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40章-头上有点绿

第2640章-头上有点绿

轻歌的虚无之境内,蛇王感受到隋灵归的注视后,忍不住说:“丫头,这老妖婆看你了。 ”

“嗯……”这的确出乎轻歌的意料。

奈何阴差阳错,她既拿走了周老护心阵法和古龙残魂,有些事还能不给情面。

“你何不成为青莲王后,再恢复我战将之威?”蛇王劝说道。

“若她知道我是夜轻歌,紫月花在我这里,你还能苟活?”轻歌冰冷而笑,蛇王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姬姑娘,与我来。”隋灵归亲自前来请。

轻歌抿了抿唇,随后起身走向隋灵归。

隋灵归将轻歌带到了一片青竹林。

隋灵归站在轻歌面前,背对着轻歌,正仰头望着摇曳时沙沙作响的青竹。

“姬姑娘,你可愿为青莲王后?”隋灵归问道。

轻歌心脏咯噔一跳,“我不知族长是什么意思,今日是青莲王与准王后的订婚宴。”

隋灵归缓缓回过头来笑望着轻歌,温和出声:“她腹有着小王子,只能订婚,等小王子出生,世再无准王后夜歌,只有你青莲王后,你是小王子的母亲……”

“隋族长,这似乎不大好。”轻歌皱起眉头。

“我为你建洛神宫,你也能看出,王爱慕你,你又是周老选的人,成为青莲王后,是你最好的选择,事不在急,我只需要一个答案。”隋灵归道。

轻歌垂在身侧的手冰凉,她不希望东陵鳕身旁的是青莲王后,她希望东陵鳕身侧有个贤惠的妻子,陪他走过这漫长的一生。

青竹林内,岩石后侧,夜歌手握着滚烫的红宝石,听到隋灵归的话,脸的血色一瞬间被全部抽干。

她一直以为,隋灵归是自己的依靠,算她犯下滔天大错,隋灵归依旧会原谅她。

原来,在隋灵归眼里,她根本不是什么青莲王后,她只是个棋子,是个生孩子的工具。

一旦把孩子生下来,她没有活路了。

夜歌手里握着的红宝石,是那个人给她的,有此宝石在,隋灵归和轻歌都不会发现她。

夜歌蹲坐在岩石前,一手握着红宝石,一手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泪水源源不断流出,滑在满是痛苦的脸。

她在这青莲如履薄冰,时刻担心着性命危险。

这尘世,竟无一人可以信任。

东陵鳕身为她的丈夫,却从来没有庇护过她,那大风大浪,都是东陵鳕带给她的。

她恨,她怒,她怨!

好在,这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东陵鳕的。

好在,这一胎只有六个月的生命,尚未出世,要离世。

隋灵归,你算盘打得再好,也想不到吧!

夜歌满面泪水,却又狰狞癫狂的笑着。

她不敢发出声音,尽可能的屏住呼吸,qiè tīng青竹林内隋灵归与轻歌的谈话。

“族长,青莲王后的人,应该让青莲王来选。”轻歌说道。

“他选的是你。”隋灵归说。

“抱歉,族长,我不愿意。”轻歌垂下了双眸。

隋灵归愣住,“你不愿意成为青莲王后?”

“青莲王后的身份地位,的确是风光无限,但那风光背后,必是艰辛。既为青莲王后,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族长,我无法承担那份责任,故而,我不愿。”轻歌说道。

“傻丫头,你有丈夫,有族长,有青莲官员们,何须你来承担?你既为青莲王后,只要负责貌美如花即可。”隋灵归轻声说。

轻歌欲要开口拒绝,隋灵归抬起手放在轻歌眼前,止住了轻歌接下来的话。

“这件事,你考虑考虑,我可以认真的告诉你,你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我只希望,青莲王身旁,能有个他喜爱的女子,能与他匹配的女子。洛神宫我会建,为你而建,这是我的诚心。青莲王对你的心意,想来我也不必再说。你所得的护心阵法和古龙残魂,那是青莲之物,但我不会拿回来,我甚至感谢你解了周老先生的古龙画。”

隋灵归道:“千族虎视眈眈,更有幽、血二族蛰伏暗处,洛神宫一建,有青莲庇护,天地之,千族以内,谁敢动你,哪个不长眼的敢杀人夺宝?这不仅是青莲的诚心,也是给你的护身符。”

轻歌望着隋灵归,渐渐发觉,这与她了解的青莲族长有所不同。

她以为,隋灵归完全不会在乎东陵鳕。

这世间的大多数事,没有对错之分,只有立场一说。

“好。”轻歌点头。

“我等你想明白了来找我。”隋灵归快步离开,轻歌一个人在青竹林内站了许久。

一片竹叶落下,轻歌伸出手接住,下意识戴在了头。

片刻,轻歌又把竹叶摘下。

青绿色的竹叶,头有点绿?啊呸……

小月月敢出轨,她把他腿给打断来。

轻歌冷哼一声,生着闷气走出了青竹林。

直到俩人完全消失青竹林,坐在岩石前的夜歌才敢大口喘息。

夜歌双手紧握着红宝石,眯起阴鸷的眼。

“你们,都去死吧。”

“……”

待轻歌回到武道场,再无丝竹声,再无wǔ nǚ摇,武道试已经正式开始了。

轻歌本还想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只不过看见千族人纷纷台展现实力后,轻歌干咳一声,打算当个看客。

东陵鳕全程坐在轻歌身旁,与轻歌说着最近的趣事。

轻歌偶尔看向东陵鳕时,都发现东陵鳕一直在对着自己笑,不由问:“你一直傻笑着做什么?”

东陵鳕无辜地说:“你不是说……我笑着好看吗?”

轻歌:“……”傻子!bái chī!

轻歌鼻头一酸,眼眶一红,面对这样一个人,真想当他娘,好好疼爱他。

轻歌见东陵鳕还在笑,正想说‘别笑了,丑死了’。然而,一想到东陵鳕从此很有可能不再笑,轻歌便闭嘴了。

轻歌喝着小酒,观望着武道试,以她如今的阶级实力,能够观望这样的试,对于往后xiū liàn,有着很大的帮助。

武道试,妖殿亦加入其。

“这妖殿,还真是武双全。”轻歌说完,发现东陵鳕脸都黑了。

东陵鳕哀怨地道:“我也武双全。”

轻歌:“……”让她嘴贱!得!不说话了。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