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593章东陵婚讯

第2593章东陵婚讯

九辞背着轻歌走回了城主府。

此时,轻歌屋前的那颗梧桐树已经消失不见。

九辞站在长廊上,望着原先梧桐树的方向,微微蹙了蹙眉:“梧桐树,彻底被砍断了吗……”

九辞自言自语的说完,背着轻歌走回了房间。

把轻歌放在床榻后,九辞拿着十床棉被盖在了轻歌身上。

轻歌窝在棉被内,一脸的无语。

有一种冷,叫做哥哥觉得你很冷。

夜里,风雪不止。

轻歌站在屋内,手里拿着一件青莲长衫。

实则,这是一件青莲披风,和棕火皮一样,若是穿在身上,在战斗的时候会产生防御力。当然,棕火皮是没有办法跟青莲披风相提并论的。

轻歌收起青莲披风,盘着双腿,开始xiū liàn星辰之力。

现在,她距离幻灵境一步之遥,就是一张纸的距离,但是轻歌迟迟不肯捅穿这张纸突破到幻灵境。

夜的漆黑,风的清凉,月的皎洁,风的魔力。

轻歌的神识常有浩瀚星海,随着她的畅游,便见丝丝缕缕般的星辰之力汇入了轻歌的体内。

轻歌逐渐打开双眼,垂眸冷漠地看着下方,而后轻歌将手伸出,掌心向上,掌心处有一道星光闪耀。

下一刻,轻歌心神微动,手掌如刀,凌空朝着前方挥砍。

星辰光刃,飞掠出去,穿过浮光,锋芒毕露。

城主府的门外,一个头戴斗笠的异族人路过,便见一道星光耀眼,须臾,这异族人头顶的斗笠,被削平了,露出了一个秃顶的大脑袋。

这异族人只觉得头顶冰凉,一阵寒意从脚底直涌上天灵盖,他迷茫的看看四周,只觉得半夜见鬼,吓得脚底抹油般跑走了。

城主府,屋内,轻歌吹了吹手掌,微微一笑。

“这星辰之光的力量,的确强大。”

对于xiū liàn,轻歌极有自信,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她绝对能攀登高峰。

只不过,血魔花的存在,就像是定时zhà dàn一样,让她夜里都睡不安稳。

犹记得,在四星大陆,龙凤山上,被血魔煞气支配时的杀人沐血。

而最让轻歌担心的是小包子的安危。

小包子是她和姬月的孩子,更是血魔花的血魔种子,煞气的衍生物。

听了迦兰讲的故事后,轻歌不得不居安思危。

轻歌xiū liàn完毕,打开了紧闭的门,走去了拍卖场。

“城主大人?”蓝尾狐娘前来相迎。

“嗯。”

轻歌走进拍卖场隐秘的宫殿,看见了殿内的小fèng huáng。

小fèng huáng萎靡在角落,耷拉着脑袋,赤红如宝石的眼眸里甚至还充斥着忧郁悲伤之色。

蓝尾狐娘说:“那日拍卖场后,小fèng huáng每日都很忧郁,生命迹象越来越弱,翅膀处的伤也越来越严重了……”

“此事我已通报了主子和青莲王,只是听说隋族长要举行青莲王和王后的婚礼,青莲王应该暂时来不了。不过青莲王已派了神兽医师前来,只可惜,他们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若长此以往下去,小fèng huáng命不久矣。”蓝尾狐娘语气里有些许焦急。

青莲王要成婚了……

“王后是夜歌吗?”轻歌问。

“是。”

“……”

轻歌始终不明白,一个夜歌,何至于让青莲族长这般大费周章。

夜歌,终不是东陵鳕的良人。

非但如此,若一直这样下去,夜歌会害死东陵鳕的。

“为何这般突然的成婚?”轻歌疑惑。

“王后怀孕了,腹中有了小王子。”夜歌道。

虚无之境,坐在九龙宝座上的蛇王忽然说话了,“如若夜歌腹中的孩子真是东陵鳕的骨肉,丫头,你危险了。”

“什么意思?”

“容器,紫月花的容器。青莲王的孩子,便能取代你成为紫月花的容器,如此,他们就能肆无忌惮的杀死你,撕开你的身体,抢走紫月花。”蛇王说。

轻歌神情恍惚,抿了抿唇。

原来……如此……

她从万金鼎内得到有关东陵鳕的完整的记忆后,她也曾想过,青莲族的人,会不会来抢走青莲圣花紫月花。

青莲族之所以迟迟不肯动手,便是这个容器的原因。

现在她是紫月花的容器,她的筋脉是紫月花的根,在没有找到新的容器之前,杀了她,紫月花也会瞬间枯萎。

至此,轻歌终于明白,青莲族长为何一次次的维护夜歌,只怕与那容貌无关,应该是夜歌的体质,能够为青莲族诞生小王子……紫月花的容器。

“数月前夜歌出现在拍卖场并未怀孕,好端端的,怎么怀孕了?”轻歌皱紧眉头,一道灵魂传音进了虚无之境。

“此事,不大好说。”蛇王道。

正在轻歌思考夜歌有孕之事时,只见角落里萎靡不振忧郁悲伤的小fèng huáng努力地朝她走来。

小fèng huáng走到轻歌脚边,仰起头,赤红双眸可怜巴巴的看着轻歌。

轻歌眉眼愈发的温柔,蹲下身子,将小fèng huáng抱了起来。

此前,放在她虚无之境内的fèng huáng蛋,正是流云fèng huáng的血脉,当时,阴差阳错,被她的身体吞噬了。

现在小fèng huáng粘着她,只怕是因为她身上有流云fèng huáng的味道。

轻歌抱着小fèng huáng走进大殿深处,“青莲一族,还有什么消息吗?青莲王成婚之日的时间可有定好?”

“下月初三,良辰吉日,青莲宴请八方。”蓝尾狐娘说。

轻歌坐在椅上,垂下双眸,掩去眼底神思,脑海之内不知在想着什么。

如夜歌怀孕之事是真,小王子的诞生,便意味着她的死亡。

这是一个轮回,也是筹谋已久的阴谋。

轻歌唯一的办法是拿着至尊令牌,去往青莲一族,找到机会,杀死夜歌腹中的孩子。

可……

那是个无辜的生命。

轻歌揉了揉眉心。

年纪越大,越优柔寡断。

尤其是当了娘之后,见不得天真无邪软软糯糯的小孩。

“下个月初三吗……”轻歌低声念着。

她不愿看到东陵鳕与夜歌成婚。

夜歌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内心极为阴暗,得寸进尺,绝对不会得到满足。

这样一个青莲王后,会害了东陵鳕的。

“狐娘殿下,有一位神月都的客人来了。”门外,一个侍者轻声说。

“神月都?”狐娘与轻歌对视一眼后,连忙道:“快快请来。”

殿门敞开,一个满肩风雪身穿织有绒毛的胭脂色斗篷的女子走了进来,一面走一面取下头上的斗篷,露出一头淡绿色微卷的长发。

长发及腰,极为柔顺,女子头顶,戴着藤蔓编织的王冠,wáng guān zhōng央,一颗幽绿的宝石镶嵌其中。

女子有一双特别好看的眼睛,淡淡的绿色,如她的发色一般。

“神女大人……”蓝尾狐娘诧异,“神女大人驾临四海城,所为何事……”

神女朝着蓝尾狐娘点点头,走至轻歌面前,“青莲王要成婚了,王后是那个叫做夜歌的女子。”

“我知道了。”轻歌说。

神女欲言又止,意味深长看了眼蓝尾狐娘,蓝尾狐娘立即道:“拍卖场还有些事,就不叨扰两位了。”

蓝尾狐娘走后,神女诧异的看着轻歌怀中乖巧的小fèng huáng。

“难道你不想去阻止吗?”神女问。

轻歌没有回答神女的话,神女愠怒:“我知是襄王有意神女无情,但那夜歌是什么人,她没有资格站在青莲王身旁,以她的手段,青莲王迟早会毁在她的手上。”

轻歌轻抚小fèng huáng,依旧保持着缄默,一言不发,甚至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打算。

神女皱起细长的眉,“你知道吗,我曾希望青莲王身旁的女子能是夜歌,夜歌那样的女子,我全然没有看在眼里。我是神妃青后的人选,但是,神君青帝不举,而且这之间还有许许多多奇怪的事,我怕会发生意外,而我又心系东陵鳕。有朝一日做不成神妃青后,我也能把青莲王后的位置从夜歌手中抢过来。可……”

神女停住,她懊恼的皱眉,眉头宛若打了死结。

神女张了张嘴,看着轻歌说不出一个字,好半天过去,神女才说:“可当我得知他们的婚讯,我的心像是撕裂一般的疼。那样美好的男子,便是我无法拥有,也不该由其他人去亵渎。跟我走,我带你去青莲,只要你出现,青莲王就不会答应这桩婚事。”

神女拉住了轻歌的手,想把轻歌拉走,奈何轻歌犹如巨山一座,坐在椅上怀抱小fèng huáng竟是个老神在在纹丝不动。

“你……”神女。

“他有难言之隐。”终于,轻歌说话了。

神女蹙眉,茫然地望着轻歌。

轻歌把手从神女的手中抽回,摸了摸小fèng huáng的脑袋,说:“便是我不在青莲,他也不会答应这桩婚事。现如今,只能说他有难言之隐,或是被人控制。”

“她怎能怀有青莲王的孩子……”神女黯然神伤,低声轻喃。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