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54章-自家的白菜被猪拱了

第2754章-自家的白菜被猪拱了

最快更新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最新章节!

云水水站起来,灰头土脸的模样真是可笑,面颊一个明显的鞋拔子印。

再看轻歌,只能在炼药大鼎上劈砍出一道裂缝,鼎下的林竺冲安然无恙。

虽然林竺冲修习药道,但多年来呼吸吐纳着长生之气,且能被称之为竺神,本身亦是有实力的。

林竺冲一怒之下,双掌击打炼药大鼎,炼药大鼎宛如巍峨高山般沉重,能压碎莽莽大地。

巨大的炼药大鼎,悬于高空,覆出的阴影,笼罩着整座七王府。

王府内的人和精灵们,仰头望向炼药大鼎的轮廓,那月下阴影覆来时,只感到无尽的压抑,叫人宛如窒息,完全喘不过气来。

炼药大鼎在高空凝滞了一下后,再朝轻歌撞去。

轻歌瘦弱渺小的身躯在炼药大鼎面前,宛如一只蝼蚁。

她攥着明王刀,凌立于长空,双眸里倒映出炼药大鼎的影子,面上浮现了狂热的笑。。

正欲一刀斩向炼药大鼎时,旁侧青色火焰直飞而来。

与此同时,姬月掠至轻歌身旁,一手揽住轻歌的腰部,另一手握着无情剑,万道青刃随剑锋而出,竟瓦解了巍峨的炼药大鼎。

纷纷扬扬的屑片如天女散花般往下落,万道青刃似浩瀚星辰般闪烁着光。

于那万千青光之中,姬月二人一同往下缓缓落去。

轻歌转头望向姬月,姬月低头噙着女子柔软的红唇。

轻歌眼眸微微睁大,攥紧了明王刀。

小月月,学坏了啊……

俩人稳稳地落在地面,依旧在缠绵悱恻。

众人愣住。

九辞心有不甘嗷呜大叫,气得捂住双眼。

禽.兽不如啊,竟这般对他妹妹。

九辞此刻的心情,只觉得自己辛辛苦苦种下的白菜,竟被一头猪给拱了。

九辞咬牙切齿,磨刀霍霍,双手微打开缝隙,眼睛透过缝隙瞪视着姬月。

夺妹之仇,抢妹之恨,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阎碧瞳眉目慈和,眼神里皆是欣慰之色。

至少,这一刻……她的女儿很幸福。

足矣。

轻歌在姬月腰间狠狠掐了一把,姬月吃痛,才恋恋不舍离了去。

轻歌无奈地瞪着姬月,姬月捏了捏轻歌脸:“娘子愈发可爱了。”

“怎么?昨日不可爱?前日不可爱?”轻歌挑眉,甚怒。

姬月轻揉了揉她的发间:“每时每刻,都可爱。”

众人:“……”

不是……他们是来听这俩人打情骂俏的吗?

而且,这什么场合啊。

话说,青帝你不怕被传染瘟症吗?

云水水理了理凌乱的发:“妖神,你不怕青帝中毒吗?难道想清渊神断子绝孙?”

听到断子绝孙四个字,妖神目光一寒,旋即一剑刺向云水水。

这一回轮回大师动手了,拦住妖神的剑势。

怎知妖神出剑是假,脚下功夫才是真。

妖神一剑支地,身体飞旋,一记鞭腿斜踢出,砸在云水水的侧脑上。“与其关心我儿子是否会中毒,你倒是关心关心自己女儿能活几天吧。要我看,轮回神该是断子绝孙了,娶了你这么个刻薄女人,轮回神家门不幸啊,轮回神真是三生倒霉

才遇见你这么个蠢货东西。”妖神踢完后冷笑道。

云水水再一次被踢摔地,当着神月都所有权贵的面。

她的威严,她的荣耀,将置于何地?

云水水慌慌张张,披头散发,紧紧攥着象征她灵女身份的权杖。

云水水微红了双眼,不再理会妖神,而是望向轻歌:“夜轻歌,你既有自知之明,还请你自行了断吧,莫要脏了他人的手。”

妖神所言不错,她那可怜的女儿,的确没有多久活头。

云水水望了眼在轩辕麟怀内的上亭公主,眼睛又红了一圈,有泪在流动。

云水水深吸一口气,哪怕有些狼狈,依旧要摆出高傲,权杖指向轻歌。

凤栖从后侧走来,与姬月面前的轻歌对视一眼,随后便见,轻歌、凤栖二人齐齐出手,说过之处只留下难以望清的道道残影,刹那间就已出现在了林竺冲的面前。

有凤栖助力,失去了炼药大鼎的林竺冲毫无招架之力。

轻歌的刀架在林竺冲的脖颈,贴合着那脆弱的皮肤。

凤栖的方天射月弓,抵着林竺冲的后脑勺,只要她用力拉开,一道裂血箭就能彻底贯穿林竺冲的头颅。

“夜轻歌,你要做什么?!”诸神殿传来神的怒吼。

轻歌微笑:“晚辈替天行道,将患有千毒瘟症者,杀之,诛之!”

这句话,云水水适才说过,而今,轻歌一字不漏的归还。“你真是可笑,你才是得了千毒瘟症的人,怎么,你要嫁祸于我?就算你乃妖神、青帝的人,你也该为无辜的千万生命着想。而且你区区人族女,敢杀我这长生神?”林竺

冲有几分狰狞的怒气,倒像是破罐子破摔。

凤栖一手握弓,一脚踹在林竺冲的臀部,同时距离林竺冲较近的轻歌脚步一移,往侧面走去。

林竺冲往前栽倒,摔了个狗啃屎。

“杀你又如何?杀的就是你!”

林竺冲即将爬起来时,凤栖一脚又踹过去,林竺冲脸着地匍匐着,好是狼狈。

轻歌手中的明王刀,挑起林竺冲的下颌。

同时,一刀刺向林竺冲的面颊,正是那布满了黑色胎记的地方,霎时,锋锐的刀尖将黑皮划破。

只见林竺冲面颊的黑色胎记,被刺破的那一瞬,竟没有鲜血涌出来。

黑色痕迹化为了扭动的液体,且以飞快的速度膨胀起了一个巨大的包。

那包有成年人般大,一眼望去,可谓是骇然,怵目惊心,甚至叫人心生恶心之感。

云水水瞳眸紧缩,呼吸急促,满面不可置信,往后踉踉跄跄退了数步。

“怎么可能……”

“怎么会?”

“她是怎么发现的?”

“不……这不可能……”

云水水在心内歇斯底里的低吼。

林竺冲脸颊处的墨色‘脓包’飞速膨胀。

轻歌面无表情往前走去,手起刀落,两刀斩断了林竺冲的双臂。

鲜血飞溅而出,轻歌玉手轻抬,雪灵珠乳白色的治愈之力如瀑而出,挡去林竺冲双臂伤口飞洒出的淋漓鲜血。

林竺冲的唇被巨大的脓包糊住了,就连嘴都张不开,只能发出呜咽的声音。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妖神走来,问道。

轻歌看了眼偌大的黑脓包,冷笑:“这里面,是千毒瘟症的血气。”

“东方破,过来。”轻歌道。

东方破走来。

“诊断一番。”轻歌又道。

东方破虽然大多时候不正经,但一路走来,也帮过轻歌忙。

东方破的医术正面临瓶颈,而这是一个绝佳的好机会。

毕竟,千毒瘟症可是常人恐惧的存在,就算是仁族的医师也接触不到。

若能研究一番,对于医术来说,会得精益。谁知东方破这傻小子,先朝诸神殿一拜:“在下东方破,仁族妖神殿药王之徒,见过诸位长生神,在下对长生诸神的敬意,宛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晚辈早有耳闻诸神殿,

诸神殿的神们英明神武,实乃……”

轻歌感到头疼,太阳穴猛地一跳,旋即一脚踹去:“说人话。”

这厮……在做什么?

东方破险些跌倒,讪讪笑了几声,哀怨看了轻歌一眼。

随后,东方破开始观看林竺冲的脓包。

林竺冲双腿无力瘫坐下,失去了一双手臂,再无挣扎之力。

脓包底下,偶尔会传来林竺冲不甘又痛苦的呜咽声。

东方破开始查看林竺冲面上肿大膨胀的脓包,感叹了一声:“哇,好大。”

轻歌:“……”

见轻歌面色愈发难看,东方破不敢再胡闹,认认真真观察。

东方破的神情愈发严肃,中途起身望向轻歌,“夜姑娘,我可否为你把个脉?”

轻歌点点头,撩起袖衫,伸出了手。

东方破正欲把手放上去把脉,忽然觉得脊背发凉,有一种失禁的感觉。

东方破猛地转头看去,只见姬月淡淡地望着他。

那一瞬,东方破的手凝在半空,几乎都要哭了出来。

仿佛,他的手再敢往前,青帝便会断了他的臂膀。

好可怕。东方破瑟瑟发抖,小心翼翼拿出一面薄帕盖在轻歌手腕,再小心翼翼看向姬月。见姬月不再那么杀气沉重,东方破松了口气,即便如此,姬月那眼神,依旧能把东方破吓

死来。东方破谨慎忐忑把个脉,再查看了下轻歌的身体状况,最后又把重心放在了林竺冲肿大膨胀的脓包上。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