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凤唳江山 > 第三章 好牌

第三章 好牌

“所以指挥使大人到底凭什么怀疑本小姐就是银面?看到我与独孤艳有染了?可本小姐听说独孤艳自刎于奉天殿时怀着八个月身孕,我为女-子,到底是如何让同为女-子的独孤艳怀有身孕的你解释!”凤天歌推开容祁走过去,眼底渐渐赤红,左肩鲜血染透素白锦衣。

她的孩子,在她眼里视若珍宝的存在却只是北冥渊的工具!

如果没有这个孩子,你如何甘心交出兵权?如何忍心让十三宗宗主过来救你?

而今这孩子便是你与副将银面苟且的证据。

独孤艳,别怪本太子狠心。

自古帝王皆无情,你错就错在,不该动心。

独孤瑾愣了片刻,“那是因为你明明会武功却刻意隐藏,事有异常必为妖,本指挥使有理由怀疑……怀疑银面也有可能是女的……”

“北冥渊昭告天下独孤艳与银面有染,你说银面是女-人?”凤天歌越发逼近。

“那女-人……跟女-人……”独孤瑾狠噎两下喉咙,他不是真怀疑凤天歌是银面,就是找理由进去搜‘太阴经’,哪想到今日这丑八怪就跟转性了一样。

“滚!”凤天歌突然厉吼,额头青筋几欲迸裂,尤其左半张脸上的血红胎迹,竟隐隐有浮动之意,犹如鬼面。

凤天歌这声吼,使得整个锦苑的气氛骤降。

莫名的,独孤瑾竟像是被魇住一样不敢反驳,杵在那里极为尴尬。

“指挥使大人,雪瑶能担保姐姐屋子里什么都

没有,时间紧迫,大人莫不如到别处搜搜。”凤雪瑶轻浅俯身,温婉之态恰到好处,惹人怜惜。

“罢了,既是瑶妹这么说,我们走!”独孤瑾梗脖冷哼一声,转身时见凤雪瑶看向容祁,心生不悦,“瑶妹?”

凤雪瑶不得已,与独孤瑾一并离开。

院内,静谧无声。

凤天歌仿若石雕凛立,眼前一片血海,十三具尸体被斩于千刀万刃之下,血肉模糊,肠穿肚烂,还有她的孩子……

“小姐,你肩上出了好多血。”月牙小心翼翼走过去,轻声开口。

凤天歌皓齿微松,收神转身时方才想起院中有人。

且待二人目光在空中胶着,容祁身姿潋滟行至近前,抬手抵唇轻咳一声,“大小姐……”

“不送。”

擦肩而过,容祁那抹祸乱众生的笑容瞬时定格在脸上,听到关门声后,片片龟裂。

凤天歌果真没有送……

镇南侯府门前,停着一辆马车。

金丝楠木车身装裹着精致昂贵的丝绸,镶满翠玉的窗棂被一抹浅蓝色绉纱遮挡,内外景致模糊难辨。

马车复起,朝玄武街驶离。

车厢内,容祁端坐如松,手腕搭在膝上,拇指摩挲着手中扳指儿。

矮桌的香炉里燃着龙涎,雾气缭绕间那抹芳华绝艳的容颜清冷淡漠,眸覆寒霜,与刚刚在锦苑时判若两人。

“只要凤天歌活着,早晚能查出十三宗里,谁是叛徒。”容祁启唇,眼神不可察觉一暗。

“世子想让银面辨认

尸体?”雷伊不解。

容祁沉默,许久后开口,“大齐再无银面,也再无……独孤艳。”

五年前兵临城下,他第一次看到那位闻名遐迩的齐国兵马大元帅。

浑然天成的霸气与生俱带,睥睨天下的尊威震慑九州,她踏尘而来,于万军之中傲然挺立。

一怒诸侯惧,一笑万古春!

北冥渊,你杀了她,我便……

灭了你。

见自家主子阖起眼眸,雷伊不再开口。

屋里,凤天歌让月牙去找件长袍,自己则坐在梳妆台前,缓缓打开中间的抽屉,一张银制的鬼脸面具映入眼帘。

银面身死,却将最能坐实身份的面具带回镇南侯府,她是想让镇南侯府里所有人跟着她一起死?

不会!

这府里有她最尊敬的祖母,最在乎的父亲。

就算被鄙视践踏,被无视,她却从来没有放弃过这份尊敬。

凤天歌伸手,掌心落在银面上。

‘轰—’

银粉腾起,绽放出璀璨莹光。

银面,你贵为镇南侯府嫡长女,又是当朝皇太后至亲,却把自己活的卑微如尘,在侯府里受尽折辱,最后死在这荒凉锦苑,无人知晓。

我三岁识字,五岁习武,七岁通读古今兵书,十五岁父将战亡替兄投军,败北羌,战南虞,灭吴伐楚累立战功,最后却被枕边人逼至绝境,死不瞑目。

枉你我空抓着一手好牌,却生生给糟蹋的什么都没剩下。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