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34章你喜欢红梅吗?

第2634章你喜欢红梅吗?

轻歌坐在席位上专心研究放在虚无之境内的棋道残局的棋谱。

是泛黄的残页,字迹潦草,能够看出有些年头了。

周老独一的护心阵法便在这棋谱之中。

至于远古之龙的残魂,更是一种意识形态。像朱雀、玄武两个超神兽的残魂,是可以化出形体的。

轻歌的脑海里响起了远古之龙的声音:“我若为刀刃,天下无坚韧之盾。我若为盾,天下无锋利之刃。年轻人,你的心脏是紫月花,护心阵法能护好你,我可以压灭你的血魔煞气,不过你要想好,我只能使用一次,一次过完,世上再无我这个龙。”

“你能陪我作战?”轻歌问。

“只能一次,召唤我的真身,战斗结束,我便不能陪伴你。”古龙说道。

轻歌浅笑,“足够了……”

血魔煞气已经压灭不掉,不知不觉间,血魔煞气与她融为一体,压灭血魔煞气,便是斩杀了她!

之后再无古龙的声音,轻歌明白,她需要的时候,古龙会出现。

轻歌端起玉桌上的酒,仰头微抿了一口。

古龙残魂和护心阵法,随便一样都能惊动千族,现如今两样都在她这里,只怕有些人快要坐不住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隋灵归端着酒杯走至轻歌面前,敬酒:“你真是让人惊喜。”

“意外之喜。”轻歌落落大方,从容清雅。

隋灵归挑起眉头,“周老乃我青莲人,周老一生行善,能够得到护心阵法和古龙残魂是姑娘的福气,可不能用来谋财害命。”

“族长指点,晚辈受教。”

对于轻歌的态度隋灵归倒是很满意,而轻歌也在观察隋灵归。

如隋灵归所说,周老是青莲人,护心阵法和古龙残魂都属于青莲,若隋灵归心动了,只怕会杀人夺宝。

至少,从明面上的交谈来看,轻歌不知隋灵归是什么意思。

从进入四海城开始,轻歌接连夺宝,神族遗珠、青莲长衫、护心阵法、古龙残魂。

好在,这些消息传不去诸神天域,否则天域必乱!

……

青莲乾坤宴,文道切磋,千族中人百花争鸣,个个文人骚客,惊艳四座。

文榜武榜皆是以青莲枚数而排名次,轻歌手中只有一枚青莲。

按照青莲的规矩,所谓切磋,任意挑战,一旦挑战成功,对方的青莲枚数都属于自己。

故而,许多隐藏的大师,都会在最后出手,夺走所有的青莲,站在榜首之位笑傲风云。

轻歌亦不例外,坐在席位上观望着文道切磋的场景,可谓是精彩万分。

千族凌驾于九界之上,堪称天地,不是没有道理的。

深夜的武道场,夜明珠照亮这片天地,数千人切磋文道。

文、武二道结束,武道登天烽出现后,便是订婚宴。

夜歌和东陵鳕要站在武道登天烽,接受千族的贺喜,将高举酒杯,笑望千族。

轻歌往四周看了看,蹙眉。

“你在等谁?”神女问道。

“七族老。”轻歌沉了沉眸。

神女目光一闪,“为何?”

“乾坤宴可不能少了他。”轻歌淡淡的笑着。

千族还在文道切磋,轻歌提着一壶酒,离开了热闹的盛宴。

东陵鳕看见轻歌离去,想要跟上轻歌,却是被隋灵归喊走。

轻歌离开武道场,漫无目的行走在黑夜。

走到偏僻处,轻歌看到一处火光。

老顽童七族老坐在火光前,认真地烧着纸钱。

七族老面前还有一座坟墓,一块无名的碑。

是个新坟,七族老的手上指甲还有泥泞,可见是徒手新挖的坟。

灵夜狼的坟……

轻歌抿紧了双唇。这万年来,七族老的名声特别不好,杀人无数,沐浴鲜血,手段残忍,一生从不娶妻。

在武道场时,轻歌听神女说了一些有关七族老的事。

万年前,七族老是青莲大将之一,为了天下苍生做出过许多牺牲。他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妻子,他和妻子外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为了救那些可怜的人儿,他身中数箭,昏死过去。

等他醒来,只有妻子的尸体,那时他才知道妻子怀孕了,一尸两命。

他以为是贼寇所杀,却不曾想,是他救的那些人所杀……

他不知妻子经历了什么,他身上值钱的宝物全部被抢走。

那些愚蠢的人用铁索将他kǔn bǎng,想要他把空间宝物里的东西全部丢出来。

愚蠢啊。

铁索,能困得住他?

他将这些人全部tú shā,一个都没放过。

他把一个个流血的头颅摆成了塔。

等待着他的,是青莲的惩罚。

身为青莲大将,怎能滥杀无辜?

他抱着妻子的尸体,在头颅血塔旁哭的伤心欲绝。

他后悔做个好人,他后悔救人,他悔啊……

惩罚过后,他宛如变了一个人,十恶不赦,疯疯癫癫。

他的府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座坟,妻子的坟。

灵夜狼曾是七族老之妻的爱宠,从那以后,七族老与灵夜狼为伴万年。

这一刻,轻歌甚至能明白,为何灵夜狼死后,七族老这般愤怒。

一滴浑浊的泪,滑过七族老满是褶皱的脸颊,落在跳动的火焰,湮灭于火光。

“你来做什么。”七族老并没有转头看向轻歌,“夜深人静,偏僻之地,我此刻杀你,青莲王奈何不了老夫。”

“抱歉,我没有救下灵夜狼。”轻歌走至七族老旁侧,席地而坐。

她出手时灵夜狼已经半死了。

背后之人一石二鸟,好个阴毒的招数。

杀了灵夜狼,七族老会万分痛苦,而栽赃于她能除掉她,除此之外,能激化七族老和东陵鳕的矛盾。

这样的招数,夜歌断然想不出来,只怕夜歌背后的那个男人,非常的不好对付。

轻歌说出话后,七族老终于看了眼轻歌。

女子年轻美貌,肌肤细腻,侧脸完美,黑眸里倒映出火光。

像极了他年轻的妻子。

那一年,凛冬之际,妻子折下红梅戴在发上,抱着灵夜狼蹲在火前取暖笑得天真烂漫。

七族老痴痴地望着轻歌,两行老泪滑下。

“你喜欢红梅吗?”七族老问。

“喜欢。”轻歌回答道。

“好孩子。”七族老苦涩的笑,“她也喜欢红梅。”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