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592章听一个故事

第2592章听一个故事

第2592章

十九炼狱……

原来如此。

“四海城内的梧桐树,都是阵点,其中城主府内的梧桐树,是阵引,再用十九颗人心,激发此阵,把人间变为炼狱。”

轻歌轻声喃喃。

她如何也没有想到,最终,这个十九炼狱阵,这颗梧桐树,会去到她的精神世界。

她只要再给一颗心脏,就能把人间变成十九炼狱阵。

在各大种族、位面、空间里有个不成文的说法。

所谓人间,指的是九界以下的所有位面。

在轻歌陷入沉思之时,漫天的金光从四面八方而来。

在金光内,似有一层一层的淡蓝轻烟。

熠熠生辉的金光与淡蓝轻烟,全部沿着轻歌的眉心,进入了轻歌的精神世界内。

这是……

“此乃十九罗汉阵,已经归你所有。你能激发威力最强的十九罗汉阵,也就激发十九炼狱阵。你的虚无之境内还有一个佛光舍利子。”迦兰说。

轻歌问:“你是来拿舍利子的?”

“贫僧来此,是助女施主渡过此劫。”迦兰的声音很轻。

轻歌望着迦兰,紧盯着,片刻,迦兰问:“迦兰大师,在此之前,我们见过吗?”

“没有。”

轻歌心生狐疑,是错觉吗,她竟觉得这迦兰似曾相识。

“真正的凶手究竟是谁?”轻歌问道。

究竟是谁,布下人间炼狱阵。

吞噬人类的心脏。

那个林山和小书童,绝非不是真正的凶手。

迦兰并未回答轻歌的话,而是轻挥紫金禅杖,一道紫金光刃,光芒闪烁,汇入林山和小书童的天灵盖。

登时,丝丝缕缕的黑雾之气,从他们的七窍之中流出。

是的,如同液体一般流出。

轻歌虚眯起双眼,这黑雾有着很深的味道,像是梧桐树味。

而且,在幻化而出的轻纱黑雾中,隐约可见梧桐树的轮廓和斑驳之影。

轻歌不由陷入思考之中,显然,林山二人是被某种xié è之物给操控了。

难不成,是梧桐树成精了?

千年树妖?

想至此,轻歌嘴角抽搐,当真是如此吗……

轻歌朝四周看了看,九辞趴在她的床旁,蓝尾狐娘倒在地上,还有雄霸天等药宗弟子,全都沉睡。

这并不是正常的沉睡。

“东帝,贫僧与你讲个故事吧。”

“洗耳恭听。”

——

“在万年之前的远古时代,群雄并起,王侯称霸,那个时代,人人向往长生,都想要xiū liàn至长生境。”

“凤栖是在梧桐旁出生,故而取名凤栖。她与你一样,体内有着煞气最重的血魔花。在凤栖诞生的第两百年,血魔花快要占据凤栖的身体。随着血魔花的生长,血魔花已经拥有独立的意识形态了,这个意识形态,是从血魔花和凤栖的神魂之中衍生出来的。她的确有意识形态,更多的,却是戾气。是血魔花意识形态的戾气,更是凤栖藏在心里的阴暗一面。最后,凤栖找了一名大师,剥皮割肉,将血魔花的煞气剔除,并且将衍生出的意识形态,封印在梧桐树内。那颗梧桐,便是城主府的唯一梧桐。”

轻歌越往后听,越发的震惊。

原来,这才是事实的真相。

可眼前的迦兰大师,究竟是何方神圣呢,竟然知道这么多?

迦兰大师继而道:“你的精神世界里有凤栖的气味,所以,梧桐树自主进入到了你的精神世界。”

“血魔花,如此恐怖吗……”轻歌一直有提防着血魔花,只因为血魔花是戾气太重,却不曾想,原来血魔花是可以衍生出意识形态的。

“血魔花已入血肉,无法根除。它就像是城主府的那颗梧桐树,就算根除,还会生长,不死不灭。”迦兰道。

“大师与我说这么多,是想告诉我什么?”轻歌反问。

“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要激发阴暗一面,否则,再也得不到救赎。善与恶,正与邪,都在一念之间。我希望,就算那一天到来了,无可奈何之下,你也不会激发十九炼狱阵。”迦兰戴着斗笠,一双眼眸,正隔着斗笠复杂的看着轻歌。

他依稀记得,他曾被关深海,窒息多年,是她带着他逃离那片无望的深海。

“话已至此,贫僧,该走了……”

迦兰站起来,拄着他的紫金禅杖,披着袈裟,离开拍卖场的宫殿。

宫殿的两扇门敞开,阵阵清风徐徐而来,拂动他斗笠下露出的青丝。

轻歌蓦地站起,朝着他的方向走去数步,“迦兰大师……”

迦兰脚步顿住,却未回头。

“你是不是被我遗忘的人?”轻歌急促的问。

她怕,她与东陵鳕一样,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人。

她太相信自己的直觉了,这个所谓的迦兰大师,她曾经一定见过。

迦兰站在双门之间,抬头,望向殿外,“天黑了,早些歇息,不要太累了。”

说完,他逐步离开,消失在轻歌的视野。

随着他一步一步往外走,但见城主府内无数的梧桐树,化作一道道黑光,湮灭在轻歌的眉心。

轻歌的精神世界,出现一道黑光阵法,正是十九炼狱阵。

大雪纷纷扬扬,迦兰行走在白雪冷风中,斗笠上堆满了如寒霜般的雪花。

离开四海城,迦兰回头看向这座荒芜孤独的城。

“若你想成神,我来渡你。”

“你想成为厉鬼,将人间变成十九炼狱,我便脱下这袈裟,弃了这紫金禅杖。”

斗笠倾斜,露出一张薄唇。

那削薄的唇,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清浅淡淡,恣意潇洒的笑容。

月明星稀,黑夜如墨。

他像是尘世的苦行僧,行走在这片荒凉的天地。

当所有梧桐树连根拔起,被轻歌的精神世界汲取后,但见四海城的土壤里,逐渐生长出了不同的花草树木。

拍卖场内的众人,全都醒来。

林山和小书童,两具躯体,化为了黑水。

他们不过是被意识形态控制的两个鲜活的人。

九辞一醒来,就急着去寻轻歌。

宫殿内,四周都没有轻歌的身影。

九辞跑出宫殿,去了城主府,始终没有看到。

在漫天的雪里,九辞四肢冰冷,身体乏力。

他仰起头,眸光嗜血邪佞的望着那一轮弯月。

蕴藏在体内灵魂深处的萧杀之气,此刻正如凛冬寒风般呼啸绞杀。

眼底,一片血红。

心内,滔天之怒!

他人生中唯一的光,苍天也要夺走吗?

九辞双手紧攥着拳,左眼一片荒芜冷漠,犹如寒雪风霜,右侧的眸内却是满满的悲戚痛苦,一行泪,沿着脸颊缓缓流淌下来。

陡然间,一只bái nèn纤细的手,轻拍了拍九辞的肩膀。

九辞周身的气息尤其恐怖,森然冰寒,杀机四起,此刻的九辞,特别的不耐烦,回头瞪去见是轻歌,完全的怔愣住了。

“你这个bái chī。”九辞旋即怒了,“你去哪里了?怎么自己一个人偷偷的躲着,你要哥哥去哪里找你?”

九辞赤红的双眼瞪着轻歌。

轻歌望着九辞,笑靥如花,露出洁白的贝齿。

“哥。”

“如若有一天,我把人间变成了第十九个炼狱,哥哥会讨厌我吗?”

她不知未来该当如何。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她是生长在阴暗处的凌霄花。

她是魑魅魍魉,是妖魔鬼怪。

自私自利,睚眦必报,这才是她。

若有朝一日,她怕,她会变成让亲人讨厌的屠夫。

九辞不懂轻歌为何要问此话,他算着时间发现已过了戌时,心中是万分欣喜。

欣喜过后,九辞稍稍冷静,这才开始思考轻歌的问题。

轻歌见九辞沉默不语,心脏微微下沉,指尖发凉,一股酸麻触电难以言喻的感觉,从心脏到了手指的根部。

轻歌不愿听这个答案了。

她赤着双足,踩着白雪转过身去,“该回去了。”

九辞一把拉住她,把她提起来,放在岩石上坐着,而后一手托着轻歌的小脚脚,一手捻着衣袖擦拭轻歌玉足上的雪花水渍。

“笨死了,小爷这么聪明,怎会有你这么笨的妹妹?”

九辞脱掉自己的鞋袜,为轻歌穿在脚上。

九辞的鞋,至少也有轻歌的两倍大,穿在轻歌脚上,显得不大平衡。

“要是啊,你真有那本事把人间变成第十九炼狱,那你可得记住了,哥哥要成为第十九炼狱唯一的阎罗王,说一不二,掌管生死簿,想想就很高兴。”

九辞蹲在岩石旁,捏了捏轻歌的脸,“小丫头片子,好好当你的小公主,有哥哥在,便是那天上的星星,也给你摘来。生杀予夺是男人的事,你们姑娘家的,在家负责貌美如花即可。”

九辞依旧蹲着,不过转了转脚步,背对着轻歌。

他指了指脊背,“上来,跟哥哥回家去,上回在爷爷那里学到了点皮毛,给你做点好吃的。”

轻歌眼眶微红,苦涩一笑,随后起身,趴在了九辞的背上。

奈何,九辞尚未走几步,轻歌脚上的鞋便掉了下来。

九辞的鞋太大了。

九辞懊恼的皱皱眉,这丫头的脚也太小了。

九辞捡起鞋子,重新给轻歌穿上。

此刻,九辞召唤出了两只黑鸦,黑鸦分别飞在轻歌的脚背,用那尖锐的嘴儿叼着鞋子,如此一来,便不至于让鞋掉下去。

轻歌嘴角微抽。

黑鸦也很无语。

它们曾是何等风光的存在,而今沦落至叼鞋?

这混的也太差了吧?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