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25章-给那钱财三分薄面

第2725章-给那钱财三分薄面

东方破说完,只觉得愧对师父老人家。

七王妃自不会相信东方破的话,只当是妖王之徒亦上了这人族女子的贼船罢。

小包子看了看轩辕麟,又望了望七王妃,道:“你们二人,该不会是要赖账吧?这种事,小孩子都干不出来的哦。”

小包子声音软软糯糯,满面天真无邪。

东陵鳕端起一杯茶,轻呷了一口,淡淡道:“七王妃与王爷都是名扬四海的性情中人,自不会做出这种耍无赖之事来,王爷王妃的人格品德,本王是非常信得过的。”

说罢,东陵鳕朝的七王妃微微一笑,却叫七王妃的心脏猛然下沉。

分明是她被讹了,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后,倒成了她们耍无赖?

“不过两千万元石罢,麟儿若真吓到了姑娘,看在赤炎大人和青莲王的面子上,给你便是。”七王妃道。

轩辕麟皱眉,满目皆是怒气,心不甘情不愿。

轩辕麟正要开口训斥,七王妃幽幽一个眼神扫来,轩辕麟立即静默。

他们今日来赤炎府,自不是闲着没事干,有着重要的事情要做。

轻歌似有不适,轻揉太阳穴,抬眸望向七王妃,脸不红心不跳道:“七王妃,可否现在送来?”

七王妃再也坐不住了:“难不成本宫还会骗你不成。”

轻歌似风中细柳,摇摇颤颤,泫然欲泣:“王妃……莫不是在生我的气?”

轻歌轻咬着下嘴唇,泪眼朦胧可怜兮兮地望向阎碧瞳:“赤炎大人,我是不是哪里得罪王妃了?”

阎碧瞳黑着脸,冷声道:“王妃,姑娘经不得吓,你这是做什么?”

轻歌捂着胸口,往后倒去,好在神女及时扶住。

轻歌望向东方破,“东方医师,你再来为我看看,是不是被吓得心病又犯了。”

七王妃母子俩目瞪口呆,来此之前,纵然在王府里想过千万种可能发生的事,却未曾想到,这人族姑娘,竟厚颜无耻到了这个地步!

“王妃,你好歹是坐镇七王府的夫人,怎这般不稳重?两次惊吓,前后一共四千万元石,我想王妃也不是故意的,给七分薄面,折算一下三千万元石,避免夜长梦多,王妃还是速速前去王府取来元石吧。”阎碧瞳道。

“赤炎大人,本宫不过语气稍稍重了一点,何曾……”

“东方医师与青莲王俱都在此,轩辕世子与上亭公主婚宴在即,王妃难道是想让他族看轻我们神月都吗?”阎碧瞳厉声道。

“赤炎大人,你这怕是睁眼说瞎……”

轩辕麟的话尚未说完,七王妃便把手放在了轩辕麟的肩上,打断了轩辕麟的话。

轩辕麟不可置信,怒不可遏,蓦地转头望向七王妃。

七王妃皱起柳叶眉,给了轩辕麟一个安心的眼神。

“麟儿,去吧,去王府取三千元石来。”七王妃道。

“是。”轩辕麟临走前,深深地看了眼轻歌,目光阴鸷幽冷。

轻歌靠着神女,淡淡望了眼轩辕麟,这个角度,只有轩辕麟能看见轻歌的脸,轻歌忽然收起了病恹恹的姿态,朝着轩辕麟咧开嘴一笑,甚至挑衅般的挑眉。

“你……!”轩辕麟怒指轻歌,沉声喝道。

轻歌吓得双肩一颤,眼眶发红,“赤炎大人,我好怕……”

轩辕麟的千万言语却是如鲠在喉,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女人的脸真是三月的天,说变就变,比那戏子还要厉害百倍。

“麟儿?”七王妃不悦。

轩辕麟咬牙切齿,狠狠瞪了轻歌几眼要走,轻歌又朝着他笑。

有了前车之鉴,轩辕麟不打算耗在这里,乘着灵鹿前往七王府。

一出赤炎府,轩辕麟坐在灵鹿上,暗嗤:“恶心的女人。”

凉亭。

“七王妃,坐吧。”阎碧瞳轻声道。

“这可是梨花酥?”七王妃望着桌上的食物,问道。

“七王妃好眼力,的确是梨花酥,是澜儿亲手所做。”阎碧瞳说。

七王妃缓缓转头,心疼地望着神女:“澜儿,来……来本宫这里。”

神女面色漠然,七王妃倒不觉得尴尬,喝了口茶,笑着说:“澜儿,断筋之事马虎不得,你定要好生调养,否则会落下一辈子的病根。你说你这孩子,也真是犟,跟牛一样的性子,璇玑匣已奈何不了你,你又何苦自断筋脉呢?这欺师灭祖的罪名,怎可担当得起?在千族之中,最不齿的无非是欺师灭祖……你这丫头……诶……”

七王妃说着为神女的话,字字都扎在神女的血肉上。

神女转过头去,望着远处的天,谁也不知她此刻在想什么。

那双眼眸的深处,有着火光在雀跃地跳动着。

“青莲王,你能来神月都,那真是神月之福。此次我儿婚宴,青莲王务必到来。”七王妃笑道。

东陵鳕不咸不淡,缓缓一点头。

七王妃看向了阎狱:“帝师大人,半年前你还在我府上与麟儿喝过几杯酒,你还说我酿的秋子欢最是好喝,府上的酒已酿好,帝师若是得空,定要去府上一聚。”

七王妃的确是个长袖善舞审时度势之人,几言几语便能看出这女人的厉害。

比之七王妃沉鱼落雁般的美貌,那吴侬软语般的声音,才像是一杯浓烈的酒,闻者之人俱都醉得不省人事。

“七王妃盛情邀却,程鳯却之不恭。”阎狱道。

七王妃掩嘴而笑:“都是自家人,何必说那些见外的话。”

“还别说,这梨花酥,澜儿做的味道不错,放在市面上,定能卖个好价格。”七王妃轻咬了一口梨花酥。

“有酒吗?”七王妃问。

“来人,取酒来。”阎碧瞳道。

美酒置于凉亭,七王妃倒上两杯,敬向阎碧瞳:“赤炎大人,此前若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望海涵,往后在这神月都,你我可要互相扶持才好。”

这一杯酒,阎碧瞳必须得喝。

阎碧瞳与七王妃对视了许久,七王妃只淡淡优雅的笑着,似是没有看出阎碧瞳目光里的犀利冷锐。

良久,阎碧瞳执起酒杯,轻轻一碰。

俩人仰头便喝,复而把酒杯放下。

仅仅一杯酒,七王妃面颊已染醉意,两团红晕。

“听说药王云游四海,一生只有一个徒儿,如今看见东方医师,本宫真真是领悟到了何为名师出高徒。”七王妃笑道。

东方破的脸没由来一红。

若在平时,东方破一定会谦虚的来两局哪里哪里忏愧忏愧,而今,东方破只担心师父的项上人头。

“在下医术,且不如夜姑娘,更别谈师父大人了。”东方破无奈道。

说至此,七王妃看向了轻歌。

绕了一大圈,终是回到了轻歌身上来。

而这个时候,氛围没有此前的剑拔弩张了,倒是有几分舒适之感,可见七王妃此人的厉害之处。

“夜姑娘生得美貌,真不像是人族女子。”七王妃道。

轻歌面色淡然:“七王妃可去过人族?”

七王妃一愣,摇头:“未曾去过。”

“那便难怪了,七王妃有所不知,我人族之大,是千百万个神月都。而我人族女子,俱都是倾国倾城闭月羞花,我这番容貌,算不得上乘。”轻歌笑道。

此话,轻歌确确实实是夸张了。

然而,轻歌所言不假,神月都的精灵们对人族有偏见,大多是管中窥豹,一叶障目罢了。

人族的美丽,在于百花齐放,而非只有一种空洞的美貌。

轻歌顿了顿,又道:“王妃未曾去过人族,不知人族之地的繁华,若王妃去过,便知我所言不虚了。”

七王妃怔了怔,旋即失笑:“若真是如此,他日有幸,我可真要去看一看人族的美妙了。”

畅聊时,轩辕麟已从七王府而来,与此同时,身旁还跟着个五殿王雷神大人。

雷神一直掐算着天色,瞧着快到正午了,打算来赤炎府蹭个饭。

其实雷神想着蹭早饭的,奈何昨夜沉迷看《那个狐狸爱上我》至后半夜才堪堪睡去,一觉睡到日上三竿。

雷神收拾收拾前往赤炎府,恰逢轩辕麟,雷神紧追不舍的查问下才知,那人族小姑娘又来讹人了。

雷神那个兴奋啊,不理会轩辕麟发黑的一张脸,兴奋地跟着轩辕麟去了七王府,又来赤炎府。

“雷神倒是有空。”七王妃笑道。

“今个儿,本王高兴。”雷神哈哈笑道,大马金刀地坐下来。

可不高兴么。

原天天发愁,想着那被讹掉的九百万,愁得头发都快掉光了。

如今发现还有个更苦的冤大头,雷神兴奋恨不得摆酒十桌庆祝一番。

轩辕麟派人把三千万元石给了阎碧瞳:“赤炎大人,清算一下。”

至此,轩辕麟始终不明白,自己为何非要给这三千万。

“王妃与世子,皆是豪爽之人。”看见元石后,阎碧瞳终于笑了,毕竟,再不喜王妃母子,也要给那金光闪闪的钱财三分面子。

雷神看着那三千万元石,喉结滚动,猛地吞咽口水,有些眼红。

忽然间,雷神望向轻歌,眼瞳里隐隐有崇拜之色。

对于轻歌以雷电淬体为乐,雷神只是震惊。

但对于轻歌讹钱的招数和心狠程度,却叫雷神甘拜下风,五体投地。

雷神最佩服的,就是轻歌这样的土匪。

轻歌正欲饮茶,没由来的一阵恶寒,转头看去,恰好与雷神的目光奇妙对视在一起。

轻歌嘴角微抽,一股寒气直冲天灵盖。

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似娇滴滴的姑娘般看着她,真是叫人受不了……

可怕。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