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04章-失烟

第2704章-失烟

帝师府距离赤炎府有一段很远的距离,轻歌似嫌灵鹿华而无实,速度不够快,索性自己飞掠而去。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遥远的天际,云霞似火。

轻歌出现在帝师府门前,门侧有两座石狮,若要强行进去,石狮便会化作凶猛的狮子,咬人咽喉。

轻歌站在门前,略有犹豫。

程鳯癖好有些特殊,整个帝师府几乎没有侍女,只有一俩个侍者。

这两座石狮便是用来守门的。

此刻,轻歌抬头看去,巍峨府邸上空,是火烧云漫天。

咔嚓。

府门打开,一道身影出现在轻歌的眼帘。

正是帝师程鳯,亦是九哥阎狱。

阎狱的双眼下方乌青一片,眼神中透着疲惫倦态,好似没有什么精神。

看见轻歌后,阎狱的眼睛更是红了一大圈,心疼而复杂地望着轻歌。

轻歌被阎狱看得毛骨悚然,这眼神,有深意。

“九哥,我哥呢?”轻歌问道。

阎狱回头望了望林立于府邸的房屋,指向西侧的一个屋子,“在那里。”

“到底出什么事了?”轻歌的心脏跳动不停。

阎狱抿紧双唇,一言不发,眼眸却是又红了一大圈,轻歌甚至觉得阎狱的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

见此,轻歌的心脏猛然下沉。

轻歌索性走向帝师府西侧方向,直奔阎狱所指的房子。

打开房门,便见眼前皆是昏暗,九辞坐在角落里,下巴上有些胡渣。

素日九辞都是个爱干净的人,而今倒是有些狼狈。

门打开,夕阳余晖的光从外穿透进来,九辞似觉刺目,抬手放在眼前,挡去了那光。

“哥?”

轻歌走至九辞身边,望着颓废萎靡的九辞,愈发的不安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

九辞看见轻歌后,握住轻歌的手。

可以看见,九辞的手连带着身躯都是在颤抖的。

“到底怎么了?”轻歌问道。

“对不起,歌儿,我隐瞒了你。”九辞转头望向别处,满面的悲伤隐匿在昏暗的阴影里。

“隐瞒?你隐瞒了我什么?”轻歌一头雾水,全然听不懂九辞所言。

“姬月死了,早就死了。”这一句话憋在心里太久太久,九辞本以为可以瞒天过海一辈子,却不曾想到还是说了出来。

说完这句话,九辞把手抽回,蹲坐在地上,双手抱头,把脸埋在膝盖。

他害怕看见自家妹妹崩溃的模样,他不知要如何面对。

他亲眼所见,那个男人,死在神骨神火内。

轻歌愣住,更是不理解了。

好端端的,哥哥诅咒自家男人做什么?

轻歌摸了摸九辞的脑门,这也没发烧呢。屋外响起了脚步声,阎狱走了进来,说“姬月当初想换去妖骨,却没有熬过换骨之疼,九辞怕你伤心欲绝,故而隐瞒此事,至于骨髓烟,一直在九辞这里。有一回,敌人方狱派人李青莲前来盗走骨髓烟,被九辞发现,九辞就把骨髓烟贴身带着。数日前,九辞检查骨髓烟,发现坛子里根本就没有骨髓烟,而后联系九界使者熙子言,才发现

骨髓烟被方狱所盗……”

说至此,屋内的氛围有些压抑,就连阎狱的心情都格外沉重。

骨髓烟,君情妾命。

姬月与轻歌的命早早相连在一起,姬月‘死’后,轻歌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骨髓烟没有被粉碎。

如今方狱千方百计终于盗走了骨髓烟,以此来要挟兄妹二人岂非轻而易举?

毕竟,轻歌的命系在那一缕骨髓烟上,更被掌控在方狱的手里。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骨髓烟……”

九辞心情是阴郁的,再也没平日里张扬桀骜的样子,陷在阴影里,不断的重复这几个字。

到底是他低估了方狱的手段,才让方狱瞒天过海盗走骨髓烟。

这一切,都怨他的轻敌和不谨慎,那可是妹妹的命啊。

“姬月没死。”轻歌道。

九辞猛地抬头“怎么可能,我亲眼所见,我亲自埋了……”

说完,发现轻歌目光犀利看着自己,九辞往后缩了缩,他也不是有意隐瞒……

“九哥,你去查查青莲台发生的事。”轻歌看向阎狱,阎狱虽不明所以,却还是去查了下。

不多时,阎狱震惊的回来,将所知的消息和来龙去脉一五一十说给九辞听。

九辞震惊“青帝?歌儿,原来你爱的不是妖王,你还背地里勾搭了青帝?”

轻歌愣住,脸皮扯了扯,满眼无奈地望着九辞。

轻歌已经感到深深的担忧了。

古人常言,外甥多像舅,她怕晔儿像到了这不着调的舅舅。

轻歌深吸一口气忍住怒意,道“青帝便是姬月,他换骨成功,飞升长生,成为青帝。此事我是亲眼所见才得知的。”

原来……九辞真的欺骗隐瞒了她。

偏生歪打误撞,竟说了个**不离十。“青帝……”九辞瞬间活了过来,神采奕奕“我妹夫可真有出息,人家换骨他飞升,还直接混了个青帝。歌儿,你有没有告诉他,让我这个关系户走走后门,去长生界混个

一官半职什么的……”

轻歌望着精神奕奕神采飞扬的九辞,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怎么会有这么个咋咋呼呼的哥哥。

还不等轻歌的回话,旋即,九辞整个人再一次陷入了阴暗之中。

闷闷不乐,阴郁难过。

“骨髓烟在空虚狗贼那里,这可怎么办。”九辞的眼睛红了一大圈。

轻歌在旁侧坐下,关于这个问题,她也有些无可奈何。

她只是很好奇,骨髓烟为何会脱离本体呢……

“狗贼一定会用此来要挟我们,我要去跟他拼了。”九辞咬牙切齿,怒不可遏。

轻歌摸了摸下巴,慢慢思索。

骨髓烟一分为二,一缕在眉间,一缕氤氲心脏,牵连着心脉。

姬月的那一缕骨髓烟被空虚盗走,另外一缕则在轻歌的心脏。

轻歌把手放在左侧胸膛时,闭上双眼,沉下浮躁的心,内视脏腑,可以看见那朵紫月花上,漂浮着淡淡的烟雾,那正是骨髓烟。

若另外的骨髓烟被销毁,这一缕骨髓烟,则会扼杀她的心脉。

“歌儿……”九辞委屈地望着轻歌。

轻歌沉着脸默不作声。

她只是很好奇,骨髓烟可以轻轻松松毁掉一个心脏,可她的心脏,不是寻常心脏,是紫月花。

骨髓烟能够毁掉紫月花吗?

“不要害怕,此事我会解决。”轻歌出声安慰两个哥哥。

她亦没有办法,眼下,唯有这般说。

至于阴魂不散的空虚,轻歌满腔恨与怒像是利剑,迟早有一日会把空虚的咽喉贯穿。

她期待那血溅三尺的一幕。

她想闻闻看,空虚的血,是不是恶臭的。

她甚至怀疑,空虚是个死人,拥有黑色的心,和一具早已腐烂发臭的尸体。

“歌儿,一定要骨髓烟拿回来,否则,你有性命危险,我们也会被空虚老贼掣肘。”阎狱担忧地道。轻歌点头“此事不急,他暂时不会动骨髓烟,我暂时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