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02章夜宴

第2602章夜宴

只怕映月楼的杀手们,看见九辞这个鬼样子,怕是惊得牙齿都要掉了。

九辞一番墨迹后,与轻歌出了赤炎府。

府门前,停放着古鹿马车。

精灵族在衣食住行方面,也十分讲究美感。

且不说满汉全席要摆盘精致,哪怕是再穷的精灵,都要打扮自己。

而用来出行的马车,与人类的马车很不相同。

赤炎府门前的一辆马车,四面挂着轻纱,背部用夸张的颜彩画出了常人不懂的图腾,图腾两侧,不规则地镶嵌着宝石。

至于拉车的动物,不是常见的马儿,而是鹿、灵鸟之类的……

常见的是灵鸟,古鹿唯有地位崇高的精灵才有资格坐。

除此之外,还有更为特殊的马车,总而言之,拉车的动物必须长相好看。

轻歌甚至觉得,精灵族对于美的追求,已经到了一种病态的程度。

在精灵族时,神女与她讲解了许多关于精灵族的消息。

精灵族的作风,兴许根源是长生界。

对于很多精灵族女子来说,与其吃苦耐劳的xiū liàn,倒不如把时间花在珠钗衣饰上,若是被长生界的人看中,便能一飞登天。

精灵族的整体实力,在千族之中,尤其的弱,但精灵一族非常傲慢,这个种族,以相貌看人。

当然,若有实力超群者,也能打破这种不成文的规定,但消除不了精灵思想里的根深蒂固。

古鹿马车走在长街之上,长街两旁的房屋,不似人间的木屋石屋,都是些藤蔓交织出的房子。

街道上的精灵们,都有着漂亮的眼眸,柔顺的长发,和一张美艳的脸。

终于,古鹿马车停在帝师府。

在古鹿马车后面,还有一辆灵蝶马车,马车之内,盛装出席的南熏,掀起了珠玉帘子,目光冰冷地注视着前侧的古鹿马车。

“人类……神女,你真是胆大包天,敢窝cáng rén类!”南熏手握一根银丝,阴冷一笑。

她思来想去,终于找到了蛛丝马迹。

那个女医师,是人族女子。

于精灵族来说,人族,是卑贱的存在。

但是,帝师程鳯是个例外,在一年前,帝师程鳯救了精灵族的子民,而且他又得到了精灵王的认可。

所以说,他是精灵族唯一的人族。

精灵族有着与生俱来的高傲,这也是老祖宗渊源流传下来的规矩。

精灵族只能与身份高贵,仪表堂堂者成为伴侣,若被发现哪个精灵族嫁娶相貌丑陋者,是要进入精灵族的十八地牢受罚的。

在精灵族的一本古书中,又着重讲了人族的卑劣和丑陋。

神月都流传着一句话。

不嫁凡间人,不取无颜女。

这里说的,都是人族,类似于诸神天域各洲嘲笑dōng zhōu莽夫一般。

而且,在十几年前,精灵族发生了一件重大的事,导致精灵族更加的厌恶人族。

还有一句话。

——宁嫁千族猪,不进人族门。

这一句话,可谓是把人族贬低到了极点。

南熏也是意外发现轻歌是人族,据理来说,轻歌的衣裳,气息,都做了改变,不应该被发现才对。

不过这南熏也不是个省事的,她在轻歌去寻找九辞时,在赤炎府内,发现了一根银白的发。

你发丝之上,有着人族的气息,若非南熏一时心疑,只怕也不会找到这一层。

当然,神女与轻歌都是何等聪明人,却是都忽略了一根小小的头发。

若没有掉落的头发,绝对不会有人族气息。

已经脱离轻歌的头发,没了衣裳和避气珠的掩盖,就不一样了。

只不过,那一缕人族气息很淡很淡……

帝师府内,亭台楼阁,藤蔓丛丛,像是人间仙境。

帝师夜宴,轰动神月都。

四周的精灵,纷纷打量着轻歌。

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医师,竟是帝师的妹妹?

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九辞气势斐然,跟在轻歌身旁,一进帝师府,就游目四顾。

“你在看什么?”轻歌问。

神女偏头看过来。

“找帝师。”九辞扭了扭脖颈,似在热身。

“然后呢?”

“决一死战。”

“……”

神女脚步一软,他这是惹到了个什么祖宗。

“歌儿……”在无数人的簇拥下,帝师程鳯眉宇飒爽,和煦的笑着走来。

九辞警惕地瞪着阎狱,那架势,还真有点儿决一死战的意思。

“九哥。”轻歌微微一笑。

九哥……

九辞思索着这番话,怒气消了,露出了笑容。

这帝师叫程鳯,他是九辞,歌儿叫帝师九哥,岂非是在偷偷告诉他,他才是唯一的哥哥。

想至此,九辞变得有风度了。

阎狱笑着伸出手想要揉揉轻歌的发,登时,九辞如临大敌,拉着轻歌后退,满脸严肃,一本正经:“男女有别,大庭广众之下,有伤风化。”

轻歌:“……”

阎狱倒是不恼,好笑的说:“我是她哥。”

“到底不是亲哥。”九辞越说越是骄傲。

阎狱的目光微微一暗,“不是亲哥,胜似亲哥……”

九辞才收拾好的心情,再度被阎狱轻飘飘一句话给激怒了。

九辞咬咬牙,恶狠狠瞪着阎狱,打算用眼神杀教其做人。

俩人之间,势如水火,草木皆兵。

轻歌扶额,“我饿了。”其言下之意,是想结束战争,加入饭局。

谁知道九辞又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但她不会去阻拦。

九辞……

真是个傻子。

除却父母长辈外,九辞就只有她一个亲人了。

她是他唯一的光和希望。

若非如此,九辞又怎会一天到晚黏着她呢。

因为除此之外,只有杀人才有乐趣。

而轻歌还有许多的朋友……

九辞与阎狱二人一听到轻歌饿了,都紧张起来。

阎狱:“来,入座。”

“帝师大人,还没到入座的时间。”侍者说。

阎狱眼神渐冷,“妹妹何时饿了,何时就是入座的时间。”

侍者吓了个激灵。

“油嘴滑舌,一看就不是正人君子。”九辞闷闷的说。

阎狱微笑有礼,“正人君子不敢说,能当好歌儿的哥哥就好。”

九辞:“我才是亲哥。”

阎狱:“胜似亲哥。”

九辞:“……”

九辞气得跳脚,瞪了眼沾花惹草的妹妹。

哪来的这么多哥哥。

轻歌一脸茫然,关她什么事?

沉默也遭殃?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