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26章-羽衣霓裳

第2726章-羽衣霓裳

不仅仅是雷神,便是东方破都佩服不已。

短短七日时间,就已讹了四千万元石,这等数目,真是叫人羡慕。

“澜儿今日又做了梨花酥,我可要吃个饱的。”雷神坐下来便吃,他既已打算把九百万元石吃回去,便不会半途而废。

七王妃厌恶地看了眼雷神,旋即望向轻歌,笑道:“姑娘真是深藏不露,想必这孩子,便是青帝之子了吧。”

小包子淡淡地看着七王妃。

“王妃果真聪明。”轻歌道。

“过来,让本宫抱抱。”七王妃朝小包子摆摆手。

小包子眨眨眼,倒也不惧,走向七王妃。

便在七王妃要抱小包子时,小包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七王妃面色微僵,轻歌走来将小包子抱起。

如此,小包子的情绪渐渐安稳下来。

“看来她不喜欢本宫。”七王妃收回手。

“王妃有所不知,晔儿怕生。”轻歌轻拭去小包子面颊的泪痕。

小包子面朝轻歌,悄悄给轻歌抛了个媚眼,见此,轻歌甚是无奈,哭笑不得。

七王妃坐在凉亭饮茶,又与凉亭上的人探讨了许久,而后看似漫不经心地问:“听说此去青莲,夜姑娘一鸣惊人,在武道场的文道切磋上,破了万古残局,得了护心阵法。”

轻歌眼皮猛地一跳,果然,来了……

“的确如此。”轻歌笑道,轻描淡写,不起波澜。

女子之间的博弈,是不知不觉间的悄然算计!

扑通一声,七王妃忽然跪在了轻歌的面前。

“娘亲?”轩辕麟怔住:“你这是做什么?你何等尊贵的身份,何须跪她一个区区人族女?”

凉亭的人,皆被惊住,就连雷神都是愣了。

唯独轻歌,笑饮着茶水,淡淡望着跪在面前的七王妃。

七王妃倒是个有魄力的人,先来软的一套。

“夜姑娘,我儿媳上亭公主,身中毒瘴之气,若无护心阵法保命,只怕是命不久矣。姑娘为青帝诞下一子,日后若得机缘,踏步大道,必是青后。据我所知,神妃青后,自是凤仪天下。而长生界,以良善为本。佛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姑娘若肯舍弃护心阵法,我愿以同等宝物馈赠于你,且七王府全府上下的人,甘愿为姑娘做牛做马,只求姑娘行行好,救我上亭公主一命。我亦知,姑娘他日是青后之人,自不会见死不救,对吗……”

七王妃跪在地上,一袭紫群堆积在地,宛如盛开的曼陀罗。

即便是一甲子的人了,满头黑发,不见一缕银丝,甚至眉眼之间,脸上肌肤,好似没有一丝褶皱。

说话时,两行清泪流出,美艳动人。再者,七王妃的声音甚是好听,特别的柔、软,一番哀求之下,是个男人都遭不住,甘愿为其掏心掏肺。

轻歌坐在椅上交叠着双腿,右手轻放在桌面,敲出有节奏的声响。

居高临下俯瞰着梨花带雨的七王妃,轻歌好整以暇,唇角勾起一抹清寒的笑。

轻终于明白,年轻时的祖爷,为何玩不过七王妃了。

祖爷年轻时,心如黛玉,柔软善良。

后来的祖爷,杀伐无情,冷酷残忍。

便已注定,祖爷永远玩不过七王妃。

七王妃这一举动,的确是在自贬身份,而正因为如此,才叫rén dà跌眼镜。

上亭公主和云神、轮回神得知此事,会无比感动,纵然轩辕麟高攀上亭公主,日后若有错事,念及今日七王妃的作为,亦会百般对轩辕麟好。

尤其是上亭公主,心里对她这个婆婆,早已折服。

更别谈他人,得知此事后,只怕七王妃的声名会在三族传开。

母族海族、夫族精灵族,以及那长生界。

再者,七王妃口口声声说青后之位,便是来用此威胁轻歌。

若轻歌残忍无情,日后轻歌就算有资格成为青后,云神亦会拿今日无情之事来dàn hé她。

七王妃是个极为可怕的人……

“七王妃,你这是做什么?!”阎碧瞳怒道,自也明白七王妃这一跪的想法。

七王妃轻拭去眼尾的泪,苦笑道:“姑娘怎能见死不救呢?上亭公主她还那么的年轻,那么的美丽,姑娘只要施以援手便能救一条命,姑娘可是他日青后啊……”

轩辕麟眼眶深红,心绪万千,想要与七王妃一同跪下,却被七王妃伸手阻止。

“母亲?”轩辕麟疑惑不解。

七王妃温柔地笑:“麟儿,你是云神和轮回神的女婿,你是上亭公主的丈夫,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不可跪。”

轩辕麟终于明白了七王妃的用心良苦。

妖神与青帝都是袒护轻歌的,若是趁着妖神、青帝不得闲明目张胆伤害了夜轻歌,只怕七王府没有好果子吃。

而且,七王妃所言极对,轩辕麟是上亭公主的夫婿,一旦跪了下去,非但不会让人感动,反而会遭人诟病。轩辕麟前程似锦秀,他日定会扶摇直上,平步青云的。

想至此,轩辕麟更感动于母亲的付出。

“夜姑娘,我不是强人所难,我只希望,你可以救公主一命。”七王妃道。

轻歌并未回答七王妃的话,而是端起了茶,喝了一杯。

再看那傻乎乎的雷神,一个粗汉,竟被感动的,咬着袖子哭?

轻歌嘴角没由来一抽,旋即端起茶杯,饮了一口。

见轻歌不为所动,便是阅人无数的七王妃此刻在轻歌面前亦是不知所措。

她琢磨不透夜轻歌。

她甚至不知这个人族女子在想什么。

“夜轻歌!”轩辕麟怒喊,母亲跪地,他看的心疼死了,这臭女人竟然还有心情喝茶。

“嗯?轩辕世子怎么了?”轻歌望向轩辕麟,问。

轩辕麟满身怒焰,咬碎一口牙。

七王妃安抚住轩辕麟的情绪,望向轻歌,道:“姑娘可否用护心阵法救公主一命?”

“护心阵法?什么护心阵法?”轻歌装傻充愣。

放下茶杯时,轻歌眸光清寒,寒光乍现时,有一抹戏谑之色。

她曾听祖爷说,这女人背着七殿王罚跪祖爷,跪了三天三夜。

以至于祖爷的膝盖,一到下雨天就疼。

既然七王妃想跪,那就跪个够。

“夜轻歌,你在青莲得了护心阵法,休要装傻!”轩辕麟简直要气疯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

十八殿,三声且慢,嘲笑诸殿王,风轻云淡饮清茶。

赤炎府,三千万元石,说讹就讹,演得一出好戏,轩辕麟几乎要拍手叫好了。

轻歌似是没有听到轩辕麟的话,看向七王妃,问:“听说王妃有一件特别好看的霓裳,名为羽衣霓裳?”

七王妃心中一喜,自然明白轻歌是想让七王妃等价交换护心阵法了。

“麟儿,还不速速去七王府取来羽衣霓裳?!”七王妃道。

羽衣霓裳……

阎碧瞳蓦地望向轻歌,眼眸颇为湿润。

她还记得,祖爷说过,那个精灵族的男子,曾为她花费天价购下一件霓裳。

名为:羽衣霓裳。

只是后来,七殿王与王妃成亲时,穿的便是这羽衣霓裳,故而祖爷心灰意冷。

他们不知曾经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是这冰冷无情的都城,把祖爷那样美好的女子,变得凶悍残酷。

“母亲,不可,那是你最爱的霓裳。”轩辕麟急道。

那件霓裳,七王妃甚至舍不得穿,平日里,就连轩辕麟想摸上一摸都不行,可见王妃深深喜爱着这件羽衣霓裳。

“快去!”七王妃蹙眉,沉着脸道。

若羽衣霓裳能换来护心阵法,舍弃又如何呢?纵然是她心头所爱!

“母亲……”轩辕麟握紧了拳头。

七王妃闭上眼:“去吧,公主还在等你娶她呢。”

想到需要护心阵法的上亭公主,轩辕麟这才三步一回头的离开。

七王妃睁开双眼,朝着轻歌清雅一笑:“夜姑娘放心,麟儿很快就会把羽衣霓裳带来。”

“七王妃真是大方。”轻歌笑道。

七王妃眉间一缕阴郁,她未曾想过,跪了这么久,凉亭内,竟无一人喊她起身。

再看那夜轻歌,吃着梨花酥,饮着清茶,似是非常享受她下跪的感觉。

七王妃太阳穴疯狂跳动,紧咬着下嘴唇,将那一丝不悦怒气强压下去。

只要能拿到护心阵法,一切都是值得的。

云神在她面前,永远是高人一等。

她只希望,如此举动,能感动上亭公主,往后轩辕麟去了长生,亦能有好日子过。

毕竟,轩辕麟的前程,可得仰仗云神、轮回神,这一对岳父岳母。

雷神张大嘴巴,震惊地望着轻歌。

这厮,就任由七王妃跪着,也不喊七王妃起来?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