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30章-上亭公主

第2730章-上亭公主

夜,微微凉。

赤炎府。

轻歌躺在大院内,仰头望着星空。

神月都黑夜里的明月星辰,比其他地方的要美。

轻歌看得出神了,便勾起唇角笑了起来。

——祖爷。

——我替你拿回了羽衣霓裳。

七王妃依旧貌美如花,祖爷却是两鬓发白。

那些陈年往事,终是要淹没在旧时光里,再见亦没有年轻时的心悸。

一双软靴停在轻歌身旁,阎碧瞳躺了下来,与轻歌一同望着夜里的星空。

“歌儿。”

“嗯。”

“娘亲一定会保护好你。”

“……”

轻歌转过头望着阎碧瞳,忽然坐起来,朝着阎碧瞳伸出手:“娘,我要抱。”

阎碧瞳目光微闪,怔愣许久,旋即失笑,放下赤炎权杖,轻拥着轻歌。

轻歌依靠在阎碧瞳的怀里,极其享受的闭上眼,像是午后懒洋洋的猫儿。

她最爱娘亲身上的清香,极淡的味道,却是一生执念。

“呕,恶心。”

院墙上,九辞故作干呕,还嫌弃地摆摆手:“女人就是麻烦。”

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要抱?

真是恶心。

只是……九辞看了看阎碧瞳,皱紧了眉头,旋即触电般猛地转过头去。

呵,他乃顶天立地真男rén dà丈夫是也,绝不会贪恋女人的怀抱。

“辞儿,过来。”阎碧瞳眉目慈和,温柔地招招手。

“不要。”

九辞这般说着,却是飞速掠来,扑在了阎碧瞳的另一侧,嘴里还念叨着:“真的是麻烦,那就抱一个吧。”

轻歌:“……”此时,轻歌可算是明白了,小包子兴许,是像着九辞了。

虽是无语九辞的口是心非,但这一夜,异常的温馨。

阎碧瞳问:“这七王妃来势汹汹,速度之快堪比雷电,以至于被她发现了晔儿。这赤炎府的人,是时候换个血了,只怕个个都是他人眼线。”

“神月都甚是凶险,娘亲还是要多加小心。”轻歌道。

“怕什么,我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我会保护好你们两个的。”九辞插了句话。

阎碧瞳笑了:“好,有辞儿在,为娘不怕。”

“糟糕,坏了。”九辞如个蚂蚱般跳起来,急匆匆朝外奔去。

阎碧瞳一头的雾水:“他这是要做什么?”

轻歌看了眼九辞飞奔而去的方向,脸愈发之黑。

九辞是去寻东方破、东陵鳕,再集合阎狱,一同去中央城墙下挖地道了。

这么不靠谱的哥哥……真的靠得住吗?

这一夜,又是挖地道的一夜,四个风格迥异的男子,挖了一夜,直到灰头土脸。

次日,四人俱都出现在凉亭里吃夜碧澜做的梨花酥。

轻歌看到这四人,一阵头疼。

挖地道若是有用的话,神月都的权贵们还要那脑子做什么呢?

“明日便是世子和公主的婚宴了。”神女皱起眉头,眸内浓浓的担心。

阎碧瞳道:“上亭公主已被护送至七王府,神月都的数位王妃们,都已去七王府了。”

“赤炎大人,今日你要去七王府吗?”神女问。

阎碧瞳摇摇头:“不去,我腿部受过伤,不可今日去。”

“……”

吃过梨花酥后,一上午的时间,轻歌都在大院内修炼。

以她的实力,早便可以突破幻灵境了,一直都在刻意压制。

她以星辰之力重新打磨修炼一遍,底蕴实力,高出同境者数十倍!

正午,阎狱、阎碧瞳一脸凝重前来。

看着二人面色,轻歌便知,棘手的事来了。

“歌儿,上亭公主要见你,此乃上亭公主的新。”阎狱将一封信笺递给轻歌。

轻歌抿紧了双唇,接过信笺缓缓打开。

上亭公主的字甚是娟秀,一笔一划都很工整,白纸黑字,一眼望去,格外的舒适。

信上,寥寥数语——

上亭于长生,闻姑娘大名贯耳,今至神月,愿见姑娘一面。

“要见否?”阎狱问道:“那七王府必是龙潭虎穴,而且你昨日才讹了他们一笔,只怕……”

“见。”轻歌微笑:“今日不见,明日婚宴,也逃不掉。五道城门俱都关闭,未得允许,谁都离不开神月都。”

“我与你一同去。”神女换上衣裳,快步而来。

轻歌点头,“好。”

一同前去七王府的还有阎狱、阎碧瞳二人,至于九辞等人,自是挖地道去了。

轻歌觉得这几人特别嚣张,晚上挖地道也就算了,偏生白日里还在挖地道。

真是不可一世的嚣张。

按照神月都的习俗,婚宴前日,贵妇送喜,愿二人白头到老。

阎碧瞳亦属于贵妇一类,只不过三个月内受过伤,婚宴前日便不可与新娘见面。

此乃习俗。

故而,阎碧瞳乘坐灵鹿,在七王府外等候。

至于阎狱,把轻歌送到,找个借口离去,看起来像是去挖地道了。

阎碧瞳分别握着轻歌与神女的手:“有什么事,及时喊我。”

“是。”

“……”

轻歌二人走进七王府,有侍者等候已久,前来相迎。

王府内张灯结彩,挂满了喜庆的红色幔帐。

“二位,请随我来。”侍者躬身走在前侧。

王府里的神月都贵妇们,看见轻歌,聚在一起,指指点点。

“看神女结交的狐朋狗友,若非那夜轻歌,又怎会落得这般可怜的地步?”

“是啊,花无百日红,你看,这解碧澜不就惨了。数月前还意气风发,得云神青睐,是神月都风头正盛的第一人,而今断了尊贵神圣的神月二筋,真是可怜呐……”

“神女?什么神女,不过是一个被贬的贱灵罢了。”

“你还别说人是贱灵,十八殿上,璇玑匣无法刻字,说是高贵血统呢。而且,人就算不是我们神月都的神女,还是那青莲的神女,说是神女,也不为过。”

“……”

轻歌脚步顿住,蓦地拔刀。

明王刀过,风声鹤唳,杀气重重。

无数纷杂的声音,此刻戛然而止,化为静默。

“夜姑娘,今儿可是大喜之日,你这是……”侍者面色煞白。

贵妇们纷纷惊惧。

轻歌拿着明王刀,摸了摸刀身,似在安慰,好半天过去才转头望向侍者,正儿八经的解释道:“你有所不知,我这刀,一人不砍人,不饮血,就不自在。而且这刀是上古凶器,最喜欢那些舌头话多的美人们……”

贵妇们面面相觑,只觉得毛骨悚然,不敢望向轻歌手中的刀。

神女看着轻歌,有些无奈,随即想到轻歌是为了自己,心间有暖流淌过。

“那些美人,是不能杀的。”轻歌继而安抚明王刀。

王府里的贵都,俱都惶恐。

轻歌回头望向她们,咧开嘴笑靥如花:“诸位王妃,见笑了。”

说罢,收起明王刀,牵起神女的手,与侍者走向上亭公主的所在处。

让人诚惶诚恐的,是她由内至外的阴郁戾气。

待轻歌彻底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压在王妃贵妇们心上的阴云巨石这才消失。

皆是喘了口气,再心有余悸望向轻歌离去的方向。

都说赤炎府的人族女子,杀伐果断,能把轩辕麟吓到。

今日一见,果不其然,那等气势,宛若雷霆万钧天上来,震慑王府,惊骇众王妃!

上亭公主的居住处,是新修的一座别院。

别院的名字很雅致,提匾为:碧桐别院。

走进碧桐别院,穿过血色烟纱,终于到了内阁。

浓重的药香味扑鼻而来,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刺鼻。

里面传来一道虚弱的声音:“可是夜姑娘?”

“正是。人族夜轻歌,前来拜访上亭公主。”轻歌双手抱拳,气势凛然。

旁侧的侍者不由多看了轻歌几眼,昨日轻歌讹王妃母子的事已经传遍神月都了,今日这夜轻歌在王府里,竟大摇大摆没有一丝恐惧?

“姑娘请进。”上亭公主道。

轻歌掀起轻纱,与神女并肩走进内阁。

轻歌抬眸,映入眼帘的是个面色苍白的女子。

女子眉清目秀,未施粉黛,青丝披散。

面如晓月,眸似秋波婉转,一双峨眉,手握着一卷古书,坐在床榻上。

她的神态因毒瘴之气而显得疲惫无力,然而一双眼睛,似那湖水波光粼粼,笑望着轻歌。

上亭公主本在看书,得知轻歌到来,把卷起的古书放下。

“这位……”上亭公主望向神女。

“我的朋友。”轻歌道。

“神女解碧澜?”上亭公主轻笑。

神女往前走了一步:“夜碧澜见过上亭公主。”

神女此时的面貌气质与曾经相差太大,甚至可以说是判若俩人。

“夜碧澜……”上亭公主低声轻喃神女的名字,旋即笑道:“神女之事,本宫有所耳闻。断去神月二筋,十八殿上震惊诸殿王,此等魄力,实在是钦佩。夜姑娘为青帝诞下一子,自然是人中龙凤。本宫昨日便来到神月都,奈何身体抱恙,水土不服,需要调养,故而才拖至今日来见二位。”

轻歌望着上亭公主的双眼,想从中看出一些锋利。

最终,轻歌只看到湛清碧透的双眼。

即便是病态的身体,苍白的面色,亦掩不住那双星眸的神采。

仿若寒夜里璀璨的光火。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