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网络小说 >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 第2764章-宏愿

第2764章-宏愿

轻歌提着琉璃灯,走至湖边。

灯是双灯,晶莹剔透光芒流转的琉璃内,静放一盏莲花灯。

将祈福的红纸放入莲花灯内, 再将莲花灯置于水面。

不仅如此,还有散发着暗红的天灯冉冉升起,布满了整个夜空,竟比那星辰明月之辉,还要美丽万分。

一条神月河,平静缓缓流淌的水面上,漂浮着密密麻麻的莲花灯。

轻歌脸上戴着淡紫色的面具,银发高高束起,扎成了一个马尾,发梢微微蜷起,面具一侧垂落着丝绸般的流苏。

她与姬月吹着河风,背对着背,在红纸上写下了祈福的话。

许久,俩人转过身来,相视一笑,拿过彼此的莲花灯,放于河水。

看着那两盏莲花灯,越来越远……

根据神月都的古老传说和花灯节的习俗寓意,相爱的人若是交换花灯,彼此的祈福相同时,便能百年好合,至死不渝。

轻歌的目光追随着莲花灯,直到两盏灯漂浮至神月河的尽头。

“娘亲,娘亲……”小包子牵着神女的手,一手提着琉璃灯走来。

神女望见轻歌,微微一笑。

轻歌点点头,蹲下身子,理了理小包子的衣襟“晔儿可有祈愿?”

“已经写好了,娘亲可否帮我放花灯?”小包子问道。

“好。”轻歌揉了揉小包子的脑袋,旋即在神月河旁把莲花灯放了。

小包子兴奋得手舞足蹈“好耶好耶,好棒噢。”

“晔儿祈得什么愿?”神女笑着问。

小包子停下挥舞的双手,小手托着下巴,一本正经道“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四海内,普天下,再无乱世的血腥纷争。”

小包子一本正经,且认认真真,满面严肃。他奶声奶气的说着那宏伟的愿望,水汪汪的双眸里是坚定的信念。

轻歌三人都已愣住,他们并没有把小包子当成寻常孩童来对待。

“为何是这个愿望?”姬月问道。

小包子冷漠地看了眼姬月,再露出可爱的神情,望着轻歌,咧开嘴露出微尖的虎牙和两个浅浅的酒窝“家国天下俱已太平,娘亲就可以好好歇歇了。”

轻歌怔愣着,揉了揉小包子的脑袋,眼眶微微发红。

年纪大了,就听不得这般温馨的话了。

她的晔儿,真是乖巧懂事,跟着她这个娘亲,委屈了。

旁人的孩子,哪个不是十月怀胎顺顺利利降落在地。小包子却要化作血魔种子九死一生。

小包子张开手扑入轻歌怀里,双手紧紧抱着轻歌的脖颈,在轻歌的耳畔,以俩个人可听的声音说“等晔儿长大,就可以打跑那些坏人,保护好娘亲了。”

姬月看着腻歪的母子俩,眉头蓦地蹙起。

连自家儿子的醋都是,普天之下,他应该不是第一个吧?

若非知道东陵鳕还活着,甚至成了青莲王,只怕姬月差点就要以为小包子是东陵鳕这个情敌的转世投胎了。

这般一想,还是女儿好,都说女儿黏着父亲,绝不会像小包子这样,强势霸道争宠过后,还要耀武扬威得意挑衅。

姬月望了眼轻歌,满是心疼。

也是到这段时间,他才知道自家娘子经历了比十月怀胎还有惨痛的折磨。

为他生儿育女,险些没了半条命。

这般好的姑娘,他怎能不爱?

他爱进了骨子里,白天黑夜,时时刻刻,心里,眼睛里,脑海里,都是她。

姬月走至轻歌身旁,抚去轻歌肩上的一片叶。

轻歌转头望向姬月,二人相视一笑。

相爱久了,自有默契,一切尽在不言中。

神女悄然退去,把时间留给一家三口。

神女漫无目的走在长街中,黑色面具,雪白的发,银色的瞳。

满夜的天灯飞扬于星月下,神女提着琉璃灯,走至了一个酒馆。

酒馆不算华丽,甚至有些破旧,与这座奢华的古老精灵城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酒馆内外,几条长凳,几张长桌,若有风来,桌和椅会摇晃,嘎吱作响。

这一夜,酒馆前挂着两盏不算精致的琉璃灯,夜色幽幽,天灯如烟,神月河水绽放着火红的光,满河的莲花灯,不知逐流何处是尽头。

神女在酒馆前停下,她看见了东陵鳕,喝的烂醉,不省人事。

神女蹙起眉头,走过去把东陵鳕扶起,“哥哥,该走了。”

东陵鳕推开神女,摔在了地上。

似是入乡随俗般,他也戴着面具,腰上挎着琉璃灯,过这该死的花灯节。

“让我喝。”东陵鳕捧着酒坛,仰头便喝。

“你这是何苦?”

“借酒消愁。”东陵鳕道“若连酒都不能喝了,那才是太悲哀了。”

“你为何不放过自己?”神女一直都知道,东陵鳕看似温柔,感情是炙热的。

东陵鳕不会让轻歌感到任何的烦扰,因为他知趣懂事,可他放不过自己。

这颗心,终是谁那秋水向东流,再无回流之可能。

每每想至,心仿佛被刀剑撕裂贯穿,已千疮百孔,是生不如死的痛苦。

最后,无可奈何,神女只得坐在长凳上等待着东陵鳕。

东陵鳕不停的喝,脸上逐渐浮现出了笑容。

“澜儿。”东陵鳕唤她的名,神女的心脏猛然颤动。

这是他第一次,喊她的名字。

“哥哥是不是很狼狈?”哥哥二字,叫神女顿时清醒。

她明白这世间便是一块石头都可以感动,唯独感动不了东陵鳕。

“哥哥很英俊。”神女道。

东陵鳕不言,喝着酒儿,笑道“下辈子,可得加把劲啊,这一生,就这样了吧……”

他已为宏图壮志,只盼来生能够更快一些。

东陵鳕拿着酒坛,趴在桌上昏昏睡去,神女解下雪色披风,动作优雅地盖在了东陵鳕的身上。

“小美人,可否把面具取下,让爷一睹真容美貌?”一个长相一言难尽,算是歪瓜裂枣的男人走来。

三个男人结伴而行,都比较粗俗,混迹于酒馆这一代,整日游手好闲,混吃等死。

看见三人,酒馆里的客人全都溜走了,只剩下一个老板娘。

那老板娘戴着面具,十足是个少女姿态,看不出容貌如何,一双寒星般的眼眸甚是清丽。

若九辞在此便会发现,酒馆老板娘,正是方才被他撞掉琉璃灯的少女。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