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53章-杀敌千毒瘟症者

第2753章-杀敌千毒瘟症者

最快更新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最新章节!

林竺冲在妖神面前,不敢再多说一个字,期期艾艾,诚惶诚恐。

纵然他有云水水撑腰,面对妖神,连屁儿都不敢放一个。

妖神一向护短,且蛮不讲理,按照妖神的话来说,理是什么,能吃吗?

她从不信服所谓的理,除非能把她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妖神喜爱战斗,是天生的战士,越是险境,越能激发她的潜能。

故而,要想得到妖神的信服,就揍她。

妖神冷冷地望着云水水,有杀意稍纵即逝。

“云水水,你恶不恶心,你家公主的命是命,本神儿媳的命就不是命了?”妖神阴冷而笑。

此生,她最恨云水水这类人。

云水水被妖神说得面色极其难看,却又无法反驳,即便能道一二,也不敢再在妖神面前放肆。

别的不说,妖神这张嘴可真是毒辣,不用一兵一卒,光是靠骂人,都能把敌军气死来。

云水水仰头望了眼悬浮于斜阳云层万道金光中的神邸,那是诸神殿。

妖神再厉害,亦不能在长生一手遮天。

千毒瘟症……

云水水唇角微扬,冷冷一笑。

她在等待着诸神殿的答案。

“得千毒瘟症之人,的确该死。”轻歌俏脸扬起若春风般的笑,从姬月怀中跃下,目光澄澈,直视云水水。

话锋陡然而转,叫所有人为之震惊。

一个身患千毒瘟症的人,说得瘟症之人该死?

这画面,怎么想都很诡异吧?

不止四周看戏的人,就连九辞、神女等人俱都骇然,微微怔住,蓦地望向轻歌,双双好看的眸子里写满了震惊。

上亭公主被轩辕麟拥在怀内,猛地转头望向轻歌。

“恩师……”

上亭公主喃喃自语,眼眶微红。

她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一个是为了让她生而精心布局的母亲,一个是她钦佩欣赏的恩师。

上亭公主的鼻子被冷风冻得通红,轩辕麟紧紧拥抱着她。

“没事的,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小亭不要担心。”轩辕麟额头抵在上亭公主的额间。

再看云水水,手握权杖,嚣张而笑,端着雍容气度,望着轻歌嗤之以鼻般笑了数声。

“看来夜姑娘有自知之明?”云水水笑道。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傻子,正所谓得来全不费工夫。

有妖神在,她还想着接下来会很困难,没想到夜轻歌不打自招了。

云水水戏谑地望着轻歌,宛如看着一个白痴。

妖神亦是讶然,回头疑惑地望向轻歌,眉头狠狠蹙起,似有不悦之色。

轻歌趁旁人不注意,朝妖神悄悄然眨了眨美眸,寒星般的眼瞳里,满是笑意。

一刹那,妖神微微怔住,旋即失笑,逐渐释然。

她倒是要看看,这小丫头,要做什么。“云神……”轻歌在云水水面前十步左右的距离停下,正儿八经行了个礼,双手抱拳,略带歉意道:“晚辈到底是年轻鲁莽,冲撞了云神,实在是晚辈的过错,千毒瘟症的确该死,可晚辈身为一名炼药师,一直秉持着医者仁心的信念。医师,不应该放过任何一个患者。恳请云神,饶我一命,给我活下去的机会,我想治好这病,我想成为青后

。”

轻歌诚诚恳恳道,与此前的杀伐果断判若两人。

这样一个鲜活的女子。

手中刀斩日月天,亦是娇媚温婉可人儿,如今更是摆出了晚辈的架子。

谁说她张扬猖獗的?眼前低头认错诚恳求饶的又是谁?

轩辕麟见轻歌变脸比变天还快,他算是在轻歌手里吃过苦了,这女人的话根本就信不得,还是他家小亭乖巧可爱。

云水水被轻歌整懵了,逐渐清醒过后,脑子高速运转,在思考轻歌此番低头之话背后究竟有何深意。

呵……

许久,云水水眉目俱为嘲讽讥诮。

看来夜轻歌到底怀有人族的劣根性,贪生怕死,鼠狼之辈!

夜轻歌见无法杀出重围,便来一招软的。

云水水自然不会上夜轻歌的当,她大费周章,不就是要夜轻歌的命。

为此,她甚至不惜毁了自己女儿的婚礼。

然——婚礼可以再来一次盛大隆重,命没了,就是人死如灯灭。云水水道:“夜姑娘,你的确是个好姑娘,只是千毒瘟症乃不治之症,多少医师因此而死,多少无辜的生命为此而消失于世间,并非本神心思毒辣要你之命。本神想,你亦

有舍己为人的精神,为了给予千万生灵福泽庇佑,你甘愿焚烧自身……”

“如此说来,得千毒瘟症之人,只有死路一条了?”轻歌低头叹息,语气眼神里,全都是浓浓的失望之色,似一个垂死的人,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旋即,轻歌仰头望向金光之中的诸神殿:“晚辈再问诸神,得不治之病千毒瘟症者,真的只有死路一条吗?”

诸神殿内的长生神们在看见妖神后,一个个窝起来不愿与妖神正面交锋,偷偷商量着该如何面对。

如今见局面骤转,又听到轻歌的话,长生神们再度神采飞扬。

长生神的声音传来,极具威严:“千毒瘟症,该死,焚为云烟!”

“既然如此,晚辈无话可说,晚辈恳请诸神给晚辈一个权力,亲手杀了千毒瘟症者。”轻歌满面失落。

她要亲手杀死自己吗?

只是话语里,为何有些不对劲?

奈何局势紧张,没人去深思了。

几位长生神商谈过后,便道:“可以。”

这也算是给妖神一个面子了,希望妖神莫要在为难他们了。

他们也就混口饭吃,怎么天天担心小命要被妖神拿了?

而且他们几个,真的骂不过妖神,妖神实乃长生骂街第一人。

云水水眯起眼睛,只感到有些许的不对劲。

杀死千毒瘟症者?

什么意思?

云水水见轻歌露出痛苦的神情,这才稍稍收起了疑虑。

那侧,七殿王的目光一直落在轻歌的身上。

这个人族女子,要自行了解了?

忽然之间,七殿王有些烦躁,却是一动不动,亦没有说出一个字。

姬月站在原地,白袍而立,眉目如画,笑望着轻歌,满目宠溺色。

“都说医者仁心医者仁心,怎能见死还杀之呢?”轻歌痛苦道。

“歌儿,你该不会想不开吧?”九辞震惊了,大声囔囔着就要朝轻歌冲去。

阎碧瞳陡然攥着九辞的后衣襟,竟是一个用力把九辞给提起拽回。

九辞被高高提起,红着眼望向阎碧瞳。

阎碧瞳与之对视,大眼瞪小眼,好一番过去,才挑起一根手指放在唇前:“辞儿乖,嘘,别吵。”

九辞眨眨眼,依旧一脸疑惑,却见东陵鳕走来,轻按九辞的肩膀。

东陵鳕转头看向轻歌,眉开眼笑。

……她啊,绝不会是zì shā的一个人。

她——比这世间的任何一人,都珍惜活着的每分每秒,敬畏生命。

东方破站着,远远地望着轻歌,忽而,轻歌回头看了他一眼。

与轻歌对视的那一瞬,东方破好似领悟到了什么。

轻歌低头擦拭着明王刀,仿佛在抚摸神圣的宝器。

像是勇士临走之前举行的仪式。

所有的人都看着她,忽然肃然起敬。

为了天下人,她甘愿一死了之,此等勇气,难能可贵。

当手中的帕子擦拭至最后一截刀尖后,轻歌丢下帕子,脚掌踏地,一跃而起,高举起明王刀。

气势涌出,似天崩地裂,破风声起,这一刀可斩苍穹。

轻歌斩向之人,不是旁人,正是那……林竺冲!

明王刀劈砍向林竺冲时,林竺冲一声低吼,祭出炼药大鼎,挡却这凛冽一刀。

“夜轻歌,你这是?!”林竺冲震怒,墨黑胎记密布的脸庞,逐渐涌起了狰狞之色。

轻歌红唇勾起,笑靥如花:“竺神医师林竺冲,身中千毒瘟症,该死!”一刀砍在炼药大鼎上,大鼎悬浮于林竺冲的头顶巍然不动,再看轻歌,手握长刀飞跃空中,刀刃斩于鼎面,虎口发麻,微微震颤,轻歌不曾松开双手,刀刃之下,固若金

汤的鼎面,竟裂开了丝丝裂缝。

那可是长生神的鼎,她怎可一刀砍出裂缝?

无数人感到震撼。

似一场视觉盛宴,叫人不敢随意眨眼,生怕一瞬间的疏忽就会错过精彩的画面。

“夜轻歌,休得放肆!”云水水高举权杖,水雾蛟龙凭空出现,狂奔于虚空,张开血盆大嘴,朝轻歌冲去。

“云水水,你要不要脸?!”妖神一跃而起,一剑贯穿水雾蛟龙,同时掌打长空,光芒四溅的瞬间,妖神身体飞转,修长的腿如鞭挥去,再猛然往前使力,一脚踹在云水水的面门,只见云水水的身子

如断线风筝般倒飞而出,狠狠砸在地面,摔了个底朝天。

妖神顿感痛快,只觉是痛打落水狗。

妖神敛起剑气,红衣轻舞,平稳落在地上,回头望向蓬头垢面的云水水,咧开嘴一笑:“云水水,你怎么回事?你有病吧,自己把脸伸过来让我踹?脏了本神的鞋!”

云水水被妖神踹得眼冒金星头晕目眩,好不容易清醒过来听到妖神一番理直气壮的话,险些气得吐血。妖神这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可没有多少人能扛得住。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