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579章被遗忘的人

第2579章被遗忘的人

轻歌一刀挥下,幽族妖殿面色铁青。

妖殿紧咬着牙,眼中喷着怒火。

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在玩他!

他是看东陵鳕对夜轻歌的一见钟情非常诡异,而夜轻歌与夜歌又那般相像,便不由多留了个心眼。

他特地从九姑娘下手,企图来个热闹,没想到愈演愈烈,到如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明王刀重重砸下时,妖殿吓得紧闭着双眼。

断指之疼,他亦恐惧。

皮肉破开的刺痛感,让妖殿心惊肉跳。

只不过,那断骨之疼,迟迟没有到来。

许久过去,妖殿把眼睛睁开,错愕望着自己放在了桌面上的手。

几根手指,外面的一层皮已被锋锐的明王刀给破开了,鲜血沿着明王刀刃隐隐渗透而出。

只不过,骨头并未断掉。

诸人皆满头雾水的看着轻歌。

夜轻歌这一刀,真是雷声大,雨点儿小啊。

“夜轻歌,你什么意思?”妖殿怒问。

轻歌把明王刀收回,放进了虚无之境。

虚无之境内的九尾血鸾,立马把明王刀刃上的妖殿之血装下来。

轻歌挺直了脊背站在妖殿的面前,她微微颔首,双手作揖:“幽族妖殿,刀已见血,此事到此为止。我虽为女子,却是爱酒之人,世间名酒,多是好酒,大多也喝过。只有那仙魔酒,我从未喝过。今日并非想刁难殿下,只是在下想多喝一些仙魔酒……”

仙魔酒,出自于中南幽族,后在流传于九界千族。

“你是觉得本殿言而无信?”妖殿此刻的心情有些难以言喻。

轻歌摇摇头,轻描淡写道:“妖殿生得这般俊俏,我向来有爱美之心,这美男亦是一道画,断指美男,在下不愿见到。”

妖殿冷笑:“你在调戏本殿?”

“非也,在下家中有未婚夫,不过这家花,没有野花香。”轻歌看着妖殿咧开嘴一笑。

她清楚,这一刀下去就彻底得罪了中南幽族。

轻歌没有那么无脑。

她是想要妖殿的血来制作通往幽族的至尊令牌。

一句家花没有野花香,让妖殿怔愣许久,发出哈哈大笑声:“青莲王,看来,这姑娘是我幽族的人了。”

东陵鳕温柔的凝望着轻歌,随即道:“歌儿调皮,妖殿见谅。”

“啧啧,你们两个唱的双簧可真是好。”妖殿把流血的手收回,看向轻歌:“夜轻歌是吧,本殿欠你一个人情。”

“妖殿的人情,轻歌不敢当。”轻歌道。

“你若想要什么,本殿给你,不过这个人情就没了。”妖殿说。

轻歌摇摇头,“我什么都不想要。”

幽族妖殿的人情去换一个她可以制作出来的至尊令牌,倒是亏了。

而是人情留在这里,实在是无法炼制出通往幽族的幽灵令牌,再找妖殿拿也不是不可以。

轻歌是个精打细算的,自然不会吃亏。

而幽族妖殿自然不知,从他逼迫九姑娘的那一刻开始,就被轻歌这只小狐狸给算计了。

“是个聪明的。”妖殿淡淡的说。

什么天材地宝,都不如他一个人情来的真实。

至于至尊令牌,实在是稀罕物品,如果轻歌不拿人情来抵换,妖殿是不会送给轻歌的。

毕竟,他不是东陵鳕。

虚无之境内,九尾血鸾小心翼翼地装好妖殿之血后,突然在虚无之境的边上发现了一个金光灿烂的东西。

“这是个什么东西……”

九尾血鸾小少年一面喃喃自语,一面摇晃着九条毛茸茸的火红大尾巴走过去。

小少年将那金光闪闪之物捡起,目光骤然一亮,“这是青莲的至尊令牌!”

小少年在虚无之境里发出的声音,只有轻歌才能够听见。

轻歌讶然,一抹神识前去虚无之境查看,被小少年握在手里的,正是适才东陵鳕亮出来过的至尊令牌。

悄悄然间,不知不觉间,东陵鳕把至尊令牌放到了她的虚无之境。

这个人……

轻歌转头看向东陵鳕,眸光微微湿润。

他知道的,知道她想要至尊令牌。

他见她推辞,故意逗她。

其根本原因是,他想偷偷的塞给她,不被任何人发现。

能够通往青莲的至尊令牌,那可是有价无市的宝贝,若堂而皇之给她,反而会引来灾难。

让轻歌心惊诧异的是,那是她的虚无之境,东陵鳕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东西塞进来。

他的实力,已经到达了怎样的境地呢?

且不说东陵鳕,在座的精灵神女、龙族仙君、血族赤阳王,个个都不是池中物,实力之强,高深莫测。

所以,若非是仙魔酒,方才轻歌还真的不敢卖弄。

这一趟拍卖场,尚未开始拍卖,轻歌不动分文,就已经赚的盆满锅满了。

她手中已有一枚至尊令牌,若再有一枚幽族的至尊令牌,岂不美哉。

而且,幽族妖殿的这个人情,实在是千载难逢。

此刻,拍卖场的开场已过,算是进入到了正式拍卖的情节,而雅房内的几人,全都注重于拍卖。

包括东陵鳕在内的这些人,之所以赶来四海城,很大的原因是拍卖场,至于其他原因……则是那五年一落的宝物。

能让人去往长生的宝物,就连青莲一族、中南幽族都很心动。

夜歌缓步走至东陵鳕身旁,抱住了东陵鳕的臂膀。

这会儿,小白猫在轻歌那里,夜歌才有这个胆量。

东陵鳕把手抽回,夜歌紧攥着他的衣袖,低声说:“王上,他们若知夜姑娘的心脏是紫月花,会何等疯狂呢?”

她在威胁东陵鳕。

夜歌似是觉得cì jī不够,又加一句,“青莲圣花,比拍卖场的宝物还让人沸腾吧?”

夜歌以为,如此便能掣肘东陵鳕。

可是说完之后,夜歌突然惊觉,东陵鳕并不知紫月花在轻歌体内。

东陵鳕闻言,皱眉,蓦地看向轻歌。

紫月花,青莲圣花,在她的心脏?

为什么?

他与她,当真只有三面之缘吗?

夜歌面色大变,冷汗淋漓。

完了……

完了……

夜歌恨不得拔掉自己这个舌头。

“紫月花会成为人的心脏?”东陵鳕低声说。

夜歌沉住气,打算亡羊补牢,自圆其说:“紫月花许久不见,王上可能不知吧,夜姑娘的心脏,能够召唤出紫月花,但心脏是一个人的命脉啊。王上以为,我为何能与她这般像呢,便是因为如此……”

东陵鳕头疼欲裂,脑海里似有什么画面闪过。

好像是梨花酥。

在一个冷清寂寥的宫殿里,他望着发霉的的梨花酥,露出了伤心的神情。

那个宫殿是在哪里,他喜爱的梨花酥如何发霉了?

只是还不等东陵鳕细细去想,就见这些画面如同瓷器一般碎裂。

骤然,支离破碎。

破碎再重合,却是不一样的画面。

瓢泼的大雪纷纷扬扬,将天和地镀了一层银白之色。

大雪之中,他隐约能看见一座巍峨高山的轮廓。

那座山上,为何有悲惨的叫喊声。

风雪急骤,犹如迷雾,他看不清山上的画面,也听不清他们到底在叫喊着什么。

画面再转,急速切换,一片黑暗,一个破屋,一场冰雪,一盏微光的烛灯,一个面色苍白的人。

在他的面前,好似有一朵花徐徐绽放。

他看不清这个人的脸,也看不清那朵花的纹理和模样。

……

拍卖场雅房里,夜歌呼吸急促仔细盯着东陵鳕。

这些秘密,她是无意知道,就连隋族长都在瞒着她。

她只是今日再而三的被cì jī,一时情急,找了个愚蠢的办法来威胁东陵鳕。

若被隋族长知道她将紫月花之事抖搂给东陵鳕听,只怕不会轻饶她。

上一次在四星大陆,隋族长救她一命,回到族中,险些又要了她半条命。

想到隋族长的惩罚,夜歌的身体忍不住抖了一下。

东陵鳕猛地推开了夜歌,这一推,导致夜歌摔了一跤,恰好额头撞在桌角。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沉心于拍卖场的诸人都看了过来。

轻歌讶然地望向东陵鳕。

东陵鳕是个很温和的人。

夜歌额上溢出一丝血,没入了眼眶。

“青莲王,你这叫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啊。”妖殿调侃又嘲讽道。

“旧爱,她也配?”东陵鳕冷嗤一声。

他不知夜歌所说的话有几分真,但他意识到了一件事,他丢失了很多记忆。

他甚至觉得,那个叫做夜轻歌的女子,是被他遗忘丢失的人。

而每每想至此,东陵鳕的心就会有一丝疼痛,那双早已清明豁然的眼眸,就会出现忧伤之色。

东陵鳕此前至多不搭理夜歌,因着夜歌那几分容貌,他厌恶夜歌,也不会把事情做的太过。

但此时此刻,东陵鳕心中满是滔天之怒。

他到底遗失了什么……

没有人来告诉他。

所有人都在瞒着他。

东陵鳕想要走向轻歌,想到轻歌此生之爱另有他人,东陵鳕又看向窗外。

他疑惑。

梨花酥发霉了,再买就是,再做就是,为何要伤心难过。

那被风雪覆盖的山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小破屋里,那个人是谁,那朵花是什么花……

……

此时的东陵鳕,非常焦躁。

轻歌忽然走来,从虚无之境取出一杯断肠酒,递给东陵鳕,“喝喝看?”

听见轻歌的声音,东陵鳕心内的烦躁和怒火,似被清风徐徐抚平。

他温柔地望着轻歌,接过酒杯,将断肠酒水一饮而尽。

在朦胧的画面里,他好似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穿着红的袍子,腰间别着酒葫芦,笑的好不正经的人。

断肠酒入喉。

东陵鳕说:“我好像喝过。”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足以让轻歌热泪盈眶。

她一直害怕东陵鳕恢复记忆,可是她忘了,所有人都在瞒着东陵鳕,没有人问过他,是不是想把过去给遗忘掉。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