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63章-来者是客

第2763章-来者是客

那一年,云水水拉着她,戴上面具,穿梭在暗红的灯光之中。

凤栖只觉得幼稚,不肯移步,终是磨不过云水水,被拽了出来,即便凤栖不耐烦,那双眼透过面具看向云水水时,也只有无奈和宠溺。

云水水则一脸兴奋。

后来,放莲花灯的时候,云水水大声喊“我,云水水,只有一个愿望,愿我栖儿,能一世无忧,平平安安,免受灾难!”再后来啊,凤栖的所有灾难,都是她给的,这一熬,就是万年之久啊。

都道人心可怕,原来,精灵的心也这般可怕。

“神月的蝴蝶面具,甚好。”妖神道。

“最可怕的面具,莫过于天真。”凤栖冷笑一声。

妖神与轻歌俱都望了眼凤栖,终是无言。

“奶奶、外婆,晔儿来啦。”

屋外响起小包子奶声奶气的话,屋内稍微凝重的气氛终于有所松动。

轻歌等人回头望向门外,却见神女拉着小包子走进来,轻歌双眼一亮,眼底闪过惊艳之色。

小包子柔顺细长的发扎了两个牛角包,还缠着红绸带,额前两鬓有些碎发,穿着胭脂色的长裙。

轻歌愣住,略感诧异,她看错了吗?她的晔儿,竟穿了裙子。

小包子提着裙走向轻歌,转了一圈儿“娘亲,好看吗?”

“好看。”轻歌笑道,蹲下来抱着小包子,揉了揉小包子的头“怎么穿裙子了?”

“娘亲喜欢女孩,晔儿穿上小裙子,就是女孩了,娘亲可要喜欢晔儿哦。”小包子水汪汪的双眸睁大,童气稚嫩,好一番天真无邪。

轻歌愣住,鼻腔一酸,用力抱住小包子“娘亲只爱晔儿。”

小包子眨了眨眼“真的吗?”

“千真万确。”

“那我与爹爹掉进了河里,娘亲会救谁?”

“救你。”

“那娘亲不管爹爹吗?”

“不管。”

“……”

小包子发出夸张的笑声,得意洋洋,似耀武扬威般看了眼姬月。

姬月脚步一个趔趄,嘴角猛地一抽,这小家伙是在挑衅他吧?

他活了上万年,阅人无数,孤独太久,却是败给了自己儿子?

小包子兴冲冲地跑向阎碧瞳三人面前,“外婆,奶奶,晔儿好看吗?”

妖神等人齐齐笑了,道“好看。”

小包子不知穿上小裙子会如何,他只知,他只做娘亲高兴的事。

娘亲让他不要杀人,他就去背佛经,超度亡魂。

娘亲希望他开心快乐,他就不能掉一滴眼泪。

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娘亲,决不能再次丢了。

神女笑望着小包子。

有个孩子,似乎也不错呢。

“哥哥?”神女回头看去,东陵鳕缓步而至。

“东陵兄,请坐。”姬月道。

关于东陵鳕,他更多的是敬佩。

一个为歌儿付出这么多的男人,应该得到他的钦佩。

这世间的所有,包括青帝宝座,他都可以毫不犹豫让给东陵鳕,唯独心上姑娘不可。

“姬兄,好久不见。”君子之交,点头而笑。

东陵鳕驻足停下,转头望了眼轻歌。

只一眼后,转身走开,走向了小包子。

小包子张开手蹬蹬蹬跑向了东陵鳕“东陵叔叔,晔儿好想你。”

“好了,都快入座吧,饭菜该凉了。”阎碧瞳笑道。

众人一一落座,正要动筷子时,却见一道身影宛如雷霆闪电,风风火火呼啸而来。

他停在双门之间,众人举目望去,呆若木鸡。

停在赤炎府大厅门楣处的,不是旁人,正是五殿王雷神。

“雷神,你来做什么?”阎碧瞳蹙眉,不悦道。

五殿王闷哼“本王来吃饭。”

“你府上没饭?”阎碧瞳忍着怒气。

“那厨子工钱涨价了,本王一掌打飞了他,现在没饭吃了。”雷神一本正经道。

轻歌目瞪口呆,不得不说,雷神真是十位殿王之中迎风绽放的一朵奇葩啊。

雷神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把那九百万元石吃回去。

“来者是客,雷神,请——”轻歌摊开手,眉目温和,轻声而笑。

雷神正要昂首挺胸极有气势走进去,一见旁侧姬月目光低沉,雷神当即点头哈腰“不敢当不敢当,能与姑娘同桌而事,实乃本王之荣幸。”

轻歌无奈,牵着姬月的手,入了桌。

雷神虽想狼吞虎咽,但好歹在座的都是尊贵之人,也不敢太放肆。

毕竟,青莲台断一臂,死于话多,此乃前车之鉴。

雷神现在长教训了,一定要多吃饭,少说话,如此方可长命百岁。

他可真聪明呢。

九辞和东方破坐在一起,旁侧便是阎狱,一派和谐,其乐融融,尽是欢声笑语。

东方破凑在九辞耳边,轻声问“九辞兄,你可有心上人?”

“心上人是什么鬼东西?能吃吗?啧,东方老弟,你可就不懂了,像我这种美男是绝对不会有心上人的,通常都是万千少年的心上人。”九辞道。

若论美貌,东陵鳕、姬月俱在九辞之上,九辞也就能欺负一下老实巴交的东方破了。

晚饭过后,已入了夜,淡淡的凉风起。

众人成群,结伴出了赤炎府。

昨夜七王府腥风血雨,愁云满夜。

在人族,亦有花灯节祈福。

轻歌戴上面具,提着琉璃灯,与姬月执手走在长街。

街道上,车水马龙,来来往往都是精灵。

看不见那些美艳的脸,只能看到裙摆在风中微扬。

少年少女们的笑声传来。

昨夜的神月都,雷霆四起,青火覆盖,红莲鬼huǒ zhà现,灭族在一瞬之间。

今日,万家灯火,热闹非凡,只有纯粹的笑声。

“东方破,哪里跑,吃小爷一脚。”九辞追着东方破,忽然间,撞到了一个少女。

少女的花灯落在了地上,九辞愣住,捡起花灯,递给了她。

隔着面具,只能看到少女的双眸。

这双眼睛,让他想起了小莫忧。

少女一字不说,转身离去,九辞正要追上,下个瞬息,少女就已消失不见。

“糟糕,难道我要移情别恋了?那小莫忧怎么办?”九辞捂着飞速跳动的心,喃喃自语。

旋即,九辞摇摇头,继续去追东方破。

“东方破,我要打死你!你还敢跑!”

他也不知为何要打东方破,大概那一群biàn tài之中,只有东方破比较好欺负。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