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93章-我会把心脏送给她

第2693章-我会把心脏送给她

轻歌既以真面目示人,自有保命的手段。

因着妖莲、姬月、东陵鳕等人的关系,隋灵归明面上不会太难看,至少帝姬之名位会留给她。

有权无实。

但——轻歌如何也没有想到,隋灵归当真会把城池、矿山、药田这些珍贵的东西给她。

轻歌气度雍容,华贵清雅,手执茶杯,斟茶入杯。

轻歌指腹推着茶杯至隋灵归面前,抬眸的刹那,与隋灵归对视一眼。

她并未在隋灵归的眼中看到任何杀气和敌意,好似,她还是那个被隋灵归欣赏的姬儿一般。

轻歌落落大方,举止淡雅,把隋灵归递来的令牌、城契等物一一收下。

“姬儿,难怪你看不上青莲王后这个位置,的确,与青后之位比起来,青莲王后一位的确有些寒碜。”隋灵归苦笑道,却是话里有话,意有所指!

“族长,青帝与青莲王,都是极好的男子。我既与他人两心同,又怎能耽误青莲王?”轻歌淡淡地说。

隋灵归讪讪笑了几声,目光总是有意无意望向轻歌的心脏之处,哪怕隋灵归在尽力掩盖,轻歌依旧敏锐地捕捉到了。

轻歌细长的手指放在桌面轻敲,挑起一侧黛眉,戏谑地望着隋灵归。

“族长,晚辈可否问一个问题?”轻歌问道。

隋灵归意识渐渐清醒,收回视线,极力压低声音“你且问。”“若有人要挖族长你的心脏,族长该当如何呢?”那一刻,似有风起,掀开了窗户,啪啦一声,吓得隋灵归心魂俱颤。隋灵归猛地定睛望向轻歌,却见坐在琉璃桌前的女子

,眉目妖冶,慵懒似狐,那美眸之中,暗暗闪烁过杀伐血光。

便连七族老都赶到了血雨腥风般的气息,浑身寒毛全都倒竖而起。

这句话,是有意而问之吗?还是无意而问?

七族老此刻没有时间去思考轻歌为何要问,则是安静宁心等待着族长隋灵归的回答。

他与隋灵归不同,知道紫月花在轻歌体内,更加器重轻歌。

这件事,超乎世俗所想,花儿,竟能替代心脏?

七族老只知,此女既是青莲王宝贝的人,若是取其心脏,岂不是残忍杀害青莲王的感情?

天地众生,青莲一脉,难道只能依靠紫月花了吗?

七族老曾想过,轻歌既为帝姬,亦是青莲人,紫月花在轻歌体内,没有很大的问题。

然而,隋灵归依旧固执己见,一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便把七族老堵的哑口无言了。

宫殿内的氛围逐渐凝固,明明只是深秋的凉意渐浓,好似骤然间成了凛冬腊月的彻骨冰冷。

隋灵归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许久,道“我会把心脏送给她。”

表情逐渐凝滞的轻歌“……”

一脸错愕震惊的七族老“……”

七族老嘴角疯狂抽搐,不由扯了扯脸皮,哀怨幽幽地看了隋灵归好几眼。话说回来,这族长的脸皮也太厚了吧……把心脏送人,这回答很不真实啊。

隋灵归打开双眸,饮下一口茶,笑望着轻歌“姬儿,你还小,该像我这样的前辈学习。”

学习什么?学习把心脏送人吗?

隋灵归的回答真是叫人啼笑皆非。

显然,在座的三人都懂紫月花意味着什么,只是三人俱都没有点破罢了。

隋灵归将茶杯放下,起身走了出去。

七族老望了望轻歌,叹息,道“别听她的,把心脏送人,那是蠢货才会干出来的事。”

说罢,便见姬月抱着小包子走了进来,轻歌皱起双眉“你们去了哪里?”

这父子俩,每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不知在密谋着什么国家大事。

小包子看了看姬月,再看向轻歌,咧开嘴笑道“不告诉娘亲,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秘密。”

“族老爷爷,你今天又年轻了哦。”小包子面向七族老,歪着脑袋笑道。

七族老望见小包子,当即眉开眼笑,开心的把宝贝都掏出来送给小包子。

“族老爷爷,晔儿是个好孩子,不能随便收人东西的。”小包子意思意思推辞过后电闪雷鸣间就把宝物一一收下,开玩笑,傻子才不收,他可是个孝子,要为娘亲存嫁妆。

从奶奶那些人的口中,小包子知道娘qīn rì后要嫁给青帝,只怕目前的嫁妆只是冰山一角,远远不够。

“你们一家三口好好温温情。”

七族老见不得温馨的场面和天真的小孩,回到了自己的冷清的府邸。

府内俱都栽种着红梅,红梅林间,有一座坟,一座碑。

七族老踏步府邸,眼眶发红,泪水涌出,曾经,这里也热闹温馨过。

如若……

如若没有那场意外的话,他每次回到家中,便会有人准备好饭菜,那个腹中的胎儿,就会成为一个孩子,会有小包子那么可爱吗?七族老额头抵着石碑,老泪溢出“我遇到了一个可爱的孩子。你和孩儿若没死,我们的孩子也会这般可爱,也会长大chéng rén,娶妻生子,这时,我应该是儿孙满堂,颐养天

年。可惜……怪我……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那奈何桥,忘川河,可会冷了你?”

泪水滴落在石碑。

万年来,无数个昼夜,七族老床榻的锦被几乎都是没有动过的。

夜里,七族老抱着石碑而眠。

白天,七族老像遛狗一样出门遛灵夜狼。

只是现在灵夜狼也没了,七族老愈发的寂寞萧瑟了。

……

距离妖莲、凤栖以及姬月回长生界的日子,转眼只剩下两日了。

临近分别,千万的不舍都在无言中。

白月初上,姬月与轻歌一左一右牵着小包子的手行走在青莲花苑。

青莲的花苑,有万年久的历史,青莲王是爱花之人,万年前,从各种险地寻来珍稀的花儿。

寻常人是没有资格进入花苑内欣赏观望的。

小包子走在俩人之间,幸福之情溢于言表,在花苑里蹦蹦跳跳。

白月光洒落下来,将三人的身影映照清晰,拖得很长。

轻歌望着地上倒映着的影子,一家三口的幸福轮廓。

这幸福虽然短暂,却足以叫她高兴半世。

“娘亲。”小包子停下来,扭头望向轻歌“我与爹爹掉进河里,你先救谁?”

“你。”轻歌不假思索道。

姬月“……”他终于明白,在这个家里,他根本就没有地位可言。

纵然如此,姬月眉角眼梢,却都染上了浓郁醉人的笑意。

是了。

万年的孤独像是在蹉跎时光,唯有此刻的一家三口的温馨,才让姬月感受到了温暖,亦明白了活着的意义。

小包子咧开嘴笑得开怀“真好,我也会先救娘亲。”

“东陵叔叔和爹爹掉进水里,娘亲救谁呢?”小包子又问。

姬月皱眉,异瞳轻瞥自家儿子,甚是不悦“晔儿,不可胡闹。”

姬月悄悄然竖起一双耳朵,正等待着轻歌的回答。

这个问题,难倒了轻歌。

姬月,她此生最爱,她的丈夫。

东陵鳕,过命的交情,亦是救命恩人。

“救你东陵叔叔。”

闻言,姬月的心脏微微泛起酸意,嘴角垮下。“然后,再跳河与你爹一同淹死好了。”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