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29章-世有轮回

第2729章-世有轮回

轩辕麟周身杀气凛凛,两眼凶光,飞跃而起,提着剑便刺了过来。

这一剑,直刺向轻歌的眉心,似要一剑贯穿轻歌的头颅方可解恨。

轻歌坐在椅上,似是没有感受到那似要凝为实质飓风般的杀气,提起桌上茶壶,倒了一杯凉茶。

没有茶烟,唯有缕缕清香。

轻歌望着震怒不已的轩辕麟,扬起脸,清雅地笑着。

陡然,九辞、阎狱、东陵鳕以及神女四人,齐齐出手,不过一瞬,便钳制住了轩辕麟。

那一剑,距离轻歌还很远,剑气锋芒却是扑面而来。

轻歌眼神犀利无比,一个挑眉,心神微动,便见剑气锋芒全部烟消云散。

一杯茶入腹,甚是清凉。

玉手轻放,茶杯落桌,轻歌盈盈起身,走向轩辕麟。

一面走,一面抬手,明王刀赫然出现在手中。

往前的刹那,脚掌踏地,身如飞燕,一跃而起。

转而,轻歌呼啸往下滑落,双手紧攥着明王刀,高高劈下。

一刀,可开天劈地,两侧狂风急骤,似要把轩辕麟的身躯给一劈为二。

王妃惊恐地闭上眼,不愿看血溅当场的一幕,而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王妃甚至来不及阻止,只得下意识合上双眼。

王妃的身体正在以极小的幅度颤抖着……

然而,一刀沿着轩辕麟的面门落下,并未有血溅五步的画面。

额前几缕碎发落下,轩辕麟的衣裳从脖颈衣襟至脚踝,沿着刀劈而裂的一条线破开。

轩辕麟瞪大双眼,只感毛骨悚然,惊恐惶惧。

轻歌手中的刀抵在地面,慵懒地望向轩辕麟:“世子的胆儿有些小,经不起吓呢。”

轻歌好笑地说,擦了擦明王刀,转身走向椅上。

脊背深陷椅背,微微往后靠,修长双腿在桌面交叠,闭眼假寐。

“世子有所不知,我这人呢,别的不会,这砍人的方法,可是应有尽有。”轻歌笑道。

轩辕麟心底里衍生出无尽的寒气,眼前这个女子,像是炼狱而来的死神,叫他惶恐。

不似十八殿上的从容任性,不似此前的戏谑刁蛮。

此刻,她像是厉鬼,像是恶魔,像是踏着人头塔白骨河而来的阎罗!

这个世上,怎会有这般可怕的女子!

轩辕麟与七王妃俱都震惊,与此同时,雷神更是目瞪口呆。

比之轻歌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势,雷神更震惊于轻歌不费一兵一卒就要了羽衣霓裳和聚元神草丹。毕竟,此前在神月都的传送阵法台,雷神就已领教过了轻歌淬体的强悍。

九辞四人,退回原位。

轩辕麟狼狈不堪,身上的衣裳破裂,碎了一地,光着膀子,倒是有几分落魄。

再看轻歌,慵懒从容,清雅似风,如那空谷幽兰,由上至下,俱都是逼人的贵气!

轩辕麟震撼于区区人族的气势,却也不得不服。

七王妃算是明白了,青帝的女人,到底不是寻常人。

“夜姑娘,麟儿年纪还小,且不懂事,你莫要见怪。”七王妃皮笑肉不笑道。

“王妃客气了,我这人呢,宽宏大量,自不会与世子计较,只希望……下不为例!”轻歌打开双眸,目光宛如宝剑出鞘般锋利无比。

轩辕麟听到轻歌这番话,才压下去翻江倒海般的戾气,再一次被轻歌激怒。

恼羞成怒的轩辕麟提着剑,满面凶神恶煞,恶狠狠瞪着轻歌,却不敢再提剑刺向轻歌。

说到底,是怕了。

“夜姑娘,今日冒昧打扰,是本宫无礼,亦是本宫曲解了夜姑娘的意思,不知夜姑娘可否将那羽衣霓裳和聚元神草丹还来?”七王妃问。

事成定局,七王妃幡然醒悟,只想挽回损失。

轻歌眸光微转,望向了七王妃,发出一声嗤笑:“王妃可知,泼出去的水,岂有收回的道理?”

轩辕麟怒得面容扭曲,不曾想世间还有这般厚颜无耻的人,脸皮之厚,厚过那神月都的城墙啊。

“夜姑娘,你若喜欢,三千万元石与聚元神草丹都可以赠于姑娘,只是那羽衣霓裳,可否归还?本宫甚至可以用其他等价之物来交换。”七王妃道。

“羽衣霓裳,世间难得,至此一件的珍品,怎有等价之物?”轻歌冷笑。

进了她荷包的东西,是注定出不去。

纵然是个十恶不赦的恶人也罢,这羽衣霓裳,绝不归还。

若非七王妃今日下跪逼迫,轻歌亦不会来一记空手套白狼。

“晚辈乏了,王妃,回吧。”

轻歌倒是理直气壮,轻揉眉心,转身离去。

“夜轻歌!”七王妃忽然恐慌,声嘶力竭大喊道。

轻歌走出凉亭,脚步顿住,回眸一笑,清寒无边:“王妃,晚辈甚是喜欢这羽衣霓裳,多谢王妃美意,他日晚辈定备上厚礼,登门拜谢。”

说罢,毫不犹豫的走,罗曼的身影消失在夜色微风里。

七王妃惊恐瞪大眼,四肢发凉,似堕入了冰窖之中,寒意浸透着她的身体,由内之外,直指灵魂。

这一番话,为何那么的耳熟?

许多年轻,那个人族女子,柳叶眉,杏花眼,一点朱唇,生得格外好看。

羽衣霓裳与那人族女子,相得益彰,犹若明月,散发着清辉。

她蛮横霸道,坐在椅上,笑望着那感到恐惧的人族女子。

七王妃一挥手,身旁的侍从便把羽衣霓裳给强行脱了。

七王妃骄傲离去,临走前,说:“妹妹甚是喜欢这件羽翼霓裳,姐姐心胸宽广,便送给妹妹吧。”

几乎同样的话,几十年后的今日再听到,灵魂好似都在震悚。

怎回如此……

世间之事,果真是个轮回的吗?

阎碧瞳望着轻歌的身影彻底湮灭于夜色,苦涩而笑。

曾经,得知祖爷的那些事时,阎碧瞳想为祖爷出一口气。

可惜的是,她自己都过得猪狗不如,又怎去为母出气呢?

便是来到神月都如此之久,便是知道七殿王是自己的父亲,始终无法讨回那一口气。

轻歌做到了。

不费一兵一卒,轻而易举,好一出精彩的空城计!

“赤炎大人,此事……”七王妃心有不甘,还是决定把羽衣霓裳讨回来。

“王妃,夜深了,请回吧。”阎碧瞳握着赤炎权杖,走下凉亭,离去。

夜深了,凉亭上的人们,陆陆续续的离开。最后,只剩下王妃母子二人。

七王妃无力瘫倒在地,掩面而泣。

羽衣霓裳,是千金不换。

若非夜轻歌拿护心阵法yòu huò,七王妃又怎会忍痛割爱呢?

七王妃双肩轻抖,泣不成声。

“母亲……”轩辕麟眉头紧蹙, 心有不忍:“都是麟儿不好,害得母亲失了羽衣霓裳。”

许久,七王妃深深喘着气,轻拭去泪痕:“麟儿,今日之事一五一十写信告知云神,一定要查清楚,护心阵法究竟是不是在青帝那里,若夜轻歌胆敢欺骗我们,她将死无葬身之地。”

“是。”轩辕麟点头。

七王妃扶着桌椅起身,轩辕麟忧心忡忡,连忙上前扶着七王妃。

母子二人坐上灵鹿,前往七王府。

七王府。

砰!

石破天惊般的一声巨响。

七殿王一拳砸在桌面,晶石桌彻底破碎,屑片在风中扬起。

“此女,胆大妄为,敢欺本王妻儿?”七殿王雷霆震怒,双目喷火,起身欲出:“本王这就把她剁了,看她是否敢在神月都撒野。区区人族,胆大包天,实在是万死!”

“父王,母亲跪地求她,她明知母亲所求是护心阵法,故意让母亲跪着,非但如此,还把羽衣霓裳给骗了去。父王,那三千万元石与聚元神草丹,便是再珍贵,给她又何妨呢?可羽衣霓裳,是母亲心头之爱,这几十年来,母亲穿都舍不得穿,父王,你一定要为母亲把羽衣霓裳拿来!”轩辕麟满目泪水。

那一口怒气,轩辕麟咽不下去。

七殿王冷笑:“好个嚣张的人族女子,本王今日便去会会她。”

王妃蓦地抱住七殿王的臂膀:“王爷,罢了,罢了,她是青帝的女人,若是惹怒青帝妖神,麟儿娶了公主去往长生界,云神将此事怪罪于麟儿该如何是好?”

“难道我七王府的人,任由一个人族女子欺了去?”七殿王震怒,轻搂着王妃:“苦了你了。”

“不苦,不苦,麟儿是我们的孩子,能为他做点事, 纵然跪烂这一双膝盖骨又如何呢?只是那羽衣霓裳……实在是不该……”七王妃轻泣。

七殿王抹去七王妃的泪水,咬紧牙关:“此事定要上报云神,婚宴之事,定要将那羽衣霓裳取回!”、

“王爷……”七王妃柔柔弱弱。

七殿王轻拍王妃后背:“不怕,你的东西,他人抢不走。”

七王妃依偎在七殿王的怀里,情绪渐渐被安抚。

十八殿上,轻歌虽有所胡闹,刁蛮任性,七殿王却是好奇。

这样的人族女子,实在是有趣。

如今,那一丝好奇,全被震怒杀意所取代。

七殿王的双眼之中,俱都是阴冷的戾气。

轩辕麟攥起拳头,“母亲,今日之恨,他日定百倍奉还。”

这一笔屈辱的账,轩辕麟绝不会忘。

母亲跪了整整半日,三千万元石,羽衣霓裳,聚元神草丹……

那个人族女人,真是阴险狡诈,猪狗之流!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