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694章-一个人会很孤独的

第2694章-一个人会很孤独的

霎时,姬月微抬睫翼,浓密漆黑的睫翼之下,方才还暗淡的双眸,这一刻似有烟火绚丽,漫天的火树银花绽放,深深烙印在心底。 似那淡淡的清风,扑灭了将天地燃为灰

烬的阴森怒焰。

方才心脉相连十指的酸楚消失不见,转而是雨过天晴的兴奋和欢愉。

轻歌笑望着姬月,在黑夜里,月光下,露出一排雪白的牙。

姬月上半身越过小包子的头顶,在轻歌的发间落下了一吻。

俩人分别牵着小包子的左右小手没有松开,小包子仰头望去,眯起眼睛,咯咯咯笑个不停。

明月,黑夜,花苑,剪影……

美丽温馨的画面定格,轻歌唇角上扬,眸光湛清,只希望永世停留在这一瞬间,直到天荒地老。

三人走至花苑深处,轻歌便坐在藤蔓秋千上,姬月站在身后稍稍用力推。

小包子在一旁寻着萤火虫,在万千萤火之光中笑得天真烂漫。

姬月望向小包子,眉眼温和,冷峻倨傲的面颊终是露出了笑容。

轻歌座下的秋千随着姬月的推动而摇晃,芬芳入鼻,晚风微凉,在花儿烂漫处,惟有情正浓。

两日……只剩下两日了……

想至此,轻歌脸上的笑被落寞取代。

这数年来的血雨腥风,横刀立马,真是苦不堪言。

尝过温馨美好的滋味后,又怎能安然接受寒夜无眠的孤独。

轻歌放在秋千上的双手微微攥紧,用足了力道,睫翼轻颤时显露出了她的不安。

当秋千上荡又回来时,身后的男子一把搂住轻歌,削尖的下颌抵在轻歌头顶。

男人的胸膛结实有力,闭上眼,仔细聆听,可以听见心脏跳动的声音。

轻歌垂下眸望着脚尖,身体四肢连带着指尖都是泛酸无力的。

“小月月。”轻歌喃喃出声。

“嗯。”

轻歌双脚踩在地面,仰头望向姬月,美眸倒映出明月清辉与男子俊美妖孽的面容。

“我想你了。”

轻歌的声音很小,很轻,却如雷霆轰然,响彻姬月的耳侧。

姬月心脏猛然颤动,他站直身体,低头望着坐在秋千上仰头的轻歌。

明月的光芒皎洁,淡淡清辉不够明亮通透,却将眼前的女子,映照得宛如神月都最美丽的精灵。

银白如雪的发柔软披散,随着微风而掀起, 亦有几缕碎发随风遮在眉眼间。

明眸皓齿,琼鼻玉挺,玲珑锁骨,峨眉婉转。

那殷红的微抿的朱唇,像是世间最毒的药。

当一只灵蝶飞过花苑,落在轻歌发间时,姬月俯下身子,擒住姑娘的下颌,在其柔软唇瓣上一吻。起初只是蜻蜓点水浅尝辄止,可那星星之火似可燎原,炙热的焰,骤然间沸腾了四肢百骸内流淌着的冰冷鲜血。那一刻,人世间的种种,万年来的孤独苦难,数年的疼痛

艰辛,全都烟消云散。

这个世界本是黑白的,遇见了彼此,才渐而有了了缤纷的颜彩。

此时此刻,眼中只有彼此,再无其他。

轻歌微微后仰,双手勾着男子的脖颈,眼眸勾丝,笑意迷离,全无平日里华贵端庄,落落清幽的姿态,像是手持魅惑宝珠的九尾妖狐,一颦一笑皆是勾人摄魂。

“抓到啦抓到啦。”

小包子双手为拳抓住了许多萤火虫,回头看去,却见那羞人的一幕。

小包子连忙舒开拳头,抬手捂住双眼,只是双手这么一松,手中的萤火虫全都飞了出去。

这一刻,小包子倒是没有煞风景,小包子悄然离去,沿着花苑的小路,走至了青莲花苑的最边沿。

突地,小包子停了下来,仰头望着一座假山。

东陵鳕坐在假山上,仰头看着明月,黑夜里,东陵鳕着一袭衣摆绣着海棠花儿的玄月白袍。

当阵阵风来时,衣摆随之而动,像是一朵朵海棠在夜风里尽情绽放。

“东陵叔叔。”小包子乖巧知礼。

东陵鳕回过神来,低头望着小包子,眉眼一如既往的温柔。

“深夜风大,晔儿怎还跑出来,不乖哦。”

东陵鳕跃下,走至小包子面前,握了握小包子的手,见小包子手上温度是微热的,这才放心。

“东陵叔叔什么时候给晔儿找一个婶婶呢?”小包子好奇地问。

东陵鳕微怔,牵着小包子行走在花苑小道,并未立即回答小包子的话,而是在认真的思考。

酝酿了一番措辞后,东陵鳕蹲下身子,与小包子一般高,捏捏小包子的脸,说“晔儿,东陵叔叔若是给你找了个婶婶,再找个小弟弟,叔叔的家产你就继承不到了。”

小包子“……”

“晔儿放心,叔叔的家产,只留给你一人。”东陵鳕说。

小包子鼻头一酸“可是娘亲说,一个人会很孤独的。”“若非深爱,俩个人更是孤独。孤独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面对孤独的勇气。晔儿,答应叔叔,日后遇见了心爱的姑娘,一定不要犹豫,一定要去告诉她,你很爱她。”

东陵鳕满心惆怅。

小包子听得似懂非懂。

爱?

他只爱娘亲。

小包子在东陵鳕的眼中,看到了深深的遗憾。

“东陵叔叔爱谁家的姑娘?”小包子又问。

东陵鳕捏了捏小包子的脸蛋,“乖,叔叔只爱你爹,那一年对你爹一见钟情,可惜被你娘抢走了。”

小包子“……?”

这一夜,东陵鳕拉着小包子聊了许多。

与此同时,在某个秘境之地。

黑魆魆的密室,忽而传出个喷嚏声。

啊嚏——

这一声喷嚏,直把墨邪从睡梦中进行。

墨邪醒过来,迷茫地望向四周,眼神幽幽哀怨,隐隐可见丝丝愤怒的光火剧烈燃烧。

“尊主?”侍女林紫藤走来,忧心忡忡望向了墨邪。墨邪揉了揉眉心,咬牙恨恨道我做了个噩梦,我竟梦见一个孩子,与姬月生得一模一样,张牙舞爪扑过来,扬言要继承我的家产。开什么玩笑,小爷的家产岂能流入外

人田?想也别想。”只不过,若是墨邪知道来日自己甘愿送上家产的话,会不会为今日信誓旦旦的话而感到羞愧。

“姬月?”林紫藤疑惑不解。

“抢走本尊青梅竹马的臭男人,横刀夺爱,岂是君子之为?”虽然他也不是什么君子,但这并不妨碍他狠狠斥责姬月一番。

林紫藤幽幽道“尊主您还挖人墙角呢。”

墨邪一眼瞪过去“你究竟是谁的人?”

“尊主的人。”林紫藤颔首低头,乖乖巧巧。

“乖。”

“……”

墨邪曲起一条腿,支着下颌,仔细回味一遍适才的梦。

简直是个小恶魔,与姬月如出一辙,他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怎能拱手相让?

墨邪摸了摸下巴,“长生结界有所撼动了?”“是,尊主,那群蠢货都以为是君临者的出现才导致天地婆娑阵出现异样,才让长生结界有了破绽,怎知会我们的手笔呢。”林紫藤挑起眉头,笑道“尊主英明,尊主盖世

,只要尊主出手,天地婆娑阵,定会彻底紊乱,到时,天下一片生灵涂炭。”

墨邪皱起眉头,“天下大乱……”

“尊主,这是你必须要做的事,如若不然,会有惩罚的。”林紫藤道“不可心软。”

“先不要动天地婆娑阵,拖一拖,到时再说。”墨邪道。

“尊 主!”林紫藤蹙眉。

墨邪顿时敛起笑容,眸中是彻骨的寒,如呼啸而过的凛冬大风,当他看向林紫藤时,林紫藤四肢发软,恐惧地吞咽口水。

墨邪垂下眸,掩去眼神里的无奈。

不知不觉,他走上了这一条路。世人皆说魔族可怕,殊不知,邪恶的秘境之势,暗黑师的起源地,才是最邪恶可怖的存在。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