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31章止步男女有别

第2631章止步男女有别

神女坐在席位之中,远远地望着‘琴瑟和鸣’般的东陵鳕二人。

神女攥紧了权杖,微微用力,直到指节发白。

神女垂下了眼皮,掩去眸内一点光。

那侧,轻歌陪着隋族长迎千族,把持着订婚宴事宜。

轻歌望着隋灵归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又不失威仪,不由苦涩而笑。

她本是来阻止订婚宴,怎知却在和族长把持。

轻歌眼角余光淡淡瞥过浓妆艳抹的夜歌,不由想到一句话。

——时也。

——命也。

轻歌游目四顾,观察席位上的诸人。

她在等一个人,等一个可以打破这场盛宴的人。

“姬姑娘既有妙手回春之能,为何药王殿上无名?”一个种族的人望向轻歌,问道。

轻歌敛起心虚,淡淡回:“既有妙手回春之能,何必在乎榜上名?”轻歌原话回给那人,意思却是天差地别,轻歌的语气很是平和,但话中含义,全在谱写张狂猖獗四字!

“姬姑娘,你愿成为青莲王的女人吗?”这问话之人,是幽族妖殿,可谓是刁钻至极。

登时,无数人纷纷看向轻歌,便是东陵鳕也在止步不前。

明明知道答案结果,他还是忍不住期待。

这是一种病吗?那又是什么病呢……

轻歌抬眸望向幽族妖殿,“我倒是想成为神君青帝的女人。”

此话一出,哄堂大笑,倒也带过这一茬儿了。

东陵鳕失望地低下头,垂着眸,像是没有灵魂的躯壳,行尸走肉般,行走在千族人的目光中,游荡在喜庆的繁华里。

神女的目光自东陵鳕身上收回,尚未开席,便一杯接着一杯的喝。

不知愁滋味,尽在美酒内。

情之一字,诉断肝肠。

残忍的并不是夜歌的阴毒,而是遥不可及。她甚至无法将心事说出。

一杯,又一杯,浓烈的酒水穿肠而过,周围的人都在欢呼,热闹着。

美人喝酒,自然引起了豺狼虎豹的注意。

越原始的种族,看着美人的目光,永远是扒了衣服看白皮的。

“神女!神女!”无数人高呼。

蓦地,一只手修长的手攥住了神女的手腕,阻止神女喝酒的动作。

神女微醺,面颊淡淡的红,她仰头望向东陵鳕,一行清落下,神女笑着露出了牙。

“别喝了,酒多伤身。”东陵鳕说道。

神女是她的朋友,他又怎能看神女闹出了笑话呢。

神女何等聪明,一瞬之间便明白了过来,迅速甩开了东陵鳕的手,耍性子般,一壶酒入了咽喉。

“青莲王,良辰美景,**一刻,可不能在我的酒上浪费时间。”神女说道。

东陵鳕望着空空的手,皱紧了眉头。

神女还要喝,手中酒壶被人抢走,神女定睛看去,轻歌无奈地望着她。

轻歌一次性把神女桌上的酒全部喝光,捏了捏神女微红的脸颊,笑着说:“把你的酒全部喝光,让你无酒喝。”

“坏人。”

神女趴在镶金嵌玉的桌上,掩去悲伤和哀愁。

神女忽而抱着轻歌,蹭了蹭脑袋,鼻涕眼泪全都往轻歌怀里蹭。

东陵鳕怔住,望了望轻歌,再望了望神女。东陵鳕摸了摸下巴,不由怀疑……

神女,该不会是爱上了他的心上人吧。

这……

东陵鳕心情愈发的不好。

心上人有个五岁大的儿子也就罢了,丈夫还活着也就算了,还有个女情敌?

关键是,这神女披着同性的外衣搂搂抱抱,他却止步男女有别,成何体统。

东陵鳕心内叹息,来世当个女人好了,占尽便宜,吃光豆腐,还以友之名。

不对啊。

可转念一想,东陵鳕皱起了眉头。

来世若是个女人,岂不是不能与之成亲?

好苦恼。

果然,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轻歌只知东陵鳕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叹气,一会儿又皱眉,并不知东陵鳕的内心戏竟这般丰富。

神女不胜酒力,轻歌便坐在了神女一旁。

此刻,千族中人也陆陆续续到齐了。

武道场,座无虚席。

夜歌坐在轻歌前侧,一身喜袍红得刺眼。

此时,东陵鳕走至武道场大台,他身着茶色长袍,身材灵修,温润如玉。

“诸位知我青莲武道场,以文会友,以武霸天。乾坤盛宴,探讨文武一道。从古至今,唯文武过人者,方得大道。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武前十,可进武道登天烽。而文第一、武第二,分别可选青莲宝物一件,入青莲铺,在青莲为官!”

东陵鳕轻声道。

这一刻,他说话时,似有当年的气度。

真正的气势,并非如雷声惊人,而是细雨藏杀,由内之外的叫人拜服。

文者,治理江山。

武者,称霸天下。

二者相辅相成,才有乾坤之道,锦绣之天。

轻歌望着东陵鳕摸了摸下巴。

武道登天烽她并不感兴趣,青莲官位,宝物一件,她倒是心动了。

虽说只要她一点头东陵鳕就会给她,但靠双手得来,才是名正言顺。

青莲九月之宴,先文后武。

当东陵鳕把话说完走下大台,便见一残棋局出现在光幕之中。

“诸位,解此棋局者,能得青莲一枚。”隋灵归道。

青莲的枚数,决定了最后的名次。

幽族妖殿站了起来,手执一把扇,笑着说:“都说青莲王,文武双全,学富五车,却是不知身为青莲准王后,腹中是否有墨水?这棋局残局,并不算万古之难,青莲准王后,你且给我们试试?”

夜歌缓缓站起,双手作揖,“妖殿,承让。”

若说xiū liàn实力,夜歌不敢张扬,这棋局,她倒是能说上话。

夜歌并非毫无作用,在棋道方面,的确有过人之才。

夜歌身着血红的喜袍,走向光芒四射的玉台。

夜歌站在光线交织的残局之中,玉手轻抬,长指微动,指腹轻点棋局一处。

骤然间,无数棋子宛如水流涌动,之间连成金光细线,最后全部散成云烟。

而后便见,云烟长风里,一朵青莲,落在了夜歌的掌心。

“准王后贤淑聪慧,实数当今世上难得的女子。”幽族妖殿夸赞道,却又话里藏话,“一人破棋局有何意义?倒不如,姑娘点出一人,争个高下,那才叫精彩。族长,您意下如何?”妖殿望向隋灵归。

隋灵归皱眉,妖殿是个看热闹不怕事大的。

不过,她也希望夜歌在千族人面前,表现出青莲准王后的风范。

那将是青莲的颜面。

“可以。图个热闹,是好事。”隋灵归点头。

妖殿摇着扇面,望向夜歌,“准王后,你选一个人吧。”

夜歌回头,喜袍和光,映照得她的脸,格外妖娆。

夜歌的目光,毫无意外落在了轻歌身上,她抬起手,指向轻歌,轻声笑道:“姬姑娘,上来,与我一战。”

姬美丽纵然有神医之才,又怎是她棋道的对手?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