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35章-大俗即大雅

第2635章-大俗即大雅

轻歌知道,七族老所说的‘她’指的是谁。

轻歌坐在地,伸出纤细的双手放在火光前暖手。

七族老在一旁烧着纸钱,讲述着他与妻子的点点滴滴。

“她很善良,我从未见过她还善良的人。”七族老说:“我恨,恨青莲,恨这天下无辜之人。我甚至想拿起屠刀,屠戮众生,但我不能,她不喜欢的……”

轻歌看着灵夜狼的坟,满心惆怅,苦涩的说不出话来。

她把酒壶里的美酒倒在新坟之,“喝完这壶酒,一路好走,来生欢愉。”

轻歌把酒壶放在一旁,从空间袋取出酒壶酒杯,倒满了断肠酒。

“七族老,喝喝看?”轻歌说。

七族老狐疑的很,“你该不会下毒把老夫给毒死了吧?”

轻歌:“……”

轻歌干咳一声,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轻歌继续喝酒,轻瞥七族老:“爱喝不喝。”

“你这丫头,怎不知尊老?活该成不了青莲王后,看吧,男人都被别人抢走了。”七族老有些愤怒。

轻歌挑眉,“我爱不在青莲。”

“既不在青莲,你还来沾花惹草,果真,除老夫妻子外,女人没个好东西。”七族老哼哼说道。

轻歌嘴角疯狂抽搐,已经不愿再与七族老争执下去。

好家伙,人老嘴毒。

轻歌咂咂嘴,继续喝酒,一面喝一面说,“好酒,真是好酒,今朝有酒今朝醉,不枉此生一场梦。”

“年纪轻轻的小丫头片子,懂得什么叫一场梦吗?”七族老闷哼一声。

“您给说说?”

“梦啊……可残忍了,拥有过再失去……真的残忍。”七族老眼里,已经没有了生的希望。

这万年来,无数个昼夜,他醒来面对冰冷的房屋,曾也声嘶力竭的骂喊过老天。

轻歌陡然发现,七族老早有死亡的想法,只不过万年来因为灵夜狼还在,所以一直疯疯癫癫的活着。

如今,灵夜狼死了,一旦杀死最后的真凶,七族老一定会义无反顾的去寻找妻子。

“七族老,你知道死后是什么吗?”轻歌问。

七族老笑:“地狱呗。”“不,不同的人,死后将去不同的地方。你的妻子心地善良,被人残害,该去的是仙境天堂。”轻歌道:“据我所知,地狱亦有不同之分,而最惨的是zì shā而死的人,凡间有

六道,zì shā而死之人,轮回将为畜生道,天堂里的魂,轮回为人人!”

七族老收起了脸的笑,听着轻歌的话皱紧眉头。

见此,轻歌松了口气。

若妻子在天堂,七族老一定会努力的活着,只求死后能见妻子一面。

七族老满头白发披散,神情痛苦,火光照进了他落寞的眼。

远处的武道场传来了锣声,还有隋灵归的声音,“恭喜幽族妖殿,拿下五百枚青莲。诸位,还有谁要挑战妖殿吗?!”

挑战成功,喜获五百枚青莲,挑战失败,自身的青莲也将搭了进去。

陆陆续续有人挑战,但没人成功,直到妖殿的青莲突破了六百枚。

六百枚青莲的拥有者,将是道切磋的榜首。

轻歌站起了身子,“七族老,我该去武道场了,你若愿意,便来武道场与我喝一杯。”

轻歌迈动双腿离去,身后忽而传来了七族老的声音,“孩子。”

轻歌脚步停住,月下独影清雅风,并无回头之意。

“这酒挺好喝的。”七族老晃了晃半杯断肠酒。

轻歌笑了,“这酒很贵的,七族老可要省着点喝。”

说罢,随着声音的湮灭,轻歌的身影也消失在七族老的视野里。

七族老的眼眸里,只有跳动的两簇火焰。

这新坟之地,又孤寂萧瑟,冷清的像是无人荒野。

七族老一口把酒饮尽,将酒杯砸碎,站起坟前攥紧了拳,“杀我爱狼者,将万刀千剐,烈火烹油!”

武道场,轻歌悄然回到席位,神女望了她一眼,笑着说:“我已有一百枚青莲,能拿下第二。”

“不去试试第一?”轻歌问。

神女摇摇头,“人贵自知,若过于贪心,只怕第二的名次和这一百枚青莲都将失去。幽族妖殿为人的确张扬,但道实力,却是过人,我不会与之争锋。”

“我倒是想贪心。”轻歌笑道。

“还有人挑战本殿吗?若是没有,族长该宣布道名次了。”妖殿说道。

隋灵归问:“可有人要玉台?”

席位之,女子盈盈起身,茶色长衫在微风摇摆。

当无数人的视线落在她身,皆是惊诧,有贪婪,有不屑,有探索。

妖殿看见轻歌,双眼一亮,脸的笑则是愈发之夸张了。

“姬姑娘可要挑战妖殿?”隋灵归问。

轻歌点点头,走玉台,拿出自己的一枚青莲交给侍卫,“搏一搏,兴许能得道第一呢。”

夜歌正在千族人群里敬酒,她紧攥着酒杯回头望向轻歌,眼神阴鸷毒辣。

东陵鳕正在夜歌身旁,夜歌笑道:“姬姑娘可真是嚣张呢。”

“那不叫嚣张,叫做可爱。”东陵鳕道。

“青莲王,我倒是不觉得可爱。”龙族仙君笑道。

东陵鳕说:“"qing ren"眼里出西施,正常的。”

席位的人面面相觑,看看东陵鳕,再看看铁青着脸的夜歌,惊讶的很。

“青莲王,你用可爱形容姬姑娘,不如找一词形容准王后?”血族赤阳王说。

东陵鳕极其认真地看了看夜歌,随后道:“俗不可耐。”

夜歌:“……”

龙族仙君干咳了一声,青莲王何时变得这般耿直了?

“王,你怎能这般辱我……”夜歌忍不住道。

“大俗即大雅,姑娘回去多读几本书吧。”东陵鳕气死人不偿命。

夜歌几乎都站不稳了。

夜歌放下酒杯,抱住青莲的胳膊,“王,我肚子有点疼。”

“姑娘,你该去如厕了。”东陵鳕面无表情,淡淡地抽出了手。

夜歌隐忍着愤怒,周围的人更是一脸呆滞。

东陵鳕望向了轻歌的所在地,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姬姑娘生得可真好看,真叫人看了欢喜。”

众人:“……”拜托,这是你跟夜歌的订婚宴啊。夜歌轻抚小腹,咬牙切齿,恨得牙痒痒。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