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02章-乘轿而过

第2702章-乘轿而过

神月都的街道是用繁华都形容不出的美。

精灵一族,在乎美感,从自身容貌,到行为举止的优雅。

他们居住的房子,大多是用藤蔓与晶石打造而成。

街道两侧,有美丽的精灵贩卖着稀奇之物,有俊美的男子骑着小鹿穿越而过。

是的,精灵族们不屑骑马,于他们来说,高头大马,过于丑陋。

便是出行用的‘马车’,都是用雪鹿或灵蝶拉行。阎碧瞳牵着灵鹿走在街道上,灵鹿之上,轻歌面容美艳,清冷张扬,神女的发与眼眸都是一个颜色,与大多数精灵的深绿不同,那是一种淡淡的绿,给人孤傲超俗的感觉



对于轻歌所说的惊喜,阎碧瞳心中没有太大的波澜。

阎碧瞳这一生,经历了太多。

年少时意气风发,鲜衣怒马,势必要做一个侠女。

那时,她一支惊鸿舞,不知跳进了多少人的心里。

面对当年的汹汹四国,她剑挽狂花,诸国皆跪!

怀孕时,她也曾想过,如果是个男孩,定要仗剑天涯,顶天立地。若是个姑娘,便养在闺阁,平安如意。

后来,二十年的囚禁生涯,磨灭了她的意志,打断了一身铁骨。

纵身烈火窟,浴火涅槃后,她自凤唳九天。

此时于她而言,看透了许多,没有什么比自家孩子还重要的了。

灵鹿停在赤炎府前,轻歌跃下灵鹿,随即朝神女伸出手。

神女眉头轻蹙,犹豫不决,那一道口谕,似还响在耳边,记忆犹新。

——即日起,神女解碧澜,贬为下三等贱灵。

精灵一族,下三等贱灵堪比牲口的存在。

轻歌见神女一动不动,神情恍惚,叹一口气,旋即握住神女的手,稍稍一个用力,神女朝她扑来。轻歌一把搂住神女柔软的腰部,又护住了神女受伤的脊椎骨,见神女睁着淡绿眼眸无辜地望着她,轻歌不由一笑,捏了捏神女的鼻子,说道“从今往后,为自己而活,何

必在乎他人眼光,理会那世俗的枷锁?下三等贱灵有什么,便是一头牲口若是成精也有威力,生命的价值不在于无限贬低,而是在于不断突破自身。”

轻歌放稳了神女。

神女依旧恍惚。

这世间,难得有神女这般通透的人,通透到,可以不在乎自己的身份,承认自己是个贱灵。

神女一向随遇而安,即便城府之深,却不肯心藏阴毒。

轻歌望着神女的侧脸,抿紧了双唇。

在赤炎府的门前,有来来去去的精灵,或是独立行走,或是成群结队,偶有欢声笑语传来。

突地,所有精灵在此刻都震惊住了。

轻歌单膝跪地,面朝阎碧瞳,扬起了清风春露般的笑脸,双手拱起。

即便跪地姿态,却始终桀骜不驯,张扬如火。

“嗯?”阎碧瞳有一瞬的错愕,不知此意。

“赤炎大人,我虽为人族,但与神月都有不解之缘,恳请赤炎大人,赐我加入精灵一族。”轻歌道。

闻言,四周的精灵们,轻蔑冷笑,不屑一顾。

又是一个想要高攀精灵族的。

远处,有一座灵蝶载行的奢华轿辇停下,轿辇内,坐着俩人。

男子双鬓发白,却是面如冠玉,俊美无俦,旁侧的女子雍容自贵,气质出尘。

这二人,男子乃殿王之一,女子则是王妃。

王妃掀起轿辇上翠烟色的轻纱,一双幽绿的眸望向了赤炎府的门口,眼里皆是好奇之色。

“王,你看……”

七殿王透过翠烟轻纱的缝隙朝赤炎府门口看去,眼底不起波澜。

王妃轻笑“这个人族女子,倒是有趣,听说与青帝诞下一子,却与神女关系甚好。如今,她竟要成为精灵。”七殿王鼻孔出气,喷出一声冷哼“为精灵一族,方能名正言顺嫁给青帝,这样好的捷径,人人都想走。她明知神女乃云神青睐之人,又是青后之选,却还如此,可见阴险

狡诈,城府之深。可惜神女不中用,被这样的人欺了去了。”

于七殿王来说,这人族女子,是个极为心机的。

不过……

若祖爷看见了马车内的男女,只怕会勾起那些早已尘封的往事。

“该走了,听说雷神那家伙,竟被这人族女子欺了,真是丢脸。”七殿王不愿再看。

正在此时,便见赤炎府门前,传来了轻歌高昂的声音“恳请赤炎大人,贬我为下三等精灵。”

七殿王目光渐变,微微暗沉,四周灵蝶扬起的翅膀纷纷垂下,轿辇并未前行。

王妃怔愣许久,诧异“这……?”

赤炎府,藤蔓树,灵鹿旁,清风扬柔软的银丝。

阎碧瞳不解地望着轻歌,下三等精灵……

神女睁大眼,蓦地转头看向轻歌,淡绿翡玉似宝石的眼眸里,淌出两行清泪。

轻歌面颊扬起了笑,字字掷地有声,重复道“恳请赤炎大人,贬我为下三等精灵。”

“不要。”神女蓦地跪下,快速摇头,抓住了阎碧瞳的手“赤炎大人,不要,她是胡闹的。”

“好。”阎碧瞳道。

神女眼眸睁得极大。阎碧瞳一手一个将俩姑娘扶起,满目慈和欣慰地看着她们“我会亲自去一趟十八殿,便是贬为下等贱灵,只需要烙花即刻,而且我允许你们来神月都,谁若不肯,头给他

打爆。”

听到最后一句,轻歌嘴角隐隐抽搐,仿佛能够感受到阎碧瞳年轻时的张扬。

想至此,轻歌眼里燃烧着几缕怒火和恨意。

此怒滔天而起,此恨入骨而生!

那二十年的非人折磨,他日定要数倍奉还!

轻歌轻抚去衣裙上的尘灰, “便如赤炎大人所说。”

“不行。”神女美眸噙泪,紧攥住轻歌的手“不必如此,不需要这样,我不允许。我已入浑水,已是下等贱灵,怎能害苦了你?”“浑水有何惧?我又怎能让你一个人去走?你记住,你若心高,这天也奈何不了你。若你自己先一步低头,你眼里只能看到地上的浑水,而看不到远方的青山如黛,和天上

的白云似锦。”轻歌把手放在神女肩膀上。

神女有心劫,若非如此,神女此生大概就这样了。

神女这样的人,要么一生碌碌无为,要么登顶大道凤临四海。

轻歌的话,像是破晓的曙光,犹那离弦之箭,倏地便刺破了神女的黑夜如墨。

清泪欲流不止,神女忽而抱着轻歌,不顾形象地大哭了出来。

这些年来,从未有人在乎过她的想法。

那无数个黑夜,她已经习惯了受尽委屈,面对不公,依旧要从容高傲。

只因她是一个要成为神女的精灵。

直到此刻,神女终于嚎啕大哭,多年的不快,心内的惆怅,此刻如火山喷发,决堤的潮水,喷涌而出。

轻歌微笑着,轻拍神女的脊背无声安慰。

如此,神女终于跨过了这一个劫。

至于所谓的下三等精灵……

轻歌回眸一笑,望着整条街的精灵,挑起细长柳眉,眸光冰冷。

远处的灵蝶轿辇内,七殿王与王妃恰巧看见了轻歌那张狂肆虐的回眸一笑,心被深深撞击着,震撼着。

“王,她很有趣。”王妃笑道“难怪神女情愿放弃青后妃位。”

七殿王闷哼一声,似是不愿推翻此前自己得出的结论“用来哄骗人心的雕虫小技罢了,也就骗骗你们这类妇者,几句话就把你们感动的泪流满面。走吧……”

灵蝶终于扑闪着翅膀,载着轿辇离开此处。

至于赤炎府门前的街道,来来去去的精灵们,纷纷怔住。

谁也没有想到,轻歌无意的举动,倒是惹得精灵族轰动了。

神女与人族女子夜轻歌的金兰之情,甚至被人制成了书,一出市面,就被哄抢完毕。

此刻的神女,没了心劫,亦没有了适才的卑微。

如轻歌所说,下三等贱灵又如何,只要抬头,眼里就没有那脏污的浑水,只有蓝天白云一望无际。

轻歌皱起眉头,一手轻拍神女,却是转头望向了街道东南的尽头。

那里,四只美丽轻舞的灵蝶,载着翠烟轻纱的奢华轿辇徐徐离去。

在幽风阵阵中,她似是看见翠烟轻纱被雪白的手撩起,里面头戴王冠的精灵,朝她会心一笑。

轿辇即将消失时,轻歌目光落在了灵蝶之上。

精灵一族,灵鹿有分种类,灵蝶亦是。

以轻歌对神月都的了解,那载着轿辇的灵蝶,似神月殿王级别才能拥有的出行坐骑。

会是……哪一个殿王呢?

轿辇内的女子,头戴王冠,应该是个王妃。片刻,轻歌便被神女微微的啜泣声拉回了神识,一心放在安慰神女小可爱的大业上。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