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39章-你建一座,本王毁一座

第2639章-你建一座,本王毁一座

此时此刻,便是隋灵归都震惊不已,她呼吸忽然急促,错愕地望着东陵鳕。进本站。

连妖殿也没想到东陵鳕会直接说出与幽族开战的话来。

“青莲是欺我幽族势小?这洛神宫,我还非建不可。”妖殿冷笑。

“妖殿可去试试,你建一座,本王毁一座,直到你幽族再无疆土可建。”东陵鳕气势如虹。

妖殿蹙起眉头。

东陵鳕对姬美丽的在乎,超乎了他的想象。

见气氛剑拔弩张,轻歌揉了揉眉心,端着酒杯站起来,老气横秋道:“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打打杀杀的多不好,二位不如学学我,吃斋念佛不杀生。”

众人看向轻歌手里的酒杯,深深怀疑轻歌所说的吃斋念佛不杀生。

而正是这样一句话,叫众人忍俊不禁,氛围一度好转,至少没有适才的杀伐之气。

七族老远远地望着轻歌,点了点头。

妖殿亦是个识时务的,闻言,笑道:“你这姑娘,真是叫人爱得很。”

“妖殿爱我什么,我改好不好?”轻歌回道。

妖殿脸彻底黑了,周围的人包括东陵鳕在内,唇角都不由扬起。

轻歌喝下一杯酒,微醺,面颊酡红,故作醉意,眼神迷离,轻声道:“哎……我这该死的美艳的脸……”

众人嘴角疯狂抽搐,无语地望着轻歌。

妖殿闷哼一声,回到席位之。

隋族长看着轻歌点了点头,轻歌两句话,看似随意而说,却是化解了潜在的危机。

身为青莲王后,除却美貌才华外,更要蕙质兰心,审时度势……

夜歌一向的所作所为叫人失望,美丽的皮囊,盖不住小人之心。

倒是姬美丽的接连表现让隋灵归眼前一亮。

那等气度,绝对是大家风范。

为了瓦解适才的剑拔弩张,甚至不惜让大家取笑自己。

隋灵归对姬美丽的喜欢,毫不吝啬。

夜歌一回头看见隋灵归的眼神,夜歌的心似乎都要扭曲了。

夜歌闭着眼,垂在身侧袖下流血的手更是狠狠攥紧,直到酒杯碎片全部镶嵌进掌心肉里。

她好似感知不到疼痛一般不为所动,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啊,准王后,你的手……”迟迟而来的婢女看见夜歌的袖子发红有血迹,握起夜歌的手,把袖子撸,正看见夜歌血肉模糊的手掌,不由惊呼。

隋灵归正在观察轻歌,听到夜歌侍女的惊呼声,厌恶地皱起眉头。

隋灵归回头望向夜歌,目光落在了夜歌的掌央。

“怎么回事……”隋灵归极其不愿地走来。

夜歌泫然欲泣,“酒杯裂了。”

“把准王后带下去包扎伤口,武道试结束后再来。”

“是。”

侍女扶着夜歌朝武道场外走去,夜歌似是不死心般,硬是要从东陵鳕身旁走过去。

夜歌在东陵鳕面前停下,双眸里蓄满了泪水,楚楚可怜,“王,我手疼。”

“把手剁了好了。”东陵鳕面无表情,“何必这般矫情?岂不是让在座的诸位笑话?”

夜歌本苍白的脸,更加惨白。

夜歌不可置信地望着东陵鳕,“王……”

“无病shēn yín,故作姿态,既不愿剁手,下去疗伤,何必摆出弱不禁风的样子?”东陵鳕的话无情而残忍,像一个嗜血而生的王。

“王后,该走了。”侍女急道,见夜歌直在原地不动瞪着双眼,便凑在夜歌身旁轻声说:“若不早点处理伤口,稍后订婚宴,会让人看笑话的。”

如此,夜歌才回过神来,夜歌不甘地看了眼轻歌,随后在侍女的搀扶下朝武道场外走去。

这时,东陵鳕从轻歌的坐椅手把拾起一根银发,突然哀伤地说:“掉了一根头发,会不会很疼,稍后可要好好补补。”

噗嗤——

妖殿一口酒水,喷在前面坐位男人秃顶的脑袋。

夜歌即将走出武道场,听到了东陵鳕的话,停下了脚步。

夜歌回头看去,东陵鳕此刻的温柔,是她的渴望。

夜歌机械般回过头,她低头看了看还在流血的手,脸浮现了狰狞扭曲的笑。

她流血裂肉,不得姬美丽掉的一根头发?

老天,你真不公平。

这世道,真恶心!

夜歌异常的怨愤。

……

轻歌听到了东陵鳕的话,好是无奈,她亦没想到,众目睽睽之下,订婚宴,武道场内,东陵鳕会这般对她。

而今,她算是明白了,无论何时何地,什么样的身份,东陵鳕的那颗心,从不会改变。

罢罢罢。

轻歌饮下一杯酒,叹气好几声。

神女的心脏猛然抽搐,像是被刀刃划开了一道裂缝般疼痛。

她端坐着,保持神女的仪态,眼角余光全都在东陵鳕的身。

如若……

如若这份温柔,这份情属于她,便是万难苦厄,她亦会走向他。

可惜,不属于她,她又怎能强求?

神女微微攥紧了手的权杖,垂下眸,掩去那稍纵即逝的忧伤悲哀。

许久,神女端起酒杯,起身敬向东陵鳕,“青莲王,恭喜,娇妻佳婿配良缘。”

碰杯过后东陵鳕把酒喝完,他漫不经心望向神女,却见神女双眼通红。

“神女得了红眼病吗?”东陵鳕关心地问。

神女:“……”

轻歌扶额,额落下一滴冷汗。

这样耿直的男人,注定要孤独终老的。

神女欲言又止,最终坐下。

她不怨东陵鳕不解风情,只怪自己不是夜轻歌。

原来,在东陵鳕眼,她与夜歌之流,并无区别。

儿女情长,不如权力巅峰,与其强扭不甜之瓜,倒不如直青云,俯瞰江山万里。

神女的心,破碎。那一点情爱之火,湮灭。

东陵鳕茫然地望着神女,心内却是在想,这红眼病严重吗,会传染给轻歌吗……

想至此,东陵鳕又揉了揉轻歌的发。

好柔软的发,摸着真舒服。

东陵鳕唇角扬,一笑,日月无光,山河失色。

“青莲王笑起来真好看,日后要多笑。”轻歌说道。

她希望,他能一直如此的高兴。

东陵鳕一愣,旋即温柔道:“好。”

隋灵归见此场景,点头而笑。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