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30章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第2630章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夜歌红光满面的脸,愈发的阴暗,黑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她像是一条毒蛇,恶狠狠注视着轻歌与东陵鳕。

订婚这一日,是她期盼了一生的辉煌,是她人生的转折点,是她所有的心心念念。

她不允许任何人在这一日抹上她的污点。

她从不期盼与东陵鳕的相爱,她之所以期盼订婚宴,那是因为订婚过后,便能奠定她在青莲的巅峰之始。

夜歌咬牙切齿,攥紧了双拳。

为了这一日,她不惜把一个半月之胎,强行转换为三月孕的假象。

她本来有当母亲的机会,都是因为东陵鳕,才导致这个胎儿只能存活六个月,尚未出世,就要死去。

夜歌的眼神阴鸷如夜,她怒不可遏,却要故作镇定。

她是高高在上的青莲王后,任何时候,她都不能改变自己的雍容。

当一个人入戏太深,真真假假,并不重要了。

夜歌缓步走向东陵鳕,几步之距,却好似有一生般遥远。

侍女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她,她柔嫩的双手提起血色霓裳的裙摆两端。

夜歌抬眸望向东陵鳕,微微一笑,“自古君王为美人折腰,王上能有心上人,我为王上感到高兴,若王上喜欢姬姑娘,不如择日纳入青莲,为姬妃。”

便是这个女人费尽心思想要往上攀又如何,她永远是正宫,妃就是妃,就算来千万个,她依旧是最高贵的。

神女看着夜歌,心内暗暗太息,摇了摇头。

夜歌在乎的,永远是自己的面子。

披上华丽的霓裳,戴着风光的凤冠,这美丽的躯壳之下,血和骨肉,都是腐臭的黑。

“姬妃……”东陵鳕喃喃自语,低头垂眸,目光自夜歌艳丽的脸上淡淡扫过。

“罢了,配不上她。”东陵鳕浅笑,温柔地望了眼轻歌,“纵然是青莲王后,都不能与之相配,何谈妃位?”

东陵鳕淡淡的话语,叫无数人震惊,犹似一石激起千万层的涛浪。

闻言,夜歌几乎癫狂,眼眶猩红充血。

她的灵魂早已扭曲,正用最后一丝理智佯装出雍容淡然之态。

此时,来武道场的千族,纷纷侧目,好奇地望着轻歌。

千族之内,从未出现过这样的女子。

姬美丽……

从此刻开始,这个神奇的名字,绽于千族内。

隋灵归漠然地望着轻歌,忽然好奇……

以她对青莲王的了解,一生只爱一人,一人便是一生。

青莲王既心仪夜轻歌,又为何爱慕姬美丽?

她们是一个人吗?

不,不是。

若是易容术,她能一眼看穿。

而且夜轻歌虚无之境内有蛇王,蛇王乃青莲战将,怎能没有它的气息呢?

除非蛇王叛变。

但是不可能的,蛇王是被驱逐出去的青莲战将,蛇王渴望回到青莲,又怎会叛变呢?

叛变即意味着,永无可能回到青莲!

隋灵归见氛围愈发的凝重,便缓步走了出来,“姬姑娘,你陪在我身旁吧。”

轻歌抬眸望向隋灵归,隋灵归此举二意,一则打破这沉重古怪的氛围,二则离得近一些,便能彻底观察她究竟是不是夜轻歌。

隋灵归乃是一族之长,活了上万年的怪物,其心思之深是以莫测。

轻歌落落大方,身姿绰约,一袭浅茶色的长衫着在身上,倒是清雅温婉,少了些锋锐,多了似清丽之美。

“能陪着族长,是我的荣幸。”轻歌淡淡而笑,走在隋灵归身旁。

夜歌不甘瞪视着轻歌背影,她立马挽着东陵鳕的胳膊,仰头眨眼,故作天真无害,“王上,你有想好我们孩子的名字吗?”

“不要姓东陵就好。”东陵鳕的话,宛如插刀。

字字句句,锋锐刀刃,全都插在了夜歌的心尖儿上。

妖殿听得此话,笑得发出了猪叫声。

他竟是不知,东陵王这般幽默,那嘴,竟这般的毒辣。

夜歌才维持的笑容,嘴角立即就垮了下去。

“王,你说什么呢,你的孩子,怎能不姓东陵。不姓东陵,那姓什么呢?”夜歌语气轻柔。

“能生的下来再说。”

东陵鳕语气淡淡的一句话,叫夜歌犹如雷劈,浑身震悚,好似见鬼,毛骨悚然。

她万分惊悚,脊背冷汗连连,潸潸而流。

夜歌眯起眼睛望着东陵鳕的侧脸,男子面容冷峻,俊逸如风,气质更胜凛冬白雪。

东陵鳕是察觉到了什么吗?

夜歌心脏疯狂跳动。

她到底做贼心虚,但已经是个惯犯……

夜歌满心的恨意,那恨在骨子里生根发芽,蔓延至四肢百骸。

若非东陵鳕不碰她,不愿看她一眼,她何须落得个千人枕万人睡的下场。

归根究底,都是东陵鳕。她怨东陵鳕,她恨夜轻歌。

她想要的,又何止是青莲王后之位,她要整个青莲,她要杀绝所有为敌之人。

为此,她不惜与虎谋皮,只求来日光万丈,人尊贵。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夜歌的心逐渐阴沉,她紧攥着东陵鳕的衣袖,轻声道:“一定能生下来的,王上,我们不仅有这个孩子,日后还会有更多的孩子。”

东陵鳕停下脚步,顿住,漠然回头望向夜歌,眸子里一片荒芜。

许久,东陵鳕无情冷酷地说:“你活在梦里?”

言简意赅的五个字,宛如惊雷刀尖,全部撞向夜歌。

是啊,这眼前的富贵荣华不就是一场梦吗?

所有要她从梦中醒来的人,都不得好死。

夜歌依偎在东陵鳕身旁,以二人可听之声轻声说道:“夜轻歌难道不是王上的梦吗?她既是旁人之妻,王上又何必心心念念?与我结qín jìn之好才是皆大欢喜,如此一来,我会劝说族长,给她个安全。”

“你在威胁本王?”东陵鳕冷声道。

夜歌明眸微闪,“我是在提醒王上,王上不要忘了,我是族长和族老们最中意的王后人选。王上,我不求其他,只求今日……你可不能离开榻子就翻脸无情……”

最后一句话,叫东陵鳕脸色骤变,他猛地推开夜歌,夜歌死死地抓着东陵鳕,“王,你只能是我的丈夫,不要想其他的了,我本是无脸无皮之人,千族来贺,你至少要顾及青莲的颜面,不是吗?”

东陵鳕眼神冰冷地望着她,夜歌笑地愈发粲然。

仿佛,那背地里的暗潮涌动并不存在。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