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578章一滴不漏

第2578章一滴不漏

平日里,妖殿一口半杯都有些吃不消,不知今日是否因为心情的缘故,妖殿一口半杯饮下,没以往那般难以接受,但继续喝仙魔酒,他必须缓冲一段时间。

而在这段时间里,妖殿嘲讽地看向轻歌。

“夜姑娘,到你了……”妖殿道。

轻歌姿态优雅,挺直脊背,伸出那柔软之臂,长指轻捻,端起酒杯。

轻歌把酒杯放在鼻下,双眸微闭,轻嗅烈酒醇香,馥郁在鼻。

“夜姑娘,拖延时间是没有用的。”幽族妖殿说。

其他的人,纷纷看向轻歌。

皆以为轻歌不过在逞强而已。

世间美酒分为两种,一种是仙魔酒,一种是其他酒。

便是九辞这类人,都不敢碰仙魔酒。

而幽族妖殿,也只敢说三杯。

他们见轻歌迟迟不肯动作,以为轻歌在故意拖延时间。

殊不知,轻歌是真正的爱酒之人。

仙魔酒的醇香,她所喝过的酒之中,唯有断肠酒能够一提。

光是闻味,就已这般让人陶醉,三杯入腹,那真正快活似神仙。

轻歌难得的兴奋雀跃,能够喝到仙魔酒,她倒是喜不自胜。

“故作姿态。”夜歌冷嗤一声。

“还有更大的酒杯吗?”轻歌问。

“夜轻歌,本殿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幽族妖殿愤怒道。

轻歌睁大澄澈清明的双眸,在酒香之下,轻歌颇为陶醉,眼中有一丝迷离。

幽族妖殿一愣,旋即移开视线:“美人计这一套,对本殿没用。”

幽族妖殿身后的侍从说道:“夜姑娘,你倒不如就此断指,仙魔酒,没人能喝过我们殿下的。”

轻歌挑起眉头,意味深长的看着那侍从。

侍从与之对视,深深陷进那双寒潭般的眸子里,感受到了无边的萧杀之气。

不知为何,侍从心生恐惧,情不自禁打了个抖。

他有种感觉,他是个被饿狼盯上的猎物。

这个人间女子,好生诡异!

“来人,换更大的杯盏!”东陵鳕道。

青莲王发话,登时,拍卖场的人拿了一个较大的酒杯放在轻歌面前。

诸人都不懂,这个时候轻歌为何要换个更大的杯盏呢……

放在桌面上的酒杯,是个晶石酒杯,周边还镶嵌着上等深海蓝宝石,底部以金丝雕花,看起来尤其的华丽,足以见得这座拍卖场的奢华和底蕴之浑厚。

轻歌看着这酒杯,心生奇想,若是盗走拍卖场的酒杯,拿去卖了,岂不是发大财了?

只不过,四海城拍卖场的东西,只怕没人敢买,就算放在地上,过路的人也不敢捡吧。

轻歌墨迹到了这个时候,四周的人愈发不耐烦了。

你说你没那能耐就别逞强好吧,还一直墨迹。

若非顾及东陵鳕,只怕轻歌都要被轰了出去。

这个时候,妖殿又半杯酒下了肚。

一口半杯,时间缓冲,又一口半杯。

直到最后半杯酒了……

妖殿喝了两杯半的仙魔酒,人已经开始有些承受不住,再来半杯,是他的极限。

这会儿的缓冲时间,要更久一些。

妖殿见轻歌面前的三杯酒还没有动静,冷冷一笑。

再喝掉半杯酒,他就要教夜轻歌做人!

“快了……”夜歌看着轻歌低声喃喃,她巴不得妖殿早些喝完,如此就能够看到夜轻歌吃瘪断指的血淋漓之景了。

精灵神女则好奇轻歌为何这般的从容,这个女子,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呢?

“夜轻歌,你这是在羞辱本殿是吗?”妖殿见轻歌还不肯喝酒,勃然大怒。

轻歌风轻云淡,望向了妖殿,“妖殿下,我已经给了你这么久的时间,届时,可要愿赌服输。”

妖殿像是听到了什么惊天大笑话般发出夸张的笑声,笑过之后,妖殿瞪视轻歌:“好个狂妄的女子,这仙魔酒,你能喝半杯都算不错,你敢喝三杯?”

“三杯仙魔酒,不痛不痒罢,如何不敢?”

轻歌说罢,端起两杯仙魔酒,两手一同动,将两个杯子里面的仙魔酒全都倒进了那个华丽较大的杯盏之中。

酒水哗啦啦落下,两条晶莹透明的酒水之线一一落入杯盏,融为一体。

轻歌放下空酒杯,再把第三杯仙魔酒水倒进了里面。

这时,杯盏尚未满,轻歌将桌上旁侧仙魔酒壶里剩余的半壶酒,全都倒了进来。

“歌儿,你要做什么?”九辞不解。

其他人也都不懂。

当轻歌端起这杯酒时,诸人才纷纷反应过来。

她要一口三杯仙魔酒!

不,除却三杯之外,还有半壶仙魔酒!

疯了!真是疯了!

“仙魔酒不是这样喝的,要是死在仙魔酒下,莫怪本殿没有提醒你!”幽族妖殿冷嗤,不屑一顾。

只不过是装腔作势的把戏而已。

他喝过这么多年的仙魔酒,还从未见过哪个人敢这么喝仙魔酒。

他只当夜轻歌是个无知者,不知仙魔酒的强悍罢了,以为仙魔酒只是寻常烈酒而已。

无数双目光,全都落在轻歌身上。

准确来说,这些视线,都在看被轻歌端起的奢华杯盏。

轻歌站了起来,一脚踩在桌面,手掌轻拍杯底,杯盏上悬,杯口倾斜,酒水缓缓淌落而出。

“好强悍的精神力。”精灵神女诧异,低声喃喃。

虽然这个女子的精神力境地不算高,但是从中透露出的强悍之感,叫这精灵神女也要侧目。

轻歌仰头,红唇微张,酒水全都没入了唇内。

轻歌不停地吞咽酒水,许久,直到杯盏酒水见底,轻歌舔了舔唇边的酒渍,把脚放下的时候,杯盏稳稳地落在了桌面。

三杯和半壶的仙魔酒,她甚至不带喘气一口饮尽,一滴不漏。

轻歌右手赫然伸出,端起杯盏,手腕微转,杯口朝下。

杯盏之内,空空如也。

“如何?”轻歌似笑非笑的看着妖殿。

仙魔酒?

这等烈酒,能比得过血魔花?

轻歌眼中写满了戏谑。

这仙魔酒,能淬炼她的星辰之力,堪比神丹之药。

四下里缄默,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全都震惊的看着轻歌,看着这个红衣张扬的女子。

不,这不是个女子,是魔鬼吧。

“怎么会……”这一刻,还有半杯仙魔酒的妖殿慌了神。

轻歌拿出明王刀,放在了桌上,“妖殿?愿赌服输?”

“这个笨蛋!”旁侧,九辞松了口气,随即苦笑,他真的是太低估这个妹妹了。

“大师姐好棒!”九姑娘双眼发光。

“师父……”雄霸天愈发的崇拜夜轻歌。

恐怕,也就只有夜轻歌在面对这些王侯时还能风采飞扬了。

尤其是阿娇,阿娇自嘲的笑了笑,转头看向同样激动的风锦,“我曾经真是太愚昧了,这样的日月之辉,我怎能与之争光?”

风锦正激动,听见阿娇的话,看了看阿娇,搂紧阿娇,在阿娇额头轻轻一吻,“阿娇师姐就是我的日月。”

阿娇笑了。

好在世界无光,风锦给她一盏灯火。

好在黑暗的尽头,还有人来救赎她。

她再度看向轻歌,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这个女人,真的是……

阿娇轻叹。

……

夜歌在边缘处,见此场景,双腿似软,都要瘫倒在地了。

“怎么可能?那可是仙魔酒啊……”夜歌不愿相信眼前所见。

另一侧,精灵神女轻笑,“不愧是青莲王看上的人呢,真是给人惊喜。”

而到了此时,静观其变的东陵鳕,才迈步上前,走向轻歌。

主持公正的赤阳王和仙君全都愣住了。

这姑娘喝的真是仙魔酒吗?

是在喝水吧……

“真的不是在喝水吗?”仙君拿起杯盏,闻了闻。

才只是嗅了两下,仙君就摇摇欲晃颇有醉意了。

赤阳王连忙把微醺的仙君扶住,仙君说道:“不是水,是仙魔酒。”

赤阳王看了看幽族妖殿,干咳了几声。

幽族妖殿不相信般,拿过杯盏,闻了闻。

是仙魔酒,的确是仙魔酒。

妖殿再看向轻歌,没有人在喝了这么多仙魔酒后还淡然如初。

仙魔酒的后劲不大,只是喝时浓烈。

倒是醉花阴的后劲,让轻歌都承受不住。

正因血魔花和星辰之力的存在,使得轻歌喝仙魔酒如饮甘泉。

妖殿双腿开始发软,呼吸急促……

开什么玩笑,断他三指。

“妖殿,这三指,你自己断,还是我来帮你断?”轻歌问道。

“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断本殿的手指!”妖殿恼羞成怒。

“本王让她断的呢?妖殿是赌不服输了?”东陵鳕说话时,周身气势展开,叫人骇然!

他一直都在静观其变。

若失败者是夜轻歌,他就来当护花使者。

如若失败者是妖殿,他就来当公正公义。

轻歌看了眼东陵鳕,微微一笑。

现在的东陵鳕,眼睛里没有了让人心疼的忧伤。

所以啊,她高兴啊!

轻歌一高兴,又端起一壶仙魔酒,一口喝干净。

众人:“……”

原来,这个世上,当真有人会把仙魔酒喝上瘾的哦……

妖殿是个脾气烈的,事已至此,妖殿无法诡辩,愤怒地把手放在桌上,冷冷的看着夜轻歌:“断!”

轻歌笑了,“殿下气概,在下佩服至极。”

说罢,轻歌手执明王刀,高高举起,重重落下。

那落刀的气势,让诸人一惊。

女子行刀客,也能有这般风范吗?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