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01章-绝不饶你

第2701章-绝不饶你

雷神殿王乘坐双翼灵鹿于高空之上,轻歌盘腿坐在明王刀旁,二人僵持不下。

一个打死不肯使用向来引以为傲的雷电之力,一个不断破口大骂想要逼雷神殿王发出雷电。

雷神殿王此刻算是骑虎难下了,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吃饱了吃的来找这厮的麻烦做什么。

好了吧,吃亏了吧,张教训了吧。

若是就这样悻悻然离去,岂不是没了脸面。

故而,雷神殿王不走,却也不用雷电之力攻向轻歌。

僵持许久,一道清寒之声骤然响起,响彻这方天地!

“五殿王,你好啊,欺我救命恩人!”

随之便见,一女子骑灵鹿而来。

女子身披红色斗篷,身着胭脂色的衣裳。

阎碧瞳手握权杖,心神微动,权杖之中迸射出一道火焰,冲向了雷神。

雷神堪堪躲开,火焰落在双翼灵鹿上,双翼灵鹿痛得发出悲鸣,失了理智,直把座上雷神给甩了出去。

雷神摔在地上,还未爬起来,又一道火焰光扑来,焚烧着雷神的躯体。

那赤炎之火,将雷神的蟒袍给烧毁了,头发都烧焦了,真真是个狼狈不堪。

雷神终于站了起来,还没有出声狡辩,愤怒之中的阎碧瞳手握权杖,一权杖砸在雷神殿王的脑壳上。

“若她有事,我岂能饶你?”阎碧瞳喝道。

雷神脑海嗡鸣不断,想的却是,明眼人都能看,有事的那个人是他吧?

雷神又跌坐在了地上,眼冒金星,头晕目眩,说不上来的苦涩滋味。

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阎碧瞳看着发丝凌乱满下巴都是血的轻歌,眼眶微红,疼得心脏抽搐。

阎碧瞳快步走至轻歌的面前,解下血色的火绒披风,裹着轻歌,将轻歌扶起来。

“好孩子,可有受伤?”

“赤炎大人,这个雷劈得我好疼啊……”轻歌捂着心口委屈地望向阎碧瞳。

阎碧瞳蓦地回头瞪视雷神“五殿王,她若毫发有伤,我跟你没完。”

雷神一脸焦黑,忙着扑灭蟒袍上的火,听见轻歌的话,猛地瞪向轻歌。

这臭丫头,惯会演戏的。

“雷神!”阎碧瞳怒喝。

雷神咽了咽口水,赤炎灵女啊,又一个云神的存在,即便如今实力不足云水水,雷神也是断断不敢得罪的。

沐清见局面僵持,往前走了数步,面朝阎碧瞳,双拳拱起,微微颔首,吐字清晰道“赤炎大人,你有所不知,此女公然对公主动手,竟以公主性命要挟我神月护都侍卫,还请赤炎大人明察。”

阎碧瞳却是没有理沐清的打算,自然是看到了受伤的南熏,故而便当做没看见。

阎碧瞳只担心轻歌的身体,雷神的雷电以霸道强悍闻名,自家女儿瘦瘦弱弱,怎是对手。

想至此,阎碧瞳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阎碧瞳擦去轻歌下巴上的血液,一滴泪落在轻歌手背,轻歌感受到手背的微凉,心里生出了愧疚之色。

母亲是真的担心她……

“还请赤炎大人明察。”沐清说道。

此刻,阎碧瞳才缓缓转头,望了眼沐清。

“滚吧。”阎碧瞳愠怒。

“赤炎大人?”

“自己滚,还是我帮你滚?”阎碧瞳目光锋利,盈眶虽有泪珠,却一片萧杀!

沐清心中骇然,徐徐颤抖,随即往后退步,一挥手,带着南熏和三千护都侍卫浩浩汤汤离开。

阎碧瞳回头再望向轻歌,泪珠又止不住的落下,此一个慈母模样,与方才的盛气凌人简直判若俩人,全然不同!

“苦了你了,那么可怕的雷电之力……”说至此,阎碧瞳顿住不言,回头一权杖的赤炎火光飞向雷神,把雷神烧了个外焦里嫩。

“赤炎大人,这之中,是不是有什么误解?”雷神怒了。

“什么误解?”阎碧瞳沉声道。

“我没有伤这位姑娘,我的雷电之力,皆被她拿去淬体了!”雷神伸出手,瞪向轻歌,黑魆魆的一张脸好是搞笑“臭丫头,把雷电之力还回来。”

还?

轻歌挑眉,嫣然而笑,得意洋洋。

自然不还,她凭本事抢来淬体的雷电之力,凭什么还?

雷神五殿王看着轻歌那自信张扬的样子,气得把苦往肚子里吞。

而阎碧瞳听着雷神所说的话,还没理解那戏剧性的变化。

淬体?

还电?

阎碧瞳茫然望向轻歌,轻歌不忍欺骗自家娘亲,便说“我需要雷电淬体。”

如此一来,阎碧瞳宛如醍醐灌顶般幡然醒悟。

原来如此。

雷神五殿王见阎碧瞳明白了过来,立马兴冲冲走来“赤炎大人,你是不是要给本殿一个公道了?”

阎碧瞳望着雷神五殿王点了点头,五殿王大笑“赤炎大人果真公正。”

“五殿王若是有空的话,劳烦去一趟赤炎府,为我的救命恩人,献出一点雷电之力。”阎碧瞳一本正经地道,轻歌几乎都要笑出了声。

五殿王错愕不已地望着阎碧瞳,怔在原地久久不动,似是还没反应过来阎碧瞳的话。

兴许,早已反应过来了,只是不愿接受。

“那个……赤炎大人,我们之间,真的有些误解。”五殿王焦急地道,奈何一身被赤炎火烧烂的蟒袍和一张黑糊糊的脸,真是滑稽,叫人忍俊不禁。

阎碧瞳一副我不听的样子……

阎碧瞳拥着轻歌上了灵鹿,又看向了神女。

阎碧瞳牵着乘着轻歌的灵鹿走向神女,扶着神女坐上灵鹿。

神女抽回手往后退缩,低头抿唇,一言不发。

“澜儿?”阎碧瞳蹙眉。

神女抬起淡色的眸望向阎碧瞳“赤炎大人……我已是下等贱灵……不配乘坐灵鹿。”

解碧澜骨子里是传统思想的人,故而,她会跪在沐清面前接受诸王口谕旨意,甚至承认自己是下三等的贱灵。

哪怕天灵盖险些被云水水的权杖打碎,神女依旧不恨云水水,只因云水水曾经青睐过她。

神女是个极有城府的聪慧之人,奈何本是玲珑纯粹的心,不容于纷杂尘世。

“下等贱灵?”阎碧瞳望向轻歌,轻歌点头,“帝郡沐清奉诸王口谕。”

“贱灵……”阎碧瞳咬牙切齿,继续扶着神女“就算你不是神女,你也算是我赤炎的女儿,谁敢说我的女儿是贱灵?澜儿,坐下来,与我一同回赤炎府。我倒是要看看,沐清敢不敢把那个贱字刻在你的脸上。”

“赤炎大人……”解碧澜尤为感动。

阎碧瞳轻拭去神女脸上的泪痕“傻孩子,你比他们都高贵,你要相信自己。”

神女轻咬下嘴唇,望着眼前的灵鹿犹豫不决。

忽而,一只纤细雪白的手出现在神女的面前。

轻歌朝神女伸出手,眼中是炙热如火“来。”

神女回头看了眼东陵鳕,东陵鳕皱眉“吾妹若为贱灵,这天下谁敢谈高贵?”

一句话,叫解碧澜泪如雨下,纷纷然然,满面都是。

神女把手搭在轻歌的掌心,轻歌微微用力,神女便与她一同坐在了灵鹿之上。

是了,她来神月都,去青莲,神女一路护卫。

如今,神女因她而跌落神坛,她亦要把神女护送回家。

“我可以吗?”神女问。

“自然可以。”轻歌笑道。

轻歌坐在灵鹿上,俯下身子,凑在阎碧瞳耳边“去了赤炎府,给你看个惊喜。”

“惊喜?”阎碧瞳讶然。

在虚无之境里的小包子,大摇大摆坐在九龙椅上,怀抱着小白猫‘青歌’。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