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03章-帝师府?

第2703章-帝师府?

神女渡过了心劫,似有些许的不同,却一如既往是个通透的人儿。

阎碧瞳欣慰地望着轻歌。

数人一同踏步赤炎府,府内不算热闹,轻歌左看右看,才发现哥哥九辞迟迟不见人影,便问“哥哥呢……”

若是以往,得知她要回来,才出现在神月都,九辞就会飞奔过来了。如今她都到赤炎府了,却是久久未见九辞身影。

阎碧瞳摇摇头“数日前,他去了帝师府,一直在程鳯那里,还没有回来。”

自从阎碧瞳得知程鳯是阎狱,曾经阎狱儿时还跟在她身边过,只得唏嘘光阴荏苒,时间匆匆。

帝师府……

九辞和阎狱这俩人在做什么?

轻歌不知。

只不过,如今轻歌一门心思在给阎碧瞳的惊喜上。

阎碧瞳过了几十年的苦,轻歌并不能解开阎碧瞳的惆怅,但她有个杀手锏!进入赤炎府后,轻歌拉着阎碧瞳、东陵鳕以及神女走至房内,至于东方破,屁颠屁颠乐呵乐呵地往房间里面走,尚未进去,才抬起脚想跨过门槛,便听见砰地一声,双门

猛地合上,险些夹坏了他这张英俊非凡的脸。

东方破碰了一鼻子灰,看了看紧闭的门,最后还是蹲墙角画圈圈去了。

屋内,阎碧瞳不知轻歌要做什么,有些恍然地望着轻歌。

神女与东陵鳕皆知轻歌所谓的欣喜是什么,亦笑望着阎碧瞳。

东陵鳕知道阎碧瞳是轻歌母亲后,就差把阎碧瞳当成自己丈母娘来看待了。

阎碧瞳在神月都,亦听到了关于青莲台的事。

这些事有辱云神的名声,故而只有神月都高层者知道。

云神临走之前,还特地见了赤炎一面,任重而道远般交代了诸多事情。

正因为如此,雷神殿王更不敢得罪阎碧瞳了。

只是他们不懂,云水水恨死了神女和夜轻歌,为何赤炎还要护着这两名女子。

最终只得在救命恩人一词上面得到诠释了。

倒也是,救命之恩大过天……

至于阎碧瞳,在神月都却是觉得心惊肉跳,只关心轻歌的安危,也害怕云水水打坏了神女。

曾经,对于青后人选,她从未在乎过,直到现在她才知道自己犯了糊涂,竟然把自己的女婿指给旁人。

关于神女,阎碧瞳自然是心疼的,这是个好孩子,又是她指出来的神女,因此神女有了无妄之灾,阎碧瞳如同轻歌一样,是心怀愧疚的。

“可惜了,此次未能见上青帝一面。”阎碧瞳叹息。

轻歌明眸泛着亮光“日后见他的时间,会有很多。”

闻言,阎碧瞳一颗惆怅的心,才渐渐多云转晴。

“娘,把眼睛闭上。”轻歌道。

阎碧瞳抿唇“这般神秘?”

“闭上嘛。”轻歌抱着阎碧瞳臂膀摇了摇。

阎碧瞳慈和而笑,点了下轻歌的额头“你啊……”尾音拖长,语气里是满满的宠溺。

阎碧瞳微微闭上双眸,坐在紫藤椅上,等待着轻歌所说的惊喜。

轻歌与神女对视一眼,朝虚无之境抛去一抹灵魂传音“晔儿,来。”

小包子等待许久,得到指令,抱着小白猫兴奋的离开了虚无之境。

小包子出现在阎碧瞳面前,把小白猫高高举起,小白猫柔软的毛发遮住了小包子的脸。

“可以了吗?”阎碧瞳问。

“可以了。”

阎碧瞳渐渐睁开眼睛,随即惊喜,一只可爱的大白猫出现在面前,湛蓝清澈的眼眸像宝石一样看着她。

只是还不等阎碧瞳伸出手把白猫接过来,但见小包子把白猫放下来,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

阎碧瞳与小包子对视,许久缓不过劲来。

“晔儿,还不见过外婆。”轻歌道。

小包子是个乖巧懂事,知书达理的,闻言,把小白猫放下,恭恭敬敬郑重其事地行礼“晔儿见过外婆,外婆和晔儿想象的一样,可真好看。”

这些天小包子很高兴,有奶奶那个大靠山,还见到了亲爹,甚是喜欢东陵叔叔,如今又见到了阎碧瞳,小包子更是遏制不住的兴奋,就差没手舞足蹈了。

阎碧瞳脑子里有一瞬的空白,空白到无法思考,整个人都是懵的,僵在紫藤椅上,呆呆的坐着。

外婆……

这是……她的外孙?

她犹记得,那日在神域,空虚找到她,说了外孙的事。

这是压死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她不愿再与空虚互相折磨下去,寻了机会,义无反顾跳进烈火窟。

此刻,眼泪止不住的放下流,像是倾盆大雨,须臾满面都是泪水。

小包子怔住了,似是不懂外婆为何一脸悲伤的神情。

他以为外婆会与奶奶一样,高兴的合不拢嘴。

小包子即便聪慧懂事,到底还是个孩子,对于世事,终究有所不知。

小包子有些手足无措,走上前,软糯的小手擦去阎碧瞳面上的泪水。

“外婆,是晔儿哪里不好吗,外婆不要不高兴,晔儿会赚钱给外婆买好吃的。”小包子说道。

阎碧瞳的眉间愈发柔和,轻微拥过小包子,喜极而泣,“很好,很好,外婆没有难过,外婆很高兴。”

高兴?

高兴为何要哭呢?

小包子侧过头看见阎碧瞳脸上的泪,有些心疼。

娘亲说,外婆吃过很多苦。

他一定要好好努力,让外婆享福,让家人都幸福安康。

小包子在阎碧瞳的脸颊吧唧一大口,咧开嘴笑着说“晔儿给外婆一个亲亲,外婆一定要笑哦。”

阎碧瞳倒是被小包子逗笑了,抱着小包子左右上下的观望,愈发的喜欢。

这可是她的外孙啊。

这么大,这么懂事。

“晔儿多大了?”阎碧瞳问。

轻歌一愣,这个问题,她亦不知该如何回答呢。

小包子与正常十月怀胎的孩子到底有所不同,故而,轻歌随口说了一句“五岁。”

五岁?

这会儿,阎碧瞳发现了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自家女儿尚且未满二十,就有了个五岁的孩子,且不说五岁年龄,还有十月怀胎,林林总总加一起,至少要六七年的时间。便是说,自家女儿十三、四岁的时候就被**

害了?虽然这个时代,十二岁成亲的都是正常,但大富人家的千金,都是放在心尖尖儿上宠的,至少要到及笄的年龄才行。

想至此,阎碧瞳忽然对这个青帝有些哀怨了。

禽兽啊……

远在长生甚是冤枉的姬月,忽然打了个喷嚏,心里有种不妙的感觉。

……

不过阎碧瞳知道,当下不是讨论禽兽之事。

“你们二人得罪了云神,日子怕是不好过,好在有妖神会暗中支持你们,我也会保护好你们的。”阎碧瞳抱着小包子望向轻歌二人,道。

神女跪在阎碧瞳的腿边,泪如泉涌“赤炎大人……”

“都是好孩子,澜儿,你要记住,不论何时都要抬头看。”阎碧瞳宽慰道。

神女点头。

小包子靠在阎碧瞳的怀里,仰头看了看阎碧瞳,笑得开怀“外婆,晔儿也要保护好你。”

阎碧瞳被小包子这句话给逗笑了,捏捏小包子的脸“你还小,应该是外婆保护你。”

“那等晔儿大了,就可以保护外婆了。”小包子道。

阎碧瞳笑了。

阎碧瞳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自己外孙,比寻常小孩要聪慧。

“赤炎大人,晔儿是魔君。”神女似是想起了什么,突然说道。

阎碧瞳一怔,猛地望向了小包子,“魔君?”

这件事,她倒是没有听说,毕竟那群去了青莲台的人都挑重点的事说。

再者,事关云水水的颜面问题,自然不可能一直说道。

神女轻点螓首,道“青帝原为妖域姬王,后来飞升长生为青帝,母亲妖神是魔族上一任魔君,父亲是清渊神,上一任妖王。”

如今妖魔二族的实力早已退化至千族以外,之所以还在千族内,便是因为妖神、清渊神的存在。

但妖魔二族万年来打得不可开交,偏生创下二族的俩人,在长生界快活似神仙。

阎碧瞳倒吸一口冷气,倒没想到,女婿后台如此之大,背景如此可怕。

阎碧瞳此刻竟是存了与小包子一样的想法,可要存下嫁妆,努力一把,不至于日后自家亲人被人看扁了。

轻歌再看了看四周,只觉得不对劲,又问“哥哥已经数日没来了?”

“是的,他说去帝师府,之后便没出现了,已经是第八日了。”阎碧瞳道。

轻歌沉下双眸,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以九辞的性子,是不会与阎狱往来的。

而且,九辞是重视亲情的人,去往青莲前,轻歌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保护好母亲,便是九辞口是心非,也会寸步不离,断然不会出现眼下这样的状况。

轻歌皱起眉头,眼底是浓浓的担忧,只觉得定是出了什么不妙的事。

“母亲,我去一趟帝师府,很快就回。晔儿,好好陪着外婆。”轻歌留下一句话,匆匆离去,直奔帝师府。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