧的石椅上。夜青天老泪纵横,热泪盈眶,他握着轻歌的手,枯老的手轻拍轻歌的手背,“小歌儿,这些日子,爷爷不愿点明,你不该救爷爷的,爷爷是将死之人。都说王雄侯爵者,个

个心狠手辣六亲不认,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傻孩子,你偶尔……也可以自私点,人活着,一定要自私。”

他知道,为了救他,傻孩子一定做了什么。

他这条命,是轻歌捡回来的,他自不能意志消沉,否则就对不起这个孙女了。轻歌蹲在夜青天身旁,趴在夜青天的腿上,三千银发落下,白月光洒在面颊,轻歌勾唇嫣然一笑:“歌儿就只有你一个爷爷……”哪怕只有一线希望,哪怕消耗七十九年,哪

怕六亲不饶我丧命一年后。

世间群雄荟萃,卧龙藏虎,凤狼争霸。

有山间隐世者,出山百万师。

有道观小道士,离观兼天下。

有佛堂虔心人,袈裟紫金渡。

有三公笔墨图,四部钟林王!

……

每个时代,都有象征着时代的侯爵王霸。

如夜青天所说,能够成为王侯将相者,哪个脚下不是白骨累累伏尸百万,从来没有谁,会为了一丝所谓情谊,几乎耗费全部的真元。

轻歌是厄难体,是王侯命,但她与其他王侯者有很大的不同。

大多数王侯者,前期热血,中期蛰伏,后期帝王术。

而她有一颗从不动摇的心。

在不知不觉间,轻歌虚无之境内的舍利子,闪过一道明亮的光,稍纵即逝,瞬间湮灭。

大道三千,佛渡众生!

除此之外,佛渡厄难。

夜青天身体完全恢复后,众人启程去往北月帝国。

而现在轻歌要做的事情有很多,譬如收纳了瓦罗大陆,现在为追夜大陆。

凌天王朝的帝都,要搬至北月帝国的帝都。

从此,北月帝国有两王,一是北月国王北凰,二是凌天国王。

后面不出几日,瓦罗王也带着后宫三千佳丽来到了北月都城凑热闹。这日,清凉殿议事时,瓦罗王想到北凰的后宫空空如也,便挥挥手毫不在乎慷慨大方的说:“日后大家都是手足,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都是真男人,就不必藏着掖着。本王

那三千佳丽,个个貌美如花,才情过人,送你一半了……”

北凰皮笑肉不笑:“瓦罗王,北月后宫,不纳一妃,不娶一后。”

他一直在等,等心上人的回心转意。

“北凰王,你该不是……”瓦罗王欲言又止,意味深长。

其言下之意,以为北凰是断袖。

北凰微微一笑,说:“数年前,朕遇到一女子,一见钟情,眼里再也容不下旁人了。”

“那女子人在何方?本王这就把她绑了来。”瓦罗王拍桌而起,气势汹汹。

凌天王干咳一声。

北凰道:“她……死了……”

“啊……”瓦罗王顿时蔫了,讪讪笑道:“那个……抱歉哈……本王不知……”

“无事。”北凰优雅饮下一杯酒。

死的不是那个人,而是她对他的情。

他无数次的在想,若他早一些遇到,早一些出手相助,让她死心塌地的那个人就不是轻歌,而是他了。

罢了罢了,世间最假的话就是如若。

他现在唯独能做的,就是爱屋及乌,护佑北月,护佑四星,穷尽一生,拼掉这一条命。

倾城……

倾城……

好个名字,一顾倾人城,再顾此生误。

北月,夜府。

风月阁,九辞在屋檐上躺着,脑子里不知想着什么。

大皇子在院内的亭子里,熟读医书,一有不解的地方就去问轻歌。此次,大皇子还要敲轻歌房间的门,九辞蓦地下来,拦住大皇子,充满敌意的看向他:“你烦不烦,自己没有脑子吗,什么事都来问歌儿,你现在摇一摇你的脑子,听一听

有没有水的声音,我真怕你脑子放着许久不用生锈了。”

大皇子:“……”

大皇子缩了缩脖子,退回亭内,打算积累问题,到时候一次性问个清楚。

他只是怕,回到诸神天域后,再也不能亲近大师姐了。

想至此,大皇子眼神一暗。

“biàn tài!”九辞冷冷地看着大皇子,暗骂。

大皇子茫然的看过去。

九辞冷笑:“连一个五岁孩子的娘都不放过,还想借机勾引歌儿?你这样的,歌儿看不上,死了这条心吧。”

大皇子:“……”不,他只是个求知若渴的小师弟。师姐有兄如此,一般人还真不敢贸然就上。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